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零章美丽的神化
    第一二零章美丽的神化

    铁心源的手艺不太好,奴隶骑士伤口被缝的歪歪扭扭的,好在现如今是数九寒冬,不用过多的担心伤口感染,如果是夏日,就铁心源这样处置伤口,发炎化脓就是唯一的下场。

    穆辛想要学,铁心源是无所谓的,这法子在冬天还能用用,在夏天,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消炎手段,治多少可能就会死多少。

    事实上用线来缝合伤口的法子,本就是埃及人的发明,不过他们一般这种技术用在缝合木乃伊上,民间或许有医生也把这项技术用在活人身上,考虑到现在埃及以及中亚,全都处在神威的笼罩之下,但凡是有人发明点有用的东西,一般都会被当成异端,插在杠子上,或者丢进火堆里活活的烧死。

    奴隶骑士喝掉了骆驼奶和马奶,却对铁心源刚刚煮出来的羊肉有点抗拒,而且铁心源给他们的羊肉上面还带着大块的骨头。

    铁心源已经非常照顾他们脆弱的肠胃了,为此满满一锅肉几乎被他熬成了肉粥。

    “铁一啊,吃肉就是你们修补身体的第一步,你们这些年吃着各种糊糊,却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去作战,那些糊糊是没有办法满足你身体消耗的,想要强壮起来,就先从吃肉开始。”

    铁一点点头,吃肉修补身体的话他算是听明白了,虽然这样做会违背马木留克吃素食的传统,现在他们已经被剥夺了骑士的资格,吃点普通食物也无所谓。

    铁心源早就告诉过他们,马木留克骑士之所以只能吃素,完全是那些骑士贵族老爷们不想耗费过多的军费而已。

    这一点让铁一他们非常的伤心,六个人沉默着把满满一锅肉糜一样的东西吃的干干净净。

    吃饱了就休息,铁心源甚至亲自把锅碗收拾掉,用清水洗了一遍之后。有烧了满满一锅开水,一方面为自己储备干净的水,另一方面也是给锅子好好地消消毒。

    铁一看见了铁心源在做什么,一个贵族放低身段去做仆役才做的事情,而且做得似乎很开心……

    〗〗,

    许东升也看到了铁心源在做什么,他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身份吗,也不在乎手段的人。

    沙漠里能找到一眼泉水非常的难。

    虽然泉水的口感一点都不好,只要看看泉眼边上那层厚厚的盐碱就知道这里的水味道如何了。

    在泉眼不远处,铁心源甚至找到了一小块满是芒硝的盐碱地,他小心地用蓬蓬草扎成的扫把。将芒硝收集到一起,最后找了一个石窝子将收集到的芒硝全部倒进去,一连运了十几桶水才把石窝子里的芒硝全部湮没,只要不停地搅动石窝子里的水不让他结冰,明天日出之后,他就能得到好大一包解析出来的纯净芒硝。

    火堆里烧着石头,每隔一个时辰铁心源就会从火堆里把一块石头拨进石窝子,再搅拌几下,唯有如此石窝子里的水才不会结冰。

    铁一就坐在铁心源的对面。他的面前有一小块平平的沙地,铁一在沙地上写字,铁心源用嘴说,俩人已经说了很久的话。

    “我来西域。就是一个错误,而这个错误不是我自己选择的,而是被人强迫来的,如今。我想改正这个错误。

    唯一的法子就是从错误的出发点,走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不,不。铁一,我们的处境都不好,你们已经走到了绝境,我好像也快走到绝境了。

    所以我就想我们这些已经到达绝境,或者马上就要到绝境的人,应该抱团取暖,看看有没有走出绝境的可能。”

    “铁一,你说错了,没有人天生就是奴隶,如果有什么神谕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你们天生就是奴隶的话,我倒是很想看看这张神谕。”

    “你们之所以会有这样悲惨的遭遇,主要是因为你们是孤儿,一个孩子没有了父母的保护,在西域这片没有人性的土地上,能活下来就已经是最大的奇迹了。”

    “对啊,确实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今天的肉味不对?你弄错了吧,难道说你们以前吃过肉?人肉?敌人身上的?烤的?

