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八章黄金与心魔
    第十八章黄金与心魔

    所有的人都是这副模样,以至于他们的战马都担忧的拿嘴拱拱自己的主人,以为他们出了什么问题。

    等待了足足有一柱香的功夫,铁心源疑惑的从沙窝子里爬了起来,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听到第四声响。

    砂岩山哪里有人走出来,而且不止一人,他们的模样非常的奇怪,就像没有灵魂的僵尸一般,摇摇晃晃的从那个山口走了出来。

    明明面前就是七八丈高的深沟,他们却睁着眼睛迈出了步子,身子就像装满水的皮口袋一般砰的一声掉在沟底。

    侥幸没有掉进深沟的家伙沿着山路走了下来,然后就像孤魂野鬼一般的在戈壁上游荡。

    铁心源从不远处的乱石上捡起一个金锭,这枚金锭还散发着淡淡的热量,铁心源笑着把金锭拍在惊魂不定的许东升手上。

    没想到这个动作吓坏了许东升,他像是被烫了手一般的,打了一个哆嗦就把金子抛得远远地。

    铁心源也不解释,从战马背上找到一个篮子,就开始满戈壁的到处寻找金锭。

    在烈日的照耀下,戈壁滩上满是黄灿灿的金锭……

    孟元直小心的用长枪把一枚金锭挑进铁心源手上的篮子问道:“为什么?”

    铁心源丢下沉重的篮子,像个收割完庄稼的老农一般捶捶自己的后腰道:“天下重宝,有德者居之!”

    许东升在后面小声的问道:“你就是那个有德者?”

    铁心源呲着白牙笑道:“怎们?不像?”

    “没看出来,真的!”

    “那就慢慢看,总有一天你会承认的。”

    铁心源将装满金子的篮子放在战马的跟前,找了一个口袋继续带着极为兴奋地铁一他们满世界的捡拾黄金,大火毁不掉金子,同样的,爆炸也毁不掉金子。

    直到现在,铁心源唯一担忧的就是那个被自己藏起来的小野人,直到现在。都看不到小野人,但愿他能安全的活下来。

    第四声爆炸迟迟不来,铁心源就不敢轻易的走进那座砂岩山,如果第四声爆炸在自己走进山里之后炸响。自己将步沙盗们的后尘。

    许东升抓着了一个胡游乱逛的沙盗,等他看清楚面前的这个人之后,他就松手放走了他。

    这是一个七窍流血的沙盗……许东升不觉得这个家伙能够活到太阳落山。

    铁心源不进砂岩山,许东升打定了主意也不进去,那座砂岩山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大恐怖的存在。

    不一会,铁心源就把那些被爆炸波击飞的黄金基本上都找了回来,虽然还有许多砸进沙土里的黄金,他也没有多少心思去搜寻那些。

    或许在很多年之后,戈壁里的旅人忽然从沙子里拣出来一块黄金,那一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战斗是从早晨开始的,如今,日头已经偏西了,山谷里面已经没有青烟冒起,这么长的时间最后一箱火药也没有爆炸。估计应该是安全了。

    铁心源放低了身姿,几乎是爬上了那个低矮的砂岩山,脑袋从一个缝隙里偷偷地看那块凹地,紧接着就缩回脑袋,一股烦恶的感觉涌上胸口,趴在一块稍微凸起的砂岩呕吐了起来。

    铁一非常紧张的抱着铁心源就下了山坡,看到铁心源涕泪交流的惨状,即便是最大胆的孟元直都寒毛直竖。

    刚才经历的那场爆炸,完全出乎了他的认知之外,大宋不是没有火药。但是那些火药从来没有发出过这样恐怖的爆炸声。

    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药发傀儡里的焰火和这场惨烈的爆炸联系在一起。

    “天罚!”

    这是孟元直唯一能够解释得通的说法。

    铁心源好不容易止住了呕吐,面色惨白的指着以前爬犁所在的地方对许东升道:“好了,里面安全了,可以去散落的金子都捡回来了。”

    许东升没动弹。把身子靠在一块岩壁上道:“不着急,这片戈壁上的沙盗应该都在这里了,金子也在这里,早一点晚一点去捡都不成问题。”

    铁心源摇摇头,扯出自己的手帕紧紧地勒在口鼻上,想要去救小野人。自己就必须经过那片血肉屠场。

    铁一咬着牙抢在铁心源的前面进了山口,铁二他们则抱着送命的想法跟在铁心源的身后。

    山谷里已经没有了爬犁的存在,一丝一毫的影子都看不见,倒是那些岩壁上,镶嵌着一个个金锭。

    铁一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见识过无数惨烈战场的他,在一瞬间认为自己已经来到了地狱,即便是头顶还有一轮白日,这里依旧阴风惨惨。

