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一章脑子坏掉的巧哥
    第七十一章脑子坏掉的巧哥

    包拯指派提刑司的人重新将不算很大的乳山搜寻了一遍。【【,

    这一次进行的更加的彻底,几乎算得上翻地三尺了。

    谁都没有想到乳山那条细小的瀑布后面,竟然还有一座洞窟。

    这是提刑司的搜检好手找出来的,当包拯看到洞窟里面的甲胄和兵刃之后,那双眼睛立刻就变成了狼的眼睛。

    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守卫乳山的一位崇仪副使。

    包拯甚至不用枢密院的军令,就下令将这位偏将连夜审讯之后,就打进了槛车,准备把他和王渐一起押送京师。

    铁心源自然是不理会这些的,既然长公主愿意继续掏钱修建宫殿,自己当然会尽心尽力的把宫殿修好。

    在修建宫殿的同时,铁心源极为好奇,那个被封在地基里的女人竟然没有发疯,不哭不闹的在黑洞洞的地窖里待了足足十天。

    宫殿一天天的在变高,铁心源白皙的皮肤也被阳光晒成了古铜色,晚上脱掉衣衫,看着自己白皙的身体,古铜色的四肢,怎么看怎么像熊猫。

    倒是巧哥这个黑鬼,这段时间仿佛变得越来越白净了。

    每天看到疲惫不堪的巧哥进出地窖,铁心源就想冲上去狠狠地揍他一顿。

    这家伙现在脑子里除了那个女人,别的什么都装不进去……

    内府的人终于把铜管送来了,铁心源看着这些精美的如同工艺品的铜管感慨万千。

    还以为这些需要连接在一起的铜管,多少会有漏水的毛病。

    当他给铜管里灌满水之后实验的时候才发现,五千多斤重的薄铜管,竟然没有一处是漏水的。

    看着铜管上密密匝匝的锤子痕迹,铁心源第一次为宋人的精美手艺喝彩。

    工匠们自然是为自己有好材料而欢呼雀跃。包拯却在为这座不大的宫室的消耗而触目惊心。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如此奢靡的场景选择了闭嘴,长公主未曾动用一文国帑,在用自己的钱为皇帝修建行宫,他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指责。

    铁心源的心思全部放在这座宫室上,这东西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第一道足迹,他想努力的把它走好。

    正因为铁心源这种全身心的投入。让包拯觉得有必要给他一点优待,于是,铁心源的人手可以有限度的离开乳山了。

    上千名工匠一起来盖一座不算大的宫室,工期进度是非常快的,尤其是地基打好之后,起楼的速度远远地超越了铁心源的预期,当磁窑的工匠把烧化的石灰粉运送过来实验的时候,铁心源才明白过来,这些热情的瓷窑工匠们已经等不及要试验自己制作的瓷板了。

    汝州的瓷土。烧不出纯粹的白色来,这种白色总是有些泛青,铁心源固执的认为这就是所谓的雨过天青色。

    赵婉对这种温润的青色简直入了迷,留下七八片颜色最正的瓷片,特意让木匠做了框子把它们镶嵌起来,于是她的房间墙壁上就多了一块淡蓝色的天空。

    她期待着自己住在一间蓝色的房间里,按照赵婉的说法,那样的日子就像是漂浮在蓝色的天空中。而她自己则是一朵洁白的云彩。

    长公主的伤口正在慢慢的愈合,不过她依旧喜欢住在那间阴冷的房间里。按照王柔花的说法,夏天盖棉被睡觉其实很舒坦。

    即便是古板的包拯,在看了铁心源绘制的彩色效果图片之后,也被这座宫室给迷住了,甚至笨拙的想要把自己的意见添加到这座必定会名传千古的建筑中。

    他不明白,为何一定要把茅厕放置在房间里。更不明白洗澡为何需要站着,他把那个烧制出来的浴缸当成了睡觉的地方。

    在这样的房间里,唯有水晶灯才能展现它的豪华和不凡之处。

    天然的水晶在大宋还是价值极高的宝物,自然不能随意的拿来应用。

    于是漫不经心的巧哥和火儿,就按照铁心源的吩咐。把铁心源找来的一些白色沙子和一些灰白色的粉末放在一起煅烧,发现这两样东西在炉子里被烧化之后,在勺子里变成了一汪红色的石头水。

    他们俩眼睁睁的看着铁心源把勺子里的石头水倒在平滑的石板上,用一根铁棒慢慢的给碾开,然后趁着那一勺子石头水没有凝固,快速的用刀子把石头水分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最后甚至拿一块半凝固的石头水,不断地在石板上轻轻地拍出小镜面,当石头水彻底凝固之后,巧哥和火儿的眼睛就已经发直了。

