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一章走在大风里
    第十一章走在大风里

    在吃了一顿美味的野驴肉之后,铁心源莫名其妙的第一次对自己有了一些信心。

    他知道这些信心不是来自野驴肉,更不是因为吃了混在驴肉汤里面的那些被切成片的驴鞭。

    就算是世上最猛烈的壮阳之物也无法让一个近乎于绝望的人变得信心百倍。

    回头看了一眼南方,铁心源暗暗地为自己所有的亲人祝福之后,就跟随在铁一的身后,走进了大风口。

    这是一道狭窄的山谷,而两边的低矮的山丘绵延到了十里之外以后,就变得高耸入云。

    山谷里的朔风极为猛烈,鸡蛋大小的扁平石块,被风吹拂的不断翻转,就像是忽然间有了灵性。

    铁心源的面前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石片海洋,他相信,只要再过数百年,这个山谷一定会被这些扁平的石片给掩埋掉。从山谷变成一片平地,最后成为戈壁滩的一部分。

    能从历史的源头看到真实的地理变迁,铁心源胸中满是激动,这样的经历,除了自己之外,恐怕没有人有机会看到。

    生命最美妙的部分就是嬗变,从一种形式变换成另外一种形式的时候,就像多彩的光,让人无法捉摸。

    铁心源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就像是一块被回炉锻炼过的铁,经历千锤百炼之后,也就成了一个新的自我。

    遥远的记忆在经过大宋这架磨盘碾磨之后,变得粉碎和遥远。

    听说但凡是有了这种和过往割裂的想法之后,一个人也就到了干大事的时候了。

    进了大风口才知道真正的大风是个什么样子。

    被绳子捆扎好的裤管,很快就像被充满气之后的泡泡服鼓了起来,全身冰冷!

    他甚至能感受到细密的沙尘在裤管里不断地堆积,脸上蒙着厚厚的棉布,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即便是如此,嘴里面依旧满是土腥味。

    战马的脑袋垂的低低的,它们没有骆驼的本事可以高高的扬起头。按照许东升的说法,战马走一遭大风口,至少会少活三年。

    铁心源顶着大风,艰难的给自己的坐骑的长脸上绑好棉布。它们大大的鼻孔上已经堆积了厚厚的泥土,那是鼻涕和沙尘混合之后的产物。

    大风把戈壁滩上的细沙带去了沙漠,留下来的都是它无力带走用的石块,因此,天是昏黄色的。太阳则是一张惨白的大饼。

    每一匹马,每一个人都被一条绳子紧紧地连在一起,在这样能见度不到十米的大风天里,一旦走失,结果就是死亡,即便是走出一两百米,也是如此。

    打头的是一匹老马,而不是人,许东升亲自掌控着这匹老马,老马识途的本能。将是这些人能不能走出大风口的唯一希望。

    这样走路是在考验一个人的忍耐力,逼迫所有的人必须无条件的相信一匹马,这需要很大的勇气。

    一阵似有似无的鬼哭声传了过来,许东升掀掉自己脸上的棉布,侧耳倾听,然后就狂喜的抱着那匹老马的长脸不断地亲吻,就像是亲吻自己的恋人。

    一些跟随许东升走过这条路的仆役,也在大风中狂欢起来,丝毫不管大风把沙子送进他们的嘴里。

    老马加快了步伐,许东升也加快了步伐。铁心源发现他们行走的方向并非发出怪声的方向,孟元直已经想要纠正许东升错误的方向,被明白过来的铁心源紧紧地拉着随着老马行走的方向继续前行。

    风会带走声音,这是铁心源刚刚明白过来的道理。所以,声音传来的方向不会是声音的原始发生地,老马是对的,孟元直和自己是错的。

    走了半个时辰之后,铁心源抬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片怪石嶙峋的环境里。

    风变得小多了,噪音却变得更大。震耳欲聋,这哪里是鬼哭,堪称真正的狼嚎!

