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零二章虐杀
    第一百零二章虐杀

    铁心源打了一个冷颤,不由自主的缩缩身子,对藤原一味香道:“能给我一床被子吗?有些冷。↖↖,”

    藤原一味香拍拍手,立刻就有一个倭女抱着一床薄被递给了铁心源。

    铁心源笑着感谢了那个倭女,然后就用被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脑袋和一只被锁住的手。

    藤原一味香就坐在一张坐垫上,再次闭目沉思。

    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地窖里的平静气氛,藤原一味香握着长刀霍然站起,却看见一个倭女正在殴打一个伤号。

    看到倭女被撕开的裙子,藤原一味香怒喝一声,那个倭女就悻悻的放开了那个伤号,也不用破裙子遮盖自己肉光致致的大腿,怒气冲冲的回到她的姐妹群里去了。

    铁心源小心的把身子往阴暗的角落里缩缩,这一次,他连脑袋都遮盖起来了。

    一个伤兵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路过倭女的时候,竟然低声吼了一下,然后就死死地将倭女压在地上,一时间裂帛之声传来,伤号的低吼声,倭女的尖叫声充斥了整个地窖。

    藤原一味香大怒,提着长刀快步走了过去,用刀背重重的砍在那个伤号的后脑上。伤号的脑袋一歪,就昏死过去了。

    正当藤原一味香打算把倒地的倭女拉起来的时候,身子猛地一僵,一只黑黝黝的大手扣在她丰隆的臀上正在来回摩挲。

    “八嘎!”

    藤原一味香手里的长刀向后斩落,只听咔嚓一声,那只手就被长刀斩断,殷红的血激从血管里****而出,喷了那个刚刚坐起来的倭女满脸。

    那个被斩断手的伤号竟然不知道疼痛,嗓子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用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捉住藤原一味香的脚腕子,拼命地向自己怀里拉。

    暴怒的藤原一味香手里的长刀连斩,噗噗几声之后,伤号的脑袋如同西瓜一般的被她给砍开了。

    四处乱溅的血液浇灭了蜡烛,只有火盆里的炭火发出明灭不定的红光。

    藤原一味香激动地用倭语说了一长串的话,那些倭女也跟着嗨嗨的应答个不停。

    地窖里的血腥味浓重的几乎让人无法呼吸。藤原一味香想打开地窖的大门,命人将里面的尸体拖出去。

    才走了一步,她的腿就被一双健壮的胳膊死死抱住,一个断了腿的伤兵,嘴里发出呵呵的怪笑,十指如钩扣住她的裙子就用力的往下拖拽。

    藤原一味香冷冷的看着这个撕扯自己裙子的伤号,长刀已经落在那个伤号的脖子上,却没有砍下去。

    “长谷川,松手!”藤原一味香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的家奴竟然敢如此的无礼。

    大腿上****了一大片。那个该死的长谷川竟然把口水流在自己的腿上。

    紧接着一阵剧痛传来,藤原一味香的脸抽搐一下,然手手里的长刀就狠狠地切了下去。

    身子掉了,脑袋却依旧挂在她的腿上,她费力的甩掉那颗头颅,借着火盆昏暗的火光,藤原一味香发现地窖里的那些伤号竟然都如同鬼魅一般的站了起来,不约而同的扑向屋子里不多的几个倭女。这地狱一般的场景,让她肝胆欲裂。

    铁心源很忙。正在发疯一般的用藏在鞋子里的小锯子锯头顶的铁环。

    锁住左手的风磨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成的,自己的小锯子竟然一搭上去就滑掉了,他不得不把目标定在那个粗大的铁环上。

    今天蘑菇粉的分量下的很重,这种最能催发人心中最阴暗意愿的药粉,一旦进了人的肠胃,它会在最短的时间里使人发狂。

    铁心源非常庆幸自己被锁在距离门口较近的地方。如果被藤原一味香锁到最里面。天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凄惨下场。

