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章可怜的孟元直
    第六章可怜的孟元直

    “你胡说!”

    孟元直似乎安静了下来,他对自己和卓玛之间的感情非常的肯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你说的那个卓玛不可能是我的卓玛,她是那么的天真,善良,柔弱,内心却又是那么的刚强和倔强。

    知道吗,小子,她宁愿去紫宸观,也不愿意继续留在皇宫,紫宸观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清楚。”

    铁心源用力的抓抓头发,觉得刚刚清洗过的头发头皮又开始发痒。

    孟元直说的没错,女子去了紫宸观就和下地狱没有什么差别,可是啊,孟元直那里来的信心相信卓玛那种女人有辨别好坏的本事?

    那个一心想去草原上胡晃荡的女人,哪里会知晓紫宸观是一个什么地方,她那时候估计一心只想着离开皇宫这个大牢笼吧?

    “她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又如何能够负她……”

    可能这段时间孟元直被陌生的环境逼得够呛,他竟然絮絮叨叨的说了足足半个时辰关于卓玛的事情。

    如果铁心源不知道卓玛那个女人是个什么货色的话,他一定会为孟元直的痴心,卓玛的痴情所打动。

    可是现在,孟元直说的越是深情,铁心源就越是想发笑,为了不被孟元直再次用脚给踢到天上去,他忍的非常辛苦,以至于肚子都开始隐隐作痛了。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孟元直原以为自己已经堪破世情,此生以武为伴,没想到在那个春草萌生的春日里,我竟然被那双无瑕的眸子所吸引,那一刻,我忘记了我的武功,只记得那张笑脸。”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孟元直感慨的鼓掌道:“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你们这些大头巾。却不得不佩服你们说过的那些极为入心的话语。

    比如你刚才说的这两句,就堪称绝品。

    确实如你所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当时她的小羊掉进了荷花池,我跳进去帮她把羊羔捞上来,她竟然在荷花池边上生了一堆火,想要把小羊放在火上烤干……。还是我用麻布帮她擦干了小羊羔……”

    铁心源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敢肯定。卓玛的想法其实真的是要把那只小羊羔烤熟吃掉的,之前小羊羔掉进荷花池,很可能是那个没脑子的女人打算把羊羔洗干净了再烤熟。

    他忽然觉得没必要告诉孟元直卓玛那个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了,不管怎么样,这家伙已经陷入了情网,估计自己现在说什么,他都会认为是在说卓玛的坏话。

    “她去了紫宸观,你为何不去救她?以你的能力,我相信区区紫宸观是挡不住你的。”

    “我不能去啊。家中还有妻儿老小一大家子,我孟元直就算是武力通天,也不能为了卓玛让我的全家老少去死,只能对不起她了。”

    铁心源撇撇嘴道:“你弄大了皇帝妃子的肚皮,你的家人还有活路吗?别自欺欺人了,你是害怕送命,才躲到这里来的。”

    孟元直瞟了铁心源一眼道:“你知道什么。带御器械是有免死铁券的,虽然只能用一次,我把机会给了妻儿老小,自己是逃出来的,如果我再去把卓玛弄走,恼羞成怒的皇帝一定会灭我满门的。”

    铁心源大笑道:“铁狮子那群人就是废物。几十个带御器械拦不住你一个人?别是他们那群人在故意放你离开吧。”

    孟元直有些落寞的道:“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后来夏竦告诉我实情的时候,我才知道,当时只是红着眼睛往外冲……可能还打伤了一些故意放我走的兄弟。”

    事情到了夏竦这里,铁心源就非常熟悉接下来的套路了,那个家伙一定是告诉孟元直,只要干成什么事情。他们就会把卓玛放出来,和孟元直终生厮守……

    武将果然是没脑子啊!

    一个个都蠢成这个样子,难怪在朝堂上根本就没有发言的余地,难怪强大如狄青都会被那些文官们给活活吓死。

    孟元直不说自己的任务是什么,铁心源倒是觉得这家伙的任务一定和自己要干的事情有关,否则他一个绝顶高手来鸟不拉屎的西域干什么。

    铁心源没有招揽孟元直的意思。

    即便是要招揽,也招揽铁一他们那种心智单纯的人,像孟元直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招揽进来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天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给皇帝当过奴才之后,再给别人当奴才,他的心中一定是排斥的。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铁心源早就听厌烦了孟元直的倾诉,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

    孟元直笑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的任务就是保证你在短时间内别死掉,帮助你继承霍桑的位置。”

    铁心源皱眉道:“我听你的,还是你听我的?”

