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九章大英雄
    第一零九章大英雄

    睡梦里的李巧梦见面了铁心源,也梦见了自己的兄弟姐妹。

    大家伙围在篝火边上烤羊肉吃,都是一串串腌好的羊肉,完全不是这里的那种大块的淡而无味的肥羊肉。

    篝火烧烤的羊肉滋滋的冒着油,眼看着一串肉就要烤好了,小水珠儿却拿起来啊呜一口就把签子上的羊肉吃的干干净净……

    然后愤怒的李巧就醒过来了。

    发现自己周围的荒草全部被点着了,自己的羊皮筒子上都已经开始冒火了,散发着一股子独特的烤羊肉味道……

    李巧叹了口气,见前面的火势并不大,就懒得出来,卷着羊皮筒子就朝前面不算大的火场滚了过去。

    也就滚了百十步远,就离开了火场,这里的地面一片焦黑,是刚刚过完火的地方,地上的温度非常的适合睡觉。

    李巧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水,然后就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觉。

    耳朵刚刚贴到地面上,他就窜了起来,三两下将羊皮筒子折叠起来,找了一处岩石缝隙塞了进去。

    长刀在手,李巧却没有心情上前御敌,凄厉的号角声已经响起,敌袭是一定的了。

    朝前面看去,卓玛的帐篷已经开始着火了,里面却没有人跑出来。

    晚上的时候卓玛一般会去她父亲的帐篷里过夜,在那里,应该很安全。

    西夏人的骑兵来偷袭了,他们带来的不光是只有杀戮,还有冲天的大火,李巧看见无数惊惶失措的青塘士兵,提着刀子乱哄哄的向火光最盛的聚拢,那里,也是角厮罗的帅帐所在地。

    一匹战马摇摇晃晃的从隐藏在黑暗里的李巧面前晃过去。

    突然暴起的李巧很轻易的就一刀砍死了这个敌人。

    其实用不着他去砍杀,这人已经是死人了,西夏人在夜晚偷袭的时候习惯性将自己绑在战马上,防备自己从马上掉下来。这人的脖子上有一道非常大的口子,血都快要流干了。

    李巧不过是乘机把人头砍下来而已,青塘军中,一向都是按照人头来算功绩的。

    刚刚藏好人头。把战马拴在一颗过火之后被烧焦的树上,又有一个骑兵缓缓地过来了,这一回不用李巧动手,这个骑兵就从马上栽下来了。

    收缴了人头之后,李巧就仔细看看战场。他很奇怪为什么这里总会有功绩自己送上门来。

    看了地势之后,他就笑了,自己本来就身处在一片坡地上,而战事就发生在距离不过五百步的地方。

    向上冲锋的西夏人,在受到半坡上的青塘人狙击之后,活着冲过狙击线的西夏人会直扑角厮罗的帅帐,而受伤的,或者死掉的西夏人则会被无人驱动的战马自动的带到这片相对平缓的山根位置。

    前方厮杀的非常惨烈,流矢嗖嗖的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很快就占满了视野。白色的尾羽如同一片白花花的庄稼。