    他用弯刀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残肢断臂,没想到这导致半截没了内脏的尸体从砂岩上滑落下来,他急忙闪开,眼看着那半截尸体掉进了一堆滑腻腻的肠肚之中。

    这样的肠肚几乎遍地都是,这样的残肢几乎也到处都是,山谷里的岩壁上,不但镶嵌着黄金,还镶嵌着无数破碎的颅骨。

    铁心源尽量让自己不去看凹地里的状况,而是高昂着头,只是浓烈的腥臭味还是穿过那块手帕往他的鼻子里钻,强忍着呕吐的欲望,脚下踩着不知道是什么滑腻腻的东西,磕磕绊绊的走进了山谷的深处。

    山谷深处的状况要好一点,只是倒毙的战马和人把狭窄的通道堵的严严实实,这些人和马的身上没有多少破损的地方,只是皮肤下面有无数的红斑,火药爆炸之后产生的声波将他们活活的给震死了。

    这里本来就非常适合火药爆炸,地形密闭,而且还回产生回音,这样一来火药产生的能量,几乎没有浪费多少全部都倾泻在他们的身上。

    不知为何,铁心源在看到这些尸体之后,并没有多少悲哀之意,脑子里升起一个很古怪的念头。

    戈壁里本来就没有什么人烟,这么些青壮死后,也不知道这里会有多少部族会神秘的消失掉。

    翻过战马和人尸体组成的障碍,他终于来到了小野人所在的缝隙。

    这道缝隙背靠爆炸点,除了堵在缝隙口的风滚草消失不见了,其它的一切都好。

    小野人躺在缝隙里,面色平静,似乎睡着了一般。

    铁一把小野人从缝隙里拉出来,把守贴在小野人的脖颈上,然后朝铁心源打了一个手势,铁心源顿时就坐在乱石堆里,小家伙只要还活着就是好事一桩。

    铁一他们不明白铁心源为何会将这个小野人看的如此重要,只有铁心源自己清楚,在屠杀了几百人之后,小野人是唯一能够安慰他那颗彷徨之心的灵药。

    铁一抱着小野人从山坡的另一端滑落下去,这样离开砂岩山很不舒服,即便是再不舒服,他们也不想再次穿越那块死亡之地了。

    那些在戈壁上游荡的沙盗已经看不见踪影了,他们的灵魂可能真的已经被那场大爆炸夺走了,剩下的只有躯壳,在本能的驱动下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

    许东升和孟元直的大笑在山谷里回荡,山谷里即便是有地狱一般的场景,也不妨碍他们发泄一下自己失而复得的狂喜。

    巨大的落日下,铁心源和铁一他们点起来了一堆篝火,篝火上吊着一只黑铁锅,里面依旧熬着黄黄的小米粥,不论是铁心源还是铁一他们都没有了吃肉食的想法。

    每人抱着一个小小的罐子啜饮着罐子里面熬好的浓茶,而小野人则躺在一个羊皮睡袋里皱着眉头,不知道在做什么梦。

    雄壮的许东升带着仆役们一趟趟的出没于那个山谷,在孟元直的大力协助下,他们终于把遗留在山谷里的金锭都找了回来。

    疲惫的许东升大字型躺在冰冷的戈壁上,嘴里喷吐着白气朝铁心源笑着道:“源哥儿,金子少了四成!”

    躺在另一边的孟元直捶着发痛的胸口道:“天罚,天罚,总要收些好处的,能保住这些金子,老子已经很满意了,很满意了。”

    铁心源把两碗米粥递给他们道:“此地不宜久留,这么些金子我们这点人是带不走的,我建议你们随身带一些金子,剩下的藏起来,明日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

    许东升看不看四周不足六十人的部下,抽抽鼻子道:“就按照你的意思办,老子再也损失不起人手了。”

    铁心源见目的达成,就拖过自己的睡袋钻了进去,头枕着自己的小包袱,抬头就看见刚刚升起来的寒星。

    “不能在这里睡觉,会被狼群吞掉的。”

    铁心源闭着眼睛对提出建议的许东升道:“不要紧,有了那声巨响,方圆百里的狼都应该跑的远远的了。”

    “天罚降世,百兽避易,乃是正理……”

    懒得听孟元直胡说八道,铁心源选择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进入了梦乡。

    他不想理睬许东升和孟元直到底会把金子埋在哪里,也不想知道,那些金子已经成了这两人的禁脔,不管谁碰都会遭受他们迎头痛击的。

    他们对那些金子付出的越多,珍惜的程度就越重,铁心源很担心如果让他们两人对这些金子继续付出下去,这些金子将不会有机会花出去一个金锭,金子最后的下场很可能就是随着他们一起进坟墓。(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