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九章狐鸣啾啾
    第二十九章狐鸣啾啾

    哈密冬日的天气很好,很少刮风,天总是响晴响晴的,在这里见不到一丝云彩,至少铁心源自从来到哈密之后就没有见过云彩。

    这里所有的变化都在穆辛的掌握之中,粮食的价格一天三涨,就连向来廉价的牛羊肉也变得金贵起来,往日无人问津,唯有驼队需要的肉干,也一夜之间从巴扎上消失了。

    铁心源就像一只勤劳的老鼠一样不断的用自己手里的物资兑换金币,银币,或者他需要的任何物资。

    立志要成为伟大商人的马希姆带着那些伤员帮助铁心源进行了最繁杂的交易。

    不到五天的功夫,铁心源手上除了自己吃的粮食之外,空手套白狼的赚到了很多金币,银币。

    眼看着自己一点多余的粮食都没有了,巴扎上的粮食价格已经攀升到了一个没人敢相信的地步。

    赚钱最多的无疑是穆辛和阿拉丁,就连许东升赚的钱也比铁心源多。

    不是铁心源储备的物资没有许东升多,而是两人选择的交易对象不一样。

    大宗的交易自然是被穆辛抢占走了,许东升非常热衷和巴扎上的大商家合作。

    铁心源只能选择那些拿着粮食袋子面含悲苦的底层百姓交易。

    心软,没再加上零散,能赚这么多金银币,铁心源已经非常的满足了,当初,他可没有往这个生意里投进去多少钱,从阿拉丁哪里弄到的粮食帮了他很大的忙。

    巴扎因为这一进一出的交易变得极为红火,很多部族趁着这个好机会,把自己为过冬准备的牛羊都赶来了,准备参与新一轮的交易。

    去戈壁上找金子的人。不断有好消息传来,总有辛运儿能够在乱石滩上找到黄金,现在,人们已经可以确定,金子就在砂岩山上。

    所有的金锭都是在砂岩山的周边找到的,听说砂岩山已经快要被疯狂的淘金人夷为平地了。

    吃饱肚子的人是幸福的。

    铁心源和小野人就$∷$∷,躺在厚厚的皮毛堆里。懒懒的晒着哈密的冷太阳。

    听着小野人不断的打着饱嗝,铁心源自己也是非常满意的。

    马希姆这家伙烤出来的羊羔,确实是难得的美味,再撒上戈壁特有的小茴香,浓香扑鼻,如果加点辣椒,铁心源就彻底的对现在的生活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天空忽然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有一架飞机从低空飞过。

    所有的人都停下手里的活计,那些正在巴扎上讨价还价的本地人全部趴在地上。面朝天山方向行五体投拜大礼。

    神情肃穆而又惶恐。

    铁心源转头看向白雪皑皑的天山,脸色也变了,天山顶上的白雪正在莫名其妙的高高飞起……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八九。

    铁心源现在就确实的感受到了这个预言的真实性。

    穆辛做了很多事情。

    他做的这些事情在上天的眼中就完全成了笑话。

    听着窗户呼啸的狂风,铁心源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还是该指着苍天大骂。

    一场在现实中完全存在却完全超出穆辛和铁心源预料的的大狂风不期而至。

    这就是戈壁上最著名的黑风暴,哈密之所以会有相对富饶的土地,全部都依赖这样的大风带来的黑土层,裹挟着黑土的狂风重重的撞击在高大的天山上。而后将沙尘丢在天山的迎风面上,也就是哈密平原上。

