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四章有条件的信任
    第二十四章有条件的信任

    铁心源从一个热情招待自己的西域商队得到了一大盒子人参和一车各种各样炮制好的草药,而得到最多的则是各种膏丸丹散。

    尤其是金创药最多。

    对于药材,铁心源也不是很懂,不过对于炮制好的人参,他有很大的兴趣。

    铁一这些人虽然通过饮食调养,已经有了一点起色,不过,他们的身体依旧非常的虚弱。

    如果是别人把人参当萝卜啃一定会出问题,铁一他们绝对没有这方面的忧虑。

    一个睡一晚上觉也把被子依旧冰凉的人,需要最多的就该是这种大补的好东西。

    穆辛的令牌非常的好使,铁心源即便是拿走了这个商队中最值钱的人参,一根也没有留给商队,他们依旧笑的非常开心,商队的主人还抱歉的告诉铁心源,下一次他去宋国,一定会多带一些人参回来的。

    铁心源见商队所在的院子里,放了十几具被麻布紧紧包裹的尸体,出于礼貌随口问了一句,就让那个商队的主人流泪不止。

    抽抽噎噎的告诉铁心源他们在山口的遭遇……契丹人埋伏在山口,从山顶滚落巨石杀死了自己商队的大部分护卫,那些护卫在遭受袭击之后奋勇作战,也杀死了八个契丹人,如果不是跟在商队后面的阿拉丁帮助,自己恐怕还会遭受更加严重的损失……

    听了商队首领的话之后,铁心源就仰头看着碧蓝的天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难怪赵祯会对孟元直这样一个绝屁用都没有。

    带着药材回到营地的时候,阿拉丁就站在营地口子上,抱着胳膊兀鹫一样的看着铁心源。

    “看到神罚之地了?”铁心源把怀里抱着的人参交给了小野人笑着问阿拉丁。

    阿拉丁点点头道:“长老找你。”

    铁心源笑嘻嘻的就往穆辛的房间走。走了一半转过身来冲着阿拉丁道:“阿拉丁,你如果不板着脸,多笑笑,一定会是一个英俊的穆萨。”

    阿拉丁愣了一下,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铁心源已然钻进穆辛的屋子里去了。

    “穆萨?圣者?先知?”阿拉丁摇摇头。还是跟着走进了穆辛的房间。

    穆辛笑的很开心,自从阿拉丁将神罚真实存在的消息带回来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就没有褪去过。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要把神罚这件事写入神迹显示录中,唯有如此,才能让世人知晓神威的厉害。

    神威一击之下,无数沙盗全成齑粉,这是何等的威能啊,一时间。穆辛心驰神思,双手都有些颤抖,难道说自己在西夏的努力天神全都看在眼里了?通过救助许东升他们来向自己昭显神威如狱?

    见铁心源进来了,穆辛的想法立刻就变了,许东升不过是一个贪财的商人而已,根本就不值得天神眷顾,如果真神真的想要向自己昭示什么,应在这个孩子的身上还差不多。于是,他看铁心源的眼神就更加的宠溺。

    一点黄金对于穆辛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如果他需要钱,一声令下,会有无数信徒争先恐后的把钱送到自己的面前,到了他这个地位,钱对他只是一个达成目标的工具,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意义。

    按照阿拉丁描述的。山石崩裂,地陷大坑,人马都成齑粉,这不算神威,什么是神威?

    铁心源能清楚的感受到穆辛对自己的好感在直线上升。只是疑惑了片刻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穆辛是一个智者,这几乎不用考证,同时他也是一个神棍,这也不用考证。

    大威力火药爆炸的痕迹这明显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因此,当他都不能理解的事情发生之后,自大的穆辛就会固执的认为自己遇到的确实是天神的威能。

    一旦像他这种智者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再去怀疑,只会通过自己用自己浩如烟海的学问中找到对应的知识,去完善,巩固这个论点。

    后世的很多科学家也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比如牛顿就用自己最好的后半生时光去追寻上帝存在的证据。

    “你看到了神迹,我的孩子,你将是一个幸福的人,天神就在你的身边,当你在困苦中向天神祈求,他就能听见,并施以援手……”

    每次穆辛开始给铁心源灌输这些事情的时候,铁心源就会自动的把自己分成两个人,一个跪坐在穆辛的边上如同最虔诚的信徒如饥似渴的学习着宗教的各种要义,另一个则在脑海里盘算着目前的局势,想要从犬牙交错的人际关系中找到一个自由的通道,好完成自己的梦想。

    或许是聪慧的缘故,穆辛的讲义铁心源居然能够在一心二用的情况下记得牢牢的,不过,这些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些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感情的文字。晦涩而且难懂。

