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五章愿景
    第十五章愿景

    黄金的魅力果然是无穷的。

    装载黄金的四辆爬犁在雪地上留下的痕迹实在是太深了,只要是一个稍微有点经验的沙盗,看一眼痕迹,立刻就知道爬犁上装载的是什么东西。

    铁心源灰头土脸的,铁一和铁二他们伤痕累累,即便是小野人也只能趴在爬犁上睡觉,他的屁股上中了流矢……

    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有敌人忽然钻出来扑向马队,甚至有孤身的强盗,猛地从沙子里钻出来,一刀子砍断绳索,抱着一箱子黄金就跑……

    三天了,整整三天,铁心源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最危险的一次,如果不是铁一把自己从悬崖跟脚处拉出来,自己很可能就会被乱石砸死。

    许东升的两颗眼珠子红的像炭火,不断地用沙哑的嗓子唤醒那些不小心睡着的部下。

    至于孟元直,更是狼狈不堪,嘴角已经上火的化脓了,每回说话都需要用水润湿嘴唇之后,才能张嘴,只要一张嘴,鲜血就会顺着嘴角流出来。

    中午的时候,马队终于停了下来。

    许东升发现了很多不好的苗头,必须要和铁心源以及孟元直好好的商量一下。

    “昨夜来袭的马贼,已经有五十人了,估计这些马贼正在集结,要不了两天,就会有大股的马贼出现,那时候,我们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了。”

    孟元直怒道:“来多少老子杀多少。”

    铁心源见孟元直的嘴角又开始流血,把自己手里的麻布递给他道:“这样下去是不成的,我们有这么多的黄金,能把沙漠上所有的马贼都给吸引过来。

    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野人,后来就变成了一些独行大盗,再后来就成了成群结队的马贼。

    老许说的没错,继续下去,就该是大股大股的马贼出现了,那时候,我们一定是打不过的。”

    许东升盯着远远盯着马队的几个马贼苦笑道:“以前的听他们说。戈壁沙漠的消息是随着风走的,我那时候还以为是胡说八道,现在信了,真是这样的。

    源哥儿。你说山坳里的那个部族是怎么运金子的?他们怎么就能相安无事?”

    铁心源从怀里掏出两锭金子笑道:“就像我们这样,七个人拿走一箱金子,一点点的往外运。

    也就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存储这么多的金子,也就是如此你们才能一次弄到这么多的藏金。”

    许东升看看铁心源沉声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许东升长叹一声道:“知道真话不好听,可是老子还是想听听真话。”

    铁心源瞅瞅许东升,和孟元直道:“晚上在你们的饭碗里下蒙汗药,把你们弄倒之后,立刻带着你们跑路!”

    孟元直吃了一惊,许东升却在铁心源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道:“你确实是我的兄弟!

    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可是老子醒过来之后,还是要找你拼命。

    奶奶的,老子这一辈子难得发了这么大的一笔横财,就算是没了命也要去争一下的。“

    铁心源的心颤抖一下。小心的道:”没了命,你要钱做什么?”

    许东升狞笑道:“该死的人躺在床上也会死掉,不该死的人就算是丢进悬崖一样会爬上来。

    老子的这条命就是为钱而生的,为了钱丢掉老命,难道不是很自然地事情吗?”

    这个人基本上没救了,铁心源又把目光盯在孟元直的身上。

    孟元直为了不扯破嘴巴,撅着嘴古怪的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奇怪,不奇怪。老子也要守护自己的金子,至死方休。”

    这就没话说了,铁心源立刻就闭上了嘴巴。

    “你小子不会真的在晚上的时候逃跑吧?我劝你早早的熄灭了这个念头为好。

    现在的戈壁上,估计全是沙盗。尤其是我们已经被人家盯住了,你们七个人半夜跑掉,正好适合被人家打埋伏,到时候死的比我们还快。

    别忘了,你还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藏在爬犁上,你们七个人带不走的。”

    铁心源瞅瞅身边的爬犁。哀叹一声道:“别把爬犁弄得离火堆这么近。”

    许东升抱住装金子的箱子深深地嗅了一下,迷醉的道:“你们这些假道学都说铜臭,可是老子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味道,一辈子都闻不够啊。”

    铁心源摇摇头,带着铁一和一瘸一拐的小野人就去了铁三他们烧好的火堆。

    孟元直见铁心源走远了,看着许东升道:“他会不会真的在半夜时分逃走?”