    这样的大风不是每年都会有。隔上十年八年的,总会来这么一场大风,将哈密原本变得贫瘠的土地重新用肥沃的黑土再覆盖一遍。

    这是哈密的生存之本。

    就像尼罗河每年都会泛滥,带给那里的百姓最富饶的土层一样,把坏事变成好事。

    这场大风一来,就主宰了戈壁和沙漠。在他的淫威之下,不论天与地都在这一刻停止了任何活动。

    人们把自己的牛羊赶进房子里,然就就把门窗紧紧地关好,躲在黑咕隆咚的房子里扳着指头数着日子等待这场沙暴过去。

    不知道穆辛从哪里得来关于候通的消息。

    这个契丹赫赫有名的统制官,在沙暴刚刚起来的那一刻就抹脖子自尽了。死的干脆的一谈糊涂。

    这是老天不给他任何弥补过失的时间和机会。

    风吹的门窗咣当咣当的响,小野人想尽了办法,最后用加水的湿土堵住门上所有的缝隙,这才让那些令人烦躁的声音完全消失掉。

    铁心源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面睡得昏天黑地,起沙暴的时候最安全的就是躲在屋子里,可是现在,躲在屋子里的感觉并不好,十天之后,就会有大批轮换驻地的契丹军队前来哈密就食,如果那些人发现哈密没有了粮食。

    天知道饥饿的军队会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铁心源再一次想到了跑路……

    为此,他选择了营地最边上的一座房子当自己的营地,身后就是高大的天山。

    铁心源计算过,如果自己在契丹军队开始抢粮食的时候,第一时间离开营地,至少有六成的可能逃进天山。

    穆辛也是这样想的,不过他似乎对大漠更加的感兴趣,所以,他的营地被安置在西面,只要有快马,就能顺利的逃进沙漠里,在沙漠中,大规模的军队很难起到作用,他逃出生天的可能性更高。

    穆辛没有邀请铁心源去西面,也没有邀请别的波斯人去西面,那里是他最精锐的部下屯驻的地方,不允许其他人靠近。

    为此,阿拉丁甚至蛮横的把多余的人再一次驱赶出了营地,冷酷的让人无法接受。

    沙暴起来的第一天,许东升就不见了,当孟元直提着一箱子黄金来找铁心源的时候,铁心源似乎并不吃惊。

    有了黄金的许东升和没有黄金的许东升根本就是两个人,只要有黄金,这个世上少了任何人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铁心源在睡觉,铁一他们却没有闲着,他们冒着被沙暴吹走的风险,用绳子把十几个人连起来,一点点的往天山附近跋涉,他们期望能在靠近山根的地方,建立一个新的营地。

    睡不踏实的铁心源从床上爬起来,烦躁的打开窗户看着西边的营地,他不明白,到底是天神给了穆辛什么理由,可以一次次的抛弃自己的部下,却依旧会获得他们发自内心的尊敬。

    这是一个即为诡异的秘密,铁心源很想解开这个秘密。西边的营地在黑风暴中若隐若现,静悄悄的,似乎一个人都没有。

    铁心源心头一动,就把绳子拴在腰上,从窗户跳了出去,他想去穆辛哪里看看,什么都不做等着最后的灾难降临,这不是穆辛的性格。

    刚刚跳出去,铁心源就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就仿佛身处一个密闭的喷砂机房里面,沙石从四面八方向他抽打过来,他不得不闭上眼睛,摸索着向营地的西面爬去。

    小野人在后面大呼小叫,声音被风吹跑,铁心源听到的小野人的声音,短促而尖厉。

    就在他觉得自己就要死在大风沙里的时候,一双有力的臂膀把他抄了起来。

    重新回到房间,他才知道,是孟元直把他从外面救回来了。

    “穆辛的营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和许东升一样,他们都是在昨天晚上风变小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

    铁心源点点头,接过小野人端来的温水漱口之后道:“把所有的人都找来吧,我们好好的商议一下到底该怎么办,按照穆辛一前说的,只要风停了,躲在天山背后的契丹军队就会来到哈密。

    没有食物的军队会变成野兽的,我们这种不属于契丹人的商队一定是他们第一个下手的目标。”

    “这一次我们还是和上次一样,只带很少的人一起走吗?这一次咱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

    铁心源摇摇头道:“剩下的人我们全部带走,放弃了一次,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放弃他们了,人心会冷掉的,我前期做的事情将会付诸东流。”

    “你想干什么?”

    孟元直惊讶的看着眼睛闪闪发亮的铁心源。

    铁心源嘿嘿笑道:“我准备在哈密开始我的事业,现在,所有的条件都已经成熟了,可以做了。”

    “什么条件?”

    “造反的条件!”(未完待续。)

    ps:    大楚兴,陈胜王——狐鸣啾啾!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