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七章质疑产生的后果
    第七十七章质疑产生的后果

    王渐的神情慢慢的变得冰冷起来,将双手塞回袖筒幽幽的道:“你提供牛乳?”

    铁心源笑道:“我又不产牛乳,怎么提供,当然是奶牛提供。○”

    王渐紧张的神情松弛下来,把手从袖子里取出来道:“为什么啊?就为了兖国?我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铁心源摇摇头道:“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只说方子,不管调理,喝牛乳总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更何况牛乳是你们自己找来的……”

    王渐摇头道:“不是这个,陛下一向不喜欢喝牛乳,从小就不愿意喝。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喝牛乳?如果牛乳真的能够帮陛下有子嗣,陛下会喝的。”

    铁心源坐在一块被秋雨洗的极为干净的石头上笑道:“这里是一块福地,大伴,相信我,陛下在这里会有子嗣的。”

    “你不说原因?”

    铁心源笑道:“没什么原因,反正喝牛乳对陛下只有好处没坏处,大伴为何不试试呢?这没有什么损害啊。”

    王渐摸摸脑袋看着已经起身离去的铁心源,决定等陛下住进这座殿堂之前,一定要好好地搜检一下这里。

    铁心源刚才的话说的云山雾罩的很不清楚,就算是福地,也需要检查过后才知道。

    赵婉笑着从这间屋子跑到另外一间屋子,一刻都不停,她甚至下令宫女把所有帘子都拉上,把所有的蜡烛都点起来,自己按照铁心源的指挥打开了莲蓬头,探手摸着温热的水柱,恨不能现在就试试这种奇怪的洗澡方式。

    “这是什么?”赵婉摸着坐便的盖子奇怪的问道。

    “马桶啊。”

    “呀,脏死了。你把这东西放在这里?”

    铁心源翻了一个白眼道:“你的马桶还不是放在屏风后面?”

    水珠儿插嘴道:“有香灰……”

    铁心源把一壶茶水倒进马桶,随手拉了一把墙壁上的绳子,就听哗啦一声响,茶水和茶叶顿时旋转着就被下水管子给吸走了。

    见赵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铁心源哼了一声就走出浴室,喝止了张嬷嬷抠窗户漆皮的举动。

    张嬷嬷笑道:“没见过这么亮的墙壁,整座屋子像是一座用玉石盖起来的。”

    铁心源悄悄地道:“不比黄金屋差吧?”

    张嬷嬷笑道:“比黄金屋多了一分雅致,少了一分媚俗,很配我家公主。”

    铁心源笑道:“你现在恐怕最喜欢看见的是我和公主的孩子吧?”

    张嬷嬷掩着嘴笑道:“这还需要过几年,你只有十四岁。公主也只有十四岁,皇家嫁女至少需要十六岁以后。”

    “正好,我趁着还有时间准备去游学,您觉得怎么样?”

    张嬷嬷笑道:“你已经是男爵了,难道说你还要去考状元?

    吏部清吏司不会给你报名的,礼部大考也会把你的名字从大榜上剔除的。”

    铁心源苦笑道:“这对我很不公平啊。”

    张嬷嬷又笑道:“老身已经给娘娘去了信函,希望能把你列入驸马人选里面,信里面有公主的小信,娘娘会同意的。”

    说完话就掩着嘴笑呵呵的去找赵婉了。

    王柔花则在王渐的陪同下在草地上漫步。铁心源透过窗户看见了。

    知道王渐这是在套母亲的话。

    铁心源摇摇头就不再理会。

    王渐想从母亲口中套出她不知道的事情,可能性几乎为零。

    铁心源现在就非常好奇王渐袖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如果猜的不错的话,那东西要自己的小命估计没有什么问题。

