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章不一样的狩猎
    第十章不一样的狩猎

    许东升不知道的是,铁心源的底线远比他想象的要低的多,很久以前,这家伙就做过许多非常过分的事情,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

    这也是铁心源自己的保护色,毕竟让别人把自己想的天真一些,纯洁一些没有坏处。

    既然已经成了穆辛这个备受人们尊敬的长者的弟子,至少在品德上也做到无懈可击。

    为了这个名声,铁心源一连三次打劫都宣告失败了,不但没有抢到一只羊,还赔上了两袋子粮食。

    大宋时代的赤贫是个什么样子他终于算是见识到了。

    黑山的边角处,确实如同许东升说的那样,有来这里过冬的牧人。

    与其说这些人是牧人,不如说他们是一群一无所有的野人,为了六只瘦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以及一个孩子,就敢向铁心源所在的骑兵队伍发起冲锋。

    在这样彪悍的牧人面前,铁心源选择了后退,即便是他的胸口挨了一记小孩子的飞石,也不打算去追究了。

    三个人只有那个女人身上裹着一件老羊皮,剩下的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浑身上下几乎是****的。

    他只要抬抬手就能用弩弓射杀这三个人,不知为什么,他死活扣动不了弩机。

    以至于身上的披风滑落都不知晓,远远地退开之后,他看到那个小小的牧人举着自己猩红色的披风站在高高的土丘上呐喊,宣示自己的胜利,铁心源心底却生不出半点的郁闷之气来。

    许东升瞅着一身尘土的铁心源大笑道:“上一次你为了在两个老女人的威胁之下逃生,丢掉了半袋子粮食,上上次你被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打得狼狈而逃,丢掉了半袋子粮食,上上上次,一个白发老翁用棍子抽打了你的马腿,害的你从马上跌下来,最后还丢了一大摞子馕饼。

    这回倒好。你被两个手持木棒,赤身裸体的野人连披风都缴获过去了。

    以哥哥看来啊,咱们还是不要去打劫了,这样的打劫对我们半点好处都没有。我担心再打劫下去,我们本来能够支撑到伊吾州的粮食很可能会不够用。”

    铁心源用力的揉揉自己被寒风吹得生疼的脸孔道:“这里难道就没有一个无恶不作,为富不仁的家伙吗?”

    许东升指指远处还在咆哮的野人道:“他们一家三口就是,三个人有六只羊,堪称巨富。”

    铁心源长叹一口气道:“怎么会这么穷啊?”

    许东升摇头道:“兵灾。风灾,雪灾,再加上强盗和驼队的劫掠,你还指望这里能有多富裕?”

    “这样的人多么?”

    许东升指一下茫茫戈壁滩道:“都是这样的。”

    铁心源苦笑着摇摇头对孟元直道:“我们还是省着点吃,快点去伊吾州吧。”

    正要含笑点头的孟元直忽然怒啸一声,催动战马就向野人所在的山坡冲了过去。

    铁心源回头一看,一脸的惨然,刚刚还在庆祝胜利的那个小野人,已经被人穿在长枪上,高高的被挑起来之后。再重重的摔在坚硬的岩石上。

    那两个成年野人的头颅也被弯刀砍掉了,大股的鲜血从胸腔里喷涌出来,血柱窜起来足足有两尺高。

    那个刚刚将小野人摔死在石块上的波斯壮汉,单手捉住大野人飞在半空的头颅,示威性的将人头朝铁心源所在的方向晃晃。

    铁心源脸上的惨笑很快就变成了狞笑,面对许东升道:“我们终于找到了无恶不作的家伙,这一次可以抢个痛快。”

    许东升抽出自己的长刀点点头道:“确实如此!”说完话就拍马冲了过去。

    铁一按照铁心源的示意,带着许东升的仆役们沿着土丘开始包抄,他好像也非常的愤怒,手里的弯刀已经绰在手中。胯下的战马跑的飞快。

    铁心源催动战马缓缓地跟在后面,孟元直和许东升已经上去了,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必要再冲锋陷阵了。