    许东升摇摇头道:“源哥儿虽然是士子,他和老夫认识的所有士子不一样,如果他和老子一样都当坐地分赃的强盗,老子一定没有他狠。

    放心吧,他不会走的,像他这种人,看局势看的是极准的,只要局势看对,他不会有半分动摇的。

    从大宋到这里,何止千里之地,他有无数次逃亡的机会,可是他没有,一直走到了这里,他是看准了这一次的机会,是要大干一场的。”

    孟元直摇摇头道:“看来夏竦那些人都想错了,不该这样去逼他的。如果把前因后果给他说清楚,他可能会自愿来到这里做这件事。”

    “傻子都知道帮助于阗复国就是一个玩笑,夏竦那些人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铁心源不过是他们随手下的一着闲棋,有了收获他们一定会开心,落下一个慧眼识人的名声,没有收获也无所谓,好赖不过是死一个人而已。”

    “你觉得他能成?”孟元直对许东升说出这番话很是惊讶。

    许东升摇摇头道:“没有成功的可能,铁心源不过是我见过最靠谱的人。

    只可惜一个最靠谱的人却要去办一件最不靠谱的事情,这难免让人心里头不舒服。”

    “看开一点,老子在皇宫里见过太多的隐私事情,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事情事情是公平的。

    狡兔死,走狗烹为家常事耳,其实啊,每一个人的命都是有价值的。

    比如老子的命在这三成黄金面前就是对等的,为了这些黄金,老子就算是力战而死也死而无憾!”

    人在黄金面前根本就没有多少自制力。

    铁心源的面前就放着一块黄金,他想用这块黄金来换取小野人手里的面饼,被小野人无情的拒绝了。

    就这还担心铁心源扑上来抢他的面饼,竟然在面饼上狠狠的吐了两口唾沫,然后才心安理得撕咬起来。

    虽然他和铁心源相处的时间不长,却对铁心源的洁癖印象太深了,从第一次被铁三那刷子狠狠地刷过之后,他对洗澡就充满了恐惧,虽然进了戈壁之后不用洗澡了,可是每次想要吃饭,就必须保证手脸全部干净。

    最重要的是不能流鼻涕,他还发现,只要别人碰过的食物,铁心源是绝对不会吃的。

    至于金子,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块漂亮的铁块而已,比这漂亮的石头,他都见过。

    肚子饿的时候,什么漂亮石头都不如一块面饼来的实在,这个道理在他懂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铁一,你们记住,一旦我们被人家包围了,你们一定要用火把点燃我放在金锭里面的箱子,那些箱子已经被我泼过油了,很好点燃。

    记住啊,一旦点燃之后,就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如果没机会跑远,那就趴在地上,胸膛千万不要紧贴地面,一定要留出空隙,否则你们必死无疑。”

    铁一见铁心源极为严肃的和自己兄弟说话,这样的情形还是第一次。

    而这些话,他们已经听了不下三遍了,每一次铁心源都是一副极为认真的表情,这让铁一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

    铁心源看着远处的逐渐变多的盯梢马贼忧心忡忡,抬头看看天空,不见一只飞鸟。

    他已经学着小野人的样子向远处的雪山许过无数次愿,每一次都只有一个内容,那就是求雪山之神保佑自己粗制滥造的火药能够一次炸开。

    自从出关之后,铁心源就一直在积极地寻找制作火药的材料。

    老天保佑,他在沙洲找到了硫磺,又在沙漠里奇迹般地找到了硝石,在铁一他们的帮助下又凑齐了自己需要的木炭,这些木炭都是自己烧制的红柳炭,研碎之后成色比起东京制造的柳枝炭还要强上几分,助燃的效果也要好上许多。

    在山坳里往爬犁上装金子的时候,铁心源就逼着许东升和孟元直一定要把自己的宝贝放在爬犁的最中心位置,那两人拗不过铁心源只好答应,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那些被木板条子束缚的严严实实的大箱子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样的宝贝,以至于要放在最安全的位置上。

    黄金对铁心源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生命,如果需要黄金,自己以后可以去山坳哪里找人去挖金子,或者用这个黄金矿藏来聚拢一些人气,最后形成一个聚居地,最后慢慢的演化成一个城池,或者一个国度。

    如今,他只想脱身,脱离这些黄金带来的危机,为了能够顺利的离开,他不惜亲手炸掉这些黄金,用它来伤人。(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