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二章替罪羔羊
    第十二章替罪羊

    很快他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弄清楚许东升存粮地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将来逃跑的时候方便。

    而许东升之所以会满世界的存放这些不易腐烂的食物,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也时刻准备着跑路。

    留有后路的人一般是办不成大事情的。

    这一点铁心源很清楚。

    他的学识远远超过了他的行动,这就造成一种可怕的后果,那就是眼高手低。

    这个缺陷几乎是无解的。

    一头藏羚羊敏捷地从石缝里跳跃了过来,刚才的激战很明显影响到了它。

    它跳跃的身姿非常优美,跳跃的步伐也非常的有力,强大的冲力让他从铁心源和许东升的头顶滑过。

    扣动了弩机之后,铁心源才有些后悔,他相信刚才自己随意的抬手一箭已经伤到了这头美丽的生灵。

    许东升身为武人,他的动作要比铁心源刚猛的多,垂在身边的连枷飞舞起来,带着尖刺的锤头狠狠地砸在藏羚羊柔软的脖子上。

    “吧嗒”一声响,藏羚羊如同一只没有生命的口袋一样,先是撞在石笋上,接着就掉在地上。

    它的脖子被连枷上的尖刺撕破了好大一片,脑袋奇怪的扭曲着,它雪白的肚皮上还插着一支弩箭,入肉半尺。

    铁心源亲眼看着这头藏羚羊双眼中的生命华彩慢慢地褪去了,眼睛不再灵动,微微卷曲的睫毛不再妩媚,被风一吹还沾染上了一丝灰尘。

    “有肉吃了。”

    许东升笑的极为开心,先是拔出弩箭丢给了铁心源,然后就非常利索的将绳子拴在藏羚羊的后腿上,把它倒吊在石笋上,手里的刀子非常熟练的环着羊脖子环切一周,然后剥下来一点点的羊皮,用小绳子拴住。而后抓着绳子用力的一撕,一种撕破张纸的声音缓缓响起,铁心源不由得低下头颅,等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石笋上只悬挂着一块满是红色的肌肉和白色脂肪的食物。

    藏羚羊的生命似乎也随着那身美丽的皮毛消失了。

    感念生命是一回事,吃肉又是一回事,铁心源发现自己吃肉的本能非常的强大,刚刚还在为一个美丽生命的消失难过,在下一刻。他已经开始考虑这只藏羚羊的人哪一个不为比较好吃。

    孟元直和铁一他们回来的时候,许东升喝铁心源正在大口的吃着烤肉。

    许东升见铁三的背上背着一个硕大的口袋就笑道:“收获不错?”

    孟元直坐下来取过一块烤肉笑道:“没想到小小的沙盗窝子里竟然能找出这么多的好东西来。”

    铁三解开口袋上的绳子,哗啦一下就把袋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在沙土上。

    金锭,银锭,玛瑙玉石甚至还有一套非常漂亮的掐丝长嘴银壶,被麻布包裹着,铁心源打开之后发现里面还有四只漂亮的银杯。

    孟元直非常大方的将银壶送给了铁心源,然后随意的把里面的东西分成两堆,铁一点点头,把靠近自己的那一堆重新用口袋装起来。

    而属于孟元直的那一堆却被许东升的仆役上前收拾了起来。孟元直继续大吃大喝,毫不理睬。

    他和许东升这个奸商应该达成了一些什么条件,铁心源不得而知。

    相信是一种信念,永远都是相对的铁心源对此知之甚深。

    孟元直和铁一他们都希望能够在路上顺便绞杀一下沙盗,当然,必须是那种人数比较少的沙盗,面对大型沙盗,他们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日落之后,风更大了,凛冽的寒风灌进岩石的缝隙。发出各种各样的奇怪声音。

    靠近铁心源脑袋的这块岩石,发出的声音就像是女人的喃喃细语,在这样香艳的低语声中,铁心源睡得非常香甜。

    在梦中。和赵婉说了一晚上的话,早上起来的时候不记得自己都说过些什么,只记得赵婉的笑容非常的甜美。

    天空阴沉沉的,昨日的大风带来了一片浓厚的阴云,骑上马继续向伊吾州进发的时候,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下雪唯一的好处就是压制了空气中的尘土。以至于落在铁心源手上的雪花有些脏。

    匆匆的戴上手套,铁心源把昨日剥下来的皮子严严实实的包在自己的马肚子上,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战马出什么问题。

    雪下的很大,天知道荒凉的戈壁上为什么会下这么大的雪,铁心源想起燕山雪花大如席的传说,却没有了吟诗的冲动,那东西在吃饱喝足之后,依偎着火炉才能写出来,或者回到一个安稳的所在,喝着酒回忆自己的遭遇之后,才能发出来的一些感慨。

