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四章冯贤妃的祥瑞
    第八十四章冯贤妃的祥瑞

    赵婉有四个漂亮的琉璃瓶子,第一个琉璃瓶子里装着一对透明的小鱼。

    第二个瓶子里装着一只手指长的绿色大螳螂。

    第三个瓶子里只有半截枯树干,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到那节枯树干上有几个不大的茧子。

    至于第四个瓶子里,只装着一瓶子五颜六色的琉璃球,倒进去水之后,整个瓶子都变得花花绿绿的。

    冯贤妃看着女儿从玻璃瓶子那边透过来的巨大眼睛,叹口气道:“生了你这个女儿,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赵婉笑嘻嘻的道:“那就快点把我嫁出去,给你换一个能干的女婿回来,他一定能帮的上你。”

    冯贤妃轻蔑的一笑道:“一个小小的金城县男还不足以让你母妃看在眼里。”

    赵婉依旧笑的没心没肺的,掐着自己粉嫩的指头笑道:“十四岁当男爵,十八岁当子爵,二十几岁当侯爵,三十岁就成公爵了,到了那时候他的品级和母妃一样,您的眼睛太小也就容不下他了。”

    冯贤妃没好气的道:“你以为皇家的爵位是那么容易得的?

    好些人家几十上百年的打根基,才能触摸一下公爵的边,他一没根基,二没帮手,如何能够做到你说的那种升官速度?”

    赵婉撇撇嘴道:“他家刚来城墙根住的时候,您说他们母子是叫花子。

    后来铁心源从宫里拿芭蕉的时候您又说他是小贼偷,死性不改。

    后来铁心源帮我做铠甲的时候,您还说他就是一个当工匠的好材料,正好给我我父皇干活。

    再后来人家成了太学生,您还要说什么沫猴而冠。

    现在您又说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男爵。

    娘亲。您数数您说过的话,那一次是准的?”

    冯贤妃被女儿挤兑的有些恼羞成怒,正要发火的时候。就听女儿悠悠的道:“娘亲,您最近一定要看好我父皇。千万莫要让别人给拖走了,孩儿可是听说,这座宫殿是出了名的祥瑞之地。

    司天监的官员说今年斗数紊乱或有紫薇星降世,孩儿可是听说,紫微星降于家中则为一家之主,降于国家,则表示有帝王降生,万一紫微星落在这里呢。

    我可是还没有弟弟呢。如果有一个弟弟,他将来不是一国之主,谁能是?”

    冯贤妃幽幽的叹了口气,刚才的不快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轻轻地摸着自己的小腹道:“你当初托生成一个男丁多好啊。”

    赵婉无奈的看着自己母亲道:“幸好我是女儿身,如果我是男丁,您觉得当初那个被废黜的郭氏能放过您?”

    冯贤妃柳眉倒竖,怒道:“以后不许你再见张氏那个多嘴多舌的女人,当初看她做事稳妥才派她去服侍你,现在倒好,你看看这几年她都把你教成什么样子了。”

    赵婉起身拥抱着母亲撒娇道:“母妃。您吧张嬷嬷给孩儿找回来吧,那两个新来的婆子又老又蠢。”

    冯贤妃见女儿又来这一招,无奈的道:“母妃是绝对不会让张氏来服侍你了。她总是给你出一些出格的主意。

    不过,等你回了公主府,倒是可以让她来公主府做个外管事,也算是报答她这些年尽心尽力的照顾你。”

    赵婉瘪着嘴巴道:“张嬷嬷可能不回来了,听水珠儿说,张嬷嬷准备接手铁夫人在西水门开的大铺子当女掌柜了。”

    冯贤妃哈哈大笑道:“还真是贱到一起去了,好好地女官不做,偏偏去当一个沿街叫卖的女商人,真是自甘堕落。

    这样也好。省的本宫还要多操一份心。”

    赵婉见自己和母亲说话,根本就说不到一起去。暗自摇摇头,知道或许只有父皇的恩宠才能让母亲忘记所得不快。

    就把一支琉璃簪子插在母亲的头发上笑道:“母亲您戴上这支簪子真是太美了。您又有借口去找父皇了,让父皇评鉴一下您是不是宫中最美的人。”

    一番话把冯贤妃说的有些羞涩,假装嗔怒了一下,就找来镜子左看右看之后,满意的训斥了赵婉一番,就提着一篮子吃食被宫人搀扶着去看看皇帝有没有空。

    母亲走了,赵婉顿时就蔫了下来,懒懒的趴在桌子上,两手托腮,看着瓶子里的游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她发现瓶子里的那半截枯树干上的一个茧子好像动了一下,就大声的呼喊水珠儿赶紧过来。

