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二章珠光宝气中巧哥走了
    第七十二章珠光宝气中巧哥走了

    巧哥不想让铁心源知道自己何时离开。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让铁心源以及自己的兄弟姐妹们遭殃。

    这个主意愚蠢透顶而且无知!

    但是巧哥离开的决心已经坚如铁石。

    铁心源即便是拿出变废为宝的超级技术也不能打动巧哥那颗求知心的时候,铁心源就知道一且都不可挽回了。

    他真的很想趁着巧哥不在的时候把一大锅铅水倒进那个地窖里,从而达到一了百了的目的。

    思索良久之后,他选择了放弃……那个卑鄙的女人不值钱,巧哥这一辈子可能再也快活不起来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都没办法,铁心源觉得自己最近倒霉透顶了,所以,干脆停下所有不该有的心思,专心干点事情,这样一来心情就没有那么烦躁了。

    一颗玻璃球,无数片大大小小的绿玻璃片,可以有无数种组合。

    只要利用鱼胶就可以把这些玻璃片组合成一个漂亮的彩灯。

    唯一的麻烦就是这种彩灯的颜色不够丰富,只有绿色一种,再把牛油灯放进去之后,立刻就能营造出一种阴曹地府的感觉。

    王柔花晚上起夜看见儿子的帐篷里绿油油的,大着胆子跑进来救儿子,结果看见一个绿脸的儿子正在忙碌,颤抖了一会才明白是灯光所致。

    专心干活的儿子很耐看,尤其是看见儿子那双灵巧的手不断地把那些奇怪的宝石弄成各种造型之后,王柔花的骄傲感就油然而生。

    至于那个莲花一般的奇怪东西中间的那颗璀璨的宝石,王柔花觉得那东西应该有更好的用途,比如拿来当儿子的聘礼就很好,哪怕是拿去当公主的聘礼都毫不为过。

    尽管铁心源把那颗玻璃球粘的很是结实,王柔花还是用力的掰了下来,见儿子疑惑的看着自己,就干笑一声道。

    “儿啊,这琉璃娘给你收着。将来娶媳妇用,不要糟蹋了。”

    铁心源看看母亲绿油油的脸叹息一声道:“那东西就是沙子烧的,不值钱。”

    王柔花又取出那颗玻璃球仔细看了一眼道:“胡说,娘是富贵人家出身。琉璃怎么会看错?

    你太爷爷以前也有一颗琉璃珠子,后来当了陪葬,听你外公说,那可是神物,一般只有在铸造青铜鼎的时候才会伴生那么一颗两颗的。又叫五色石,稀罕着呢。”

    铁心源笑道:“琉璃确实珍贵,但是这东西不值钱,娘要是喜欢,孩儿明天再给您烧一炉子。”

    王柔花逃跑一样的出了铁心源的房间,她觉得儿子这是在骗她。

    铁心源看看没了中心的吊灯,纯粹的绿色吊灯确实没有看头,于是趁着鱼胶还没有干,把粘好的玻璃片全部都取了下来,准备明天再烧上几次。看看能不能烧出别的颜色的玻璃出来。

    看了母亲的举动,铁心源忽然觉得,给老包这个土包子一枚玻璃球,他会不会星夜离开,去向皇帝献宝?

    即便是老包不会这么丢人,被关在槛车里的王渐绝对没有这个耐心。

    皇帝的第二封诏书已经来了,免掉了这家伙的所有罪责。

    自从接到皇帝的诏书后,王渐的槛车其实就没有上锁,现在这家伙之所以会住在槛车里,纯粹是在和老包置气。

    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老包才留在陈留动弹不得的,他希望王渐早点滚出槛车,滚回皇宫,把所有的事情在陈留解决掉。不要把麻烦带去东京,免得让这件事影响本来就不是很好的君臣关系。

    可是王渐就是不走,他是决心要把这事情彻底的弄大,在他看来包拯总是针对他,就是在针对官家,不打消掉这群权臣的嚣张气焰。他不准备回京。

    铁心源的运气很好,烧出来一炉紫色的玻璃,又烧出一炉褐色的玻璃,最妙的是还烧出一炉青色的玻璃。

    当然,数量最多的还是绿色的。

    铁心源最希望的无色玻璃根本就不见踪影,这里能够找到的石英砂多数都含金属元素,这是他没有办法清除掉的。

    包拯在看到四颗核桃大小的珠子,吃惊的连手里的茶水都忘记喝了。

    当铁心源撩开帐篷的门帘让朝阳射进来之后,那四颗各色的珠子顿时就反射出璀璨的光芒,让人不能直视。

    “工地里挖出来的?”包拯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不是,是在烧瓷板的时候发生了窑变,产生了窑宝,学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祥瑞,特来向府尊请教。”

    包拯到底是包拯,失神了片刻,就恢复了镇定,捋着胡须道:“琉璃?老夫听说能得琉璃者,无不适福运深厚之人,想不到你这浮滑小儿也有这样的福运。

    呵呵,铸造青铜器的时候出现这样的窑宝老夫听说过,烧制瓷器也能出现这种巧夺天工的宝物?”

