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章满世界都是猪队友
    第八章满世界都是猪队友

    对孟元直失望透顶的铁心源这时候有些想念尉迟灼灼了,不知那个小姑娘有没有平安的越过这片戈壁回到自己的老巢里。

    如果连她都完蛋了,自己在西域可真的是要白手起家了。

    看着慌乱一片的驼队,铁心源再次叹息一声,这一次,恐怕要把所有的骆驼丢掉才能摆脱那些西夏人。

    穆辛的脸色难看之极,他在胡杨林的时候只想给那些死去的同伴诵经超度他们去神的天国而已。

    绝对没有要把所有的同伴都安葬掉,或者火化掉的意思,孟元直的自以为聪明的举动,恰恰让自己不得不狼狈逃窜。

    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选择在白天焚烧那些尸体,点燃了火堆,就表示告诉西夏人,这里还有敌人……

    这群人里面,只有铁心源给了他一丝丝的安慰,至少这个少年人在自己离开的第一时间知道跟上,就说明他也知道这样做非常的不妥。

    死者和活人孰轻孰重他分的很是清楚。

    于是他朝铁心源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铁心源跳下战马,走到穆辛的身边道:“老师,我们不宜在这里久留,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抵达伊吾州,否则我们熬不过这里的寒风。”

    穆辛指着依旧在燃烧的胡杨林道:“他们还在那里。”

    “死去的终究是已经死去了,活着的还要继续跋涉,他们的路走完了,我们的漫漫长路才刚刚开始。”

    穆辛点点头,对周围的部下道:“带上他们的灵魂,我们回家。当椰枣树结出硕果的时候,比蜜还要甜的椰枣中,必定能品味出他们的存在。因为那是神的安排。”

    铁心源没有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这并不妨碍他崇拜的看着穆辛。并且把他的话重复一遍,然后告诉许东升。

    “如果我死了,你答应我,一定要想办法把我的尸体带回去,哪怕是用盐腌制成腊肉也要带回去,如果实在没法子带我的全尸回去,一定要记得把我的骨灰带回去,而不是在你吃甜瓜的时候想起我。”

    许东升说的很认真。

    “波斯人和阿族人有吃东西怀念同伴和祖先的习惯吗?”

    许东升摇摇头道:“不知道。我没听说。”

    铁心源指指走在最前面的穆辛道:“马上就会有了。”

    “这不过是一句遮羞的屁话,你以后会经常听到,不要太在意。倒是那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孟元直怎么看起来像个蠢货?他以前就是这样的吗?做事根本就不考虑后果?”

    对于失去了骆驼和舒适的食品篮子的许东升来说,孟元直就是自己目前最大的敌人。

    铁心源笑道:“以前在皇宫的时候,这种人只知道去执行别人的命令,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主,一旦放开来让他们自己做主,就会弄成这个样子。

    在大宋的武将都是这样,文官来替他们做好一切,甚至连阵图都帮他们画好。他们只负责冲锋陷阵,没脑子一点你要理解。”

    许东升吐一口唾沫道:“这是大宋的最高机密啊,你以后还是不要乱说的好。我老婆孩字还指望他们保护呢。”

    说着话看看孟元直,失望的摇摇头。

    孟元直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见铁心源和许东升都没有和自己说话的意思,就骑在马上仰着头看着蓝天一言不发。

    铁一,铁二他们紧紧地将铁心源和许东升围在圈子里,不论战马如何的奔跑,这种阵势都不会改变,他们对战马的控制确实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

    不过这样一来,整只驼队立刻就被分化成了三个圈子。第一个圈子是以穆辛为核心的圈子,人数最多。力量也最是雄厚。

    第二个圈子就是以铁心源和许东升为核心的宋人圈子,人数虽人少。他们的实力却很强大,只是不显山不露水。

    而第三个圈子,就是以孟元直为首的圈子,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数不少,不过大部分都是一些一路上收集的散兵游勇,侥幸没死在西夏人的手中,如今如同惊弓之鸟,毫无战斗力。

    人数多了,补给全丢了,吃饭立刻就成了问题,当日暮时分三个圈子各自扎营的时候,很多人别说帐篷了,连饭都没有。

    包括穆辛都没有帐篷,眼看着穆辛盘腿坐在一张毯子上,准备硬生生的熬过这个寒夜,铁心源把自己的帐篷送到了穆辛的身边,一声不吭的在他身边安置好帐篷,朝默默诵经的穆辛施礼之后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地方,穆辛严肃的脸上多少有了一点笑意。

    他不在乎一顶帐篷,更不在乎野地宿营,他在乎的是铁心源终于表现出来的温顺和依靠。

    “你把帐篷送过去有个屁用,有本事把你的羊皮睡袋送过去啊。”许东升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表现的很正直。

