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二章黄金就是魔鬼善变的眼睛
    二十二章黄金就是魔鬼善变的眼睛

    和穆辛对话让铁心源非常的难受。

    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一个只要想到了就会去做的疯子。

    他不在乎因为自己古怪的想法会死多少人,也不理睬因自己古怪的想法给别人造成的困惑。

    铁心源现在就非常的困惑,他发现自己对于穆辛的所有推断好像没有一个是正确的。

    学者,智者,狂信徒,篡权夺位的野心家,现在终于有多了一个疯子的标签。

    这家伙对于大宋学问人的看法是正确的,不过不仅仅是他这个外人看出来了,很早以前,范仲淹就看出来了,后面,王安石也会看出来,所以,他自以为聪明的地方,在大宋文人中并不稀罕。

    穆辛也有改变,那就是这人忽然增添了熏香的恶习,而且把香味熏得非常浓。

    铁心源低头嗅嗅自己的衣衫,衣衫上沾染的香气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褪掉。

    这种从安息香树上割下来的汁液,风干之后得到的香料,在大宋一向是当成药物来用的。

    穆辛突如其来的开始在自己的房间里烤安息香,难道说这个老家伙生病了?

    铁心源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安息香的主治范围,发现这东西只对突然昏厥有一点疗效,以穆辛的健康状况,不可能会到需要安息香来提神的地步。

    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下的,这种事情交给孟元直去做最好不过了,这家伙长期在皇帝身边,对于大人物的身体变化,有着非常敏锐的感觉,这本身就是他以前的工作来着。

    许东升发现自己的小技俩骗不过穆辛,也就不喝酒了,整日里提心吊胆的防备着穆辛突然发作。

    这样的形式维持不了多久的,一旦进了波斯境内,穆辛像会把他剁成肉酱喂狗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如果可能。许东升希望自己就在伊吾州逗留到天荒地老。

    前几日的杀人案子已经了结了,出面的人是穆辛,他在荒漠戈壁上似乎有无尽的威望。

    契丹人处理这事的办法就是抡刀子砍死了那个伤了脚的汤饼店伙计,然后就没有人再记得这两个人的存在。

    汤饼店里的汤饼味道确实不错。这一次一枚银币就获得了两碗加肉的汤饼,不管是铁心源还是小野人都吃的汗水涔涔而下。

    汤里面不知道加了多少胡椒,在冬日里有这样一碗羊肉汤饼,确实会让人生出不辞长作哈密人的想法来。

    铁一他们从不在外人面前进餐,在这个汤饼店也是一样的。笔直的站在铁心源的身后,呈包围状将铁心源和小野人护在里面。

    那一夜铁一,铁六他们在哈密杀了很多人,然后把那些人的尸体摆成互相残杀的模样,每一组人的身上,都会带着一张沾血的羊皮黄金图。

    按理说死了这么多的人,哈密应该是一副风声鹤唳的模样,可是,事实是哈密反而变得更加热闹了,无数雄壮的汉子带着武器。不断地在巴扎上转悠,眼睛没有盯在货物上,反而盯在任何引起他们好奇的人的身上。

    已经有三队骑手离开了哈密,而目标就是铁心源来的方向,这也是他这些天来一直期待的,唯一可惜的就是契丹人好像比较聪明,他们没有出动。

    有人不相信这张图,自然也有人选择了相信,铁心源现在等待的,就是有人从砂岩山带回金子。到了那时候,寻找金子的浪潮会席卷整个伊吾州。

    契丹的置治防御使候通的桌案上也放着一张黄金图,他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这张图上,第一眼看到这张图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假的。

    羊皮虽然是老羊皮,上面的字迹却很新,制图的人甚至舍不得把这张图烟熏火燎一下增加一点古意,就这样赤裸裸的拿出来准备蛊惑人心。

    他只想找到这个制作图纸的人,想亲口问问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哈密乃是契丹境内不多的米粮川,这里盛产的瓜果。每年都要向临潢府进贡,尤其是流着蜜汁的哈密瓜,更是契丹勋贵们的珍爱之物,他们不惜派出快马,往来于临潢府和哈密之间,就为了能尽快品尝到这种令人心醉的甜蜜。