    孟元直笑道:“你干你的,我****的。”

    铁心源点点头,夏竦这家伙的安排还是很靠谱的,知道孟元直这种人根本就没有在西域干点大事的能力,所以只能把赌注压在自己的身上。

    不得不说,夏竦对于于阗国的那些人算是尽力了,李圣天百年前就在于阗苦苦挣扎,而今终于败亡了,也终于盼来了大宋的援军。

    “我成功就代表着你也成功了是不是?”

    “没错,所以你一定要努力一些,如果失败,卓玛会死,老子也会弄死你。”

    铁心源舔舔有点发干的嘴唇问道:“你和穆辛不会也有别的打算把?还是说夏竦和穆辛有什么奇怪的合约?”

    “有啊,霍桑的权力归穆辛,穆辛保证鼓动西域十四国拖拉西夏人的后腿,尤其是在大宋开始征伐西夏的时候。”

    “我算什么啊?”

    “傀儡,儿皇帝,传声筒,不过和历史上的那些可怜虫相比,你没有杀身之祸,还可以享受无边的富贵荣华,夏竦说他对不起你们母子,这就算是给你们母子的一点补偿。”

    揭开了所有谜底的铁心源,心胸一下子宽阔了很多,他至少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了。

    夏竦的计划不外乎想借助于阗余孽的力量来做本源,然后再借助穆辛的力量,来掌握西域十四国,最后达到前后夹击西夏的目的。

    事情说起来简单,世界上操作起来很难,甚至没有什么可操作性,夏竦那个蠢货根本就不知道于阗国早就灭亡了,如今剩下的人手就是一些女人和孩子,靠这些人来当力量的本源,开什么玩笑。

    难道说他们真的以为铁心源可以效法班超控制诺大的西域?可以像班超一般随意的废立这里的王?

    人家班超当年仰仗的就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大汉军队,自己有什么东西好仰仗的?难道说要依靠西夏人不成?

    反正,如果拿大宋军队去威胁西域的那些王的话,被砍头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臣服的可能性。

    “卓玛给你生了一个女儿!”

    铁心源考虑再三,还是告诉了孟元直这个消息。

    孟元直的眼神变得冷冽起来,咬着牙道:“我女儿如今在你母亲手里是吗?”

    “你知道?”铁心源有点惊讶。

    孟元直把牙齿咬得咯吱吱作响,捏紧了拳头道:“听说这是你特意问夏竦要来的,如果夏竦不把我女儿给你,你就不来西域是吗?

    好样的,你们这些大头巾确实是世上最卑鄙的人,一个用卓玛逼我就范,一个用我女儿来逼我为你效劳。

    我孟元直好汉做事好汉当,有什么阴谋尽管冲着我来,你们何苦拆散卓玛母女,有了孩子卓玛在紫宸观的日子还好过一些,没了孩子,卓玛会疯掉的。”

    看到痛苦而又愤怒的孟元直,铁心源一时没了话说,夏竦这个王八蛋早就在千里之外把自己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的。

    方法很巧妙,利用地域空间,生生的把一个破绽百出的谎话,说的真实无比,让铁心源无话可说。

    铁心源苦笑一声,看着强行控制着自己的孟元直道:“这世间的真真假假,对对错错真他娘的太难区分了。

    我如果告诉你我对你能出现在西域一点都不知道,你信不信?”

    见孟元直鄙视的看着自己。

    铁心源举起双手道:“好吧,就这样的,反正你我相互监视着要把事情完成。那就好好的做事吧。”

    孟元直放松了紧绷着的肌肉,缓缓地点头道:“事成之后,你去做你的侯爷,我带着卓玛和孩子去当我的田舍翁,从此两不相干。”

    许东升皮兜子里的水到底还是变凉了,他费力的从皮兜子里跳出来,赤裸裸的站在沙地上,用麻布擦干身体。

    对于站在对面的铁心源视而不见,还非常恶心的把自己硕大的家伙甩打两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他觉得铁心源总是想看他的隐私,这可能和自己一夜睡了七八个女人有关,既然躲不过,那就干脆让铁心源一次看个够。

    没经过人事的少年人,总是对这些东西充满了憧憬……等以后到了龟兹国,自己一定带着这个少年去见识一下真正的西域歌舞,顺便让他见识一下美绝天下的龟兹歌妓。(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