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三章平衡
    第二十三章平衡

    许东升如今活的就像是一只鼹鼠,胆小而且易怒,如果他也有鼹鼠一样的两只强壮有力的臂膀,他现在一定开始准备挖洞了。

    想要在穆辛这样凶猛地老鹰爪下求活,很明显,一个藏身的洞窟是不够的。

    汉人大官候通走了之后,营地里就不断的有波斯人开始走进来,其中就有好几个被自己遗弃在戈壁上的第三**斯人。

    他们的健康状况很差,有些甚至受了很重的伤,虚弱的几乎站不起来,不过,这群人都用最恶毒的眼神看着他。

    许东升很想说抛弃他们的主义其实是铁心源的,这句话到了嘴边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没人会相信在那个全是许东升属下的马队里,孤身一人的铁心源才是决策者。

    和许东升处在恐怖之中不同,铁心源很忙碌,他就像一个镇定的外科医生一样,正在为那些找回来的波斯人治伤。

    该截肢的截肢,该重新割开伤口引流的割开伤口引流,对此他没有半分的犹豫。

    忙碌了整整一天才处理完所有的伤员,回来的十六个伤员,被他锯掉了三十几个脚趾头,再加十二根手指装了一小筐子,就这,还不包括两条小腿。

    这一切都是在穆辛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

    这师徒二人没人在乎那些截肢的人在被烧红的烙铁灼烫伤口发出的焦臭味道,更没有在乎那些人因为疼痛从昏迷状态醒过来之后发出的惨叫。

    穆辛只对疗效感兴趣。

    铁心源不会医术,除了会一点基本的抢救手法之外,就是在上辈子因为自己受伤琢磨出来的一点战地救援手法。

    不过,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直接在这些波斯人的身上试验自己是是而非的医术。

    这不是不负责任。而是因为太负责任了,才会这样做,经过自己野蛮救治能够活下来的可能性有四成。

    那么,不理不睬,那些被严重冻伤的人,将会面临严重的感染。活着的概率更低。

    事实上,波斯人现在治疗外伤的方式很不错,那就是把伤员放在一边,然后期望神迹降临!

    至于拿烙铁来熨烫截肢的创口,更是现在最流行的一种治疗方式。

    唯一不同的就是铁心源还知道用煮沸的盐水清洗一下伤口……

    穆辛摸摸那个刚刚被烙铁烫过伤口的波斯人鼻子,从哪里他感受到了一丝丝微弱的呼吸,这说明这个人还活着。

    治疗了十六个人,没有一个人当场死去,穆辛非常的满意。

    铁心源清洗着自己满是血污的双手对穆辛道:“现在要做的就是给这些伤病吃药。如果在药物齐全的大宋,这些人有八成的可能活下来,如果没有后续的药物治疗,他们能活一半就不错了。”

    穆辛笑道:“天神无所不在,会庇佑他们脆弱的灵魂,即便是蒙天神宠招,也有天堂在等着他们,你不用太紧张。他们不论生死都会活在荣耀之中,更何况。你已经是我见到过的最好的大夫。”

    “我最后悔的就是只挑着一个小小的包裹就离开了东京,我应该带上七八车药材的。

    我发现在这里,药材比黄金要贵重的多。”

    穆辛哈哈大笑起来,像一个慈眉善目的长者抚摸着铁心源的后脑勺道:“很高兴你终于把自己融进这个大家庭里面来了,放心吧,你需要的药材会有的。伊吾州有的是贩运药材的商队,而所有的商队都必须臣服在我的权杖之下。”

    铁心源高兴的跳了起来,像个孩子一般的牵着穆辛的袍子连声道:“我现在就要,现在就要,早一点给他们服药。他们活下去的机会就会更大一点。”

    穆辛呵呵笑着,从袖子里摸出一面雕刻着一面山峰的金牌放在铁心源的手上道:“拿着这枚智慧之山的令牌,你可以在所有波斯人的商队中寻找你需要的东西。”

    铁心源大喜,拿着令牌就跑出了那间满是残肢的房间,不过,他又很快的就跑回来了,朝穆辛深深地施礼之后,又一次跑了出去。

    这一次不但穆辛笑了起来,那些刚刚被铁心源切掉指头,小腿的波斯人也难得的笑了起来。

    穆辛对那些躺在大炕上的波斯人道:“善信者总是能让乌云密布的天空有一束光芒落下。”

    所有在屋子里的波斯人一起称善。

    走出屋子的铁心源一扭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许东升,这家伙又开始喝酒了,而且他的屋子里没有女人的存在,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见铁心源在看着自己,许东升就把手里的酒壶扬一下就当打过招呼。

    他现在非常的后悔,如果当初不是被黄金刺激的脑子发热的话,他如今根本就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如果在一开始就把黄金掩藏起来,马队就能轻骑而行,在戈壁上无论如何也不会被沙盗包围。

    铁心源从他的手里夺过酒壶,狠狠地灌了一口酒道:“穆辛不在乎你收起来的那点黄金,你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有些贪婪的手下而已。

    他这样的手下应该有很多,不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你的身上,这对他来说没有必要。”

    许东升苦笑一声道:“那拿走了黄金!”

