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章太阿倒持
    第一百章太阿倒持

    铁心源回到有着金字招牌的七哥汤饼店的时候,王柔花正在库房里忙碌着,不仅仅是她,张嬷嬷也被弄得满身大汗。∽↗∽↗,

    两个人躲在黝黑的小房子里,倒腾堆积如山的铜钱。

    “真没想到,这些年你给源哥儿存下了这么多钱。”

    张嬷嬷捶捶自己酸困的腰,感慨的对王柔花道。

    王柔花将一串铜钱费力的丢进箱子里道:“不存钱怎么办?那个小王八蛋不但性子倔强,脾气也不好,眼光奇高,明明是铁匠的儿子,偏偏是个纨绔子弟的花销。

    你要是生了这么一个,你不存钱他将来拿什么娶妻生子?”

    对于王柔花这种隐晦的自夸,张嬷嬷已经听过无数次了。

    恨恨的将一串钱丢进箱子里没好气的道:“我要是生这么一个儿子,哪怕是累死都心甘。

    可是我跟谁生去?皇宫里面就一个男人,人家又看不上我,白白在皇宫里面熬了三十年。”

    王柔花吃吃的笑道:“现在也不晚,老蚌生珠的又不是没有。”

    张嬷嬷坐在盖上盖子的钱箱子上拿手帕擦擦汗水笑道:“如果早出来十年,我还有心思,现在算了,没必要跑去嫁人最后讨人嫌。”

    王柔花笑道:“就是啊,我们拿这些钱,让那个小王八蛋给我们在西水门这里盖上美美的一院房子,到时候你挑一个小院子住下来,就是我们铁家的供奉。

    那个小王八蛋一定会供养你一辈子,即便是将来老死了,就埋在铁家的墓园里,初一十五的还有香火祭祀,不比那些有儿女的人差。”

    张嬷嬷笑道:“源哥儿的心性老身还是知晓的,如果他能把公主娶过来。老身就留在铁家过一辈子。”

    王柔花叹了口气和张嬷嬷并排坐在钱箱子上指着屋子里成堆的铜钱道:“如果是普通人家的闺女,拿这些钱当聘礼怎么都够了,即便是富贵人家,也能说得过去。

    可是公主,唉……”

    张嬷嬷笑道:“娶公主需要机缘的,有了机缘,即便是一文钱都没有,也能娶到公主,如果没机缘,就算是金山银海也娶不到公主。

    更别说像兖国这样的好闺女了。

    不过啊。一旦娶到了兖国,以公主和源哥儿的情谊,定然不会像那些公主一样找一个自己生的孩子来姓赵。

    这样一来,将来公主的封地和爵位,铁家至少可以继承三代。

    以源哥儿和兖国的品性,三代之后,铁家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世家大族呢。

    所以啊,妹子,娶公主的事情你万万不可松口。这关系到铁家千秋万世的传承,可不是一时的得失。”

    王柔花看着张嬷嬷道:“为了他们的婚事你都被人家揍了一顿,怎么还这么有信心的认为公主一定会嫁给源儿?”

    张嬷嬷笑道:“源哥儿是一个多么聪慧的孩子妹妹应该心里有数。

    公主是老身从小抚养长大的,别看公主柔柔弱弱的。那孩子心里刚强着呐。

    和源哥儿一样,那个孩子的眼光也是极高的,她和源哥儿一起长大,真正接触过的外男也就源哥儿一个。

    你觉得什么样的外男会比源哥儿还要强?有源哥儿珠玉在前。又有什么样的外男能进入公主的法眼?”

    王柔花对自己的儿子自然是极有信心的,包括父亲还有两位叔伯对儿子的评价都非常的高,已经到了济世之才的地步。

    如果公主看不上自己儿子。她会觉得公主是瞎了眼,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儿子劳心费力的去争取。

    张嬷嬷嘿嘿笑道:“源哥儿是一个聪慧的孩子,我的婉儿也不是傻蛋,两个有主见的人同心协力的做一件事情,老身不认为是难事。”

    王柔花的眼睛一亮,拍拍手道:“我们就盖一座大大的院子,等着源儿把公主娶回来。”

    “就盖乳山那样的院子……”

    “不成,我们的钱不够,听源儿说光是屋子里的铜管子把我家的全部身家搭进去都不够。”

    “没关系,源哥儿告诉公主说,他已经攒了很多钱了,不够的话,以源哥儿的本事,应该很快就能弄到……”

    母亲和张嬷嬷的话铁心源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额头的汗水小溪一般的往下流,不多时,地上就多了一滩水渍。

