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八章没来由的死战
    第九十八章没来由的死战

    铁心源拔掉王曼身上的那支箭,还好,由于地毯裹得厚实,这只箭并没有穿透地毯。¤,

    他不敢把王曼从地毯里放出来,现在这里乱箭齐飞的,天知道会不会有流矢飞过来,自己身上有软甲,她身上可没有这东西。

    花园里有一口青石箍好的水井,铁心源好说歹说的才让王曼站到水桶里,自己摇着辘轳将她放了下去,用力的盖上井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从后腰上取出刚刚做好的燕翅弩,借助小小的偏心轮轻易地上好了弩箭。

    然后就离开花园,贴着墙向杀声四起的后院慢慢前进。

    这场战事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火巡铺的叮当车发出的叮当声已经清晰可闻。

    一时半会的许东升还死不了,更何况因为有谢拉尔加木措加入了战团,胜利的天平正在向许家这一方倾斜。

    短短的时间里,后院里就满是死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妇孺。

    不久前还带着乐器进入许府的一个美人儿,如今斜斜的倒在花廊下,脖子都被砍断了大半边,脑袋耷拉在一边,眼角的眼泪都没有干。

    也不知道是谁有这种辣手摧花的狠心,铁心源觉得自己好像办不到。

    刚刚默哀完美人,铁心源就忘记了自己绝不辣手摧花的誓言,手里的燕翅弩恶狠狠地扣动了。

    三点寒星在轻鸣一声之后就向藤原一味香高耸的****飞了过去。

    就在铁心源看到藤原一味香的时候,藤原一味香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铁心源。

    她身上的皮袄在第一时间就从身上褪了下来,沉重的皮袄如同乌云一般向铁心源笼罩了过去。

    在藤原一味香愤怒的的叫声中,铁心源翻身后滚,三支全钢弩箭已经全部被皮袄给包住了,噗噗噗三声闷响之后,皮袄上多了三个透明的孔洞。

    铁心源连回头看一眼战果的**都没有,一脚踏开花园边上的小门。沿着河岸就向下狂奔。

    一艘快船就停靠在许家的码头上,快船上摞着高高的一堆箱子,有的箱子是破的,露出里白花花的银判。

    船舷边上站着一个黑衣人,正在忙着用绳子捆绑箱子,铁心源一个箭步窜上快船手里的短剑轻易地刺穿了那个毫无防备的黑衣人,手握着剑横扫一下,锋利无比的宝剑就把黑衣人的身体斩开了一半。

    跳进船舱,铁心源手里的短剑不停地在船舱底部乱刺,每刺一剑。就有水柱从船舱****出来。

    在看到那些钱财之后,铁心源终于明白了,藤原一味香根本就不是什么倭国密谍,他们只是一群杀手,一群贼!

    藤原一味香跳上快船,见船底****出来的水柱,以及没过脚背的河水,凄厉的尖叫了一声,就重新跳上河岸。追杀刚刚从船上跳掉的铁心源。

    铁心源知道,自己把人家的贼赃给沉进河里去了,那个鬼女人这会一定对自己恨之入骨了。

    脚下丝毫不敢停步,手脚并用的爬上河堤。绕着河边密密匝匝的柳树顷刻间就跑出老远,只要坚持到官兵到来,自己就算是赢了。

    一个摸不清状况的回纥美女看见了刚刚爬上河堤的藤原一味香,惊喜的叫唤着。上前拉住藤原一味香向她表达自己的惊恐之情。

    藤原一味香狞笑着松开胸腹已经在顷刻间被刺了无数刀的回纥女子。

    丢弃了手里染血的短刀,从后背上抽出长刀,就飞快地向铁心源追了过去。

    她的身形在柳树林里极为矫健。追赶的速度极快,好几次铁心源以为甩掉这个鬼女人了,她的身影却总是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

    铁心源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胳膊再次向后指过去,燕翅弩的恫吓力让藤原一味香嗖的一下就躲到了柳树的后面。

    等了片刻,不见有弩箭射出来,藤原一味香暗骂一声,再一次迈开步子紧追不舍。

    她的个子很高,脚步奇大,虽然被铁心源阻挡了片刻,依旧快速的追了上来。

    铁心源的手臂再次向后指去,藤原一味香再次急忙躲闪,她对铁心源袖子里能够穿破皮袄的强弩非常忌惮。

    铁心源刚才为了能够好好地思考一下野马群的问题,特意选择了一段人迹罕至的河岸,却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最不想见到的人,这实在是太意外了。

