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四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七十四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九月就要来临的时候房子全部都盖好了。,

    现在有点麻烦,那就是最重要的瓷砖没人会贴。

    铁心源也不会,他只知道瓷砖是被水泥粘在地板上或者墙面上的,其余的他也一概不知。

    这还不算,自以为极度高明的发明——沼气也出了问题。

    第一次点火就轰的一声炸开了,沼气池里的各种绿了吧唧的东西全部都飞上了天,那片地方堪称臭气熏天,铁心源后来悬赏了很多钱财,才有人冒死清理了那片地方。

    上百车砂石倒进沼气池子之后,又用大火把那块地方齐齐的烧了一遍才算是用烟火味代替了浓烈的臭味。

    每到遇见这样或者那样的困难之后,铁心源总会想起巧哥。

    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匠,很多时候自己知道的是是而非的东西,他总能相处很多办法将它一一的实现。

    如今巧哥走了,铁心源觉得自己的腿好像断掉了一条。

    在跟火儿发了一次火之后,铁心源忽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火儿那种挨三棒子都不掉一滴眼泪的少年,竟然委屈的哭了半天。

    晚上的时候不见火儿出来吃饭,铁心源端了一盆烧肉去火儿的帐篷里找他,见他蹲在地上不断地画圈圈,就把饭盆递给他道:“赶紧吃,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继续试试,就不信把那些瓷板贴不上去。”

    火儿抱着饭盆瞅着铁心源道:“我是不是很没用?”

    铁心源折了一根草茎含进嘴里道:“不是,是我最近不正常。”

    火儿往嘴里刨了一口饭呜咽着道:“巧哥为一个女人走了,你心里不快活。”

    铁心源在火儿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谁准许你吃饭的时候说话的?喷的米粒到处都是。”

    火儿把饭咽下去之后继续道:“巧哥为了一个女人不要我们了,你很生气。”

    铁心源苦笑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带他来乳山了……”

    火儿把饭盆往地上一放,直勾勾的看着铁心源道:“你别放弃巧哥好不好,我总觉得巧哥不像是那种为了女人就抛弃我们的那种人。”

    铁心源冷哼一声道:“你觉得我们兄弟间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吗?”

    火儿眼中刚刚升起的希冀之火慢慢的熄灭了,重新抱起饭盆有一口没一口的吃饭。

    铁心源的眉头拧成了一疙瘩,忽然狠狠的在床头拍了一巴掌道:“除非……”

    胡说了一半就住嘴了,一把提起火儿,两人来到巧哥的帐篷里,开始胡乱搜检起来,被褥丢的满地都是。

    铁心源甚至连床头都劈开检查了一遍。

    巧哥把自己的东西带的很干净,除了这些年做东西专门记下的秘籍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甚至连铁心源送给他的蘑菇粉都不见了踪影。

    铁心源暗叫一声不好。赶紧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打开自己的床板暗格,只是看了一眼,就急的满地转圈子。

    配置好的火药不见了,蘑菇粉少了三成,从岭南找回来的蛇毒瓶子少了一瓶,吹箭上的麻药,也不见了一瓶子。

    巧哥这是要干什么?

    这绝对不是跟着一个妖媚的女人去过好日子的样子,倒像是去杀人的样子。

    这些东西里的任何一种。都足以弄死那个女人一百次了,巧哥这要去屠杀吗?

    尤其是蘑菇粉,这东西只要调成汤,除了汤的滋味鲜美无比之外。还有令人发狂的效果,是制造大规模骚乱的绝佳武器。

    那么大的一包,弄翻百十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铁心源敲着自己的脑袋不断地念叨着:“青塘,河湟。”念着念着就变成了西夏甘凉道!

    铁心源无力的坐在自己的床上。眼泪汩汩的往下流。

    在废园的时候巧儿就说过:“我要为我爹娘报仇!”