    他们两人的面前出现了一颗前所未见的巨大绿宝石,它足足有半个拳头大,放在阳光下刺眼的光芒几乎不能让人直视。

    铁心源把绿色宝石揣怀里,又把那些被刀子划开的东西一股脑的揣进袖子里,拍拍巧哥和火儿的肩膀就准备离开了铁匠房。

    巧哥好歹还矜持一些,火儿一个虎扑就抱住铁心源的腿,哭嚎着要制造宝贝的秘方,如果不给,他就打算长在铁心源的腿上了。

    铁心源取出一片淡绿色的玻璃片,在火儿的惨嚎声中丢在石头上摔得粉碎。

    火儿的反应在铁心源的预料之中,巧哥对任何事情都漫不经心的表现,却让铁心源很是伤心。

    又取出一块碎玻璃递给巧哥道:“这世上还有无数的奥秘等着我们去探索,去玩味,你却没了往日的英气,变得如此萎靡不振到底是为了那般?”

    巧哥转头看着那间还没有被完全遮盖的地窖笑道:“快活,很快活!

    等包拯走了,我就送她出去,她留在这里,对你们来说实在是太危险。”

    铁心源看看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玻璃片子的火儿,小声道:“他们已经知道了?”

    巧哥点点头道:“兄弟们都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过活了,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我送卓玛回去,和她一起去满是格桑花的地方生活。”

    铁心源把玩着那颗多面玻璃球笑道:“角厮罗的女儿可不会和你一起整日里放羊,唱歌过活的。

    她不是要去东京找回她的女儿吗?她不是要给自己的女儿喂最后一口奶吗?

    巧哥,别说她最后的奶水被你给喝了!”

    巧哥的脸上一红,小声道:“卓玛说东京城人海茫茫……”

    铁心源打断巧哥的话道:“她的意思是要你直接送她去河湟是也不是?”

    巧哥点点头道:“她说她累了,想去草原上躺在花丛里,不想再看见中原这里的骗子了。”

    铁心源缓缓地抽出自己的短剑笑着对巧哥道:“如果我现在杀了她,你打算怎么办?”

    巧哥笑道:“你是我兄弟,不论怎样我们都是兄弟,你杀了她,我会去追随她,去另外一个世界向她道歉,还要劳累你把我们葬在一起就成。”

    铁心源觉得胸口闷的厉害,缓缓地坐在门槛上,那颗玻璃球也从他的手上滑落,咕噜噜的滚出好远。

    “这个女人在骗你!”铁心源从嗓子眼里迸出一句话。

    巧哥把玻璃球捡回来放在铁心源无力的手上道:“我接触过的女人有谁不是在骗我?王婆惜还是青楼里的那几个歌伎?

    都是一样的啊,至少,这一次是我心甘情愿的被骗。”

    “你知道被骗?”

    巧哥笑的极为愉快的拍着铁心源的肩膀道:“你自诩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你哥哥我难道就不该是一头有点脑子的胡狼吗?

    我只是舍不得离开她!”

    铁心源把手里的玻璃球拍在巧哥的手里道:“给那个吐蕃女人吧,但愿她能看在这颗美丽的宝石的份上,不要伤害你。”

    巧哥嘿嘿笑着推开铁心源的手道:“这么好的东西你应该给赵婉,我觉得那个傻妞可能和这颗宝石比较配。

    我光棍一条陪她走一遭河湟,再说了,我家的祖坟还在兰州,也该回去祭奠一下了。”

    说完话的巧哥就拍拍屁股上的土,从屋子里提出一个篮子准备去工地。

    铁心源幽幽的道:“你其实应该知道那个女人的孩子在哪里!”

    巧哥愣了一下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铁心源道:“既然她的目标不是孩子,你就不要多事了,反正最后孩子会落在你的手里,等你有时间了,就给她送过来。”

    铁心源把牙齿咬得咯吱吱作响,好久才一个字一个字的道:“当你的兄弟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巧哥上前狠狠地抱了一下铁心源大笑道:“这是你自己选的,没办法,那一天我要是忽然不见了,你千万莫要找我,我一定是去了河湟。”

    “别用包拯给的过马牌子,会留下记录的。”

    巧哥摇头道:“可以用,只要我跑的足够快……”

    铁心源决定不再看巧哥了,这人已经完蛋了,看似正常,他的脑子已经完全彻底的坏掉了。

    在火儿的央求下,铁心源把剩下的玻璃渣子全部丢进坩埚,让火儿重新把玻璃烧化,自己去弄玻璃球去,他带着一袖子的碎玻璃和那颗硕大的玻璃球,准备先制作出一顶合适的吊灯出来。(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您先看,我继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