    藤原一味香似笑非笑的站在距离他不过三丈远的地方玩味的看着铁心源,手上的短刺似有似无的不断刺在青砖上,地上同样多了一滩细碎的砖粉。

    “出去说。”铁心源无声的对藤原一味香道。

    藤原一味香摇摇头,举起自己的包裹着的右手朝铁心源晃晃,美丽的脸庞也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其实源儿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会赚钱的人,这些年要不是我一直逼着他去做学问,铁家成为东京最富有的人家都不稀奇。”

    “那是啊,源哥儿给公主的几件饰物老身都见过,那一样拿出来不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只要公主肯卖掉一件,咱家修房子的钱就有了。”

    王柔花和张嬷嬷依旧在屋子里谈论的兴高采烈,很快,她们的话题就从如何追求公主转到如何迎娶公主的新话题上去了。

    藤原一味香狰狞的面孔又慢慢恢复了平静。

    拿手里的短刺指指铁心源,示意他放下手里的短剑。

    即便是拿着短剑也不是这个鬼女人的对手,铁心源毫不犹豫的就把短剑收回剑鞘。

    摊摊手表示自己已经解除了武装。

    一条细细的银光闪闪的链子拴在铁心源的手腕上,只听轻微的咔嗒一声,拴在他手腕上的银色链子已经锁上了。

    铁心源没有看手腕上的东西,眼睛依旧看着藤原一味香。

    藤原一味香笑着将链子的另一头锁在自己的手腕上,然后就示意铁心源离开哥个汤饼铺。

    汤饼铺的后门正对着一条小巷子,铁心源却把目光扫向右边的河道。

    腰肋处传来一阵剧痛,他咳嗽着单膝跪在地上,藤原一味香笑吟吟的站在他身后道:“乖乖跟我走,否则,我会先杀掉你母亲,以及你身边的所有人,最后将你卖给大食人中的塔塔为奴。”

    铁心源咬着牙站起身道:“你不就是一个贼吗?

    想要钱你早说啊,至于弄得到处都是死尸,弄钱不是你们这么个弄法。

    你看看这座城市,他缺钱吗?只要稍微动点心思,想要多少钱没有,非要一次次的把自己弄得血淋淋的。”

    藤原一味香牵着铁心源在那道巷子里七转八转的,一句话都不肯说。

    铁心源指着路过的一道黑黢黢的阴沟道:“你可能不知道,这个阴沟里面就有数不尽的钱财,你们有得罪大宋官府的功夫,不如去侵占这里,即便是杀光这里面的人,大宋官府也不会找你们任何的麻烦,说不定还会感激你们。”

    藤原一味香回头冷冷的看了铁心源一眼,就拖着他来到了一户人家,拖拽了一下墙头的草绳,然后大门就开了。

    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藤原一味香却极为熟悉的推开屋檐下堆放着的柴火,露出来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然后一脚就把铁心源给踹了进去,然后自己一矮身也钻了进去,回手拖拽了一下,那堆柴火就自动恢复了原状。

    从明亮的地方突然间来到了黑暗的地方,铁心源努力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才渐渐适应这里昏暗的环境。

    地上歪七扭八的躺着十几个人,五六个倭女正在人群里穿梭照顾,压抑的呻吟声如同魔音入脑,让人心烦气躁。

    铁心源努力的嗅嗅鼻子,回头对藤原一味香道:“药不对症啊,我家里有上好的金疮药,可以拿一些来给你们疗伤。”

    藤原一味香将链子的一头拴在一个铁环上,对一个迎上来的倭女道:“北女,去把大岛找来,我有事情和他商量。”

    铁心源很诧异她对自己人都说汉话,遂笑道:“你要钱,我帮你,这没问题,但是你一定要听我的。”

    刚刚说完这句话,腰肋处又传来一阵剧痛,还是原来的地方。

    痛楚让铁心源倒在地上,需要努力的扭动才能稍微缓解一下。

    身上的短剑被人收走了,一个倭女从头到脚将铁心源抚摸了一遍,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搜刮的干干净净,这才罢手。

    藤原一味香俯身看着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的铁心源道:“我准备让大岛去找你的母亲,你放心,他一定会伺候好你的母亲,我听说你母亲已经禁欲好多年了。”

    铁心源看着藤原一味香道:“就这一句话,将来不管我杀掉多少倭国人我都不会有丝毫的怜悯。”

    藤原一味香笑道:“你没机会了。”

    铁心源摇头道:“从你见我那一刻没有杀掉我,就说明我暂时还死不了。

    你们不是杀手,你们是贼。

    既然是贼,对财富的追求应当是第一位的,你们不要性命的去劫夺财富,就是一个明证。

    而我,是一个能给你们带来财富的人,这一局我输了,我帮你们敛财,下一局,我们各安天命吧。”(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