    这半截枯树干也是铁心源送给赵婉的礼物,送的时候铁心源说过,只要把这个瓶子放在温暖的地方,就会有蝴蝶从里面孵化出来。

    对于铁心源的话,赵婉是从不怀疑的,所以就喊来水珠儿俩人一起握紧了拳头为那个想要努力挣脱茧子的美丽生灵鼓劲。

    看着那个努力挣扎的生灵,赵婉发现铁心源说过的一些话非常的有道理。

    一抹淡蓝出现在赵婉的眼前,就在自己刚刚一愣神的功夫,那只蝴蝶已经钻出了茧子,已经攀在那半截枯枝上开始扇动自己蓝色的翅膀。

    带着蓝色粉末的翅膀在琉璃瓶子里绚烂非常,只可惜不论它如何的努力都无法飞出这个盖着盖子的琉璃瓶子。

    赵婉掀开了琉璃瓶子上的麻布,只见那只蝴蝶晃晃悠悠的从瓶子里飞了出来,它一直在向太阳所在的方向飞去。

    水珠儿不得不惋惜的打开窗户,让它去外面更加广阔的天地。

    “公主,这只蝴蝶好漂亮哦。”

    赵婉抬手扒拉一下水珠儿撅起来的嘴唇,笑着指指重新被麻布封住口子的琉璃瓶子道:“知道什么,这里面的蝴蝶还多呢,那只蝴蝶第一个破茧成蝶,总要有一些赏赐的,本公主决定给它自由。

    剩下的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我会把它们留在瓶子里,直到它们重新变成茧子,水珠,快去摘些新鲜花朵来,等一会别的蝴蝶破茧之后要吃呢。”

    水珠儿闻言,提起一只花篮就飞快地跑去摘花去了,她也很想看看瓶子里的那些茧子还能孕育出什么样美丽的生灵出来。

    又有两只蝴蝶破茧了,一只是黄色的,一只是粉色的,或许这两只蝴蝶知道自己飞不出去,就乖乖地停在枯枝上张开翅膀展现自己的美丽。

    门响了,进来的却不是水珠儿,冯贤妃愤怒的将食盒摔在地上,骂走了所有的宫人,自己抓着女儿刚刚送给自己的那支美丽的琉璃簪子手上青筋暴跳。

    赵婉回头看了母亲一眼,知道她在父皇那里碰壁了。

    就笑道:“娘亲,快来看蝴蝶!”

    冯贤妃却没有朝这边看过来,不知为何就小声的抽泣起来。

    赵婉小心的捧着琉璃罐子走到母亲身边道:“娘亲,您看看,您看看这里面的蝴蝶多美啊。”

    冯贤妃心丧若死的道:“漂亮有什么用,他只喜欢那些年轻的狐媚子,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赵婉只是听着,一句话都不说,母后自哀自怜的时候,神魂是出窍的,根本就听不进去外人的话。

    “陛下啊,妾身真的很想你,哪怕是站在那里看您一眼都好啊。

    您怎么就不愿意见妾身呢?

    妾身从早上开始梳头打扮,在外面游逛了一早上,满怀欢喜的等着和您偶遇……

    您倒是出来了,可惜您的目光全在那些娇媚的狐媚子身上,即便妾身扶着矮树努力的让您看见,您也视而不见……”

    赵婉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这些凄婉的如同女鬼魔音般的声音还是执着的钻进了她的耳朵。

    这个时候,她无比的怀念王柔花大声呵斥铁心源的声音,更喜欢看见,王柔花拎着鸡毛掸子满院子追打铁心源的场景。

    每到这个时候,自己就会趴在城墙上,为王柔花鼓劲喝彩,又希望铁心源能够聪明一点赶紧跑到外面去。

    王柔花殴打铁心源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跑出大门过。

    他那么聪明,不是想不到跑出去,而是宁愿挨打也不愿意惹母亲更加的生气。

    赵婉叹了口气,把蝴蝶罐子放在母亲的手上道:“娘亲,这可是祥瑞啊,您应该换上朝服,亲自捧着这罐子蝴蝶送到父皇的桌案上,祝贺父皇宫中蝴蝶晚秋破茧,这预示着我父皇从今日起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万始更新,破茧成蝶,大吉大利。”

    眼前美丽的蝴蝶一下子就把冯贤妃从迷梦中唤醒,满是泪光的眼睛,越来越亮。

    死死地抱着手里的蝴蝶罐子道:“没错,没错,这是大吉祥,陛下听了一定会很喜欢。

    春颖,春颖,拿我的大衣服,我要洗漱然后盛装去恭贺陛下。”

    说完话,竟然看都不看赵婉一眼,只是死死地盯着自己手上的蝴蝶罐子,然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当水珠儿提着一篮子鲜花进来的时候,没有看见蝴蝶,发现公主正兴致盎然的盯着罐子里的两只游鱼看。

    见水珠儿进来了,就指着其中一条比较小的鱼对水珠儿道:“这条是我。”

    见水珠儿一脸的迷惑,又指着那条稍微大一点的鱼对水珠儿道:“这是源哥儿……我们不分开!”(未完待续。)

    ps:第三章,太好了,我发现我还是能写出一万字来的,明日继续,求票,求月票!!!!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