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七章李乘风
    第一一七章李乘风

    客栈被围困,尉迟灼灼走不了,晚上的时候就留宿在铁心源的房间,许东升笑哈哈的丢过来一壶据说妙用无穷的酒。

    一个如同木头一样的小姑娘,在铁心源的面前,没有半分香艳可言的脱光衣服,然后就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眼睛却如同死人一般的看着透气窗上的浮现的那一轮明月。

    铁心源帮着把被子给那个蠢笨的女孩子盖上,然后就被她一脚给踢开。

    “于阗人从不白拿别人的东西。”

    尉迟灼灼嘴里咬着一束头发,白皙的身躯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苍白。

    这个女孩子长得其实一点都不丑,相反,她身上有一种让人怜惜的特质。

    铁心源之所以会散尽自己的财富来帮助她,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尉迟灼灼的这股子特质。

    他见不到别的于阗人,所以,这个小姑娘在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所有的于阗人。

    不论是勇敢,还是,坚强,亦或是担当,都让铁心源这个男子汉感到极度的羞耻。

    铁心源再一次将厚厚的皮裘给她盖上,压住她的双肩道:“我给你们的那些东西,只配看你一眼。”

    一抹令人心醉的嫣红爬上了尉迟灼灼的双腮,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脱掉衣服,还摆出****的姿势,到底是一件让人非常难为情的事情,如果铁心源丝毫不知怜香惜玉的占有她,她还能用自己的族人安危来撑着,一遍遍的催眠自己说这就是牺牲。

    只可惜,那一层坚硬的外壳被敲碎之后,少女特有的矜持和娇羞就再一次占领了她的心。

    一阵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从一堆厚厚的皮毛里面传出来,弄得铁心源有些手足无措。

    从京城出来之后,铁心源就没有真正的开心过。

    现在听到尉迟灼灼在哭,也挑起他的无数心事。

    一想到母亲如今正带着一群半大小子正在向金城县赶路,胸中就苦涩的厉害。

    探手抚摸着自己锁骨上的金锁。如今已经不太疼痛了,只是一摸到这东西,他就想杀掉穆辛,这个念头几乎浓烈的让他不能呼吸。

    让全家离开京城。是早就有的打算,京城那座城市里并不适合一颗自由的心跳动。

    多年的奋斗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被人家打回原形,自己早就该离开京城的……

    尉迟灼灼哭了很久,发现屋子里只有自己的哭声,就偷偷的从皮裘探出头看铁心源在干什么?

    她第一次发现。一张原本非常英俊的脸原来能够扭曲成这个样子。

    铁心源紧握的拳头上竟然有血不断地流下来,这该是被自己的指甲刺破了手心才对。

    “你没事吧?”尉迟灼灼用沙哑的嗓子问道。

    铁心源的脸一瞬间就从魔鬼变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

    将自己的手不露痕迹的藏在背后笑道:“难得有机会哭,那就该痛痛快快的哭一场,你继续哭你的,我在这里不打扰你。”

    “不想哭了。”尉迟灼灼小心的用皮裘将自己的身子遮盖严实。

    见尉迟灼灼一副要说话的样子,铁心源就把鞋子脱掉,靠在墙上,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就竖起耳朵准备听她的长篇。

    “我从生下来的时候,就一直住在我阿妈的背上……”

    “这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是被我娘背在背上长大的,这天下的人有几个不是在母亲背上长大的呢?”

    “有一天,我阿妈死了,被人砍死了,我躲在母亲的身体下面才逃过一劫。

    然后我就继续在爹爹的背上过活了……”“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爹爹为了救我和我母亲,被洪水冲走了。”

    尉迟灼灼咬着嘴唇怒道:“你一定要和我比惨吗?”

    铁心源往嘴里丢了一颗豆子咬得嘎吱乱响的道:“我之所以会这么说,就是告诉你一个道理,人要靠自己。

    这世上的事情很难说,靠山山倒。靠人人走,越是想着依靠别人的人,下场就会越惨,这好像是一个颠扑不破的道理。”

    尉迟灼灼凄惨的笑了一下道:”我们已经没有人可以依靠了。

    族中的男子已经快要死伤殆尽了。如今就剩下一群妇孺和半大的小子,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们甚至连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

    “李乘风呢?”

    尉迟灼灼笑了一声道:“我就是李乘风,于阗国已经亡了。”

    铁心源缓缓地躺在床上,侧脸看着尉迟灼灼笑道:“这样才合理啊。否则李乘风带领于阗人和阿族人征战三十年之久就该是一个神话才对。

    对了,你不想复国了是吗?”

