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五章突如其来的虫灾
    第八十六章突如其来的虫灾

    紫宸观里的生活环境太恶劣,难怪那些女子宁愿在深秋在冰冷的水潭里洗澡勾引皇帝,也比继续留在紫宸观里暗无天日的过活要好。

    王柔花和儿子一样,不知道该同情谁,皇帝如同种马一般的辛苦,那些女人们过的差的想过的好一些,过的好的还想过得更好一些。

    结果就是大家都过的苦兮兮的,弄不清楚一个个的都想要什么。

    崔嬷嬷和花嬷嬷就是两个一心想过好日的人。

    公主不待见她们,因此,她们能够拿到的钱很少,即便是水珠儿这个贴身侍女的俸禄也比她们高。

    更别说公主对水珠儿宠的一塌糊涂,自己吃什么,水珠儿就吃什么,自己用什么水珠儿就用什么。

    水珠儿除了不敢违制,活的跟公主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两位老嬷嬷只要看到水珠儿房间里的琉璃摆件,就不由自主的流口水。

    现在能让两位嬷嬷增收的就是那个年轻而古怪的金城县男了。

    只要见到那位阔气的男爵,他给的赏赐总不会让两位嬷嬷失望,这比她们的俸禄银子高出的太多了。

    冯贤妃这几天非常的忙碌,听说她和皇后走的很近,似乎在筹划什么大事,对赵婉的管教自然就松懈下来了。

    这么好的机会下,公主竟然不偷偷的去找自己的情郎幽会,这让两位嬷嬷非常的着急。

    不知道松子有什么好吃的,公主竟然带着水珠儿在松林里面整日里捡松子,短短三天时间,已经捡了一大篮子。

    听崔嬷嬷说赵婉在捡松子,铁心源就等着这个傻姑娘自己找上门来。

    以前的时候,自己给公主送过炒熟,并且开口的松子吃。看样子这一回公主打算自己动手炒点松子给父亲尝尝。

    果然,下午的时候赵婉和水珠儿就带着几个宫女和两个嬷嬷过来了。

    看到公主脸上还没有来得及擦拭掉的烟灰,铁心源笑了一下,¥⑩¥⑩,就接过水珠儿手里的松子,把它们全部倒进清水里面去了。

    然后用力的掰开赵婉紧攥着的拳头,打开一看,果然,她的手心里攥着一小把炒的黑乎乎的松子。

    铁心源往嘴里丢了一颗,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咬开一颗,里面的瓤子已经被炒糊了。

    见赵婉的神情泱泱的。就笑着对她说:“炒松子的时候一定要先在凉水里泡泡,然后再蒸一下,要不然炒出来的松子得拿着锤子敲才能吃。

    另外,你要给你父皇进贡吃的,应该把壳全部剥掉,另外啊,你千万不要自己送上去,要通过王渐递上去。

    宫里的情形复杂,能不出乱子就不要出乱子。”

    那些宫人见铁心源靠近了公主。就很习惯的转过身。

    两位嬷嬷没有拿到赏赐有点失望,不过还是走到一边继续等候自己的赏赐去了。

    赵婉拉住铁心源的手流着泪道:“对不起,你给我的罐子,都被我母妃拿走了。她连我的小鱼也拿走了。

    我不给她就哭,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然后我就想给炒点松子,结果还炒糊了,磕不开。”

    铁心源低头看看手上的那点松子笑道:“炒的很好吃啊。至于那些罐子没了不要紧,我重新给你弄,都不是值钱的东西。你母亲喜欢就让她拿走好了。”

    赵婉哭的更厉害了,抽泣着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难过。

    母妃不讲理,还要我搬出宫室,把房子空出来给她的女官住,说是要和女官商量事情,女官进出宫室不方便。”

    铁心源皱皱眉头道:“你确实不合适再住在那里了,搬出来也好,眼不见为净。

    我在喷泉边上给你搭建一个漂亮的大帐篷,住在那里你母妃就不来烦你了。”

    赵婉跟在铁心源身后,看着他从水里捞松子,小声道:“我住到那里我母妃就会找过来,你以后不要送东西给我了。”

    铁心源笑道:“这可不是一个公主该说的话,一个漂亮的公主就该收到山一样多的礼物,没礼物收的公主还叫公主吗?”

