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六章真正的恶人
    第二十六章真正的恶人

    和血性男人最相配的东西就是黄金了。

    尤其对戈壁大漠上的男人来说,寻找到神秘的黄金城,而后享受醇酒美人,让自己的名字一次次的出现在歌者的歌声里,那是最大的功业。

    沙漠,戈壁上无数的英雄豪杰都是如此崛起的,现在,黄金城的传说再次出现,正是好男儿建功立业之时。

    报着这种可笑的想法,伊吾州但凡是有些血气的男子全部离开了聚居地,骑着自己的骏马,带着自己的弯刀走进了茫茫戈壁。

    契丹军营没有任何的动静,候通非常的冷静,他对戈壁滩上出现黄金的传说嗤之以鼻。

    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关于黄金城的传说出现,而每一次黄金城传闻的出现,都会在伊吾州掀起一场血浪。

    只是这一次和以往的黄金城传说有很小的差别,那就是破天荒的出现了真实的黄金,以前的传说往往是驼队带回来的,他们会说自己在戈壁上看到了雄伟辉煌的黄金城,能够看得到,却永远都走不到。

    候通知道海市蜃楼这种自然现象,他没有办法解释这种自然现象形成的原理。

    通过那些去寻找海市蜃楼最后一去不复返的惨烈例子,他知道驼队看到的那种盛景,不过是虚妄而已。

    出于警惕,他给自己所属的军队下令,不得轻易妄动,守卫好秋日收上来的粮食才是军队最重要的任务。

    契丹对伊吾州的统治和大宋的羁縻州非常的相似,他们只控制那些大族,然后通过大族来统御实际的地方。

    那些部族首领有自己的收税权,甚至有自己的军队,他们需要对凶猛地契丹人负责的地方就是缴纳一些钱粮。战时作为仆从军出战。

    除过这两样之外,契丹人一般都不会昭显自己的存在,这是契丹女皇萧燕燕的雄才大略。

    她认为征服一个异族之后很难统治好,那些受到压迫的人总会觉得异族人在欺负自己,所以他们就会反抗,如果换成自己同族人来压迫和欺负自己。没这样就没有什么问题了,社会也会得到安定。

    所以她从不希望自己的羁縻部落最底层的人知道真正统治他们的是契丹人,只需要哪些有权力的羁縻部落首领知道就成了。

    就是这个简单的法子,让契丹人平安的奴役了北方绝大多数的部族达到了一百年之久。

    铁心源在营地里就是一个和平的使者,只要他出现,不论出现在哪里,那里都会是欢声笑语一片。

    忧愁的阿拉丁忽然发现,现在有很多人愿意亲近铁心源这个年轻的塔利班,尤其是当他发现铁心源开始给那些无所事事的波斯人开始写信件的时候。他就有了一种想把他撕成碎片的冲动。

    “阿拉丁,你家里还有老母和妻儿等着你回来吗?你难道就没有打算给他们寄去一些银币?多少改变一下他们的生活,好让她们能够坚持到你回去。

    你的家在拉伊(德黑兰)?你打算送回去多少银币?木萨尔的商队要回去了,听长老说他可是一个诚实的商人。”

    铁心源整理好了堆在桌子上的信件,少了三根脚趾头的马希姆正在把一堆银币按照每人送回家的数量,分装在小小的麻布口袋里,铁心源很贴心的在每个麻布袋子上写好主人的名字,这样便于分发。

    阿拉丁冷冷的道:“我不需要。我在拉伊的家人都很好,我有六个兄弟。他们非常的富有,会照顾好我的家人。”

    铁心源碰了一个钉子,低下头“哦”了一声,就继续给那些亚麻袋子上写地址。

    马希姆抬头看了一眼走远的阿拉丁安慰铁心源道:“你不该问他,他是富人,和我们这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人不一样。听说他在拉伊的家里,有六十个奴隶,还有数不尽的女奴,他出来也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追随智慧长老最后成为拉伊的上层人家。”

    铁心源帮着马希姆把银币都装进了一口箱子里。然后笑道:“马希姆,你没了两只大脚趾,战士的工作应该没有办法继续了吧?”

    马希姆垂下头伤感的道:“所以我把所有的钱都托付木萨尔带回去,这可能是我给家人的最后一笔钱。毕竟我也没有多余的钱来行商。”

    铁心源笑道:“马希姆,你是一个诚实的人,这就是你的资本。

    在某些行当里面,诚实比金子还要贵重,你已经有了最大的资本,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一下呢?”