    铁心源从来没有要去研究经义的想法,就像以前他把韩愈的文章当成自己的本经一样,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只是工具,或者是敲门砖,目的达到之后就该丢弃了。

    铁心源诵经的声音很是悠扬,甚至带着一种奇怪的韵味,如果有人知道“花儿”这种艺术形式的话,就能听出来,他诵经的语调,和“花儿”的歌唱腔调极为相似。

    不得不说,只要是艺术就会有感染力,穆辛对铁心源认真的态度极为满意,每当铁心源诵经的时候,他就微微的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全身心的沉浸在那婉转的音律之中。

    天神的经义是神赐的,对这一点穆辛从不怀疑,他甚至认为,只要沉浸在神的旨意中,即便是顽石,也会三点头。

    看着学习之后显得更加肃穆的铁心源离开房间,穆辛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更加灿烂。

    即便是阿拉丁向他禀报铁心源很可能和那场袭击脱离不了干系,穆辛也毫不在意。

    他轻轻地抚摸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阿拉丁的头顶轻声道:“忘记这件事吧,他现在和天神的距离很近,我能感受到他的心正在跳动,终有一天,天神一定会接纳他的。”

    阿拉丁犹豫了一下,还是沉声道:“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我的长老。”

    穆辛笑着拍拍阿拉丁的脑袋道:“把你的怀疑放在心底,不要显露出来,如果有一天这个孩子成长为真神的使者,他将是无所不能的,而你,也会因为这点小小的怀疑被他的怒火烧成灰烬。”

    阿拉丁惊愕的抬头看着穆辛,他不明白无所不知的智慧长老为何会如此偏爱这个少年。

    穆辛笑道:“他这些天都在营地里治疗伤者,他的六个奴隶也追随在他的身边一步都没有离开。

    如果你真的有所怀疑,那就去看看那几个宋人,不论是许东升还是孟元直都有这样的能力。”

    “长老,您从不怀疑契丹人吗?”

    穆辛看着阿拉丁笑了:“我从不怀疑!”

    阿拉丁应诺一声,就倒退着离开了穆辛的房间。

    人都走了,房间里就变得很是安静,穆辛坐在房间最阴暗的地方自言自语的道:“这是多么傻的人才能把事情干成这个样子啊,如果我的弟子只能把事情干成这样,我会亲手砍下他的脑袋……”

    铁心源现在非常的愉快,尤其是在和伤者们在一起的时候更加的愉快。

    宽大的房间里充斥着药草的味道,虽然波斯人对有怪异味道的食物从不吃,但是,药材很明显不在此列。

    被砍掉了四根脚趾头的马希姆强忍着喝下去了一晚粘稠,苦涩的药汁之后,立刻就用清水漱口,那种带着土腥味的药材是他这一生喝过的最难喝的东西。

    炉子上还有一个很大的陶土锅,这个过里面的药材味道却非常的好闻,上面还有红红的枸杞果子,枸杞果子很多,想必这锅汤药一定很好喝。

    “塔利班(波斯语,神学士),我下回能喝那种药吗?您知道的,我现在喝的东西就像马尿。”

    正在火炉边上煎药的铁心源闻声笑道:“马希姆,这是给马木留克神骑士喝的,你确定要喝?”

    躺在炕上的其余波斯人顿时就大笑起来,一个没了半截胳膊的波斯大汉笑道:“马希姆,我宁愿喝马尿,也不愿意去喝那碗甜汤,或许你有这个需要?

    这不是很难,请塔利班帮你小小的切一刀你就能得偿所愿。”

    铁心源笑道:“看样子你们都活过来了,现在有精神说笑了,不过不要笑得太厉害,挣开伤口你们就惨了。”

    那群波斯人立刻闭上了嘴巴,他们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快速的恢复,十六个伤者,只有一个被锯掉两条腿的人死掉了,其余的人都在复原,这对他们来说就是奇迹。

    以前的时候,很多伤势比他们轻微的人在亲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伤口依旧化脓,最后死掉了,自己这群人能够活下来,是天神的恩赐。

    鱼腥草熬制的汤当然难喝,铁心源能给他们喝的就是鱼腥草汤,这东西有消毒,解除炎症的功效。

    当然,这都是医书上说的,铁心源是很不确定的,天知道熬制出来能不能管用,不过,这群人只死掉一个还是很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他对波斯人蟑螂一样的生命力非常的羡慕。

    六根指头粗细的野山参加上枸杞熬制的补汤。当然是铁一他们喝的,铁心源从来没有想过把这锅珍贵的补汤给那些非常需要的伤员喝。(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