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三章尉迟灼灼
    第一一三章尉迟灼灼

    “这是征北大将军印?你是征北大将军?”许东升惊讶地喊了出来。

    然后快速的从铁心源手里抢过那枚精美的铜印,对着铜印呵了一口气,然后就把铜印盖在自己的胳膊上。

    铜印上面还有印泥,所以徐东升的胳膊上就立刻多了一个方形的红色图案。

    “还真是征北大将军印,三百枚银币让给我怎么样?”

    铁心源夺过铜印,包好之后放进怀里,又把自己的金城县男的大印丢给许东升道:“三百贯,便宜你了。”

    许东升笑道:“你不打算回大宋了?私相授受可是砍头的罪过。”

    “别说的那么恶心,你觉得我还回得去吗?”

    许东升把铁心源的吃饭家伙丢还给他笑道:“西出玉门关,两眼泪不干,向前看戈壁滩,向后看鬼门关。

    多少出塞的人都指望能够活着回到人间界,只可惜无数人都成了沙漠中的枯骨。

    我每一次出关,都当自己已经死掉了,等我重新回到玉门关,会觉得自己再一次赚到了,就会更加的惜命。”

    “那就借我点钱。”

    “不借!”

    “为何?”

    “戈壁滩上不借钱……”

    许东升说的非常坚决,事实上铁心源最后还是得到了一百枚银币。

    大宋的钱按理说应该是通行天下的,可是在这一代,任何钱都不如银币好使。

    铁心源打错了算盘,从东京出发的时候,为了减轻自己的行囊,特意背了一小口袋琉璃珠子,母亲还给衣服里面缝了好多金叶子,可是这些东西,在河西走廊根本就花不出去。

    这里还处在以物易物的环境里,珍宝根本就比不上牛羊。或者银币。

    在一个赤贫的地方,食物才是最大的硬通货。

    沙州,

    名副其实,出了城关。左面就是无边无际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而右面,就是卵事密布的戈壁滩。

    唯有戈壁滩和沙漠的交界处,才是能够供驼队穿行的道路,既没有流沙。也见到乱石,骆驼的脚掌撑开,走在薄薄的沙子上,无声无息。

    穆辛决定在沙州逗留十天,按照徐东升的说法,就是要大家在这里尽量的多吃,多喝,攒足了肥膘之后好去沙漠里消耗。

    铁心源喜欢沙州,因为在这里,他的琉璃珠子很是值钱。不论是头发结成毡片子的吐蕃人,还是胖嘟嘟的波斯商贾,还是精瘦的大漠种族,他们都对这种对着太阳能够发出七彩光芒的宝贝趋之若鹜。

    铁心源不过是拿出三颗而已,离开就被沙州最顶级的客栈老板奉为贵人。

    戴着金冠,身披狐球,大冬天手里还摇着一柄折扇的铁心源显得既富贵,又风度翩翩。

    如果在东京这么干,即便是最底层的娼妓都会笑话这个什么都不懂的棒槌。

    但是在沙州,这就是富贵和有实力的最高表现。

    许东升装扮的比铁心源还要夸张。浑身上下披挂着的玛瑙宝石,绝对不下五斤。

    在温暖的大厅里,依靠在塞满了羊毛的巨大胡枕上,懒洋洋的看着妖娆的胡姬随着激烈的鼓点扭动腰胯。慢慢的品尝着冰凉的葡萄酿,铁心源只想把自己埋在这里算了。

    能一把拽掉舞女胸围子的人,就不是一般人,尤其是扯掉胸围子之后,还能给人家舞女戴上一个新式亵衣的家伙就更加的难得了。

    许东升就是这么干的。

    肥羊已经出现了,铁心源觉得那些可怜的于阗王旧部应该见财起意了吧。

    只要头发不是黑色的舞姬。铁心源是完全不要的。

    因此,当一个黑头发带着幕离的娇小少女生涩的舞动着腰肢靠过来的时候,铁心源就一把捞住人家的腰肢,将人家的脑袋按在羊毛枕头里,用自己金城县男的印章在人家胸口盖上大印,这样的游戏他已经玩了三天了,已经给十几个黑头发的少女胸口盖过章子了。

    黑发女子哭哭啼啼的走了,铁心源的心头也是失落一片。

    穆辛依旧一身白衣白袍,扶着蔾杖施施然的走进了沙州城守的府邸就再也没有出来。

    铁心源烦躁的推开了一个栗色头发的少女的纠缠,披上披风之后准备去城里转转。

    信息已经发出去了,现在就看来咬钩的人到底是谁。

    按照徐东升的说法,只要是沙漠里讨生活的人族群,就一定会在沙州留下自己的眼线。

    这里不但是平原种族和沙漠种族之间交易的一个重镇,同时也是一个消息的集散中心。

    沙盗,马贼,商贾,军队,的大汇集,注定了这里不可能是一座安全和平的城市。

    在西北,有十万人居住的城市已经算得上是大城市了。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就是沙州城的写照,只是这座城池实在是太破旧了。

    西夏人从来就只知道破坏而不知道建设的,这是铁心源拍着残损的箭跺得出的感慨。

    “公子要听曲吗?”