    李巧赶快把自己的头盔戴上,有这东西一般的流矢就伤不到他。

    这一次跑过来的西夏人还没有死,看到站在黑暗里的李巧绝望的大叫一声,想要拨转马头逃跑,李巧把一柄西夏人留下的连枷抡起来砸到西夏人的后背上。

    西夏人嘴里喷了一口血,就缓缓地趴在战马的脖子上了。

    李巧用刀子割断西夏人的羊毛绳,把尸体从战马的背上推下来,等西夏人的血都从嘴里喷的差不多了,才割下这颗相对来说比较新鲜的脑袋。

    李巧重新缩回那道缝隙,身体放的很松。眼睛却一直盯着不远处的战场,一旦青塘人的战线开始崩溃了,他就准备骑上一匹马,带上两匹战马一路狂奔。应该没有谁能够追上自己吧。

    抬头看着天上的如钩残月,李巧抽抽鼻子,从怀里摸出一块奶渣,小口的吃着,东西太少了,即便是省着吃。也很快就吃完了。

    青塘是穷困的,即便是角厮罗过的日子也未必赶得上东京的一户中等人家。

    不是没钱买,而是根本就买不到。

    如今的青塘,有一小半还掌握在别的吐蕃头人手里。

    缺衣少食的角厮罗唯有紧紧地依靠大宋王朝,才能获得相对公平一点的交易。

    才能保证自己的族人有足够的吃的渡过青塘长达五个月的冬季。

    铁心源早就对李巧说过,大宋朝最厉害的不是军队,而是商贾。

    如果大宋朝能给大宋的商贾足够的权力和帮助,用不了五十年,那些商贾就能把契丹和西夏的财富完全抽空。

    以前他很认同铁心源说的这个笑话,现在李巧不这么认为了,因为他发现越是穷困的人,杀起人来就越是没有多少顾忌。

    呜呜的牛角号把李巧从回忆中惊醒,这是青塘的进攻号,听到号角声不努力向前者死。

    李巧攀上一匹最雄壮的河曲马,满意的看看战马脖子底下挂着的三颗人头,刚才自己砍头的时候故意往身上弄了一点人血,现在怎么看都是一副刚刚从战斗中出来的人。

    带着三匹战马上战场有些古怪,但是在那些青塘武士眼中,只能看到浓浓的羡慕之意,这可都是功勋啊。

    西夏人深得一击不中就远遁千里的诀窍,青塘人追了一会,就听见收兵的号角声响起来了。

    李巧看看微微出汗的战马,觉得很是满意,就带着自己的战利品重新回到了营地。

    此时,天光大亮,营地里一片狼藉,无数的帐篷被烧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没头的尸体,一队队的青塘武士正在清扫战场,他们剥下无头尸上的皮甲,拿走散落在地上的武器,将死掉的战马分割开来,等着制造成肉干,非常的有条理。

    角厮罗的胳膊上缠着麻布,听说他中了一箭,即便是如此,他脸上依旧浮现着笑容,就像是一个老父亲在迎接自己远行归来的孩子。每一个有斩获的青塘武士都会单膝跪在他的面前,向他呈献自己的战果。

    卓玛笑的像一朵花儿一样,迎接凯旋归来的将士。

    看到李巧回来了,她竟然不管不顾的攀上了李巧的战马,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还要李巧带着她在战场上绕场三周。

    李巧在角厮罗满意的目光中牵着一匹马走上前道:“这匹战马献给我无往不胜的王,这三颗人头也献给我王,求,我王给你英勇的将士相应的赏赐。”

    能在一场战争中就砍下三颗人头,缴获五匹战马的英雄,角厮罗自然不会怠慢。

    接过李巧奉上的战马缰绳,仔细的看了那三颗带着明显西夏人标志的脑袋,将受伤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道:“感谢你我英勇的孩子,从现在起,你可以统带三十名勇猛的青塘猛士。”

    李巧大笑着感谢了角厮罗,然后转过身怒吼道:“格日朗!你杀的敌人有我多吗?你缴获的战马有我多吗?”

    场下的青塘人一起起哄,夸耀功绩这是一个战士应得的荣誉,即便是角厮罗也哈哈大笑,卓玛更是站在马上,尖着嗓子大叫。

    一个穿着熊皮的将领跨步走出来,先是拥抱了一下李巧道:“恭喜你的我的兄弟。不过,格日朗已经被我砍掉了脑袋。”

    李巧惊愕了一下,角厮罗也皱起了眉头,至于卓玛依旧笑嘻嘻的在那里起哄。

    穿着熊皮的将军单膝跪倒在角厮罗的面前道:“我的王,格日朗昨夜醉酒闹事,借助角力取暖的功夫,生生的勒死了两个青塘武士,末将要他束手就擒,他居然向我挥动了刀子,战损了三个武士,才将格日朗杀死,谁知道乱飞的火把点燃了草场……”

    角厮罗阴沉着脸怒吼道:“然后就暴露了我们的宿营地是吗?然后就让卑鄙的西夏人偷袭了我们是吗?

    僧格,你就是这样约束你的部下的吗?”

    那名叫做僧格的将军将头抵在草地上双手朝上摊开放在脑袋的两侧,一动不敢动。

    角厮罗用马鞭狠狠地抽了将军两鞭子道:“未战就损失了六名猛士,僧格,下一战,你要拿来六颗敌人人头来见我。”

    僧格连忙道:“末将一定奋勇向前。”

    角厮罗点点头道:“我们毕竟是胜利了,僧格抬起你的头,去庆祝吧,下一场战争,我们下一回再说。”

    李巧站在边上看到角厮罗如此处理这个严重的事情,不由得点点头,这个老东西恐怕一点都不好对付。

    夏竦他们想要青塘,恐怕还是有难度的,只要这些猛士还抱成一团,青塘,大宋就不要指望了。

    角厮罗的事情解决了,昨晚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的原因也找到了,那么胜利之后的欢庆自然也就开始了。

    李巧看着满脸红晕的卓玛道:“你的帐篷烧掉了,我还有四匹马,我留下一匹战斗,剩下的全部给你。”

    卓玛高兴地道:“好啊,这样我们的牛羊很快就会多起来。”

    卓玛带着战马去找军队里专门换牛羊的牧人去了,不论是马鞍子,还是战马,在青塘都是非常值钱的东西。

    昨夜根本就没睡好的李巧重新找了一处向阳坡,吃了一点干肉,喝了一些水,就重新钻进皮筒子,准备补足昨夜缺少的睡眠。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一具温暖的身子钻进了他的皮筒子。

    卓玛吐着热气在他的耳边道:“这是你应得的,我的大英雄。”(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