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六章不丢弃同伴的奴隶
    第一一六章不丢弃同伴的奴隶

    人的心里寄托往往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

    在东京的铁心源自然没有在阳关的铁心源心胸这样博大。

    在东京的时候,他只想着和母亲好好地相依为命的活下去,顺便把该报答的人情报答掉,把该了解的仇怨了结掉,最后和自己喜欢的人平平安安的把一生过完。

    时过境迁,当他来到阳关之后,就被这里残存的断壁残垣一下子就把他划分到汉人这个广袤的阵营里去了。

    阳关的星空,极为绚烂,空气清澈,所以视野极为辽远。

    这里的星星数量要比东京的星空数量更多,璀璨的银河横在头顶,这让铁心源心头那些神奇的传说变得更加活泼。

    “老许,牛郎和织女的故事你听过没有?”铁心源小声问道,担心声音一大就会破坏这静谧的空间。

    “老子就是牛郎,我老婆就是织女,或者说还比不上牛郎和织女。

    老子一走西域不一定是几年,而牛郎和织女至少每年七月七都能见一次。”

    许东升也没有了睡意,往火堆里加了一点柴火就胡乱回答。

    “你不缺女人……”

    “你知道个屁,老婆和女人是两回事,老子就算是尝遍天下女人,老婆还是只有一个,在京兆老家帮我生娃呢。”

    铁心源决定不和许东升讨论这个问题,强大的蘑菇粉都能被他当成助兴药物,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的住他。

    “老子六岁的时候,我老娘把我老婆领到我跟前,然后我们就一起长大……后来她给我生娃,然后就一直不断的生,足足给老子生了七个……相貌越长越丑,脾气越来越大。老子偏偏越来越离不开她……后来啊,想要彻底的睡个安稳觉,就得在她的床上……“

    许东升的唠叨声如同这个世界的背景画外音,铁心源的身心却再一次沉入绚烂的星空。

    雷音寺燃起了大火,波斯骑士的火箭是罪魁祸首。

    那支已经结成战阵的西夏军队,依旧在不知疲倦的和围绕着他们旋转的骑兵厮杀。

    最后一声钟响,是钟楼坍塌造成的,声音非常的沉闷,穆辛甚至能看到坐在熊熊大火中诵经的雷音寺方丈。

    不远处的沙州城此时也是火光熊熊,和上一次的大火不同。这一次,整座城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场。

    燃烧的沙州城和燃烧的如同篝火一般的雷音寺,将厮杀的战场照耀的如同白日。

    听不见战鼓,也不闻号角,每一个人都在尽情的厮杀。

    妇孺已经伤亡殆尽,躲进雷音寺,却逃不脱大火的吞噬。

    战马在嘶鸣,战士在怒吼,弓弦在狂响。羽箭在乱飞。

    马上的骑士掉在地上,地上的战士倒在尘埃,生命如同草芥一般廉价。

    西夏人死战不退,五百人的军阵就像一只猛兽走到哪里就将那里的波斯人吞噬一空。

    能作战的奴隶骑士仅仅剩下十个。其余八个不是扑进敌阵和敌人同归于尽,就是被无数的西夏人纠缠住,然后被人家从战马上拖下来斩成肉酱。

    他们冲锋的实在是太靠前了,其余的波斯人甚至连西夏人平民组成的防线都无法穿透。疯狂的西夏人用刀子,用牙齿,硬是将波斯骑士的大队死死的拖在雷音寺的大门前。

    被天神统御头脑的杂牌军的好处就是一开始有着旺盛的斗志。如果战事顺利,他们甚至能够做到他们平日里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然而,一旦战事陷入僵局,对生命的珍惜,迟早会战胜对天神的敬仰。

    波斯骑士的进攻已经不如刚开始那样犀利了,而冲杀在最前面,没有战友护佑后背的奴隶骑士也纷纷陨落

    穆辛的脸色一点都不好看,他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这样坚决的抵抗。

    波斯骑士已经伤亡过半。

    奴隶骑士的弯刀已经出现了裂纹,再一次抵挡过狼牙棒的袭击之后,大马士革终于断裂成两截,一柄长枪从侧面飞过来,穿透了他的铠甲和身体,同时也穿透了他身下的战马,在一瞬间就将他凝结成一座雕像。

