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无从说起
    我知道最近大家对于《银狐》有无数种看法,

    孑与早就想给大家说道,说道这本书的优点和缺点。

    在这个网文历史已经快要写不出花样的时代里,想要有所创新,就只能牺牲掉一些东西,在这本书开始之前,我就问过我自己,这样写到底合适不合适?

    再三权衡之后,我还是决定这样写,与其说我是在写一本书,不如说我是在单纯的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尽量的简练,尽量的贴近我们的原始生活。

    古代的人是强大的,我们现在的文明就是在他们努力的结果上建立起来的。,所以我们对自己的祖先有必要保持一种敬畏之心。

    即便是你穿越过去了,你的灵魂是一个现代人,你的内心无比的强大,你想改天换地的目标依旧不可能达成。我保证,在那个环境里,你只能收起你的爪子,缩起你的尖嘴,老老实实的把自己藏在普通人中间,小小的做一点改变,而不是诗词歌赋无一不精,战阵,沙场所向无敌。

    我曾经无数次的畅想过自己去了那个世界能做些什么,结果悲哀的发现,除了能够腰缠万贯之外,好像做不了多少事情。在那个阶级社会里,哪怕你提出来的建议无比的正确,也需要掌权者同意才成啊。

    所以我把穿越者定义为一只《银狐》、

    因为是穿越者,所以他有妖孽一样的智慧,有着鬼神一样的眼光,但是啊,除了智慧我们一无所有。

    我一直认为,能清除肉体的力量才是力量,智慧装在我们的脑袋里,一旦这个装载智慧的容器没有了,智慧也就不见了,听起来很野蛮,可是啊,野蛮就是封建王朝的本性。

    封建王朝的社会极其的稳定,即便是飓风也不能吹起任何的波澜,唯有等待这个王朝腐朽了没落了,这棵大树才会轰然倒地,然后从他的根部重新发芽。

    西域则不是这样的,短命的国家和倏忽存在的部族统御着这片广袤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曾经兴起过无数的国家,又消失过无数的王朝。

    哈哈哈,最重要的是他的历史是断裂的,很多传说就是历史,如果我是一个穿越者,哪怕跋山涉水也要来到这里建立一个可以让自己自由发声的社会。

    至于大宋,还是不要理睬他,让那颗大树自由的生长,而后自然地腐朽,我们就那样静静的看着。

    书写到这里才是最美丽的时候,最难写的就是冗长的过度文章。

    今天我犯太岁,流年不利,从进入一月份,就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的,先是小侄女得了儿童白血病,接下来,很自然地老母亲就得了重病,糖尿病刚刚平缓下来,胆结石又出现了,然后就是大脖子病,孑与自己眼皮上长东西,视力下降,马不停蹄的忙碌了半年之久,眼下,儿子高考又在眼前了。

    我现在最想干的事情就是一个人躲在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好好的把这本书写下去,写得精彩,写的漂亮。

    可是我不敢这样自私,老母要照顾,儿子要关心,侄女要疼爱,这是孑与身为一个人必须要做的事情。

    好在我还算坚强,这一切都顶过来了。故事也挣扎着写到了现在,我就像是卸下了全身的包袱一身的轻松,我以为最坏的事情没有发生,当然,我期望的好事情也没有发生。

    剩下的事情,我们还需要奋斗。

    两个月了,这是孑与的第一个单张,自然是要求票的,请我仁慈而善良的兄弟姐妹们再帮一把孑与,我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也请兄弟姐妹们不要放弃我,有票的给个票场,没票的给个人情,孑与感激不尽。

    永远爱你们的孑与敬上

    2016年4月27日深夜。(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