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一章遭遇大西北
    第一一一章遭遇大西北

    穆辛没有强迫铁心源入教,因为霍桑已经自立门户了……

    骆驼背上就是铁心源的课堂,事实上很多阿族人的少年,都是这样学习的。

    对阿族人商贾来说,他们的生活其实就是存在于骆驼背上。

    骆驼的头永远都是高昂着的,所以铁心源看到的太阳景致,永远都有一颗高昂的骆驼头。

    骆驼的脚步丈量着大地,而大地也越发的变得荒凉,脚下是厚厚的黄土地,眼中存在的只有一望无际的萧瑟。

    这种感觉可能和人的心情有关,心情好的时候看荒漠也能看出辽阔的意境来,心情不好的时候即便是听《春江花月夜》也能听出一丝丝的亡国之音来。

    所以,铁心源现在的心情非常的不好,都说西出阳关无故人,自己西出阳关连同族的人都几乎要看不到了。

    现在自然是没有到阳关,兰州都没有到,基本上已经看不到大宋官府的影子了。

    寒冬腊月里,但凡是自己看见的西北人,一个个都反穿着光板没毛的老羊皮袄,眼神闪烁的看着这支极度富裕的驼队。

    一个高坐在骆驼上的汉子挥鞭抖动了一下,挽着红丝绦的鞭梢就在一个似乎无意中走近的西北汉子的背部炸响。

    铁心源看见那人的老羊皮袄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缝,那条裹着钢丝的鞭子一旦用对了力道,一鞭子下去,不下于砍上那个西北汉子一刀。

    可能是挥鞭子的手下留情了,那个西北汉子冷漠的看了挥鞭子的一眼,就缓缓地走到路边上去了。

    铁心源看见两个黑了吧唧流着鼻涕裹在一张羊皮袄里的小孩子,随手就把自己中午没有吃掉的干羊肉丢给了他们。

    那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敏捷的伸手捉住,然后就在第一时间把干肉塞进弟弟的嘴里。

    这让铁心源的心情变得好了很多,一高兴,就把手里的干饼也一起丢给了那对兄弟。

    “你有再多的东西也喂不饱这里的人,给的多了。人家还以为你非常的富庶,抢劫的心思就立刻起来了。

    别看你现在一片善心,等你落在他们手里,砍你脑袋他们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许东升对铁心源的行为非常的不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低,他会张嘴喝骂的。

    铁心源将手塞进袖筒里笑道:“寒天腊月的没点吃食,你还不允许人家抢点东西吃?

    要是我落到这个田地,我比他们要狠的多,为了吃饱肚子。干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吃人都不算什么。”

    许东升仔细的上下打量一下铁心源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挑着大拇指道:“我觉得你取胜的可能性至少有三成。”

    “这么看不起我?”

    许东升摇头道:“是太看得起你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这场竞赛,需要我杀掉其余九十八个人的话,对手段有没有什么限制?”

    许东升笑道:“你说的对极了,你最后就是要杀掉九十八个人才能成为唯一的胜利者,毕竟山中老人只有一个而已。”

    铁心源叹口气道:“果然是最糟糕的情况啊。”

    许东升左右瞅瞅,见前面后面骆驼上的人都在打盹,就小声道:“别仁慈。更别看对方可怜就故意放水,失败者的下场只有两种,一种成为神侍,另一种就是死。

    你应该不愿意当太监吧?”

    铁心源摇摇头道:“我家就我一根独苗,老娘还指望我传宗接代呢。

    对了,老许,我当初在画舫上遇见了三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少年,他们是干什么的?”

    “神奴啊,你到圣城之后就会看到,那里的女子各个美艳如花。那里的少年各个年轻俊美,到了那里你会发现全世界的美人儿都在那里,而且不论男女。”

    “这是谁的主意?”

    “最早一代的山中老人,他老人家曾经说过。天国里,即便是一块石头都是美的。”