    好在,那些倭人对倭女和藤原一味香的性趣比对自己的性趣大多了。

    地窖里已经乱了,到处是刀光,到处是惨叫,到处是哀嚎。

    藤原一味香的头发散乱。长刀左支右挡的应付那些发狂的伤兵,眼看着那些倭女被伤兵一一的砍死,她怒号一声,拼着挨了一刀,劈死了面前的伤号,沿着墙壁准备摸索出去。

    铁心源终于挣脱了束缚,俯身端起火盆朝靠在墙边的藤原一味香泼洒了过去,看着满身都是火星的藤原一味香在那里又跳又蹦的抖落火星,他又把两盏油灯丢了过去。

    眼看着火焰腾空而起,铁心源转身就窜到了地窖门口。

    “铁心源——”藤原一味香凄厉的呼喊一声,马上就被疯狂的倭人伤号给死死地缠住。

    铁心源看了一眼这伤号在着火的地上翻滚厮打的藤原一味香,狞笑一声就拉开了松松垮垮的木门,顺手取走自己挂在墙壁上的短剑。

    拉开门闩之后,翻滚出地窖门,反手就把地窖门重新关上,取过一根粗大的木柴塞进门栓。

    大岛已经去了母亲那里,铁心源心急如焚,知道自己现在去无论如何都来不及了。

    就冲进厨房,搬出来一大坛子菜油,全部泼在柴火上,从大厅里端出火盆将红红的炭火倾倒在柴火堆上。

    地窖的门在啪啪的响,不知道是谁想从地窖里出来。

    柴火堆燃烧了起来,火焰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爬上了屋檐。

    左邻右舍开始有人大呼救火,铁心源从院子里走出来,将自己的身体藏在一个阴暗的地方,面无表情的看着提着水桶,端着水盆的邻居们一窝蜂的冲进来救火。

    火势越来越大,两边的邻居开始哭嚎着从自己家里抢救财物,救火的人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一辆马车停在了巷子口,铁心源看见低矮的大岛从马车上下来,来到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看热闹的人群,跳着脚想要看清楚里面的状况。

    他悄无声息的从阴暗的角落里钻出来,一尺半长的短剑,沿着大岛宽阔的肩背处就刺了进去,直没至柄。

    这一剑特意避开了大岛的心脏,短剑刺穿了胸肺之后从右面的胸口露了出来。

    大岛艰难的转过身,看到面目阴沉的铁心源,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一大口血就从嘴里喷涌出来。

    铁心源半背半拖的将大岛弄到马车上,仔细的嗅嗅马车里的味道,一张紧绷着的脸才慢慢松弛了下来。

    没有闻见马车里有母亲身上特有的茉莉香气,这就是说大岛没有捉到母亲。

    短剑没有血槽,因此被大岛的肌肉紧紧地给夹住了,只流出很少的一点血液,铁心源等大岛吐干净了肺里的血之后,轻声问道:“还有谁?”

    大岛一动都动不了,张着嘴巴似乎是在笑。

    铁心源轻轻地扭动剑柄,再次问道:“还有谁?”

    大岛吐出来几个凄惨的血泡泡,依旧在笑。

    “藤原一味香死了,我不知道在她被烧死之前那些伤号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总之,她已经死了。

    她想要修建的浅草寺计划成了泡影,那个叫做阿弥的人再也见不到了,你也快要死了。”

    大岛的双目吐出,探出双手掐在铁心源的脖子上,铁心源并不理会,这时候的大岛能举起自己的胳膊已经是奇迹了。

    他的手探进了大岛的怀里,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掏出来装进一只麻布袋子里,这才拍掉大岛搭在自己肩头的手。

    一柄短剑穿透了大岛的肺叶,这样作眼中的影响了他的呼吸。

    铁心源看看大岛死鱼一样的眼睛,就拔出了短剑,伤口上发出奇怪的嘶嘶声,这是他的肺叶在吸气。

    伤口上没有喷出来的血,最终从他的嘴里喷涌出来。

    铁心源跳下马车,用短剑在挽马的屁股上刺了一剑,挽马就嘶鸣一声拖拽着马车向空无一人的偏僻小巷子狂奔而去。

    铁心源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七哥汤饼店,远远地就看见张嬷嬷坐在高大的柜台后面收钱。

    看样子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铁心源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七哥汤饼店,有气无力的对张嬷嬷道:“我娘呢?”

    张嬷嬷没好气的白了铁心源一眼小声道:“被吓晕了,现在还躺在巧庄呢。

    你看看你,一天到晚都招揽些什么人啊,老婆子我都被那个双头人吓得魂飞天外的,你母亲哪里受得了这个。”

    铁心源拍拍肚子道:“婶婶给我下碗面,快饿死了,吃饱了我就去找我娘去。”

    听到铁心源喊饿,张嬷嬷这才发现铁心源全身上下已经脏的不能见人了。

    连忙推着他去店里的小房间,找伙计打来一大盆水,连声的催促他赶紧洗涮一下,收拾干净了再去城外的巧庄。

    就他这幅模样,如果被王柔花看见,说不定还得昏过去。

    洗漱完毕,就着咸菜吃了一大碗面条,每个毛孔似乎都透着一股子清爽劲道,看着唏哩呼噜吃面条的客人,铁心源这才有回到人间的感受。

    地狱和人间其实只有一墙之隔,一不小心就会踏进另外一个世界,

    吃过饭之后,铁心源就用短剑挑着自己的麻布小包裹,踩着皎洁的出了东京城门,径直向巧庄投去。(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