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一章准备战斗的铁心源
    第二十一章准备战斗的铁心源

    哈密这地方不光只有哈密瓜。

    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一个睿智的老人这样对铁心源说过,那时候,那个老人坐在一张藤椅上,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却叼着明显违反教义的雪茄。

    自从知道这句话之后不久,铁心源就来到了大宋。

    因为这句话,他曾经将整个哈密翻过一遍,最后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被人家送到大宋来了。

    一千年的时间,虽然不能说沧海变桑田,物是人非绝对能够算的上的。

    虽然这里除了敌意之外什么都没有,铁心源却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可以安置灵魂的所在。

    这里是东天山,也是真正进入新疆的门户,穿过这座天山,后面还有广阔无垠的土地。

    那是一片属于英雄的土地,唯英雄方能成就大业。

    怀里的征西大将军印,似乎都在发烫,它本来就是属于这里,并且是这里的王。

    铁心源举着赵祯给的诏书,对着哈密河宣读了一遍,然后又对天山宣读了一遍。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在礼法,道义上全部站稳了脚跟。

    至于居住在这里的人,他不觉得有什么必要告诉他们。

    观礼的人不算多,只有七个,铁一,铁二,铁三,铁四,铁五和铁六,再加上小野人就足够了。

    能够让铁心源相信的也只有这七个人。

    冬日里的哈密到处都充斥着烦躁的气息,到了冬天,戈壁上无所事事的人,都会来到哈密这块稍微温暖一些的地方来过冬,等到春天的沙尘暴开始之后,他们就会离开哈密。或者成为商队的护卫,或者成为抢劫商队的沙盗。

    只要有任何能够赚钱的机会他们都不会放过,这就是他们的谋生之道。

    许东升遗留在砂岩山上的黄金还有很多,事实上如果铁心源和铁一他们竭尽全力的帮助许东升寻找黄金的话,他们能够找到更多,绝对不至于损失℃■℃■,四成。

    那些失散掉的黄金。如今还在砂岩山,如果稍微用点心总能找到一个两个的。

    虽然这些黄金不过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支持不了多长时间的寻金狂潮,但是,只要有一个人找到了金子,那么,砂岩山那块地方,就会被找金子的挤得满满的。

    唯一的问题是。如何让所有人都知道砂岩山有金子。

    这个问题难不倒铁心源,他找来十几张烂羊皮,小心的在上面绘制了去砂岩山的地图,地图非常的粗糙,他甚至找来铁一,要铁一歪歪扭扭的用波斯文字写上注释,这才算是完成了黄金图的制作。

    剩下的就是如何将这些图散出去,这件事情铁心源交给了小野人。自己总共有八个人,自己一身汉服。即便是脸蛋已经被大漠摧残的黑了吧唧的,但是和这里的人相比,自己依旧是一个小白脸。

    至于铁一他们,天生就有生人勿近的气质,一套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铁甲,不论谁看了都觉得不好对付。

    自己和铁一去散发黄金图。没人会当真的,唯有小野人是最不引人注目的。

    小野人上午出去了,不到中午他就回来了,通过比划,铁心源才知道这家伙不敢把羊皮给活人。在巴扎上转悠了一个上午都不敢。

    结果看到距离巴札不远的地方有一具快要腐烂的尸体,他就把一张黄金图塞进了尸体的怀里,还是贴身存放。

    铁心源苦笑一声,拍拍小野人的脑袋,计划失败,他准备另想办法。

    “死人穿着衣服!”小野人不服气的一字一句的对铁心源道。

    “死人有衣服这不……”

    铁心源把话说了一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就把目光放在铁一的身上。

    “你的意思是说,会有人去扒掉死人的衣服?”

    铁一点点头,笑着在沙盘上写道:“有人会扒掉死人的衣服,然后拿去卖钱,羊皮图也是一样。”

    “这么说,小野人做的没错?”

    铁一笑了一下,然后又在沙盘上写道:“小野人出身荒野,和您这样的贵公子无法相比,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情,去做符合他身份的事情。”

    铁心源指指桌子上剩余的羊皮道:“一张太少了,这些也需要送出去。”

    铁一微微一笑,就从桌子上取过三张黄金图,然后就走出了大门。

    铁心源见铁一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也就听之任之,种子埋进土地,需要时间来慢慢的孕育。