    不一会人和战马身上都落了厚厚的一层白雪,一个个都已经冻成狗了,嘴皮子已经僵硬的像石头,在这样的大雪中没有哪位诗人会想到写诗。

    许东升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于是队伍只好继续前进。

    荒原上到处都是被风蚕食成奇形怪状的石柱,有的像老鹰,有的像骆驼,有的像猿猴,但是更多的石柱都非常的像男人的胯下之物。

    而且非常的形象。

    或许这里才是男人应该来,应该奋斗的地方。

    大宋的国土过于靠南了,那里的女人溪,女儿河,宛如黛眉的群山,很难孕育出真正的男人。

    不过啊,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铁心源甘愿死在那片温柔的土地上,直到地老天荒。

    马蹄子踩在坚冰上面的声音极为清脆,就像是在敲一面鼓,蹄声特特,鼓声咚咚。

    已经靠近黑山了,据许东升说在前面不远处的山坳里有一个小部落,哪里有温暖的房子,和滚烫的饭食,而最让铁心源激动的是在那里,自己可以好好的洗个澡。

    整支队伍里,除了铁心源之外,每个人身上都出现了虱子,这东西来的很是没有道理。

    许东升身上的虱子甚至不断的从皮帽子里面爬出来,似乎在喝了一口冰凉的雪水之后又匆匆的回去了。

    从发现第一只虱子开始。铁心源就要求许东升必须距离自己三尺之外说话,往日常有的肢体互动,这时候全部取消,这让许东升非常的不满。

    打头的仆役匆匆的回来了。神情很不对劲。

    许东升在听了手下的汇报之后对铁心源和孟元直道:“那个小部族的人已经死光了。

    根据斥候回报,那些人死了不过两天时间,粮食和牛羊全部都不见踪影。”

    “穆辛下的手?”铁心源皱皱眉头。

    许东升笑道:“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没关系,人死光了,那里的房子应该还在。我们只需要房子不需要人。”

    孟元直笑道:“今晚给我一个单间,我需要好好的静坐一晚,半夜里如果发声,诸位海涵。”

    来到那个山坳之后,铁心源在第一时间就选择睡在帐篷里,他发誓绝不走进那个满是死人的小小聚居地。

    他宁可用铲子在干燥的土包上挖出一个能供他一个人睡觉的洞,也不接受许东升的邀请,睡进有火炕的温暖房间里去。

    铁心源不进去,铁一他们自然也不进去,于是那个土包上就多了一小三大的四个洞。他们把洞挖在背风处,再往里面丢一些烧红的炭火,天黑的时候,一个温暖的暂时居住地就完成了。

    背风处的积雪非常的厚,铁心源就利用这难得的水源,烧了很多的热水,痛快的洗了一个澡,又吃了一顿许东升送来的羊肉汤,然后就钻进自己温暖的山洞里点亮了蜡烛,准备继续给母亲写一封信。

    这样的信件他已经写了很多。不光是有给母亲的,还有给巧歌的,赵婉的,水儿和火儿也有几封。已经攒了厚厚的一叠,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送到他们的手中。

    橘黄色的烛火穿过麻布帘子从洞窟里透出来,铁心源的背影也印在麻布上,守夜的铁一看这一幕已经看了很久。

    想起这个少年人被手无寸铁的野人撵的狼狈逃窜的样子,铁一就张着自己的嘴巴,无声的笑了两声。

    尤其是那个野人孩子举着他的衣衫耀武扬威时。铁心源脸上的那一丝笑容,让铁一怎么都忘不掉。

    这是一个不畏惧杀人的少年,也是一个见不得死尸的少年,这很矛盾,却让铁一感到莫名的安心。

    写完信件的铁心源舒坦的长嘘了一口气,在信中,他对母亲说了很多歉疚的话,而脑海中的母亲好像也原谅了他,所以他就对着南方说了一句晚安,就钻进睡袋里面,吹熄了蜡烛香甜的睡去。

    半夜里孟元直没有发出怪叫,只有大雪在簌簌的落下,这里的雪比东京的雪要沉,落地有声。

    在铁心源睡得舒坦的时候,铁一冲进了铁心源的洞窟,一把将他从睡袋里拖出来,摸着黑给他穿盔甲,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铁心源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铁一就已经把他抱上了马背。

    山坳里火光冲天,许东升的咆哮声,兵器碰撞的铮鸣声,大火吞噬房屋的爆燃声不绝于耳。

    很明显许东升他们遭到了突袭。

    还有沉重的脚步声从山坡上往下冲,脚步密集,人数很多。

    孟元直的怪叫声给了所有人一个心理安慰,只要是怪叫声传来的地方,就会有密集的惨叫声响成一片。

    铁一和铁二留在铁心源的身边,剩下的铁三铁六他们跨上战马,挺着骑士长枪,凶狠的向山坳里冲了过去。

    在火光中,铁心源看清楚了来袭的敌人。

    这是一群挥舞着木棒的野人。

    站在黑暗里,铁心源的弩箭不断地飞出去,在这个距离上,弩箭的威力甚至超越了铁一和铁二手上的强弓。

    那些野人似乎疯了,对于暗地里飞过来的暗箭不管不顾,一个个嗷嗷大叫着前赴后继的杀向山坳……(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