    篝火上架着铁锅,铁锅里煮着小米粥,铁心源往米粥里面丢了一块盐巴笑道:“我还正长身体呢,晚上受凉怎么办?你没见那些人已经把穆辛的帐篷铺满了毯子吗?冻不着。”

    “那就看好你的米粥,这时候别人连馕饼都没得吃,你还要喝粥,小心被人家群起而攻之。”

    “攻个屁啊,这是给穆辛熬制的。”

    “穆辛喝不了这么大一锅。”

    “谁告诉你要全部给他了?给他一碗就不错了,这个敬神是一个道理,别看我们大鱼大肉的进贡上去,最后吃贡品的人是谁?”

    许东升哈哈笑道:“老子喜欢吃贡品里的猪头……”

    一大碗加了盐的浓稠米粥被铁心源端给穆辛之后,穆辛笑着接过来,却从碗里舀出来一勺子,放在一个年轻的波斯少年的碗中,鼓励这孩子先吃,多吃,希望他能长成一个勇猛的武士。

    这一幕都被铁心源和许东升看在眼里,两人对视一眼,一起摇摇头,然后就端着自己的粥碗西里呼噜的喝了起来。

    因为胆小,所以他们的准备非常的充分,不但携带了大量的小米,肉干馕饼更是非常的充盈。

    孟元直正在吃的东西就是铁心源给的,腊羊肉配上烤热的馕饼味道非常不错,他吃的很香甜,丝毫不顾身边那些散兵游勇饥渴的目光。

    进了沙漠之后,每个人就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在沙漠中互助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事情,而且这不会增加情义,只会把你陷入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

    如果按照以往的驼队规矩,没有补给的人,而驼队中的补给不足以满足所有人的时候,就会有一些人被放弃。

    而这一次,因为穆辛的缘故,驼队不得不收留路上遇到的那些人,即便是穆辛身边的亲卫和驮夫们都愿意和那些人分享自己的食物,自然的,许东升和铁心源也没有这样的义务。

    羊皮睡袋是铁心源发明的一个好东西,光板的皮子在外面,暖和的羊毛在里面,外面再缝上一层软牛皮,只要钻进去,即便是再寒冷的天气,只要把口鼻露在外面,睡袋里面就暖和的如同春日。

    不过这样的东西不多,当初铁心源缝制这东西的时候许东升还在嘲笑,说这是孩子才用的东西,用过之后,就开始惊呼这确实是一个好东西,结果,只制作了四个,就遇到孟元直这个蠢货火烧胡杨林。

    铁一他们自然也是有的,即便是抱着长剑在火边守夜的铁六,也把自己裹在睡袋里,靠在一个半坡上,慵懒的守卫着已经熟睡的铁心源。

    孟元直盘腿坐在火边,屁股底下坐着一张老羊皮,听说是在练气,铁心源缩在睡袋里侧着脑袋看了很久,都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

    就在他刚刚睡着的时候,孟元直蓦然张嘴,一口白气匹练般的从他嘴里喷出,直冲冲的喷到五尺开外。一声类似龙吟一般的长啸在营地中响起,惊得铁心源第一个从睡袋里钻出来,就在他准备搬鞍上马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场虚惊。

    穆辛从帐篷里钻出来,眼睛一霎不霎的盯着孟元直半晌,才钦佩的道:“中原练气士果然名不虚传。”

    就在铁心源准备重新回到睡袋里睡觉的时候,穆辛叹了一口气瞅瞅天上的明月道:“准备出发吧。”

    铁一将铁心源的睡袋折叠起来捆扎在马屁股上,在铁心源的腰上一发力,铁心源就跨上了战马。

    许东升咆哮着从睡袋里钻出来,用自己的家乡土话咒骂着某一个人,急匆匆的在仆役的帮助下收拾行囊。

    孟元直的一口气足足响了一盏茶的功夫,等他从老羊皮上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整支队伍又要开始出发了。

    因为这一声长啸的关系,四野狼嚎声不绝于耳。

    既然野狼能够听见,那么,西夏人那里有听不见的道理……

    孟元直见铁心源还在那里等候自己,心中一暖,捡起羊皮跨上战马,来到铁心源的身边道:“没想到今夜练气有了突破,本该庆贺的,没想到却又造成困扰。”

    铁心源从怀里掏出一个扁口的铜瓶子,拔出塞子自己喝了一大口里面的葡萄酿,然后递给孟元直道:“自然是应该庆贺,现在先将就一下,等我们安定了再大庆不迟。”(未完待续。)

    ps: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