    而哈密盛产的粮食,更是保证契丹大军能否在边陲之地存在的保障。

    候通不允许伊吾州出任何的差错,尤其是在契丹公主被西夏皇帝折磨死之后。

    用不了多久,大辽的大军就要北上,去教训一下那个不把大辽放在眼里的国度。

    这张图放在他的案头已经三天了,这是从两伙人火并的现场找到的,现场没有一个活口,唯一能够解释火并原因的就是这张黄金图。

    “备马,我们去请教一下西方来的智者,希望他能够给我们解释一下,这张图上为什么会使用波斯文字。”

    吩咐过后的候通,见副将还在盯着黄金图在看,就叹息一声道:“如果你喜欢,等我问过智慧长老之后,就把他送给你。

    我们兄弟身经百战,没理由栽在这张小孩子的玩意上。”

    副将嘿嘿一笑,就把目光艰难的从黄金图上收回来,伴随着候通出了军营,他也很想知道这张图纸上的东西是否是真的。

    当这张图放在穆辛的桌面上的时候,穆辛呵呵笑了一下,也从桌子底下的盒子里取出一张图,放在第一张图的旁边笑道:“将军,这样的图我也有一张。”

    候通皱眉道:“以智慧长老的睿智,当看出这是一张伪造的黄金图,伪造者用心非常险恶。”

    穆辛摇摇头道:“将军有所不知,我的随从曾经在这座砂岩山上看到过神罚,哪里有没有黄金老夫不得而知,他们的确从哪里找到了一些金子。”

    穆辛说着话,就拍拍手,铁心源提着一个沉重的篮子走了进来,将篮子放在穆辛的身前,就垂首伺立一边。

    穆辛掀开篮子上的蒙布露出里面的黄金笑道:“这就是我这个不成材的学生,从神罚之地外面的戈壁上,捡拾到的黄金,请将军过目。”

    候通疑惑的从篮子里取过一枚金锭,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番,没有找到黄金上的铭文,这是一枚非常粗糙的金锭,表面一点都不光滑,布满了气孔和沙眼,随手磕一下,那些沙眼里面还会有沙子流淌出来。

    “长老,这枚金锭上面没有任何的标记,这不符合官府制造金锭的习惯。”

    穆辛大笑道:“不论是宋国,还是大辽,亦或是西夏国,你们对金子的管理方式都是一致的,金子,在民间并不通用,只要在民间发现了赤金,你们都会在第一时间把他收归国库。

    但是啊,这些金锭铸造的时间已经很长了,这明显不是出自官府,很符合宝藏的定义。

    因此,老夫已经派人去砂岩山求证了,这几日也该有消息传过来了。”

    候通吃了一惊连忙问道:“长老说,在戈壁上出现了神罚?什么样的神罚?谁遭受了神罚?”

    铁心源见穆辛朝自己摆摆手,就上前一步拱手道:“将军,遭受神罚的是一伙无恶不作的沙盗,我只看到了巨响,火光,浓烟,和突如其来的飓风。

    神罚过后,我们冒死爬上了砂岩山,见到了一片血肉模糊的场地,不论是战马,还是沙盗,都成了齑粉,惨不忍睹。”

    候通看了铁心源好长时间才问道:“既然你们是黄金地的发现者,你知道这两幅图是谁画的吗?”

    铁心源出乎候通预料的点点头道:“知道,这些图应该是侥幸活下来的某一个沙盗画的。”

    候通霍然起身看着铁心源道:“你的意思是说,除了你们还有人看到了神罚,也找到了金子?”

    穆辛笑道:“将军稍安勿躁,阿拉丁已经去了砂岩山,等他回来,一切都将真相大白。

    神罚降世,我们不可不慎重。”

    送走了候通,铁心源小心的问穆辛:“老师,接下来该怎么做?”

    穆辛呵呵笑道:“不用去管他孩子,人心都是趋利的,再坚贞的人也架不住流言的侵袭。

    如果你真的在砂岩山看到了神罚,候通一定会去砂岩山看个究竟的。

    接下来,你只需要等待我的孩子,这些心中没有天神的人,是经不起黄金诱惑的,你一定要记住,黄金,就是魔鬼善变的眼睛。”

    铁心源对穆辛精辟的总结感慨良久,这才离开了穆辛的房间,现在,他比谁都期望阿拉丁能够早日归来。(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