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五章众生相
    第八十五章众生相

    自从老包从铁心源这里离开之后,乳山上的气氛就非常的古怪。£∝,

    那些大臣们看到铁心源的时候,眼神总是很奇怪,好多人似乎很想和铁心源说话,最后却在铁心源上前施礼问安的时候,嘴里说出一大串没有任何意义的废话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通过包拯传达给他们的信息非常的恐怖,虽然还没有等到证实,但是这些人通过逻辑推演之后发现,这很可能是真的。

    情何以堪啊。

    皇帝居住的地方不是天下最祥瑞的地方也就罢了,如今看起来,富丽堂皇的皇宫反倒是天底下最凶险的地方。

    让人断子绝孙,这是世上最恶毒的诅咒,皇家已经背负三代人了。

    身为大宋忠贞的臣子,即便是死了,那里有颜面去见九泉下的先皇。

    重新修建皇宫?

    这根本就不可能。

    迁都?

    一想起这两个字好多大臣的后脊背就寒毛直竖。

    当年先帝被契丹人打怕了,想要迁都去南京,后来被寇准等人用命给劝谏了。

    所有人都明白,一旦迁都去了南京,开封城里的禁军自然是要随着过长江去南京。

    一旦河东,开封兵力缩减之后,估计用不了多少年,长江以北的国土恐怕都要沦落成异族人的牧马地了。

    庞籍看铁心源的眼神就更加的难以捉摸,铁心源觉得这个老家伙总是在打量自己的要害处,就像屠夫在看即将要屠宰的对象,琢磨着从哪里下刀子呢。

    想想都觉得这个老倌可怜啊。

    别人当同平章事的时候,一样有这样的事情,却因为没人知道的缘故,继而过的风生水起,酒池肉林般的痛快。

    自己刚刚接手大宋皇权之下的最高权力。就碰到这件隐晦的足以让人发狂的事件,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悲哀。

    一想到正在宫里为生儿子而浴血奋战的皇帝,庞籍就觉得挂在天空上的太阳都没有了任何的温度。

    一个本性并不好色的皇帝,如今却夜夜笙歌……

    铁心源自然是不管这些的,需要操心的是他们,需要给皇帝解释的是他们,自从告诉老包这件事之后,麻烦就不再属于自己。

    那些人整天酒池肉林的,不找点事情做,实在是对不起他们。

    水珠儿说赵婉昨晚哭的很伤心。冯贤妃拿走了赵婉的琉璃罐子,里面的蝴蝶也被当做祥瑞拿走了。

    所以,铁心源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重新给赵婉做一个漂亮的琉璃罐子,再给她找一些蝴蝶茧子装里面。

    火儿现在已经是琉璃制造方面的大师了,看到这家伙用铁管子吹玻璃,吹得出神入化,想必用不了多长时间,大宋就会出一大批琉璃精品。

    铁心源当然知道琉璃和玻璃是两回事,两者之间的价格差别足足有天与地那么大的差距。

    不过这不重要。等到百十年之后人们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早就死了,能骗过好几代人就已经是英雄豪杰了。

    蝴蝶产卵一般都在温暖的向阳坡上,那些杂乱的灌木丛是它们的最爱。

    不过挑选蝴蝶卵则是一门技术活。这难不倒铁心源,他只挑大的蝴蝶茧子,茧子大了,孵化出来的蝴蝶也自然就大。

    铁心源还没有见过长得丑的大蝴蝶。越大的蝴蝶越是美丽,这几乎是一条定律。

    忙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满意的蝴蝶茧子。将挂满蝴蝶茧子的树枝锯下来之后,铁心源和狐狸回到了营地。

    火儿,水儿,福儿一群人全部被撵出营地,坐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营地里面。

    营地里面似乎非常的热闹,宦官,宫女进出不停,从她们手上捧的东西来看,营地里正在举行一场宴会。

    铁心源走到火儿身边问道:“怎么不进去?”

    火儿摇头道:“进不去,冯贤妃正在和婶婶说话,原本还要找你的,结果你不在,她们就开始喝酒,吃饭了。”

    铁心源听到火儿这样说,立刻起身,带着自家的兄弟就钻进了不远处的树林子。

    生在大宋,铁心源知道这个时代总是会莫名其妙的缺粮,因此,不管是在东京,还是在其它的什么地方,他总会习惯性地准备一些储备粮食。

    事实上他是被史书上描述的那些恐怖的饥饿场景吓坏了。

    他不敢想象自己面对一碗观音土,或者一碗人肉汤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在水潭边上点一堆火,然后把米和咸肉装进竹筒里丢火堆里面烧一会就是一份香喷喷的竹筒饭。