    赵婉帮着铁心源把松子弄到蒸锅上,等一切都安稳之后才道:“你的心意都被拿去献殷勤去了,我不愿意。”

    铁心源掏出手帕在蒸汽上弄湿了手帕,趁着还温热,把赵婉脸上的黑灰擦拭掉,拍拍她的手道:“那就是一些死物件,没你说的那么重要,只要你好好的,那些都不算什么。

    记住了,最近会有怪事情发生,和你父皇见面的时候什么话都不要说。”

    铁心源见赵婉认真的点头了,就从怀里掏出一把玻璃珠子,丢给两个老嬷嬷,人家踮着脚尖已经盼望了很久。

    蒸过的松子很容易就炒开了口子,挺着铁锅里面的松子噼里啪啦的响,赵婉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庞籍从很远的地方走过来,一看就是专门来找铁心源的。

    被别人看见自己和铁心源这样单独在一起不好,赵婉就提着裙子匆匆的离开了。

    来的人不光是只有庞籍,包拯和夏竦也一起过来了。

    铁心源丢下手上的铲子,给三位见礼完毕后,就听庞籍笑道:“好一锅松子啊,这些山野美食虽然吃起来艰难,却最是美味不过,莫停手,继续炒,不要糟蹋了东西。”

    铁心源让福儿给三位大佬上了茶水,朝三位嘿嘿一笑,就继续翻炒松子,这东西要是不受热均匀的话,很难炸开口子。

    夏竦喝了一口茶水,捋捋胡须道:“东京发生了虫灾。

    皇宫的地基受损严重,需要挖开之后,重新填补地基,不能损坏宫里的殿堂,你能做到吗?”

    铁心源听到皇宫里闹虫灾的话,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这时候宫里如果不发生一点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才是最不合理的。

    铁心源把炒好的松子装进一个大筛子里,放在三位大佬的面前笑道:“整修皇宫,该是内务府和将作监的事情,如何轮得到我一介男爵来做事?”

    庞籍抓了一把滚烫的松子,剥开一颗填进嘴里道:“别人不合适,这件事自然是老夫领头,你去做。”

    铁心源皱眉道:“就凭小子的一家之言吗?是不是有些儿戏了?”

    包拯长叹一口气道:“老夫盼望这事是儿戏还来不及呢,如果真的是儿戏,老夫只要处置一下你妖言惑众的罪责就成,如何会把我等为难到如此地步。”

    铁心源奇怪的道;“您已经检校过了?如何检校的?”

    庞籍看了铁心源一眼道:“一百二十只羊,半个月的时间,全部死亡了,喂的是丹药,以白铅,雄黄,朱砂为主料的丹药。”

    铁心源笑道:“也许是喂的数量太多了吧,好东西吃多了也会死人的。”

    夏竦笑吟吟的看着铁心源道:“你觉得丹药是好东西?”

    铁心源尴尬的笑了一下道:“小子可没有胆量说玉虚宫里诸位高人坏话的本钱。

    不过,就小子自己而言,哪怕是病的快要死了,也不会去服用那些丹药,更不会服用寒食散。”

    夏竦冷哼一声道:“虚头巴脑的,为人半点都不实在,也不知王家和太学是怎么教的你。

    丹药有大毒,这一点朝中兖兖诸公是有共识的,你说的那个可能,也就是基于这一点,才取信了诸公。

    兹事体大,不由我们不小心从事。”

    铁心源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连忙道:“您只需要告诉将作监,取出皇宫地基里的铅板就成,以小子来看,不管是雄黄,还是朱砂,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散,恐怕已经所剩无几了。

    唯有铅板,对人造成的损害不但持久,还不易散发掉。

    小子从今日起就给嘴巴贴上封条,保证连梦话都不会说。”

    庞籍看了一眼包拯道:“换真被你给说中了,他果真是一头小狐狸。

    也罢,既然他不愿意,老夫也没有强人所难的道理。

    我们还是另选贤才来做这件事情吧。”

    包拯恨铁不成钢的那指头点点铁心源,见庞籍已经起身离去,就紧紧地跟随了上去,好像还非常激动的和庞籍争辩着什么。

    夏竦吃松子吃上了瘾。

    不一会就吃了一堆壳子。

    他坐着铁心源就不敢坐,只好耐着性子站在一边伺候着。

    可能是吃过瘾了,夏竦抬头看看铁心源道:“回京城之后,你就把孩子接走吧。”

    这是早就答应人家的事情,更何况这和巧哥有关,铁心源不介意手上再多一个筹码,就点点头道:“好,回到京城我就去府上接回来。”

    夏竦摇头道:“不用你去接,自然会有人给你送过去。”

    说完话之后,夏竦站起身悠悠的道:“你刚才拒绝庞相是对的。”

    铁心源拱着手等候夏竦的下文。

    却听夏竦道:“你应该能猜到那个孩子不是我的了吧?

    好好养育,那是忠烈之后。”

    听到这句话,铁心源就想给夏竦这个张口说胡话的老不羞一记耳光。

    因为奸情生出来的孩子,怎么就变成了忠烈之后,他很想怎么个忠烈法?难道就因为孟元直帮皇帝分担了一个女人?(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奉上,休息一下,晚上继续第三更。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