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九章南辕北辙
    第七十九章南辕北辙

    宦官们哪怕是扒掉自己的皮也要把皇帝伺候好,这是王渐他们的努力目标。

    后妃们宁愿不要命也要给皇帝生个儿子,这是她们一生的追求。

    大臣们则真的很像海里的王八,紧紧地簇拥在皇帝这条真龙的身边,尽管有时候会被皇帝吃掉一个两个的,这依旧不能阻止他们向皇帝靠拢。

    被吃掉和飞黄腾达之间永远都用不着去仔细多想,后者重要的太多了。

    一旦被真龙提携一下,王八的子子孙孙就吃用不尽了。

    直到这一刻,铁心源才发现自己就是一个蠢货,一个标准的蠢货。

    如果自己不把玻璃的制造法子给皇帝,这些人就会无视自己这个小小的太学生,即便是自己想娶公主,也是很小的一件事,毕竟这和大臣们是没有关系的。

    现在,自己已经算是对大宋有了一定的贡献,仅仅是填平了岁币和岁赐这两个大窟窿,就足以让朝中很多尸位素餐的家伙们妒忌,让那些名臣们警惕。

    这种情况之下,自己想要娶公主获得进一步的幸进,就会有很多没名堂的人用一些没名堂的理由来阻止。

    皇帝身边的位置有限,容不得铁心源这样一个新人。

    看得出来,王渐在苦心孤诣的准备把铁心源教导成和他一样的人,在他看来,只要能够获得皇帝的恩宠,个人一些无所谓的奇怪感情完全可以抛弃。

    只要沾染上了皇权这个金色的光环,不要尊严那些东西也能活的如鱼得水。

    按照王渐的看法,想要获得皇帝的恩宠,首先就需要贡献自己的顺从并且要保持高度的忠诚概念。

    包拯总是把铁心源的功绩挂在嘴边,他希望铁心源能够做一个对皇帝有用的人,对国家有用的人,当然,他也必须站在士大夫的利益上说话。

    因此,他在第一时间就把铁心源介绍给了士大夫现在的领袖庞籍。

    庞籍牵着铁心源的手就像一个慈祥的祖父牵着自己小孙孙的手。

    眼中满是慈爱。话语中满是鼓励,但是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要铁心源等待。

    他希望铁心源能够成为大宋的栋梁之臣,不过这需要等他们全部都死去之后再说。

    短短时间里,铁心源就认识了十几位金水河的大王八和小王八。而他自己在那些王八的眼中不过是一只小小的金钱龟。

    日落西山的时候,这座新修的殿堂里面灯火辉煌,莺歌燕舞,丝竹声不绝于耳。

    一张巨大的长条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美丽的玉石瓶子里装着大宋所能找到的最好的美酒。

    头顶上六盏巨大的玻璃片子装饰成的彩灯。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让这场最为奢华的酒宴多了一层迷幻色彩。

    被邀请的十六位大臣分列长桌左右,津津有味的品尝着事物,看着拿着羽扇左右婆娑起舞的宫女,即便是最古板的大臣,在五色的灯光下,也有些放浪形骸。

    这是一场家宴。

    东道主自然是长公主,皇帝不论在任何时候都坐在主位上,有资格和他单独一桌的,不过是戴着幕离的皇后和一身道装打扮的长公主。

    铁心源只好站着。能上桌子的人中间,爵位最低也是侯爵,他一个男爵之所以能够站在柱子边上伺候,已经是看在他是这座宫殿的建造者了,据说,能站着伺候这群人吃喝,是东京城里的每一个少年勋贵都梦寐以求的荣耀。

    王渐就在他身边笑吟吟的向他介绍进入这座殿堂的大佬。

    铁心源没心思听这些,他更在意躲在对面帘子后面向他傻笑的赵婉。

    这让他心里非常的温暖。

    在这座嘈杂的大房子里,和自己有关系的恐怕只有这个小女人了。

    在这一刻,眼中只有那个女子。至于皇帝,皇后,长公主,以及大臣们全部都变成了背景。

    王渐已经催促铁心源去给那些勋贵们斟酒三遍了。铁心源还是不动弹,双手按在窗台上,屁股很自然的就坐在过道上的窗台了,探手从路过的宦官端着的红漆盘子里捞过一只鸡腿,吃的香甜。

    王渐叹息一声道:“你不该这样的。”

    铁心源笑道:“这样挺好,大伴啊。你看看这里的每一个人,仔细的看一遍,你觉得这里的那一个人是那种因为你帮他倒了两杯酒就会对你另眼相看的人?”

    王渐摇头道:“这是礼数。”

    铁心源摇摇头道:“礼数太空洞了,如果我一直能够为大宋带来财富,那么,我就算是一个混账,他们也会对我另眼相看的。

    您看看,这世间有礼数的人多了,哪一个因为这一点就飞黄腾达了?

    我爹是打铁的,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是我还是学会了很多关于打铁的谚语,比如,这句,大铁还需自身硬。”

    王渐呵呵笑着指指对面的赵婉道:“你看看,公主在对面对你偷笑呢。”

    铁心源还了公主一个大鬼脸道:“这没用,以公主的心性,我穿上男爵的官袍她会对我笑,我穿上乞丐服,她一样会对我笑的,就是因为有她的笑容,我才会留在这里看别人吃吃喝喝。”

    王渐有些发急道:“你现在是赶紧把自己金城县男的帽子换成别的才好,这顶帽子太危险了。

    今年四月初,李元昊麾下的猛将没藏讹庞与青塘之主角厮罗在旱平川大战了一场,差点波及到金城县。

    幸好这一战双方势均力敌,都没有多余的力量南下,如果有一方趁势南下,金城县都是保不住的。

    一旦金城县没了,你这个金城县男就有收复故土的责任,随军出征是你唯一的道路,这是祖制,没人能帮你逃过这一劫的。”

    铁心源伸出双臂紧紧地拥抱了一下王渐道:“你是好人。”

    王渐不习惯这种亲近,浑身不自在了半天才在铁心源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赶快把爵位换到安全的地方去,这事很重要,咱家听说京东西路的吴川县男刘永都因为鱼肉百姓被陛下革去了封爵,你要是能换成武川县男,就能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了。”

    铁心源苦笑一声道:“如果我再立新功,你信不信陛下一定会封我为金城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