    眼见强敌身死,西夏武士忽然停下战斗的脚步,不约而同的用长刀,用拳头,捶击着自己的胸甲,或者胸膛,嘴里发出狼一般的嚎叫。

    也不知是谁怒吼了一句“死吧!”方阵就立刻变成了锋矢阵。

    穆辛的瞳孔猛地一缩,西夏人要反守为攻了,他才要调动波斯骑士结阵,准备用长弓消耗掉西夏人最后的力量。

    却发现勇猛的阿玛尔挥舞着弯刀向锋矢阵的尖头撞了过去。

    领头的西夏武士是一个壮硕的如同大山一样的壮汉,眼见阿玛尔冲杀过来,狞笑着抢前五步,将手中六尺长的斩马刀横放在胸前。

    斩马刀的刀环系在宽大的皮护腰上,身子旋转起来,用腰身发力的斩马刀如同一道白色的匹练横扫而出。

    阿玛尔大叫一声,身体紧紧地贴在马背上,这一刀有石破天惊之威,根本就非人力所能阻挡。

    战马的脑袋飞了起来,同时带走的还有阿玛尔的头盔和一层头皮。

    他的身子如同秤砣一般沉重的砸在地上,不等他起身,两支长矛就刺进了他的肩胛,两声暴喝之后,他沉重的身体被长矛挑了起来,然后重重的砸向他身后的波斯骑兵。

    穆辛亲眼目睹了阿玛尔战死的全部过程,也发现阿玛尔统带的沙盗出现了一丝混乱。

    他在第一时间,就向残存的奴隶骑士发出了撤退的命令。

    命令发布之后,他就跨上战马,毫不犹豫的转身向黑漆漆的戈壁滩奔驰而去。

    天边已经出现了一丝鱼肚白,太阳就要升起来了。

    穆辛一遍又一遍的回想自己的布置,他发现自己的布置没有什么错误。

    三千余波斯人,偷袭只有一千多军人的西夏人,而且还偷袭成功了,从军略上来讲,不论是时间,还是地点都没有选错。

    不论是奴隶骑士还是波斯骑士都在战场上奋勇作战了,穆辛也亲眼目睹了那些波斯人的英勇。

    这场仗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却没有达到完全的胜利。

    沙州城毁掉了,雷音寺毁掉了,西夏人也被屠杀的只剩下七八百人。

    然而,逃跑的却是自己……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穆辛面向圣城,虔诚的祈祷。

    这一次他比任何一次都要虔诚。

    他想证明自己这个智慧长老确实是所有族人中最有智慧的人,却在沙州收获了一场没有完全胜利的战争。

    难道说霍桑的理论才是对的?

    难道说征服一个种族必须从他们灵魂开始征服?

    而灵魂,是神才能涉足的领域。

    祈祷完成之后,穆辛不但没有获得启示,反而更加的迷惑了。

    他的身后传来了怒吼声,回过头看去,发现自己的亲卫居鲁士正在呵斥三个奴隶骑士。

    穆辛不想理睬,战无不胜的奴隶骑士才配获得无上的尊敬,失败的奴隶骑士什么都不是,尤其是受伤之后的奴隶骑士,更是一文不值。

    穆辛上了战马,继续向阳关方向奔驰,最晚到明天,自己必须离开西夏人的地界,否则瓜州的西平军会把所有的波斯人和阿族人全部杀死这里,并且将尸体串在杠子上示众。

    随行的军队越来越少,当穆辛在烽火墩子见到自己的驼队的时候,他身边只剩下不足一百人。

    其余的骑士也回到了自己的驼队,沙盗在战场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穆辛没有在第一时间下令撤退,驼队里的骑士恐怕就会被沙盗们无情的抛弃。

    在得知许东升和铁心源已经去了阳关探路,穆辛终于放下心来。

    铁心源不过是霍桑要的一个实验人选,在这场战争之前,穆辛并不是很看重这个人,虽然这个少年表现出来了与年龄一点都不相称的老练和智慧,这样的人虽然少,在波斯和圣城还是能找到的。

    而霍桑布教天下的计划中,却少不了这个黄皮肤黑眼珠黑头发的宋国少年。

    受伤的波斯人阿族人被送上了骆驼,没有人理睬受伤很重的三个奴隶骑士。

    他们好像也没有怨言,默默地帮助自己的同伴裹好伤,然后就用绳子把他们背在自己的背上,然后上马随着驼队缓缓前行。

    从战场上撤下来的奴隶骑士只有七个人,其中包括三个受了重伤的骑士,其余十一个骑士全部折损在了雷音寺前。

    穆辛皱着眉头听居鲁士禀报刚刚获悉的消息。

    雷音寺遇袭之后,有一个烽火墩子上曾经燃起了狼烟,虽然不知道狼烟到底有没有传到瓜州,他也不得不防备。

    驼队加快了行程,所有不需要的货物全部丢弃,穆辛要求每一个部下都必须轻装上阵。

    奴隶骑士宁愿丢弃水囊也不愿意丢弃自己的伙伴,他们和同伴之间用绳子捆的非常结实,不论那些驼队伙计如何怒骂,也毫不妥协。

    穆辛冷冷的看看伤痕累累的奴隶武士和他们疲惫不堪的战马,对居鲁士道:“出发,如果他们不能跟上来,那就是天神的旨意。”(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