    马希姆苦笑道:“只有天神才会喜欢诚实,哈里发和宰相以及那些大臣们不会喜欢的。”

    铁心源笑道:“智慧长老会喜欢的,你如果哀求智慧长老给你做保证,然后带着这些受伤的同伴,专门来往于戈壁,大漠和拉伊之间,不干别的,只是负责运送信件和其他人拜托你们送回家的钱财,我想,这中间一定会有很大的利益的,这些利益足够养活你们,以及你们的家人的。”

    马希姆愣住了,然后欢喜的把铁心源抱了起来,大声的道:“好一个塔利班,好一个塔利班,马希姆坚信你一定能够继承智慧长老的衣钵成为新的智慧长老,天啊,你是如此的聪慧……”

    铁心源拍着马希姆粗壮的胳膊道:“放我下来,你这个强壮的家伙,我去看看长老那里有没有空闲,然后你们就能一起去恳求长老了。

    这可是你们发财的最后机会了。”

    马希姆立刻就把铁心源放了下来,大吼大叫着就去把这个赚钱的好门路告诉同伴。

    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明白远在异国他乡的游子心中最大的担忧是什么了。

    “我一定要给我的小拉尔挣一份大大的家业,这样他就不用从奴隶里面挑选妻子了……”

    铁心源哀愁的看着马希姆跑进了伤员们的屋子,他觉得自己刚才的选择似乎是错的,找了这样一个咋咋呼呼的家伙,也不知他能不能挑起自己想要建设的邮路。

    晚饭的时候,铁心源见到了穆辛,穆辛的心情似乎很不错,铁心源端过去的面条,他吃了很多,放下饭碗对铁心源笑道:“马希姆把他们的打算完完整整的告诉我了,为什么你去找阿拉丁来做这件事呢?

    马希姆他们还没有能力和资格做这样的事情。”

    铁心源苦笑道:“我找了,阿拉丁不感兴趣。”

    穆辛摇摇头道:“这个世上多的是鼠目寸光之辈,没想到我向来看好的阿拉丁也是这样的人。

    一桩生意好不好,主要是看他的前途,是不是能够做的时间够长。

    你说的这个生意,很明显是个可以做无数代人的生意,如果这个生意能够做的很大,那么,这桩生意主人的权力,不会比一个小哈里发差。

    阿拉丁孜孜以求的就是这样的机会,没想到机会就在眼前,他却弃之不顾。

    就像是天神说过的那样,有些人躺在沙窝子里也会有椰枣落在头顶,有些人爬上了椰枣树,也只能得到空空的树枝,既然阿拉丁错过了这个机会,就说明天神不希望他去做这件事,就让马希姆去做这件事。

    我已经给了他能够给他的一切,剩下的就看他自己的能力了。”

    铁心源应答一声,就乖乖的坐在门口,他看到穆辛的目光似乎一直盯在窗口上,即便是和他说话的时候,目光也是关注在窗口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戈壁上的窗户一般都是开在背风的方向,所以从窗口看出去,正好能够看到东方。

    那里是白雪皑皑的天山。

    太阳已经落下地平线,戈壁上已经陷入了昏黄,而高高的山顶上,依旧沐浴着阳光,白雪被黄昏的阳光浸染之后就变成了金黄色。

    外面的这幅大画,被窗户分割之后,变成了一副绝美的油画。

    铁心源不知道穆辛在看什么,在等待什么,他暗自猜测,这很可能和昨日见到的那个大胡子波斯人有关。

    因为在今天早上,穆辛就把驼队中武功最好的人都挑走了,包括孟元直。

    虽然没有看见阿拉丁给他们准备的东西是什么,对于火油的味道,铁心源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他断定,穆辛这是要放火,只是不知道烧的是哪里。

    屋子最后被黑暗吞没,穆辛没有像往常那样点亮蜡烛,而是带着铁心源枯坐在黑暗中。

    黑暗中,穆辛略微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很早以前,我的导师就说过人心才是最难测度的。

    但是人心可以通过外在的因素去感染,去引导,对这,我坚信不疑。

    几十年后,我依然对此坚信不疑,只是对于结果有了一点小小的分歧。

    导师希望我们身为一个智慧者,要以控制为目的,以怀柔为手段,他说,在智慧的光芒下,所有的阴暗都会无处遁形。

    我现在忽然发现,不论是怀柔,还是控制,最后的结果并不好,不但费时而且费力。敌人就是敌人,只有死掉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

    “老师,我们今夜的敌人是谁?”

    “契丹人的粮食!”(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