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八章太监的潜力
    第一一八章太监的潜力

    铁心源骑在马上向沙州方向狂奔的时候,心情愉悦的几乎要飞起来了。△,

    穆辛口中的废物,在他看来那绝对是大宝贝。

    天啊,武器使用前是要保养的,使用后也是要保养的,整天往他们的嘴里塞点五颜六色的糊糊,铁打的汉子也经受不住。

    穷文富武,这句话绝对是有道理的,给文人灌点糊糊没关系,只要还有一口气,大脑总会运转的。

    可是给武人整日里吃素,一连轮着刀子砍了十年的敌人,最后能拿起的刀子的绝对是汉子中的汉子。

    按照杨怀玉家的那几个供奉的话,武将其实就是靠肉撑着的,铁狮子那样的汉子都说过,即便是家里最穷困的时候,他老婆宁愿自己和孩子喝稀饭,也没有少过他的一口肉吃。

    什么叫做阉人三十岁之后就会完蛋?

    王渐今年四十三岁了,据他说,一拳打死一头牛一点问题都没有,看他油光水滑的皮肤,再活八十年都有可能。

    皇宫里多得是开国时期就进宫的太监,**十岁了还有对食的宫女,活的不要太开心。

    这群被阉割的奴隶骑士,说实话就是一个一次性的武器,用上十年之后再换一批,对穆辛这些人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所以用不着花更大的力气去维护渐渐老迈的奴隶骑士。

    铁心源摸摸怀里剩下的三颗大琉璃珠子,再捏捏被母亲缝进衣服里的金叶子,觉得把这六个人用肉和骨头汤催成壮汉,应该不成问题,才二十八岁啊,正是一个人精力最旺盛的时候。

    跟在铁心源身后的四个仆役胆战心惊的看着时不时发出怪笑的铁心源,他们很是担心西夏人突然从那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

    仅仅跑了不到十五里地,铁心源就看到三个没有战马的奴隶骑士正艰难的背着自己的三个兄弟在戈壁上跋涉。

    与其说他们是在寻找会去的路。不如说是在寻找自己葬身的坟墓。

    他们看到了铁心源,却不认为是来帮助自己的,三个还能站立的骑士放下自己的兄弟,抽出自己的弯刀,笔直的指向铁心源。

    而那三个躺在地上的骑士,也挣扎着相互支撑着站立起来,同样用能找到的武器做好了战斗准备。

    铁心源远远的就从马上跳下来,随手把自己腰上的葡萄酿袋子就丢给了那个会念书的奴隶武士。

    大声的用波斯话吩咐四个奴仆赶紧扎爬犁,好把伤号送到上面去。

    仆役们按照铁心源的吩咐迅速的从骆驼背上取下早就准好的树枝,树干。随便用绳子捆扎几下,一个一张床一般大的爬犁就已经扎好了。

    铁心源推开奴隶骑士手上犹豫不定的弯刀,焦急的吼道:“赶紧喝点酒提提神,然后快跑,西夏人就要来了。”

    看到那个奴隶武士还在犹豫,铁心源上前解开酒囊,把酒囊上的木管子塞进奴隶武士的嘴里就往进灌。

    这群人从来就没有喝过酒,眼看着一大团红晕从他的脖子上升起,铁心源拔出木管子。给旁边两个不知所措的奴隶骑士灌酒。

    许东升的仆役是不敢过来的,他们觉得奴隶骑士就不是人,要是因为误会给自己来一刀那就太冤枉了。

    六个人喝了一袋子葡萄酿,神情有些亢奋。那个会念书的奴隶骑士啊啊的叫唤着,似乎要铁心源给他一个解释。

    铁心源这时候自然是没工夫多说话,指挥着另外两个比较傻的奴隶骑士将三个伤号送到铺了毯子的爬犁上。

    朝那个聪明的骑士指指多余出来的三匹马,自己爬上骆驼背。抽了骆驼几鞭子就烟尘滚滚的向阳关狂奔。

    高大的骆驼拖着一个爬犁一点都不算事情,迈开步子跑的飞快,尤其是在戈壁上。它们肥厚的脚丫子要比战马的硬蹄子管用的多。

    铁心源偷偷的看了一眼落后的三个骑士,见他们骑到战马的背上,开始追过来,这才放下心来。

    从一开始,铁心源就不打算给他们思考的空间,忽悠人的时候一定要一气呵成,做事情永远都比用嘴巴说管用的多。

    尤其是奴隶骑士这种过着清教徒生活一般的人,当一个貌似上位者发出指令之后,他们就会习惯性的遵从。

    尤其是当这个上位者发出的命令对自己有利的时候更是如此。

    葡萄酿喝过之后对一个受伤失血过多的人来说只会更加的口渴,所以那三个半死的受伤骑士这时候只能张着嘴大口的吞咽多少还带着一点冰冷水汽的空气。

    一个水囊从骆驼背上飞到爬犁上,其中一个双臂还能活动的骑士接住水囊,被骆驼体温加热的温水灌进同伴焦渴的口中,等他们喝饱之后,自己才痛饮起来。

    一摞子馕饼又从骆驼背上飞过来,饥肠辘辘的三人,那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就着水大口的撕咬起面饼。

