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九章十八个骑马的太监
    第一一九章十八个骑马的太监

    西夏人似乎对被烧毁的半个城池一点都不在意。

    十余天过后,铁心源终于明白西夏人为何不在意这样的破坏了。

    有十余个驼队来到沙州之后,他们见到大火过后的焦土,不但没有失望,反而极为兴奋的向沙州城主府缴纳了一笔钱财,然后就在瓦砾堆里寻找自己需要的建筑材料。

    短短五天时间,大火过后的瓦砾堆上,就出现了十余家崭新的店铺。

    铁心源这些天一面跟着穆辛学习阿族人的礼仪,一面研究尉迟灼灼留下里的那根羌笛。他是会吹笛子的,只可惜羌笛和笛子基本上没有多少共通之处,用吹笛子的方式去吹带有簧片的羌笛,总是不得其法,吹出来的笛声不但没有那股子幽怨的意味。

    按照许东升的话来说,他从铁心源吹奏的羌笛之音中,听出了人家迎亲时才用喇叭吹奏的《百鸟朝凤》的喜音来。

    在阳关不吹羌笛还能吹什么呢?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渡玉门关,有没有春天其实不打紧,只要能够暖和一些铁心源就心满意足了,隆冬时节的阳关绝对能够冻死狗。

    事实上已经冻死狗了。

    一个商贾养的一头大黄狗晚上被醉酒的主人忘记弄进屋子,拴在外面被寒风吹了一夜,天亮的时候早就冻得硬邦邦的。

    然后被许东升讨要了过来,中午的时候,铁心源就吃到了被许东升引以为傲的神仙肉。围着火炉吃狗肉,确实是人世间的一大享受,透气窗外,往下掉着淡蓝色的霜花,这不是雪花,是空气中的水分被凝结成冰之后出现的正常现象。

    天气越冷,来到沙州避寒的驼队就越发的多了,穆辛准备等去西域的驼队数量再多一点。就可以出发了。

    吃了狗肉,喝了热汤,全身暖洋洋的,保暖自然是思****的。刚刚获得一点热量的许东升已经用眼神驱赶铁心源无数次了,他怀里的波斯舞姬也早就媚眼如丝,连叫声都已经变得风骚入骨。