    尉迟灼灼笑道:“我现在只想着怎么带着一群妇孺活下去。至于复国,还没想过。”

    铁心源挑挑大拇指道:“这就对了,复国,一心想着复国最后把自己和族人的生命搭进去的人才是蠢蛋。

    只要慢慢的繁衍生息,等到人多了,慢慢的国家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

    尉迟灼灼摇摇头道:“可惜沙漠里征战不绝,一个没了男丁的族群,注定是要消亡的,这样的事情在沙漠里见多了。”

    铁心源摇头道:“那可不一定,老虎有老虎的活法,狼有狼的活法,绵羊自然也有绵羊的活法。

    天地虽然不仁,可是总会给所有的生灵一条活路的。

    你们现在是怎么活的?”

    “迁徙,一直不停的迁徙,走最荒凉的路,在没有人烟的地方驻扎。”

    “还有多少人?”

    “不到三千,准确的说是两千八百六十七个人,不对,周家婶婶该生了,胡家姐姐也该生了,现在应该有两千八百六十九个人。”

    铁心源目光灼灼的看着尉迟道:“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尉迟灼灼有些失神的道:“怎么活?给别人当女奴?”

    “当女奴也要活下去,活下去就有希望,如果心死了,就真的死了。对了,你们还有战斗力吗?”

    尉迟灼灼傲然道:“当然有,于阗部曲即便是只剩下妇人,我们也有一战之力。”

    铁心源看着顶棚忽然无声的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下来了。

    尉迟灼灼怒道:“你不信?”

    铁心源擦拭掉眼角的眼泪道:“信,我为何不信?

    你要武器的时候点名要雕翎箭,就说明你们中间还有可以开强弓的猛士。”

    “可是我们现在快没有雕翎箭了,连普通的羽箭都要没有了。

    赛花姐姐她们即便是省着用,可是雕翎箭还是越来越少……”

    “如果你现在穿上衣裳,我保证你们会有很多的雕翎箭和武器的,你现在还能联系到她们吗?”

    尉迟灼灼咬咬牙道:“我的身子都给你了,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被骗的了,信你一回,也就是早死迟点死的区别。”

    铁心源嘿嘿笑道:“这就对了,不过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警惕性。”

    “转过去!”

    “干嘛?”

    “我要穿衣服。”

    “刚才我都看完了。”

    铁心源嘴里说着还是扭转了身子。

    听着身后悉悉索索的穿衣声,铁心源就想到尉迟灼灼带鱼一样的身板,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发现自己现在心情非常的好,出奇的好。

    带着尉迟灼灼来到客栈饭厅,许东升还在独自一人喝酒,见到铁心源和尉迟灼灼,就笑着端起酒碗遥敬了两人一碗,然后就继续喝酒,他觉得这时候去打搅一对刚刚燕好过的少年是一件非常不人道的事情。

    铁心源没有理会许东升,而是看了看依旧守在门口的吐蕃人和西域人。

    然后就从柜台上挑了四五坛子酒,吩咐伙计给那群西域人送去,还请伙计帮着传话,如何才能化解掉彼此间的仇恨。

    西域伙计拿到了两个银饼子,这才笑嘻嘻的提着酒去说话。

    不大工夫西域伙计回来了,手里空空的,然后戏谑的对铁心源道:“人家说你是一头牦牛,只有扒掉你的皮,吃掉你的肉,喝光你的血你们之间的仇恨才能结束。”

    铁心源吧嗒一下嘴巴道:“你没告诉他们我准备给他们钱?”

    伙计嘿嘿笑道:“人家说了杀了你,你的钱都是他们的。”

    铁心源挠挠脑门道:“如果我请你们出手去干掉他们,什么价钱?”

    伙计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铁心源道:“我们在等那群人杀死你之后,我们再去以为你报仇的名义杀掉他们,我们就能拿到两份钱。”铁心源无奈的摇摇头道:“好生意啊,两头通吃,我还是等长老回来再说吧。”

    重新要了一壶酒,铁心源就带着尉迟灼灼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一面小口小口的喝酒,一面看着门外面那群人的动静。

    喝过掺了蘑菇粉的酒,总会有一点动静的,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

    铁心源的一壶酒还没有喝完,门外就有厮杀声传了进来。

    铁心源带着一头雾水的尉迟灼灼小心的藏好,他知道现在的客栈已经变得非常危险了。

    穿着狼皮坎肩的伙计抱着双臂就站在门廊下看热闹,为此他甚至打开了院门。

    西域人和吐蕃人为了一点酒,如今厮杀的极为热闹。

    伙计回头冲着铁心源大喊道:“你现在不用担心了,那群家伙为了酒打起来了,说不定一会就死干净,哎哟……”(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