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章被大风吹走的思绪
    第三十章大风吹走的思绪

    孟元直仔细的看了看铁心源,发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本正经的,好像没有开玩笑。

    就站起身绕着他走了一圈子摇头笑道:“我没有从你身上看到属于帝王的异状。”

    铁心源冷冷的道:“双目重瞳?我没有,大耳过肩?我没有,双手及膝,我自然没有,那些异状都是返祖,是倒退,你觉得我没有挖出石碑,没有斩掉白蛇,就成不了自己的事业?

    你在赵祯跟前那么多年,难不成他长了两个家伙不成?”

    孟元直摇头道:“没有,否则我也对他的女人下手了,我只是觉得,你说造反,这天地没有丝毫的异状。”

    “外面的这场大风难道不是?”

    “我说的其实不是这些,而是觉得在此时此刻你说这样的话我觉得有些儿戏。

    铁心源把孟元直按在凳子上道:“这就是一个想法而已,只不过现在是最合适的时候罢了。”

    “别骗我,你倒是说说到底是怎么个合适法?穆辛跑了,许东升跑了,契丹大军马上就要来了,你手头只有不到五百的散兵游勇,这时候说大话,小心被外面的风闪了舌头。”

    铁心源不上当,孟元直套话套的太直白了,没有一点技术含量。

    大门忽然开了,铁一从外面走了进来,就在一瞬间,狂风倒灌了进来,铁心源和小野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门关上。

    铁一倒在垫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样寒冷的大风天气里,他竟然汗出如浆。

    报着水瓢喝了一肚子水之后,铁一才指指外面,意思自己已经把很多粮食运送到了天山脚下,时间紧急,大家现在就该进山躲避。

    “外面的风那么大,你们到底是怎们弄出一条路来的?”铁心源非常的惊讶。自己刚才出去了一会差点就被大风给吹跑了。

    孟元直从窗户跳出去之后,马上又回来了,冲着铁一挑挑大拇指道:“在大风里挖出一条壕沟真有你的。”

    铁心源看看外面昏黄的天空道:“这场大风不止把我们堵在门里出不去,契丹的大军也同样过不了天山。时间还是有的,告诉所有人,来我这里商议一下,等风变小了,我们就离开哈密。”

    正说着话。铁心源脚下的毯子忽然突兀的鼓起了一个大包,铁心源掀开毯子,就看到马希姆那张已经快要辨认不出来的脏脸。

    他们竟然从壕沟里挖了半截地道通到房间里来了。

    不一会,屋子里站满了黄色的土人……

    剩下的事情铁心源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这些人已经用行动告诉铁心源,他们准备跟他混了。

    傍晚的时候,风,终于变小了。

    铁心源把脸包起来,跳下来地道,然后就钻进了壕沟里面。一行人东倒西歪的离开了营地,留在后面的孟元直和铁一他们打开了所有的房门,狂风灌进房间,发出恐怖的轰隆声,房顶上在上下乱窜,不大一会,整座房顶就不见了踪影,过不多时,就连土坯墙都被风吹的轰然倒地。

    壕沟的长度并不算长,不过这些壕沟正好能够让铁心源避开平坦的场地。从营地离开之后,天山黑色的山脊就成了最好的避风屏障。

    高空的风掠过山脊,发出哨子一般的尖厉叫声,不比铁心源在魔鬼城遇到的小。

    他其实觉得自己很是晦气。从来到大宋就一直在奔跑,在逃命,再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真的和一只在荒原上奔跑的狐狸没有什么两样了,打不过野狼,打不过老虎。只能在依靠天生的灵觉不断地奔跑……

    这一回,铁心源不打算逃跑了,准备张牙舞爪的和敌人战斗一次。

    大风从哈密掠过,而后便一路南下,越过了哈密河,越过了群山,当狂风来到东京城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强弩之末,微微的拂动着树上的几片残叶。

    包拯卧在床上,透气的花窗就在眼前,正好能看见那几片在风中瑟瑟发抖的枯叶。

    屋子里的药味浓重的几乎让人窒息,躺在床上的保证忽然吩咐老妻,打开窗户,放走满屋子的药味。

    夫人落泪道:“太医说您不宜再受风寒。”

    包拯笑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一句话说的包夫人泪流满面,握住包拯枯瘦的大手道:“告退了吧,老家还有几亩菜园,足够我们嚼用的了,就当是陪陪妾身。”

    包拯苦笑一声道:“能在老家挑水浇园我又何其不想啊,当年我走进东京城,参加了科考,那时候可是满肚子的雄心壮志啊。

    都说学好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谁料想,短短几日的煊赫竟然需要老夫赔上一辈子。

    如今身在彀中,想要脱身,难如登天。”

    “走不了吗?您如今病重如此,也走不了吗?陛下一定要您死在任上才甘心吗?”