    最讨厌包拯这种追根问底的性格,人家王渐就没有那么多嘴,在看到四颗各色珠子之后,惨叫一声昏厥了过去,片刻之后就转醒过来,把四颗珠子小心的藏进怀里,骑了一匹马,就带着随从烟尘滚滚的跑回东京去向皇帝报喜去了。

    “王大伴说这是窑宝,盖因窑火精华凝结,偶然独钟,天然奇色,光怪可爱,是为窑宝,邈不可得。

    说完之后就抱着四颗珠子狂奔回东京去了,连手尾都没有留。”

    包拯努力的把视线从珠子上移过来道:“王渐走了?咦?你说他带走了四颗珠子?小子,你告诉老夫这样的珠子总共有多少?按照你的性子,不可能只有这八颗。”

    铁心源就知道老包没有那么好忽悠,拍拍手,火儿就提着一个装满玻璃珠子的篮子走了进来。

    火儿特意将那一篮子珠子放在阳光下,一时宝光四射,包拯昏暗的帐篷里顿时变得亮堂堂的。

    眼看着包拯手里的茶杯跌在地上,茶水泼湿了他袍服的下摆。

    他努力的克制住自己混乱的思维,指着一篮子的玻璃珠子道:“如何会有这么多?”

    铁心源摇头道:“学生也不知道,打开窑门之后里面就全是这东西。”

    包拯将铁心源拿来的四颗大珠子小心的放进篮子里,又找来一块功用不明的泛黄麻布盖在篮子上。

    喝令护卫将自己的帐篷围得水泄不通,并且下了任何人靠近帐篷杀无赦的命令后,就要求铁心源带他去看发生窑变的瓷窑。

    瓷窑里面很干净,新一炉瓷板胚子已经被放进了窑口就差点火了。

    包拯拍着瓷窑激动的道:“好啊,这真是天助我大宋啊。

    珠玉珍玩饥不能食,渴不能饮,可笑世人却把这些东西当成人间之宝。

    哈哈,辽皇今年索要奇珍异宝,好啊,我朝就把这东西送几颗与他,平白省下数十万绢帛,陛下再也不必为河北水灾担心。

    哈哈哈,听说李元昊又得新美人,正好一并用此物充当岁币。

    哈哈哈哈哈哈,有那一篮子窑宝,可保我大宋十余年无岁币,岁赐之忧,真是天助我朝啊。”

    听包拯这么欢呼,铁心源才明白这个老倌从来就没有被这些烂玻璃迷昏头脑。

    几乎在看到这些珠子的第一眼,这老倌想的是大宋今年应该付给辽国的五十万匹两的绢银。

    至于王渐在想什么,铁心源觉得还是不要去想比较好。

    眼见天色还早,包拯果然如同铁心源预料的那样准备立刻离开了。

    陈留距离东京不过七十余里,如果日夜兼程的话,明日拂晓就该抵达东京了,大宋莫名其妙的得到了这么大的一笔财富,不早点入国库,包拯连觉都睡不好。

    这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了,至于那些刺客和走失的紫宸观道姑,在这件事情面前都算不了什么。

    闹哄哄的送走了包拯,铁心源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看着枕头上放着一封信,本想直接丢进火盆里烧掉。

    叹息之后还是打开了信……

    巧哥走了,带着那个女人走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铁心源衷心希望他能过上躺在格桑花里唱情歌的好日子……

    赵婉不会唱歌,听她唱歌就像杀鸡,上次教她唱《虫儿飞》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点。

    向来温柔的赵婉在得到四颗拳头大小的珠子之后,就围着铁心源整整唱了一天的歌谣。

    长公主也获得了两枚鸡蛋大小的珠子,听早就心满意足的母亲讲,长公主那张冰雪覆盖的脸上,再一次绽放了笑容,还强撑着起来拜谢了乳山上的各路神灵。

    有了珠子的长公主再一次告诉铁心源,不惜一切代价将这座殿堂修建成大宋最富丽堂皇的宫殿,不用担心钱。

    在确定铁心源不想进入她的公主府担任属官之后,就撑着病体亲手给她的皇帝兄长写了一封举荐书。

    她认为铁心源此人有旷世之福运,不授官职乃是宰相失职,朝廷失策。

    对长公主夸奖自己的过份言语,铁心源觉得是恰如其分的,自己这样的人落生在大宋,而没有落生在西夏,确实是赵祯的福气,这没什么好说的。(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