    穆辛既然在这里,每日晨昏省定还是不能缺少的,不是铁心源想要尊师重道,而是穆辛非常的吃这一套。

    每日里,铁心源都要给穆辛烹茶,每日的烹茶时间,也是穆辛对他讲道的时候。

    看着经卷,听完穆辛的讲述之后,铁心源就把经卷,小心的摊开,按照穆辛读书的习惯放在一个小小的黄金架子上,然后才开始动手洗涮茶具。

    “真有天罚吗?”穆辛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膝盖上问铁心源。

    铁心源摇摇头道:“弟子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见到的场景到底是不是天罚,只知道当时大地震动,狂风四起,火光冲天,所有生灵都在一瞬间成了齑粉,包括数百沙盗和几乎同样数量的战马。”

    “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这句话穆辛不是在问铁心源,更像是在问自己。

    “老师,这一场景为弟子亲眼所见,不过,老师也不用在它身上多费精神,天地之威本身就不是我们凡人所能抵挡的,不论是地龙翻身,还是洪水泛滥,亦或是火山喷发,包括电闪雷鸣,都是天地之威的各种表现形式。

    弟子在中原的时候学的就是儒家之道,至圣先师曾有言:“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学生以为这句话很能说明问题,我们现在不去解释自己不能解释的事情,等到我们的学问有一天达到了可以解释这一切的时候,再去探讨不迟。”

    穆辛抬起头用自己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铁心源笑道:“所有的荣耀都将归于天神,所有的威严也都归于天神,不论是山川河岳,还是戈壁沙漠,星空下只有一位真神,那就是至大的天神。

    铁心源你如何解决真神和异端之间的问题?”

    铁心源躬身道:“学生会在出现神迹的砂岩山修建一座属于天神的寺庙,一切荣耀都将归于真神,一切威严也将归于真神!”

    穆辛笑道:”你还真有我智慧一门的样子,当别人都在以血和火守卫神的威严的时候,你却想着从心里让那些无知的人回归神的怀抱。

    这个想法很好,只可惜你还没有出师,当不了伊玛目,也讲不了经文,成不了神的代言人。”

    铁心源惭愧的道:“都是第一愚昧,没能在经学一道上勇猛精进,让老师的盛名受损。”

    穆辛叹息一声道:“为师此次东游,原本抱着向东方贤者求教的目的去的。

    哪里知道,来到东方,才发现学问已经不在东方,朝阳初升的地方,放眼望去已经是铜臭遍地,那些高雅的学问,奇妙的神思全部被束之高阁,人们以填词造句为荣,以皓首穷经为耻。

    唯有来一场大洪水,才能扫清那里的污秽,让太阳升起的地方重新成为学问的乐园。”

    铁心源皱眉道:“老师在沙洲的所作所为,难道就是为了掘开河堤?”

    穆辛伤感的点点头:“数千勇士血洒疆场,换回来的只有无穷的悲伤,那些愚者不知天外天的变化,抱残守缺不肯进步,愚顽至此令人悲伤。”

    铁心源长吸了一口气道:“既然不能掘开长堤,不如就听之任之。”

    穆辛喟叹一声道:“站在河堤看人溺水而亡,非人哉!”

    铁心源再次躬身道:“老师怀里的珠玉,他们以为是泥土,使他们有眼无珠,老师何必伤悲,总有一天老师的智慧之光,将受到万民的拥拜。”

    穆辛笑道:“远山自然在远方,你不走,他就不会亲近你。”

    铁心源心中一动,躬身道:“弟子愿意远足一次!”

    穆辛玩味的道:“阿拉穆特你不想去了吗?雄鹰之王的名号对你没有吸引力?”

    铁心源正色道:“阿拉穆特城在群山之巅,铁心源没有阶梯,爬不上雄鹰才能抵达的山顶。”

    “老夫虽然老弱,依旧能够送你一程!”

    “雏鹰攀附在老鹰的背上自然哪里都能去,学生只愿一步步走上山巅。”

    “从哪里开始你的第一步呢?”

    “脚下!”

    “哈哈哈哈……”穆辛大笑起来,朝铁心源探出自己的手。

    铁心源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副黄金图,放在穆辛的手上道:“请老师指点!”

    穆辛打开了黄金图,看了一眼就合上羊皮,把黄金图还给铁心源闭目沉思一阵,然后道:“青草遍布山脚,自然能够引来牛羊,腐肉放在山脚,自然能够引来虎狼,你把黄金洒在山脚,那里只会血浪涛天。”

    铁心源小声道:“三日前,弟子准备吃两碗面条,付给店家两枚银币,店家奢望获得更多。

    这里是是一片贪婪的土地,唯有去掉贪婪,大地上才能长出甘美的果子!”

    穆辛笑道:“那就去做吧,小心契丹人,他们不但贪婪,而且凶残!”(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