    孟元直手里的铁枪几乎是没有任何阻碍的穿过皮盾再刺进了波斯壮汉的胸膛。

    和刚才那残忍的一幕极为相像,壮汉的身体被铁枪挑了起来。然后再重重的掼在坚硬的岩石上,脑浆迸裂。

    这是一支十人的骑兵队伍,为首的壮汉就是被铁心源抛弃的那些波斯人中的一个。

    他们马背上的粮食很多,大部分都是肉干,其中一个人肉干中有一条不像羊腿的肉腿。

    不等这些波斯人求饶,许东升和孟元直以及刚刚从侧面包抄过来的铁一他们就对那些波斯人展开了屠杀……

    这一切都是在无言中进行的。杀戮过后,每一个人都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多加停留,甚至连那些波斯人胯下的战马都没有心思带走。

    就在铁心源的带领下离开了这片杀戮场。

    孟元直打马窜到铁心源的身边道:“我们宋人还是自己成一队吧。”

    铁心源点点头道:“那是自然,如果不是因为身边有你们,说句实话,我连睡觉都需要睁开一只眼睛。”

    一柄很短的刀子被孟元直当作礼物送给了铁心源,这把刀子非常的精美,只要按动刀柄上的机关,刀刃就会被轻轻地推进刀柄,非常的神奇。

    不过这样的刀子铁心源在很久以前见过不少,但是在大宋出现这样的弹簧刀就非常的有趣了。

    对于刀子铁心源不是很在乎,那只不过是一个便于携带的餐刀,或者玩具而已。

    他在乎的是孟元直终于表现出的合群表现,而这柄刀子就是投名状,当然,还有今天杀掉的那些波斯人。

    在很多时候,宋人自认为是这个世界上开化程度最高的种族是有一定道理的。

    不论是铁心源还是许东升,或者孟元直他们对那些已经活在地狱中的人,是抱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的,这样的人在他们看来甚至都达不到被抢劫的高度。

    即便是不抢劫,这些人或者会被这个严寒的冬天夺走生命,或者被戈壁滩上的野兽吃掉,抢劫这样的人,会让他们彻底觉得丢脸。

    很显然,波斯人不是这么看的,他们虽然已经没有了食物,但是他们的武装和战马依旧存在,只要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奔跑的黄羊,或者野驴,野骆驼上面,总会获得足够的食物的。

    这也是为什么穆辛会把队伍拆散,毕竟,仅仅依靠打猎,是养不活这么大的一支驼队的。

    只可惜,他们把目标放在了更容易得手的野人上,抢走他们最后的一块遮羞布,夺走他们最后的一口食物,顺便再把他们也变成食物。

    这就是野兽行径了。

    通过这一次小小的同仇敌忾的杀戮,铁心源发现这支小小的宋人队伍变得更加的团结了,在即将要面对的波斯人世界中,每一个人都明白了自己的定位。

    不管以前自己的主人是谁,在波斯,这样的关系不足以为自己带来足够的安全保证,这不是谁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大环境使然。

    铁一六人现在彻底的喜欢上了肉食,他们欢快的在戈壁滩上奔驰,积极地寻找戈壁滩上特有的各种野羊,在路过一片风蚀城堡的时候,铁一他们幸运的找到了一支野驴群。

    那些美丽的生物在啃食干草的时候,遭遇了很大的不幸,一支铁箭刺穿了它的脑袋,然后欢快的铁一就从战马上跳下来,趁着这头野驴还在挣扎的时候隔断了他的脖子,对于铁一来说,他们是不吃没有放干血的牲畜的。

    孟元直用石头砸倒了另外一头野驴,赢得了所有人的欢呼,就连一向冷冰冰的铁一他们也举起手为这样的壮举嚎叫不止。

    在明日就要走进大风口的紧要关头,能有这样的丰厚的狩猎成果,对所有人都是一种鼓舞。(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