    当许东升的手探进汤锅捞肉吃之后,铁心源就不再吃狗肉了,天知道许东升的那双手刚刚摸过什么东西。

    穆辛又在屋子里做礼拜。冗长的经文,似乎没有尽头,悠长的鼻音,很有辽远的感觉,让铁心源恨不得将一盆子烧红的炭火倒进他的房间。

    天一冷,锁骨就疼痛难忍,估计以后刮风下雨也会非常的遭罪。

    这种疼痛铁心源打算记在心底一辈子,一个弱小的懦鸡,有这样的痛非常的正常。

    羌笛终于吹奏的有那么几分凄凉意味了,铁心源这才发现。音乐这东西和心境实在是太有关联了。

    漠漠黄沙,他不在乎,甚至还有些向往,只要用脚丈量,遥远这个词总会有尽头的,唯一让人放心不下的是千里之外的亲人。

    他很想知道母亲荒凉的金城县到底有没有可以取暖的柴火。

    特特的马蹄声,打断了铁心源的凄凉意境,这让他有些恼火。

    抬头看了之后,怒火立刻就消失了,面对披着鱼鳞甲全副武装的骑士。不论是谁都不会有多少怒火的。

    挂在身侧的大盾上沾满了寒霜,铠甲上也是如此,十八双冷冰冰的,毫无感情的眼睛。比这天气还要冰冷。

    麻布披风上挂着厚厚的灰尘,看不见脸,厚厚的麻布遮挡着,从眼角处看,已经有了细密的鱼尾纹,皮肤细腻至极。宛若处子。

    这应该是非常好看的十八个男人。

    为首的骑士跳下战马,甚至没有牵马,就从铁心源的身边走过,他的战马随在他的身边,亦步亦趋。

    挂在肋间而不是悬挂在腰上,这种带着弧度的弯刀,最适合旋身出刀,那一刻据说优美的如同舞蹈。

    巧哥说过这种刀,只可惜找不到乌兹钢,因此他没有机会打造一把带着默罕默德纹路的宝刀。

    也只有这种刀的刀刃上,才会出现肉眼看不见的锯齿,所以,论到锋利,这种刀确实是天下第一。

    据说使用这种刀在马上作战的时候,甚至不用劈砍,只需要握着刀,借助双方的马速,就能将敌人腰斩。

    铁心源羡慕的看一眼刚刚过去的骑士弯道上的十字黄金吞口,就这一柄刀,在大宋绝对能够卖到一个谁都不敢相信的天价。

    低头看看自己的短剑,铁心源又找回来了信心。

    许东升很丢人,他竟然趴在地上行五体投拜大礼。

    他的仆人也是如此,那些骑士径直踩在他们身体,在他们的衣衫上将自己带着尖角的漆皮皮靴擦干净之后,才走进了穆辛的屋子。

    脸上还带着脚印的许东升安静的坐在铁心源的身边烤火。

    没有丝毫的屈辱感觉,而他的那些仆人,甚至还有些骄傲。

    “一群非常了不起的人。”许东升喝了一口瓶子里的烈酒,小声道。

    铁心源点点头道:“发现了,不过再了不起的人如果站在我的背上拿我的衣衫擦靴子,我的短剑一定会捅进他的屁眼。”

    “所以你将来也会成为主子,我不在乎,所以我成不了主子。

    他们除了打仗,别的都不会,等一会就会发现,他们连吃饭都是要别人喂的。”

    “他们的手用来干什么?”

    “杀人!他们的手从不离开自己的刀,不论在任何时候。”

    “包括洞房的时候?”

    “他们不洞房!”

    “为什么?”

    “为了增加战斗力,他们选择成为阉人。”

    “胡说八道,东京城里的阉人我见过的太多了,从未听说成为阉人之后就有强大武力的,即便是阉人首领王渐的武功也没有多高。”许东升拍拍铁心源的手背笑道:“你爱信不信,老夫好心告诉你西域的一些禁忌,听不听在你。

    如果有一天当你成为他们的敌人之后,你就会知道这些人有多么的恐怖了。

    这根本就是一群为了战斗,忘记了所有的一群人。”

    铁心源跳起来,准备去穆辛的房间,再近距离看看这群人,许东升的回答让他对这些人充满了好奇心。

    许东升一把拉住铁心源轻轻地努努嘴,他就看见十八个人和十八匹马已经从穆辛居住的大屋子里出来,一个接一个的走进了饭厅。

    平日里总见不着的客栈掌柜亲自安排了这些人的饭食,五颜六色的非常漂亮。

    不过都是些五颜六色的糊糊。

    铁心源看见他们的战马低头喝着桌子上温热的米汤,那群怪人却一手握刀安静的坐在那里,十八位最漂亮的舞姬用木勺一勺勺的喂他们吃饭。

    “沙漠里也有人给他们喂饭?”

    “没有,条件不允许的时候自己吃,条件允许的时候就是别人喂食,他们认为自己和战马是同等的。”

    铁心源不再问许东升关于这些人的信息了,他总觉得许东升这家伙是在无限的提升这些人的能力,用它来掩盖自己刚才被这群人踩在脚底下当擦鞋抹布的尴尬。

    没必要把徐东升的尴尬扩大化,更没有必要吧许东升的面皮当面撕下来丢在地上。

    “吃了你一顿狗肉,我请你吃面吧,蒜拌面,我刚才发现这里竟然还有青蒜。”

    许东升摇摇头道:“等他们吃完,如果你当着他们的面炫耀自己有舌头的话,很快,你就没有舌头了。”

    “他们连舌头都没有?”铁心源惊骇的问道。

    “五岁入军营,第一关就是割掉舌头,因为有舌头就会发出很多无意义的哀鸣,会损伤士气,十五岁身体长成之后阉割,然后跨马作战,直到死,一言不发。”

    “太变态了……”(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