    那个时候他经常说这句话,甚至在跟着杨怀玉一起练武的时候说的更多。

    后来还是自己告诉他,他爹娘绝对不会喜欢看他送死。只会希望他好好地活着生儿育女传递香火。

    从那以后,巧儿就很少说报仇的话了,到了最后,他就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铁心源以为随着时间的消逝,他已经忘记了仇恨……

    看来,这家伙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一刻都没有忘记过。

    他知道自己要是突兀的出现在河湟,甘凉道上,是没有办法报仇的。

    现在多了一个角厮罗的女儿,他终于有一个巧妙地突破口了。

    不管是青塘人,还是西夏人,他们之间的联系才是最近的,这算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巧哥这个混蛋不但骗了那个女人,连铁心源一起骗了。

    铁心源想起自己小时候和巧儿一起杀掉的那个西夏人,好像叫什么细封思梦的,官职能在西夏做到都虞候的,恐怕不是一般的人物。

    和细封思梦的一场大战危险至极,如果不是因为运气好,自己这群人早就被他杀的干干净净了。

    巧儿现在要去对付这样的一群人,胜算很低。

    西夏人的西平府是一个通都大邑,仅次于西夏国都,铁心源知道的西夏仅仅在于李元昊的勇猛和疯狂上面。

    火儿知道铁心源有了新的发现,原本还等着他分派自己做些什么事情,比如现在就骑上马去追巧哥回来。

    结果,铁心源只是懒懒的合上床板上的暗格,将短剑抱在怀里躺在床上对火儿迷迷糊糊地道:“你也去睡吧。”

    火儿激动的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啊。”

    铁心源懒懒的道:“没什么大事,你说的没错,巧哥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抛弃我们,他是回西夏去给自己的爹娘报仇去了。”

    火儿激动地道:“这样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帮他的。”

    铁心源苦笑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这一次,这家伙真的没有告诉我们,就这样一个人去了。”

    “我们能做什么?”

    铁心源翻了个身道:“什么都帮不了,因为有包拯给的过马牌子,如果速度够快,他这时候已经过了西京。

    去睡吧,明天还要想法子把瓷板贴上去呢,这事同样的重要。“

    这一夜,铁心源睡的很不踏实,只要闭上眼睛,巧哥就会血糊糊的出现在他的眼前,嬉皮笑脸的说他失败了。

    睁开眼睛,那个家伙就会立刻消失,连臭骂他一下的机会都不给铁心源。

    就这样折腾到了天色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看样子已经是下午时分,铁心源脱掉衣衫,只穿着一条犊鼻裤看清楚了水潭里没人,就一头钻进了水里。

    潜泳了两圈之后,就爬上岸穿上衣衫,这样做最节省时间了,洗漱洗澡一起进行,浑身的汗味也消失殆尽,留下的时间准备去试验一下瓷板的粘贴办法。

    来到工地的时候,发现工地里的人干活干的热火朝天,拿水泡瓷板的,搬运瓷板的,给地上铺灰的,一溜的老工匠正在用心的铺设瓷板。

    一面墙上的瓷板已经铺设好了,不但铺的平如镜面,即便是瓷砖上的花色,也对的非常的正……

    火儿正在把一桶热汤水倒进石灰里面,立刻就有四五个工匠用木锤用力的敲打起来,眼看着松散的石灰变得粘稠起来之后,就立刻就工匠把温热的石灰装进木桶,送去给那些正在贴砖的老工匠。

    “这是什么?”铁心源拿脚踢踢木桶问火儿。

    火儿擦擦脸上的汗珠道:“石灰粘不住瓷板,是粘性不够,我加上猪皮胶和糯米汤这样石灰就能黏住瓷板了。”

    铁心源皱眉道:“这样做结实吗?”

    火儿指指边墙上的一小片瓷砖道:“那是我昨夜试验用的,今早风干的差不多了,我没掰下来。”

    铁心源来到那一小片瓷板跟前,用力的往下掰扯了一下,发现瓷板和墙面接触的极为结实。

    又掏出袖子里的匕首,插进瓷板的缝隙里,用力的撬了一下,只听咔吧一声响,瓷板被撬断了一个小角,剩余的瓷板依旧牢牢地黏在墙面上。

    铁心源收起匕首,笑着对火儿道:“就这么干吧,即便是真的不成,我们再想办法,如果这些瓷板能够熬过今年冬天,就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铁心源特意给火儿讲述了热胀冷缩这个道理,然后就彻底放手不管了,开始领着别的工匠着手整个宫殿外围的建造。

    十二天之后王渐又来了。

    这一次王渐脸上的笑容才是真正的笑容,不像是上次见到老包时候那种虚伪的奸笑,怎么看怎么让人舒坦。

    看着王渐的笑容,铁心源却觉得后脊背发凉,太监认为的好事,有八成不是什么好事,他们这种人和普通人的认知完全是两回事。

    王渐探出一只兰花指在铁心源的脑门上点了一下道:“小猴子,你发达了,别人做梦都捞不到的好处,竟然被你给得到了,这一次,你可要好好的谢谢咱家。

    可不能再用一碗面就把咱家给打发了。”(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