    既然自己会吃饭,那么,之前在客栈里的时候,这些人被舞姬喂饭,估计就是一种身份和福利的象征。

    说起来很怪,他们的教义里面把所有的人都放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可是,将人分成三六九等最严重的还是他们。

    即便是神,也不能完全把阶级这个镌刻在人类骨子里面的东西完全净化掉。

    铁心源跑的是如此之快,来回也就用了半个时辰,即便他的速度很快,当他们刚刚走进阳关的时候,穆辛统领的大队人马再一次准备出发了。就在阳关的西面,大股的狼烟已经燃烧起来了。

    西夏人终于追过来了,而且还是从沙州方向追杀过来的。

    铁心源甚至没有下骆驼,就带着属于自己的六个残兵败将勇猛的跟在许东升后面向伊吾州进发。

    穆辛对铁心源一心要打头阵的做法不是很欣赏,他清楚铁心源不过是想要离西夏人远一点才做的选择。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就是铁心源对他的解释。

    穆辛虽然算得上是一位学问大家,但是要他全盘的理解儒家的要义,他还是力所不逮。

    因此他简单的把这句话理解成遇到危险,首领可以先跑。

    而这句话的前因和后果,铁心源打死都不会告诉他的。

    用儒家的车轱辘话来忽悠异族的大学者,并且让他无话可说,这让铁心源非常的得意。

    拉在骆驼后面的爬犁已经散架了,铁心源不忍心看到自己的部下被悲惨的绑在颠簸的骆驼上。

    就找许东升要来了四个巨大的装食物的筐子,挂在骆驼身体的两边,这样一来,只要铺上厚厚的裘皮,就像睡在摇篮里一样安稳。

    至于另外三个人,铁心源惊讶地发现,他们居然可以在战马的背上睡觉而不会掉下马。

    因为有三个受伤的奴隶骑士,这三个还有战斗力的骑士则紧紧地围在他们身边,自然把没有多少战斗力的铁心源也包裹了进来。

    天气很冷,露在外面的皮肤却被阳光蜇得生疼,铁心源不得不向那些阿族人和波斯人学习,用稍微有点潮湿的麻布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驼队一刻都不停息,只要还在戈壁滩上,就没有什么安全可言,西夏人的军队最擅长的作战方式,就是在戈壁滩上作战。

    就在去年,野利都兰率领的西平军,就在黑山口一战就将契丹都平将军韩延寿率领的三万契丹铁骑击溃,韩延寿拼死逃回契丹之后,他的属下只剩下不足八千人。

    为此,契丹不得不让出水草丰茂的黑山给西夏人牧马。

    很显然,穆辛对西夏人的战斗力也是有深刻认识的,他集结了一支骑士队伍,想要把他们编练成军,然后用来和突然出现的小股西夏人作战。从而保证驼队能够安然的脱身。

    铁心源不想让明显已经极度需要休息的奴隶骑士去作战,就试探性的塞给了前来要人的赛义德兄弟一枚金叶子。

    金叶子在铁面无私的赛义德兄弟的手上转了一下就消失了,然后他就看都没看眼中已经有绝望之色的奴隶骑士,怒冲冲的去找更前面的许东升去了。

    铁心源瞅瞅那个会读书的奴隶骑士道:“以后就跟着我吧。”

    那个奴隶骑士无声的惨笑一声,在一块麻布上蘸着自己没有愈合的伤口上的血写下了“骑士墓地”四个字就递给了铁心源。

    铁心源不明白这四个字的含义,而那个奴隶骑士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也不愿意再说话,铁心源就拉住刚刚从许东升那里弄来六个仆役的赛义德兄弟小声的请教关于这四个字的含义。

    赛义德不屑的瞅了一眼三个死气沉沉的奴隶骑士道:“武器如果已经废掉了,就只能去墓地等死,什么骑士墓地,不过是一群灵魂进不了乐园的卑贱人的埋骨之地。”

    铁心源终于弄明白了,就像大象墓地一样,当一头大象感觉自己就要死了,就会离开象群,独自踏上寻找大象墓地的道路,听说那里是所有大象的最终归宿。(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