    忘了它吧,你今天吃的是羊肉……”

    铁心源再一次往水坑里丢了一块烧的炙热的石头,水面上已经出现了一层薄薄的芒硝,尖刺状的芒硝结晶,在火光下看起来美极了。

    铁心源自然不会告诉铁一他们自己今天把两根羊鞭还有四五只羊****煮成糊糊之后倒进了肉锅里面,只要是可以增加雄性荷尔蒙的东西他都不会放过。

    至于信仰,铁心源觉得这东西应该排在生命的后面。

    铁心源动手收集芒硝,这里的芒硝纯度很高,解析出来的芒硝纯度更高,自己很需要这些东西。

    在生命都朝不保夕的时候,如果不拿出最大的砝码来保命,那才是最愚蠢的人。

    毒药可以杀人,许东升的牵机药确实算是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毒药,只可惜,穆辛对于毒药的提防心很重,轻易不会吃别人拿来的东西,而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用毒的大行家。

    他一生被人下过无数次毒,没有一次可以伤害到他,这也是许东升追随了他六年,却不敢下手的真正原因,什么舍不得都不过时自欺欺人的说法而已。

    在铁一的帮助下,芒硝解析出来一层,他们就刮去一层,太阳出来的时候,芒硝虽然还在不断地解析出来,他们却没有时间继续收取了。

    悠长的诵经声在沙漠上响起,铁心源肃手站立在沙漠上,虽然他不信神,这并不代表他可以不尊敬神,尊敬神,就是尊敬这些向神礼拜的人,这一点他分的极为清楚。

    许东升站在高高的沙丘上大声的嘶喊着“敌袭!”

    那些正在礼拜的人却没有人理会,继续严格的按照往日的节奏,继续自己的敬神仪式。

    许东升带着仆役从高高的沙丘上滚下来,从队伍的最前面冲向驼队的尾巴处,跑在最前面的仆役,腿一软倒在地上,他的胸口处露出半截羽箭,波浪一般的沙丘低谷中突然钻出一队西夏武士,极具代表性的长弓已经拉满。

    箭如飞蝗。

    铁心源大吼一声裹着厚重的皮裘将依旧在做礼拜的穆辛扑倒,一支羽箭就插在距离铁心源肋下不足一尺之处。

    穆辛念完最后一个音节之后,就笑着推开铁心源,握着一柄弯刀站立起来,朝他攒射的羽箭被他轻易地避开。

    手指那些西夏斥候道:“都是不可饶恕的罪人,杀之!”

    同样做完礼拜的同伴,似乎比往日多了很多的勇气,在沙漠里冒着箭雨跳跃着就扑向了西夏人。

    有的如同鸟一般的被羽箭射死,有的却避开了羽箭,和西夏斥候厮杀起来。

    直到此刻,铁心源才发现穆辛的武力值非常的高,他手上的弯刀已经换成了一张巨弓,每一箭出手,正在和驼队伙计作战的西夏人就会被羽箭射穿。

    角度刁钻而凶狠。

    三十几人的战斗来的突然,去的也快,铁一杀死最后一个敌人之后,就悄悄地来到铁心源的身后,态度非常的明确。

    穆辛笑道:“无论如何,你播下种子,现在已经发芽了,虽然这六个奴隶已经没有多少价值了,安全的保护你回到波斯,还是可行的。”

    铁心源摇摇头道:“老师,他们不是即将报废的武器,他们的骑士之路才刚刚开始。”

    穆辛盘腿坐在沙丘上笑道:“我期待你能创造奇迹,那将是我最大的欣慰。”

    铁心源向前一步,也盘膝坐在沙丘上疑惑的道:“老师,为什么从我加入驼队以来,您没有对我进行任何形式的约束,任由我无所事事的在驼队中混日子?”

    穆辛哈哈大笑道:“我的孩子,人心就是一只鸟儿,关在笼子里的鸟儿只会长出一身美丽的皮毛。只有飞在蓝天上的鸟儿,才能拥有神赐的各种美德。

    布洛尔就是随着一只雄鹰最终领悟了坚强的意义,你也因该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你的精神寄托,最终将他神化。”

    “神化?”

    “是的,我的孩子,唯有神化之后的孩子,才有机会触摸天堂的门环,这也是霍桑想要的。”

    “什么是神化,是由人变成神吗?”

    “哈哈,那是渎神者,渎神者只有上火刑架一条路可走,孩子,你将要用自己的脚步踏遍大地,来传播神的旨意,当有人开始自发的认为你是神使的时候,你就已经神化了,可以在大地上代替神来掌握神罚。”

    铁心源再次问道:“神使会有多少个呢?一个,还是无数个?”

    穆辛欣赏的看着铁心源点头道:“世界足够大,一个神使的脚步总有力所不及的时候,那时候,就需要别的神使来接力。”

    “我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神化之路呢?”

    穆辛探手拍拍铁心源的肩膀,再指指那几个奴隶骑士笑道:“你已经开始踏上自己的神化之路了……”(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