    一个柔弱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铁心源转头就看见刚才那个被自己盖章的较弱少女,此时她就站在身后,抱着一个巨大的琵琶,眼中的羞恼之意尚未散去。

    瞅了一眼女子抱琵琶的样子,铁心源就断定这姑娘根本就不会弹琵琶,那个去了龟兹学音律的小花是怎样抱琵琶的,铁心源非常的清楚。

    看到女子鼓鼓囊囊的腰,铁心源向后倒退几步,无论如何先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安全地位置上再说,他不觉得这个女子会忘掉自己刚才对她做的事情。

    “你准备在这里弹曲子?”

    “你是宋人?还是一个官员?”女子向前走了一步。

    铁心源再倒退一步道:“你看到大印了。还怀疑什么?”

    “大宋有你这么年轻的爵爷?”

    铁心源摊摊手道:“就像你看见的一样,我就是!

    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少女眼中渴望的光芒渐渐平息下来,她不相信铁心源这样的人会是品行高洁的大宋高官。

    铁心源看着小姑娘软软的倒在地上,对站立在小姑娘身边的许东升道:“你没有找到她的同伙?”

    许东升摇摇头道:“没有,很明显这个小姑娘是人家用来投石问路的石子,是抱着必死的信念来见你的。”

    铁心源苦笑一声道:“人和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感了,这样试探来试探去的,就像两个蠢货一样。”

    许东升指指地上被打昏的女子道:“你自己解决,这女子应该已经被抛弃了。”

    铁心源从那个小姑娘的怀里抽出琵琶丢掉,然后就抱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将她安置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就坐在火盆边上,百无聊赖的看书。

    不时地瞟一眼那个小姑娘一眼,见她的眼皮颤抖的厉害,就知道她已经醒了。

    “别找了,你的袋子被我拿走了,既然又累又困的,就好好睡一觉,如果饿了,桌子上有吃的,全身没有二两肉,我不会对你动坏心思的。”

    小姑娘腾地一下子坐了起来,紧紧地抱着被子缩在墙角。

    铁心源看着书继续道:“原本想把你送回去的,但是不知道你们的老巢在哪,估计你也不会说,去吃东西吧,吃饱了休息好就去找你的同伴。”

    小姑娘不大,估计只有十二三岁,或者更小一些,中午给她盖章的时候,都没有感觉到她有什么胸。

    铁心源说了一大堆的话,那个小女孩就是抱着被子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铁心源。

    最烦这种肉不拉几的人,铁心源说了两句就有点来气,拿起一个软饼子就丢给那个小姑娘怒道:“赶快吃,我在这里只能停留七天,没工夫和你打哑谜。”

    或许被铁心源的样子吓到了,那个小姑娘双手抱着面饼,泪流满面的开始吃东西,就像是一个受尽委屈的童养媳。

    铁心源把她腰包里的东西丁零当啷的全部倒在桌子上。

    里面的东西非常的简单,一柄小刀,一柄小小的铜镜,火刀,火镰,一条绣着鸳鸯的手帕。

    小姑娘见铁心源翻她的东西,哭的更加起劲了,眼泪把手里的饼子都泡软了。

    铁心源把小姑娘的东西重新装起来,又往里面塞了一大把银币,沉声道:“我现在身不由己,没办法帮你们,只有先把我的事情处理完了,才有帮助你们的可能。”

    “没人会帮助我们。”

    铁心源猛地抬起头,谢天谢地,这女子终于说话了。

    “不是不帮你们,是因为距离太远,中间隔着一个西夏,没法子帮你们。

    大宋朝为了能帮助你们,曾经对西夏发起过三次非常大的战役,只可惜,运气不好,三场大战,大宋全都输了。”

    “我们快要饿死了。”

    铁心源皱眉道:“说清楚,我们只会帮助李圣天,李德的后裔,如果你们不是,就早点说,免得让你白高兴一场。”

    “我叫尉迟灼灼。”

    “公主?”

    “不是,我是尉迟家族的人。”

    铁心源长叹一口气道:“就你们这样的见识,不失败才是见鬼了,你怎么肯定我就真的是大宋的官员,而不是前来诱捕你们的人?”(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