    手摸到了暗青色的岩石上,没有任何的粗糙感,这里的石头就像是被最高明的工匠琢磨过一样,非常的光滑。

    在狭窄的巷道里顶着风前行了一里地,肆虐的风沙好像一下子就不见了。

    只有砂砾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如同绵绵的春雨。

    篝火燃烧了起来,不过,没有柴火,所以燃烧的是仆役们找来的枯骨,这里最多的就是这东西,许东升的屁股下面甚至垫着一个阴森的骷髅头。

    那不是牛马或者骆驼的,而是一颗货真价实的人的骷髅。

    人的肋骨在火堆里噼噼啪啪的燃烧着,火焰是黄色的,如果在晚上的时候,会是淡蓝色的,偶尔还会爆出一两朵明亮的紫色。

    头顶的帐篷遮挡住了往下掉的灰尘,即便是如此,吊锅里的米汤上,依旧有一层褐色的尘土。

    经历了恐怖的一天之后,铁心源很想喝一碗热乎乎的汤,即便是汤里面有尘土他也不在乎,全身似乎已经冻透了,骨头缝里都在往外喷着寒气,他非常的希望能够填补一点热量。

    汤已经滚开了,就在铁心源端上饭碗,准备以朝圣一般的姿态去面对这碗汤的时候,一个仆役的惨叫声,毁了这一切。

    沙盗来了。

    铁心源觉得这根本就是一场报应,在大风口的外面,自己是强盗,来到大风口里面自己又成了被抢劫的对象。

    这里的沙盗要比自己当劫匪的时候幸运的太多了,至少沙盗们不用担心自己抢不到东西,不用面对光屁股男女绝望的反抗,更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因为这是真正的劫富济贫!

    不论是富裕的许东升,还是富裕的铁心源,只要抢劫到一个,对于戈壁滩上的沙盗来说,那就发了。

    因为有手弩,所以铁心源主要关注的对象是头顶的砂岩,只要上面出现人影,尽管扣发弩箭就是了,许东升已经说过自己人不会爬到顶上去的。

    孟元直大笑着走了,铁一他们好像也非常兴奋的走了,许东升从自己的行囊里面抽出一柄连枷狞笑着,也走了,在这样的天气里,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能有人过来让他们发泄一下,对许东升他们来说是一项不错的饭前运动。

    铁心源抱着弩弓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身边帐篷里的骨头火堆依旧噼里啪啦的燃烧着,不时地爆燃的磷火飘进冒泡的米粥里面,不远的地方总有人临死前的惨叫声传过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没有一个人愿意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都喜欢在临死前叫上一嗓子,好像在告诉这个世界,自己曾经在这个世界生存过。

    一张蒙着棉布的脸出现在铁心源的头顶,充满好奇的看着坐在沙地上的铁心源,两人相距不到两米,铁心源下意识的扣动了弩机,一支弩箭准确的钻进了那个杀盗的眼窝。

    看样子那家伙已经准备要跳下来了,中箭之后身体没有后仰,而是沉重的掉在地上,就掉在铁心源的面前。

    弩箭从后脑位置钻出来,血很快的就****了好大一片沙地,他死的不能再死了,即便他的手脚还在抽搐,铁心源在第一时间就回收了自己的弩箭。

    许东升很快就回来了,瞅瞅地上的尸体,然后就把自己肥硕的屁股狠狠地放到那个沙盗的后背上,在重力的作用下,那个沙盗后脑上的箭孔滋的一声就冒出好大一股子红白相间的东西。

    铁心源看看尸体,再看看许东升还是没说话。

    许东升似乎有些疲倦,沉声安慰铁心源道:“这里是大漠,杀了人,就杀了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拿出你当初对付易普拉辛的狠劲来,在这里心不狠,就活不下去。”

    “是不是可以喝粥了?”

    许东升被铁心源的这句话说的愣住了,马上就大笑起来拍拍满身尘土的铁心源道:“你一定杀过人,一定杀过人,肯定不止一两个。”

    说完这句话之后,许东升似乎很高兴,一面从吊锅里舀粥,一面笑道:“来了一小股沙盗,看样子斧子山上的沙盗,这里人烟稀少,养不活大股的沙盗。

    孟元直和铁一他们追着残存的沙盗跑了,看样子是要把人家的老巢给端了。

    我们兄弟不差那点钱,就不去了。”

    终于能够喝上米粥了,不敢拿牙齿咬粥里的肉糜,那样的话粥里的沙子会咯到牙齿,大口的吞咽最好,在沙漠里不吃两斤土,哪里配称自己去过大漠?

    喝过粥之后的铁心源才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复苏,而许东升已经拿着一柄匕首,在一个孤独的低矮石柱下面像一个土拨鼠一般的刨着,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很快,他就从沙子里面刨出一个小小的挂釉的密封坛子,显摆的朝铁心源晃晃,打开之后,铁心源才发现坛子装的都是看起来非常好的葡萄干。

    “这是你自己埋得?”吃着葡萄干的铁心源瞅瞅那个坑,他觉得那里面应该还有别的东西。

    “告诉你小子,别看这点葡萄干,在你没吃的时候,有这一罐子葡萄干,至少能让你有力气多活三天!”

    铁心源当然知道在绝望的时候能够补充一点果糖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他现在就想知道许东升是不是在这一路上埋过很多东西,他非常的想知道。(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