    在许家自己依仗金城县男的官威想要出其不意的利用许东升来捉住藤原一味香,哪里想得到,人家正在谋算许家的家产。

    奔跑中的铁心源极为郁闷,明明他们才是贼,但是啊,每次需要跑路的都是自己。

    大宋还真是犯罪者的天堂啊,尤其是下面的州县,全县只有马步弓手三十名,再加上几十个衙役,就是整个县的治安力量。

    至于民壮,只有等案子发了之后才能有效的组织起来,那个时候,贼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宋人,铁心源都想带着巧哥他们当盗贼了……

    这些年铁心源没有刻意的去练武,但是跑步这种活动他是坚持不辍的。

    上天给了自己一双腿脚,就是用来跑步,走路用的,万万不敢浪费了这种天赋。

    只要跑到有人的地方,就轮到自己追着这个鬼女人跑了。

    鸡蛋大小的鹅卵石嗖嗖的从铁心源的耳边掠过,铁心源下意识的低低头,如果不是自己在进行之字形的跑动,早就被鹅卵石打破脑袋了。

    左腿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一根尖锐的木刺深深地刺进了铁心源的大腿上。

    他怒吼一声,强行转过身子,右臂再次抬了起来对准了近在咫尺的藤原一味香,一枚寒星从袖子里激飞出来狠狠地钉在藤原一味香的胸口。

    藤原一味香惨叫一声倒在地上,铁心源犹豫了一下想要靠近,他的腿却在缓缓地退后。

    这是一种对危险感知的本能。

    果然,藤原一味香猛地抬起头,两腿蹬地,身子几乎是斜斜的扑向铁心源,如果铁心源再向她靠近三两步就会被她扑个正着。

    如果两人不是生死仇敌,藤原的拥抱无疑是香艳而温暖的。

    铁心源情急之下,扣动了弩机,仅剩的一支弩箭****而出。

    藤原一味香似乎早有准备,两条手臂护住胸前,她竟是要拼着挨上一箭,也要擒杀铁心源。

    铁心源哪里敢和她硬拼,强忍着大腿上的疼痛,奋力的越过一道高垄,纵身跃进了碧平静无波的汴河。

    肩头,和左臂上各插着一支弩箭的藤原一味香冷漠的瞅瞅泛着涟漪的河面,将刀子咬在嘴里,纵身跃进了汴河。

    铁心源从七八丈之外的地方刚刚钻出来,抖抖脑袋上的水珠,想要看看那个鬼女人失落的样子。

    谁知道转身就看见藤原一味香从自己不远处的水面钻了出来。

    早就甩掉鞋子的铁心源半点都不犹豫的用短剑割断了腰带,身子再次下潜,借助冲力剥掉了自己全身的衣衫,然后就随着水流快速的向下游潜了下去。

    腿上忽然一痛,铁心源胡乱的把短剑朝后挥去,短剑稍微凝滞了一下,这是砍中的信息。

    全身浸在冰水里铁心源都要麻木了,这时候要是再逃,估计会死在这冰冷的汴河里面。

    狂性大发的铁心源见藤原再次向自己挥刀,干脆挺着短剑,连着身子一起扑过去,同归于尽也比白白死掉的好。

    藤原一味香侧身躲过短剑,留在水面上握刀的手丢掉长刀,两根尖尖的手指狠狠的刺向铁心源的眼窝。

    铁心源努力避开眼睛,却被那两根手指在脸上留下了两条长长的血口子。

    一根手指塞进了铁心源的嘴里,他就毫不客气的咬下了牙关,藤原一味香惨叫一声,一头撞在铁心源的额头,只听嘎嘣一声,她的尾指就被铁心源生生的给咬了下来。

    铁心源受到了重击,摇晃着脑袋随着水流飘走。

    藤原一味香看看自己少了一根手指的右手,再看看上游满是灯火快速飘下的快船,咬咬牙,径直向对岸游了过去。

    铁心源不敢和藤原上同一边的河岸,努力的搅动自己发麻的双腿,去了另外一边。

    艰难的爬上河岸,发一发狠拔掉自己腿上的木刺,然后就蜷缩在湿湿的沙滩上瑟瑟发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愚蠢的捕快终于找到了铁心源,此时的铁心源除了两只眼珠子还能木讷的转动两下,全身一点知觉都没有,唯有那柄短剑,依旧被腕绳牢牢地挂在手腕上。

    捕快见铁心源喝了一大碗姜汤之后,嘴巴总是动个不停,遂低下头倾听。

    “我姐姐还在水井里……”

    一个壮硕如山的汉子站在他身边道:“王夫人已经被找到了,不需牵挂。

    你可知盗贼为何人?”

    铁心源听王曼已经被救上来了,那里还有多余的精神去说别的,心神一松,就此沉沉的睡去。

    铁心源不知道,此时就在他的对面,裸着上身的藤原一味香正在慢条斯理的用一块湿布包裹自己的伤口。

    铁心源的状态她看得清清楚楚,咬咬银牙,单手捂住肩头的伤口,却露出高耸的胸膛,凄惶的敲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