    很明显,昨日里冯贤妃拿着赵婉的蝴蝶罐子在赵祯那里获得了好评,说不定她昨晚就是和赵祯一起睡的。

    所以大清早被皇帝撵出来之后,就食髓知味的想从铁心源这里再拿到一样奇怪的好东西,然后再拿去献给皇帝,最后再重温鸳梦。

    这事不能说细细的回想,想的太细,脑子里就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画面。

    因为要娶赵婉,所以想这样的画面有些不好,铁心源干脆就带着兄弟们躲起来,凑活着随便吃点,就算是完事。

    才吃完饭,就有宦官过来驱赶铁心源,说陛下要来水潭边散心,铁心源这等无关人等赶紧滚远。

    远远地看见王渐挺胸腆肚的走过来,赶紧打听一下,这乳山还有什么地方是可以让无关人等休憩一下的地方。

    “陛下的精神很好!”

    刚凑到王渐的身边,就听王渐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铁心源连忙摇头道:“陛下精神好是必然的,我就是想找一块没人打搅的地方休息一会。”

    王渐左右瞅瞅,压低了嗓门道:“赶紧滚远,一会这里要上演香艳的一幕,有美人在这里沐浴。”

    铁心源看看冒着寒气的水潭,再看看猥琐的王渐道:“你这么说是要我偷看呢,还是滚远?

    本来想滚远的,听你说的这么香艳,如果不偷看岂不是白白辜负了美人?”

    王渐嘿嘿笑道:“陛下要散步,自然是要来水潭边上看一下水车的,然后恰好遇见有绝色佳人在潭水里沐浴……”

    铁心源深深地点点头道:“谁啊,不但能买通你,还能在这里摆下这么大的阵仗,现在,这水潭里的水冰冷刺骨,美人能下去吗?会冻病的。”

    王渐呵呵一笑,拿拂尘指指水潭道:“这样的事情多了,宫里面的那些女人大冬天的拿雪擦身子都不稀罕,就是想给陛下展现一下她们的身段。

    别说这个水潭了,只要能达到目的,火坑她们都敢跳。”

    铁心源的脸皮抽搐两下,佩服的挑挑大拇指,转身就离开。

    人家美人已经下了这么大的赌注,自己还是不要破坏为好。

    而且,他相信,那样的场景一定没有什么看头。

    那时候看到的不是一个个********的身体,而是一颗颗坚持不懈要往上爬的心。

    第一次深度了解了那些女人变态的上进心之后,铁心源觉得自己以前梦想的三妻四妾的生活可以远离自己了。

    皇帝目前悲惨的家庭生活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前车之鉴。

    王柔花对冯贤妃很是大方,一尊漂亮的玻璃球送给了冯贤妃,玻璃球里面还镶嵌着一支漂亮的金簪子。

    这个玻璃球还有一个富贵美丽的传说,王柔花连自己儿子瞎编的故事一并赠送给了冯贤妃。

    至于要怎么演绎,就看冯贤妃自己了,王柔花知道,在那个到处都是谎言的后宫里面,冯贤妃一定能够把这个故事的价值发挥到最大程度。

    铁心源回来的时候,王柔花正在发脾气,头发都乱糟糟的。

    那颗玻璃球是她最喜欢的东西,里面的金簪子也是自己的,现在送给了别人,让她痛不欲生。

    “如果她不是小婉的母亲,我怎么会把东西送给她?”

    王柔花看到儿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铁心源无奈的道:“东西是您送掉的,怎么就埋怨到我身上来了?

    您也别生气,那东西是火儿练手的东西,等回到东京城,让火儿专门给您烧一炉子,您喜欢什么样子的,就烧什么样子的,不论是牡丹,还是芍药,亦或是菊花,一样给您烧一个。

    就是要藏好,别让别人看见了,免得又没了踪影。”

    王柔花这才高兴了起来。

    铁心源发现母亲自从来到乳山之后变化很大,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骄傲感。

    威风八面的东京第一小吃大掌柜的风采完全不见了,只剩下少女一般的怪脾气。

    “儿子,你不知道啊,紫宸观里的那些道姑过的日子真是连狗都不如啊。

    可怜的,我吃剩下的饭食都有人讨要。

    你不知道,我房里吃饭人口最多的时候足足有二十个人。

    也就是娘亲,那些管事的不敢招惹,换个人,早就被撵出去了。

    那些女子一个个其实都是官宦人家的女儿,要模样有模样,要人才有人才,她们的爹娘一定做梦都想不到她们的宝贝孩子如今连饭都吃不饱。”

    铁心源摇头道:“她们的爹娘不会可怜自己的孩子的,只会恨自己的孩子没本事拴住君王的心,不能给全家带来荣华富贵。”(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送到,您先看,我继续,最近状态很好,谢谢兄弟姐妹们的关心,孑与拜上。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