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四章我们能跑多快
    第一一四章我们能跑多快?

    如果说阿族人对于阗国的宗教战争只是大海里里的一次小小波澜,

    那么,那场改变世界格局,并且给世界留下永远创伤的十字军东征就该是大海里的一次惊涛骇浪。

    铁心源清楚的知道,再过不到五十年,那场延续了足足两百年的战争将会拉开帷幕。

    由于罗马天主教圣城耶路撒冷落入******教徒手中,教皇允许欧洲的领主和国王发动一场旨在收复圣城的宗教战争。

    十字军东征大多数是针对阿族人国家的,主要目的是从******教手中夺回耶路撒冷。东征期间,教会授予每一个战士十字架,参战者服装均饰以红十字为标志,组成的军队称为十字军。

    不论开战的借口多么的高尚,这场以天神名义发动的战争,最终还是回归了战争的本来面目。

    那就是抢劫和掠夺。

    诸多缺少土地的封建主和骑士想以富庶的东方作为掠夺土和财富的对象。

    意大利的商人想控制地中海东部的商业而获得巨大利益。

    而罗马教皇想合并东正教,扩大天主教的势力范围。

    生活困苦与天灾与赋税压迫的许多农奴与流民受到教会和封建主的号召,引诱他们向东方去寻找出路与乐土。

    东征的目的只是为了满足各自的利益,至于神的利益,只有被串在十字架上绵延数百公里的异教徒尸体能够证明。

    不过,铁心源对十字军东征并没有多少感觉,这是因为这场战争与东方的宋帝国毫无坏处。

    也就是因为有十字军东征,阿族人不得不停下向东发展的脚步,转而全力应付来自西方的威胁。

    相对来说,这场残酷的绵延了两百年的宗教战争。对远东的这些国家非常的有利。

    如今,穆辛也要发动宗教战争,铁心源很想冷眼旁观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是如何从一个阴谋家变成嘴里含着刀子的强盗的。

    对※※,于西夏骑兵,铁心源深有体会,杨怀玉回京生孩子的时候,和他说的最多的就是西夏骑兵的彪悍和亡命。

    如果来的是一支被宗教武装过头脑的西夏骑兵,铁心源不敢想这些人会爆发出什么样的能量。

    铁心源自己很不辛的站在了西夏人的对立面上,所以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他们到底能够跑多快。

    “老许,这一回我不想骑骆驼了。能不能给我分一匹马,如果能给我两匹母马,兄弟就感激不尽了。”

    许东升听铁心源这么说,疑惑的道:“骑马到波斯,你会死的很惨的。

    知道不,骑马跑一百里和骑马跑三千里,绝对是两回事。”

    铁心源嘿嘿笑道:“我只想跑的更快一些,老许,我建议你也骑马。”

    许东升的眼珠子转了几圈。回头看看已经打包好的驼队,小声道:“好吧,咱们兄弟带六匹产奶的母马走,两匹换乘。一匹驮物。

    进了沙漠之后再换骆驼。”

    “我能不能先走一步?”铁心源小心翼翼的对许东升说。

    “下回说这种话的时候一定要有一起俩个字。”

    铁心源深以为然。

    他的行李很少,一匹马驮着小帐篷食物和水,另一匹马驮人。

    铁心源仔细的检查了马匹的蹄铁,辔头。肚带,又特意用羊皮口袋多装了一口袋水,放在马鞍子的后面。紧紧贴着战马的皮肤,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水因为战马皮肤透热不会结冰。许东升看到铁心源用细绳子将他的裤腿和衣衫扎在一起,没有问为什么,而是做了同样的选择。

    和铁心源相处这么久之后,他知道这个少年人从来都不会做无用功。

    打着为驼队开路的借口,许东升带着铁心源和自己的十五个全副武装的仆役,和前来领队的阿族人头领约好在三十里之外的烽火台见面,就快速的离开了客栈。

    领队的阿族人头领并不在意许东升和铁心源的离开,没有这两个人掣肘,自己说不定能够参与到长老的圣战中去。

    和许东升,铁心源这种三心二意的人相比,他们对天神的感情不但深厚,而且坚决。

    当这两个人谋划着如何躲开一定会到来的战争的时候,他们一心想的却是如何散播天神的荣光。

    出了沙州城之后,许东升停下战马朝雷音寺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向西南方向的阳关路上狂奔。

    清晨的戈壁上,一丝云彩都没有,天色碧青得如同果冻,假如没有刺骨的寒冷,铁心源都想一头扎进这碧蓝的天空里长眠。

    平坦的砂石地面上,只有几座烽火台突兀的矗立在那里。

    这些烽火台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大汉时期,经历了上千年的风雨之后,如今像一个垂垂老者,外表已经斑驳不堪,唯有筋骨尚存。