    “翻修皇宫一事,事发了,有人抢先向陛下禀报了皇宫地下埋毒的事情,现在,陛下正在不依不饶的追究。”

    “妾身听说陛下新收的几位贵人,已经有两位孕育成功了吗?为何还要追究此事?”

    “赵家的家事谁能说的清楚?老夫也是一头的雾水,夏竦远窜江州,文彦博远窜秦州,庞籍被削掉了赵国公的爵位,韩琦赋闲在家……

    如今一干老臣,唯有老夫还能勉强说上几句话,如果老夫此时离开,朝堂之上就再无老臣说话的余地了。”

    包夫人长叹一口气道:“怎么又折腾啊?陛下登基以来已经换了十一位宰相了,这一次又是谁?”

    “还没有定下来,庞籍还在哪里顶着,事到如今,老夫宁愿当初没有遇见那个小子,没有听到他说的那些阴司事情,老夫还能活几年?两眼一闭,管他身后洪水滔天。”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包拯总觉得自己嘴里发苦,抓了一把糖霜塞进嘴里,又道:“夏竦这一次可能失算了,他把那个小子彻底的给放走了,让他彻底的离开了大宋,如果日后老夫能够听到西域有好汉崛起,老夫一定不会感到惊讶的。”

    “老爷说的是金城县男?”

    “除了他还有谁能让老夫生出愧意?”

    “老爷上次说他们阖家去了金城县,如何又能去了西域?这中间可隔着西夏和契丹呢。”

    “此事不说也罢……这一次算是伤透了那个孩子的心,以他不愿意受人管束的性子,天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不论是开封府,还是密谍,都没有找到那孩子的母亲,百十人的队伍说失踪,就失踪了,而金城县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

    包夫人笑道:“一个男爵,失踪了就失踪了,是他自己不要爵位的,你担心什么?”

    包拯怔怔的看着窗外萧瑟的景致,小声道:“对有些人来说,爵位不是助力,而是枷锁。

    这样也好,蛟龙入海,虎上山岗……”

    这些话正在煎药的包夫人没有听见,包拯脸上失落的模样她也没有看见,她只想煎药治好丈夫的病痛。

    皇城的北墙上,赵婉缓缓地被人从上面送下来,非常熟练的从篮子里跳出来,然后就来到那间小屋前面,探手从门廊上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

    从明亮的外面走进黑暗的小房子里,她的眼前一片昏暗,她没有等待眼睛适应环境。

    而是极为熟练的绕过面前的凳子,取出火煤子点亮了一盏油灯,屋子中间有一个铁炉子,炉子上还有一个青灰色的铁水壶,水壶里微微的冒着热气,这里的炭火似乎从未熄灭过。

    取过一个抹布,开始擦拭起这间几乎是一尘不染的屋子来。

    洁白的抹布上没有沾染多少灰尘,她满意的点点头。

    炉子上的水壶冒出了热气,水开了。

    赵婉就从柜子底下取出一个茶壶泡了一壶茶水,微微等了片刻,就从茶壶里倒出三杯茶,自己握住一杯。

    茶杯在她两只手的手心里滚来滚去,而她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

    相比旁边越发奢华的皇宫,这里更像是她的家。

    铁心源的心口莫名其妙的疼痛了起来,他按住心脏的部位停止了脚步。

    厚厚的棉布包头阻碍了他的呼吸,他张大了嘴巴就像一条被丢到岸上的鱼,很想一头栽倒在地上休息一会,拴在他腰间的绳子却固执的拖着他前进。

    一路都在爬坡,铁心源甚至没有心情去看道路两边的环境,事实上,他的视线只能看出十米远。

    骆驼鼻子上的瓣膜已经封闭了,走的懒洋洋的,同样在腰上拴着绳子的小野人却能欢快的跑前跑后,匆忙的他连骆驼走的队形不够整齐都要管一下,筋疲力竭的铁心源实在是不明白他哪来的这样充沛的体力。

    牛角号吹响了,铁心源一头栽倒在地上,看着昏黄的天空,不由得想起母亲,想起巧哥,想起赵婉……

    大风依旧在毫无头绪的吹着,地上的砂砾如同蜿蜒的蛇在山谷里乱窜,只要遇到一个小小的凹坑,就会把身体蜷缩进去,不过,很快又被风从凹坑里掏出来,钻进了铁心源的身下。(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