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四章财富还是灾祸
    第十四章财富和灾难

    黄金地造就一座城一点都不稀奇,至少铁心源看来一点都不稀奇,这样的城市全世界有很多。

    当然,死的人也是最多的。

    天亮之后,大雪还是没有停,下的越发的大了,远处的山峦早就被白雪覆盖了,天地苍茫一片。

    铁心源没有去山坳里,因为许东升没有叫,孟元直也没有过来,山坳里非常的热闹,不断地有墙倒屋塌的声响,看样子许东升和孟元直他们已经开始寻找宝藏了。

    那个孩子裹着毯子老鼠一样的从洞里钻出来,铁心源和铁一几人权当没看见,自顾自的熬着肉汤。

    干肉,干菜,再加上一点米,一点盐巴,就是一顿非常不错的早餐。

    或许是闻到肉粥的香味了,那个野孩子爬了半截子,忽然站起身不爬了,三两步走到篝火边上,裹着毛毯,抱着脏乎乎的膝盖,等着吃东西。

    如果是一个大人,铁心源保证他不会这样轻易的过来,即便是自己正在煮龙肝凤髓他也不会过来。

    小孩子就不一样了,他凭借直觉认为这几个人不会伤害他,天大地大,肚皮最大,所以他就凑了过来。

    只是眼睛永远都在盯着吊锅里面沸腾的肉粥,看都不看铁心源一眼。

    “想吃饭就把自己涮洗干净!”铁心源说了一句西羌话,这一带的人都应该属于西羌族。

    小孩子用最快的语速说了一段铁心源听不懂的话语,依旧守在篝火旁不愿意离去。

    铁一一把抓起那个野孩子挥爪如勾,三两下就把那个野孩子身上的光板羊皮扒了下来,拎着他来到已经准备好热水的羊皮筒子跟前,随手就给丢了进去。

    羊皮筒子里面的水非常的热,那个小野人被烫的惨叫一声就要蹦跶出来,却被铁一死死的按在热水里面动弹不得。

    在热水里待了一会的野孩子终于适应水温了,流着眼泪看着铁心源把他的烂羊皮丢进了另外的一个火堆,他觉得这群人可能要把他煮着吃掉。

    估计这个小野孩子被热水泡的差不多了,铁三就狞笑着走过来。提着一柄给战马刷毛的刷子,就狠命的给这个小家伙洗涮了起来。

    这样的脏孩子,一皮桶子热水明显不够,铁三倒掉里面如同墨汁一样的脏水。用那块毯子裹住那家伙,重新换了一桶子水之后,继续洗涮。

    硬鬃毛刷子刷在身上当然不舒服,小野人再一次惨叫起来,铁三仿佛没有听见。巨大的刷子将这个小子彻底的清洗了一遍,第二桶水依旧脏的没样子了。

    铁心源过来看了一眼这个家伙,就捏着鼻子远远地跳开,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脏的孩子。

    丢进第三桶水里的时候,这个野孩子好像知道这几个不是要煮着吃他,多少有些配合的意思了。

    铁三帮这个孩子把头发洗干净之后才发现这个家伙长得其实还算可爱,一张黑脸蛋上镶嵌着一双乌溜溜的人大眼睛很耐看,就是头发有些微微的卷曲。

    这是西羌人特有的相貌。

    山坳里有还欢呼声传过来,铁心源这里的七个人相视一笑,就开始吃饭了。那个被泡在第四桶水里的小黑孩也分到了一大碗肉粥,坐在皮桶子里面吃的极为开心。

    洋洋得意的许东升和孟元直走了过来,看见坐在皮桶子里面吃饭的小黑孩,也是相视一笑,他们认为铁心源是迂腐之气大发,为了一个小黑孩子,连好事都错过了,真是大大的不该。

    ‘你们那里有粮食,二位兄台为何非要来小弟这里蹭饭呢?”

    许东升得意的打了一个哈哈道:“哥哥我花钱买还不成吗?”

    说着话,就从怀里掏出一枚粗糙的金锭。丢给了铁心源,铁心源用力的抓住,手还是不由自主的下沉了一下。

    “嚯,好大一块金锭。老许难道说你找到宝藏了?”

    许东升喝孟元直相视一笑,转而哈哈大笑道:“小子,谁让你大发善心的去救这个野人的,就在这会功夫,老子们找到了一个藏金窖,里面全是这东西!”

    铁心源把玩着这块没有任何标记的粗糙金块。张嘴问道:“你就没有问问那些被你抓到的野人,这些金子都是从哪里来的?”