    “那不过是一个警告,如果阿拉丁能够回来告诉他真的有过天罚,那么,代表神迹的天罚,对他来说要比黄金重要得太多了。”

    许东升摇头道:“阿拉丁回不来了,孟元直不想让他回来,我们商量过,要剪除穆辛羽翼的。”

    铁心源笑道:“只是没想到穆辛的羽翼越剪越多?我也没想到。

    孟元直这样做也不错啊,剪除一点是一点,就算是大海也总是有底的。”

    “我就担心孟元直会出什么岔子。”

    “你想多了,你让那个孟元直去统领一支军队,那一定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因为他没有哪个脑子和经历。

    可是,你让他去暗杀一个人,那就算是找对人了,这家伙在皇帝身边干的最多的活计就是暗杀。

    这方面,他才是行家里手,我相信那个家伙一定能够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孟元直趴在一座巨石的后面,嘴里叼着一根草茎,两只耳朵却竖得很高,聚精会神的听着下面峡谷的动静。

    他身边的巨石有一个名字叫做风动石。

    就是说只要风一吹,这块石头就会随风晃动,似乎只要风力再大一点,这块石头就会从山顶掉下来。

    可是,这块石头被风吹了很多年,也摇晃了很多年,却一直站在那里,似乎会这样永远的摇晃下去。

    孟元直清楚的知道这块石头能留在山顶上的时间非常的有限,只要有人从峡谷的那一头出来,这块石头就会很自然地从山顶滚落,像滚木擂石一般的从山谷的这头碾压到山谷的另外一头。

    为了谋算阿拉丁,孟元直做了很多的功课,就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就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个昏迷不醒的契丹人,这些人是他能够脱身的重要后手。

    这种李代桃僵的把戏他曾经干过无数次,所有的步骤都极其的熟悉。

    风动石的前面的碎石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巨石的后面底座部分却插着一根碗口粗的坚实的树干,只要用力撬动巨石,这颗已经在风中摇晃了很多年的风动石将会离开山顶,雷霆万钧的砸落下去。

    风中传来特特的马蹄声,孟元直吐掉嘴里的草茎,从后面的深坑里提出两个昏迷的契丹人,放在巨石的边上,然后就双手攀上树干,用力的把身子一沉,那块巨石摇晃了两下却没有离开山顶。

    孟元直摇摇头,就抓过来一个昏迷的契丹人挂在树干上,然后再加上自己的力量,那块巨石终于离开了原地,慢慢地向峡谷倾倒,而后就一头栽了下去。

    一支马队刚刚从峡谷里露头,第一眼就看到了滚落的巨石,原本整齐的队伍在一瞬间就乱成了一锅粥,战马掉过头就向来路狂奔。

    在马队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孟元直手持一张巨弓,像猴子一样的在乱石上跳跃,在他的前面,那个巨石已经被坚硬的岩层撞击成数百块,暴雨一般的砸向脚下的马队。

    轰隆隆的巨响在山谷里发出很大的回响。

    马队里所有的人都在躲避从天而降的巨石,没有人注意到随在巨石后面的孟元直,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飞了出去,落在一个惊恐万分的波斯人脑袋上,一下子就让他安静了下来。

    当巨石搅动的尘埃落地之后,峡谷里只剩下一片哀鸣之声,孟元直的长箭嗖嗖的离开弓弦,很快,峡谷里就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孟元直就像是一只勤奋的蜜蜂,一遍遍的从山上将昏迷的契丹人抗下山,然后让那些已经死掉的人杀死这些契丹人,顺便摆出一个合理的战斗姿态。

    孟元直站在高处,满意的看着面前的战场,不放心的摸摸那个被自己用石头敲昏的波斯人,发现他还活着,就放心的离开了峡谷。

    站在最高的地方瞭望了很久,没有发现有外人,就从山坳里找到自己的三匹战马,一溜烟的向伊吾州赶去,他清楚地知道,许东升能给他创造的杀人时间不会太多。(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