    该传递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剩下的就依靠时间来发酵,露出事情的本来面目。

    我们有时候会产生一些奇怪的幻觉,以为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成功。

    这样的幻觉,铁心源上辈子就不做了。纵观自己在大宋做过的事情,几乎每一件都有起因和后果。

    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依靠运气平安度过的。

    所以铁心源基本上是不相信运气的,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冷冰冰的事实。

    一口气把自己所有的砝码全部抛出去。再一次试探一下皇家的反应。

    这已经是铁心源能够做到的最后试探了,如果,这样都不能获取皇家的信任,那就该远远地离开皇家这头食人的猛兽。

    随着一大批新式的家具被摆进这所殿堂,赵婉和张嬷嬷,以及王渐的眼睛都不够使用了。

    不论是宽大柔软的大床,还是小巧精致的小摆设,铁心源在这些东西上都下了很大的心血。

    王柔花已经开始幻想自家在东京城的房子该盖成什么样子了,儿子既然能弄出这样华美的一座殿堂,自家的房子应该比这座殿堂更加华美才对。

    这样的骄傲话语才出口,就被王渐给迎头泼了一盆冰水。

    按照礼智,但凡是皇帝使用过的样式,别人是不能用的,如果用了就是大逆不道。

    王渐总想和铁心源继续深入的探讨一下皇帝喝牛奶就能生儿子的事情。

    每一次开了话头,铁心源都会轻巧的避开,诱饵已经放出去了,大鱼没有咬钩被钓上来,就不能把所有的消息全部放出去。

    一百多穿着簇新麻布衣衫的农妇,卖力的擦拭着整座房子,这样的房子最大的卖点其实就是一尘不染。

    对这一点,铁心源有着很深的认知。

    王渐没见过整片草地被齐刷刷的割成一般高的模样,更没有见过长着一双翅膀的石雕飞龙会把水喷上两丈多高。

    不论是草坪,还是那些高高喷起来的水柱,都让他惊叹不已。

    “小子,牛乳……”

    “大伴,这样的美景还堵不住您的嘴巴啊,这时候说什么牛乳啊,反正那东西就是一种食物,陛下吃过,您吃过,我也吃过,就算是我有什么阴谋,也不过是催促君父多吃了几碗牛乳而已……”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你不说清楚我根本就不放心。”

    王渐终于抓住了铁心源,这一次他准备逼迫铁心源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铁心源摊开手无奈的道:“我也是只知其然不知道所以然,你让我从何说起?

    就像琉璃窑宝一样,我只知道把那几样东西丢炉子里,然后经过大火煅烧之后就成了琉璃,哪里知道它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子啊。”

    王渐再一次抓着铁心源的胳膊道:“那好,陛下因为子嗣的事情已经快出现白发了,我这个做奴婢的看着心疼。

    别的帝皇敦伦是****,可怜陛下常进虎狼之药却是为了子嗣。

    既然你说喝牛乳有用,我就每日里给陛下供奉牛乳。

    不过啊,在陛下喝之前,我这个做奴婢的自然是要喝……“

    铁心源大笑道:“既然你不放心,那就多弄一些牛乳,我也喝,我老娘也喝,我的兄弟们一起喝,告诉你,少了都不成。

    我还打算做点奶豆腐当零嘴吃。”

    王渐恼怒的道:“你到时候不喝都不成,全都喝……”

    说完话就气咻咻的甩着袖子走了,他准备给陈留地方下令,召集所有的产奶的奶牛来紫宸观听用。

    王渐分派的命令到了张巡检这里,被高度的执行了。

    短短三天时间,只要是陈留地方产奶的奶牛就已经全部被运到紫宸观了。

    不用王渐吩咐,铁心源自己就带着水儿,火儿,以及张嬷嬷,水珠儿等人跑进牛圈里接牛乳,总共七八头奶牛,每天产的那点奶,还不够这群人分配的。

    喝不掉的牛奶也全部便宜了王柔花和赵婉,按照铁心源的说法,她们很是奢侈的将牛奶倒进浴缸,整天泡在里面不出来。

    王渐自己也喝,他甚至派人每日里快马从东京调取皇帝的饮食单子。

    皇帝吃什么,他就在紫宸观吃什么,连厨子和食材都是从京城里运来的。

    食物相克的道理他是知道的,这种隐毒宫里面太常见了,所以他一定要在皇帝到来的时候把自己的饮食习惯和皇帝的饮食习惯高度重合,看看会不会有危险。

    每天看见王渐一个人带着决然的表情享用好大一桌子美食,铁心源总是会带着全家不约而至。

    “别用你那个破银针验毒了,那东西根本就不靠谱。

    你把银针插蛋黄里面它也会发黑,这东西除了能检验处砒霜之外,对很多毒素都是不起作用的。“

    铁心源把手里的白斩鸡骨头吐出来,取过一枚鸡蛋,用银针插过之后,连鸡蛋一起递给王渐道。

    王渐过了一会从鸡蛋里抽出银针,果然如同铁心源说的那样,银针有些发黑。

    铁心源不等他说话,就把那枚剥好的鸡蛋三两口就给吃了个精光。

    然后就把目光盯在那一盘子烤的焦黄的羊脊背上。

    即便是这样,王渐依旧每日里喝巨量的牛乳,按照皇帝当日的菜谱吃巨量的饭食,这样的精神让铁心源钦佩不已。

    这都是什么事情啊,皇帝和美女敦伦已经变成一种负担了,而大宋的监牢里还关着无数有伤风化的罪犯。

    当这位固执的宦官吃美食也吃成了一种罪孽,河北地的灾民却因为饥饿开始吧眼光盯向了草根和树皮。

    这才是大宋最大的不公平。(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