    铁心源倒吸一口凉气,怎么又是天国,他很不相信,后世的高科技都发现不了天国,他是怎么发现的。

    而且这个疯狂的老头子还要把天国投影到地面上来。

    驼队出了一个叫做石嘴山的地方。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变得谨慎无比。

    如果说前面走过的地方只是荒凉的话,这里简直就是蛮荒。

    强劲的西北风从对面吹过来,地面上指头蛋大小的砂砾贴着地面游走,真个世界宛若一下子就活过来了。

    这里看不到一颗树,也见不到一颗草,在这里除了驼队之外,见不到任何的生命。

    铁心源脑袋上已经裹上了厚厚的麻布,紧紧地捂住了口鼻,这让他的呼吸变得非常急促,即便是如此,嘴里依旧满是沙子,只要动动嘴,就能吐出一口满是沙粒的唾沫。

    只有骆驼依旧昂着头,它们鼻子上有天然的保护膜瓣,这时候已经自然闭合了。

    走在最前面的易普拉辛已经跳下了骆驼,弓着身子牵着骆驼艰难的在风沙中前行。

    大的砂砾在地上滚动,不大不小的砂砾飞在离地一尺高的地方,至于米粒大小的砂砾则正好猛烈地拍击在人的脸上。

    好在骆驼比较高大,即便是如此,骑在骆驼背上的铁心源也觉得两只脚快要失去知觉了,一方面是冷的,另一方面是被砂砾敲打在鞋子上震麻的。

    这让铁心源极度的怀念后世的汽车。

    一声尖利的哨子声短促的响了一声之后,就被大风带去了远方。

    易普拉辛脚下的沙土里,突然跳出两个人来,一人挥刀砍在毫无防备的易普拉辛的腿上,另一人的长刀却结结实实的砍在领头的骆驼腿上。

    易普拉辛的惨叫声甚至还没有出口就被大风卷集着砂砾堵回去了。

    为首的骆驼倒是嘶鸣一声,就山一样的倒了下去,它背上沉重的货物连带身体重重的砸在易普拉辛的身上……

    昏黄的大风中,迅速的钻出无数条黑影,他们一言不发的就向驼队里的每一个人发起攻击,而且不论是骆驼还是人。

    铁心源第一时间就抽出了燕翅弩,不过他并没有向强盗射击,在这样的大风天气里,不论是弩箭还是弓箭,杀伤力都非常的有限。

    所以铁心源就小心的将双脚收起来,免得被人家给砍掉,半蹲在骆驼背上用燕翅弩射杀近距离的敌人,这样无疑要有效的太多了。

    一个脑袋上蒙着黑纱的强盗突兀的从风沙里钻出来,铁心源抬手就扣动了弩机,一尺长的精钢弩矢钻进了那人的额头,铁心源甚至看见那家伙的脑袋两侧都在喷血,这说明,在这个距离里面,燕翅弩应该是无敌的。

    头驼摔倒了,连接着骆驼的皮绳被强盗在第一时间给砍断了,受惊的骆驼开始四散乱跑,铁心源控制不住自己的骆驼,只好随它去了。

    好在骆驼在这样的天气里根本就跑不远,它自己找了一处背风的地方蜷卧了下来,铁心源赶紧用一件宽大羊皮袄裹住全身学着骆驼的样子蜷缩在这家伙的肚子上。

    最近倒霉习惯了,铁心源自然就不会抱怨自己目前的处境。

    目前一切还好,除了冷了一点,没什么可以抱怨的。

    自己得罪不起穆辛,可是现在是遇到强盗了,如果这些强盗能把穆辛干掉,铁心源绝对会感谢这些强盗的。

    鉴真东渡日本都用了十二年时间,玄奘取经也耗费了十七年,铁心源觉得自己这次去波斯,无论如何也能拖个三五十年……

    事实是残酷的,风停了之后,许东升就找到了铁心源,当他拿走铁心源的皮袄,才发现这家伙已经睡着了。

    铁心源看着已经成了黄人的许东升叹口气道:“强盗怎么没弄死你啊。”

    许东升找到铁心源贴在骆驼肚皮上的水囊,漱口之后就猛猛的喝了好几口,这才沙哑着嗓子道:“强盗都被干掉了,穆辛长老亲自出手了,只可惜,易普拉辛被骆驼给压死了。驼队里也损失了六个人。”

    “我看到骆驼都跑光了……”

    许东升笑道:“跑掉的骆驼会回来的,告诉你啊,要逃跑也千万不要用驼队里的骆驼,这些骆驼早就习惯各自身上的味道了。

    即便是一时跑散了,它们迟早会找回群里来的。”

    回到队伍里之后,铁心源发现自己其实没有跑出多远,最多三百多米,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沙,让他见识了西北之地。

    穆辛正在为死去的易普拉辛念经,他的尸体惨不忍睹,整个脑袋都被沉重的箱子给砸扁了,被强盗砍掉的一条腿也摆在他的身体上,一个阿族人正在割开拿头骆驼的肚皮,将内脏全部掏空之后,就把易普拉辛的尸体装了进去,然后就地埋葬。

    原本易普拉辛的尸体是要火化的,可是这里找不到足够火化尸体的干柴,穆辛不得不出此下策。

    简短的仪式之后,驼队趁着风停下来,继续赶路,按照许东升的说法,无论如何要在下一场风来临之前,走出石嘴山这个大风口。(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