    铁心源纵马从烽火台下掠过,每过一个烽火台墩子,就像是跨越了一段沧桑的历史。

    他相信马踏焉支山的霍去病来过这里,大唐出塞征服突厥的雄师也经过过这里。

    如今自己也从这里打马经过,只可惜,只有一人而已。

    许东升没有在任何一个烽火台前面停留,只有一个仆役在飞驰中弯弓射箭,将一支带着鲜艳红色绸布的钉在经过的每一座烽火台上。看样子许东升并不愿意在这里停留。

    铁心源非常满意许东升这种保命的态度,无论如何,距离沙州一百五十里之外的废弃阳关,才是一个合适的落脚地。

    和许东升这种走远路的行家相比,铁心源就是这支队伍中最大的累赘。

    别人换马的时候,队伍不停,那群人包括有些肥胖的许东升都是如此,在马上纵掠如飞的模样非常的让人羡慕。

    这一点铁心源就做不到。

    见铁心源再一次气急败坏的停下来换马,许东升笑道:“不用着急,也不用惭愧,等你一路骑马到波斯之后,你骑在马上出恭都不成问题。”

    铁心源给自己的马鞍子上加了一条软垫子吃力的爬上马背道:“我觉得我的两条腿已经快合不拢了。”

    许东升长吸一口戈壁上冷冽的空气道:“忍忍,我们已经走了一百里地了,一口气赶到阳关再停留。”

    “在烽火台的驼队怎么办?”

    许东升用麻布裹住自己的口鼻不屑的道:“我们现在是斥候,探索的越远,功劳就越大,烽火台只是第一个接应地点,他们找不到我们自然会来阳关。”

    “这里安全吗?野利都兰的西平军不会从这里经过吧?”

    “不知道,瓜州在沙州的东面,我们如今正在向东南走,十六天之后就会到达伊吾州,就算是进入了契丹人的国境。

    野利都兰镇守西夏边陲,防御的主要方向就是契丹和黄头回纥。

    如今,不论是契丹还是黄头回纥都没有要和西夏人作战的意思,所以,我以为他也不会绕过伊吾州特意来对付我们。

    穆辛长老就是依据这一点,计算过西平军从瓜州来沙州的时间,所以才会很突然的决定攻袭沙州。”

    铁心源牙疼一般的吸了一口凉气道:“西夏人骁勇善战,穆辛长老战胜西夏人的把握有多大你知道吗?”

    许东升笑道:“十四支驼队,两股沙盗,合计不过三千人,西夏人屯驻沙州的武士只有一千一百名,都罗然然如今带着人去了没有城防的雷音寺,有心算无心之下,应该有八成胜算。”

    铁心源听杨怀玉说过,打仗时双方的实力不是这么计算的。

    一边是东拼西凑过来的杂牌军,一边是一只精悍的正规军队,虽然正规军队的人数少了很多,一旦开始厮杀之后,有军纪约束的正规军要比杂牌军厉害的太多了。

    更何况雷音寺那里还有不下一千的西夏百姓,而西夏又是一个出了名的全民皆兵的国度,就算是突然袭击,铁心源觉得穆辛的胜算能有一半就不错了。

    再加上一个根本就不能确定的西平军,铁心源认为穆辛的胜算几乎不超过三成。

    “我们应该直接去伊吾州的。”铁心源的大腿内侧的皮肉已经被马鞍子磨破了,他依然很想直接跑到伊吾州去,很明显,那里才是一个安全地所在。

    许东升摇摇头道:“来到阳关,还能说的过去,如果直接去了伊吾州,即便是什么理由都在穆辛长老那里说不过去。

    那是逃跑,不是当斥候。”

    铁心源也知道许东升说的在理,他不是胆小,而是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的必要,为穆辛冒这个险,哪怕这种险境只是理论上的。

    眼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不论是许东升还是疲惫不堪的铁心源,都自动加快了马速,能远离战场,就尽量的多远一点。

    地平线上有一条黑线出现在视野尽头,许东升的精神一振,大声叫道:“阳关,那就是阳关!

    兄弟们再加把劲,我们到了阳关就休憩。”

    铁心源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下子就清醒起来,在马上坐直了身子,准备亲眼见识一下这座千古名城。

    对他而言,这里应该是一座精神上的圣殿,必须用最好的精神进入阳关,接受冥冥中的祖先检阅。(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