    许东升狞笑道:“老子才不管他们是从那里得到的,只知道现在金子是属于老子的,谁和老子抢,老子就和谁拼命。”

    孟元直从身后提过来一个沉重的木箱子,往铁心源的身边一放,眼看着木箱子就把底下的积雪压得塌下去厚厚一层,这一箱子黄金,至少有百十斤重。

    “这是你的那份。”

    铁心源也不拒绝,拱手笑道:“小弟不客气了。”

    许东升和孟元直吃过早饭之后,看着被茫茫白雪覆盖的戈壁滩愣愣的有些出神。

    铁心源笑道:“白拿两位哥哥的黄金,小弟惶恐之至,不如就由小弟来解决黄金运送问题吧。”

    许东升大喜道:“有何良策?我们的驮马不够。”

    孟元直也皱眉道:“如果我们步行去伊吾州,不但粮食不够,人也会累垮,如果没有战马,我们很难和沙漠里的沙盗周旋。”

    铁心源指着地上厚厚的白雪道:“如果没有下雪,我也没有太好的法子,如今有了大雪,我们就能制作爬犁,让爬犁在雪地上滑动,带走你们的那一窖金子还是没有问题的。相信我,那东西很好制作,山谷里的野树就能担当大任。”

    “现在就去!”

    许东升坐起立行,一刻都等不及了。

    铁心源却不动弹,让许东升他们去砍树,自己则来到坐在逐渐冰凉的洗澡水里的小野人身边,从自己的行囊里找出来一套自己的衣服,递给了小野人,最后还找出来一双旧靴子一起放在了小野人的身边。

    见小野人笨拙的穿衣,就上前帮助他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好,最后给他套上一双棉袜子,穿上了鞋子。

    低头打量了一下摇摇头,自己的衣服这个小子穿上还是有些大,倒是靴子好像很合脚。

    这可能是小野人第一次穿靴子,他的两只脚交替着站在地上,还特意避开了那些白雪,对于靴子非常的珍惜。

    帮着小野人把衣服扎在腰带上,铁心源就起身去忙碌了,许东升那里的事情非常的重要。

    到了山坳之后,铁心源才发现黄金真的很多,为了把这些黄金全部都装进箱子里,许东升的付出很多,他甚至丢掉了很多珍贵的货物。

    这些货物本身就已经是千挑万选之后留下来的,如今,在黄金面前,全部都像垃圾一样轻易地丢弃了。

    铁心源看到散落在地上的茶砖,就找来麻布,全部收集起来,他相信,这些东西在某些时候比黄金要珍贵的太多了,真不知道许东升为什么会被黄金迷昏了头脑。

    “只要你需要的,全部拿走,哥哥我一样都不要,哥哥我如今只要食物,水和黄金。”

    铁心源指指随意散落在地上的丝绸道:“这根本就是在造孽。”

    许东升摇摇头道:“对老子来说,攫取最大的利润才是根本,如果有比黄金还要珍贵的货物,老子也会把黄金随意丢弃的。”

    铁心源摇摇头不再说话。

    戈壁滩上的野树虽然长不大,木质却极为坚硬,这就是制造爬犁最好的材料。

    傍晚的时候,铁心源帮助许东升做好了四架爬犁,他们把黄金放上去之后试验了一下,发现爬犁果然在冰雪上行走如飞,这让许东升和孟元直都非常的高兴。

    铁心源根本就高兴不起来,两百人带着这么多黄金走在戈壁上,这和一个小孩子抱着一块金子走在闹市上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许东升和孟元直已经铁了心要和黄金共生死了。

    铁心源自己也有一个爬犁,匀出来两匹战马拖拉着,他建议大家明日里再走,许东升和孟元直却坚持要立刻出发,今夜万里无云,月亮照在皑皑的白雪上,戈壁如同白昼。

    铁心源将自己的那一箱子金子均匀的分成七份,他和铁一他们每人一份,一箱子金子分到七个人身上之后,就不显山不露水了。

    那个野孩子不愿意离开铁心源了,守在驮马的边上一刻都不离开,生怕铁心源他们不带走自己。

    铁心源很想和许东升他们保持足够远的距离,可是他还是做不到这样的事情,长叹一声,把野孩子丢上了爬犁,自己骑上战马,随着许东升的马队缓缓前行。

    爬犁所到之处,在雪地上留下两条非常深的雪沟,那些金子也太沉重了。

    不仅如此,每一个仆役的马背上都驮着重重的金子,负重这样多的战马,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能作战。

    有了黄金之后,驼队的性质一下子就变了,麻烦事一瞬间就多了一百倍。

    即便是天神庇佑,沙盗忽视了这支马队,到了伊吾州之后,穆辛这一关根本就没法子过。

    许东升选择不告诉穆辛,但是,这里足足有两百人,想要这么多的人一起来保密,这好似一件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这一切都让铁心源非常的担忧。(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