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章美貌是一剂属于男人的毒药
    第七十章美貌是一剂属于男人的毒药

    狐狸欢快的在山林里奔跑了整整一天,它不但找到了一处极为隐秘的地窖,还顺便捉到了两只松鼠,和一只半大的野鸡。

    包拯也是愉快的,他在这个地窖里找到了两个身负重伤的黑衣人,还搜索到了很多没有署名的书信。

    大宋宗人府有专门鉴定笔迹的专家,他们的手中存有所有大宋重臣的亲笔手书,这原本是为了用来鉴定,奏折,敕令,文书,和宗族牒谱的。

    任何重臣在过世之后,如果在死亡前立下过继承自己爵位的遗嘱,只要这个遗嘱的笔迹和宗人府手中留存的底子能够对上,那么,吏部稽勋司就会按照遗嘱的内容来确定爵位的人选。

    如果没有遗嘱,那么长子就会被册封,所以说,对于验证笔迹,包拯并不担心。

    在他看来只要写这些信的人不是大宋重臣,那么,这件事就未必见得有多么严重。

    铁心源对自家的狐狸满意到了极点,小家伙回来之后,就留在央求巧哥再给她做一个西瓜盅的赵婉怀里,看都不看工地上那些乱糟糟的房子。

    巧哥心理挂念着被他们封在地基里的吐蕃女人,一面还要应付对西瓜盅有着无穷无尽欲望的赵婉,手下的刻刀挥舞的很快,不一会桌子上就堆了三个精美的西瓜盅。

    不过,这一次给西瓜盅添加内容的是赵婉和铁心源,虽说用勺子挖出来的西瓜球不如巧哥雕刻出来的那么圆,赵婉和铁心源却非常的满意。

    “这个给姑姑,这个给婶婶,这个给龙图阁学士。”

    分派完西瓜盅去向的赵婉见铁心源有些不太高兴,就把剩下的西瓜边角料一起推到铁心源面前道:“我们吃这些!”

    铁心源继续吃着西瓜边角料,一面笑眯眯的看着鬼鬼祟祟的巧哥。

    他很想看看那个漂亮的吐蕃女人到底能在狭窄的黑房子里躲多长时间。

    有时候摧毁人意志的,不光是痛苦,可能也来自寂寞和无助。

    现在军兵将乳山守卫的水泄不通,什么时候开放并没有确定的时间。铁心源以为,只要三五天,住在黑屋子里的吐蕃女人就会发疯。

    巧哥还需要提前做准备。

    就在第二天的时候,开封府提刑司的大队人马终于到来了。直到这个时候,铁心源才发现包拯竟然在乳山抓获了六个黑衣人,只是他们的脑袋上罩着黑布袋子,看不清楚面颊,从体型上看。没有一个女人。

    专门处理尸体的张巡检悄悄地给铁心源说过,死去的黑衣人也没有女人,至于那些人都是宦官的事情,张巡检则一个字都没提,看来包拯这里已经下过严厉的封口令了。

    张巡检能够告诉他这些事情,已经是冒着极大地风险了。

    随同提刑司一起过来的还有,类似********的王渐。

    包拯在看到王渐之后,眉头就紧紧地锁住了,他想不明白王渐来这里做什么。

    王渐看着乱哄哄的工地,没有先去和包拯打招呼。而是先去了长公主的房间探病。

    过了好长时间王渐才从长公主的房间里出来,掏出一方洁白的丝巾擦拭一下并不存在的汗珠,大步流星的走向包拯,一面走一面笑道:“阉人给府尊添麻烦了。”

    包拯冷冷的道:“谈不到,缉捕杀人越货的凶徒乃是开封府的本分。”

    王渐笑道:“阉人是不同的,处置他们还需要内府来下手。”

    包拯大笑道:“王渐,人已经落进老夫手里,你觉得能从老夫手里要走这些阉人吗?”

    王渐无奈的道:“奴婢自然是没法子在龙图面前讨要颜面的,可是奴婢这里有一封陛下的中旨,虽然没有加盖平章事和给事中印鉴。还请龙图给皇家留些颜面。

    这些阉人进了内府,受到的待遇恐怕比在开封府还要严厉……“

    “住口!”

    不知为何包拯似乎显得极为愤怒,戟指王渐大怒道:“是谁给了你带着没有加盖平章事和给事中印鉴的中旨离开京城五十里以外的?”

    王渐眼珠子也开始冒火,冷冷的道:“是陛下派遣的不是陛下派遣的又如何?

    咱家只是问你一句。这中旨你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包拯劈手夺过王渐手上的中旨,匆匆看了一遍之后,揣进怀里道:“来人,将王渐打入槛车,遣送回京师。”

    王渐也不反抗,任由开封府的属官涌上来将他抬起来塞进一辆槛车。从头到尾只是嘿嘿冷笑,并不多说一句话。

    铁心源和赵婉躲在铁心源的帐篷里偷偷的往外看。

    赵婉生气的道:“包拯为何连我父皇给的中旨都不遵从?”

    铁心源用勺子挖了一大块西瓜塞赵婉嘴里道:“官职到了包拯这个层次的人,他们为了名声一般不会遵从中旨的,担心被世人说成自己对皇帝盲从,丢了清贵的名声。

    看样子你父亲并没有把这事看得很严重,否则就不会下中旨,而是直接通过政事堂庞籍那里给包拯下正式的旨意了。

    正式的旨意只要下了,不论包拯是否满意,他都会遵从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羞辱王渐。”

    赵婉拿手帕擦擦嘴道:“羞辱王渐干什么,王渐是个不错的人,多少次都帮我在父皇面前打埋伏……”

    铁心源奸笑道:“你要是现在把案子上杀好的半块西瓜给王渐送过去,他以后一定会更加卖力的帮你。”

    赵婉不是傻瓜,有些为难的道:“可是这样做会得罪龙图的。”

    铁心源笑道:“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得罪包拯其实没关系,一来他不会和你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二来,你是你父皇的闺女,这时候站在自己父亲一方是天经地义的,谁能说你有错?

    最重要的是,宁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啊,你觉得包拯和王渐谁是君子,谁是小人?”

    赵婉点点头道:“王渐!”

    铁心源把半块冰好的西瓜上插了一根勺子递给赵婉道:“收买人心的时候到了。”

    “可是王渐很聪明的,半个西瓜……”

    铁心源笑着指指那些正对着王渐指手画脚的民伕和衙役道:“这时候的半只西瓜,比整个的玉石都要值钱。

    王渐第一在乎钱财,第二在乎的就是自己的颜面,相信我,他这时候非常需要你的半只西瓜对他的行为作出肯定。”

    张嬷嬷也笑着点点头,赵婉才扭扭捏捏的捧着半只西瓜去了王渐的槛车。

    铁心源叹口气道:“公主的胆子还是小了些。”

    张嬷嬷笑道:“公主的性子就不该生在皇家,如果不是陛下宠她,娘娘又是一个强势的,还不知道在宫里会委屈成什么样子。”

    铁心源看着走进人群的赵婉道:“这年头谁都不好混啊。”

    王渐正扶着槛车的栏杆生闷气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有一个柔柔的女声道:“大伴莫要气坏了身子,吃点西瓜解解渴。”

    王渐猛地回过头,发现公主捧着半只西瓜正踮起脚尖准备从上面塞进槛车。

    心头猛地一热,他连忙把手从槛车里探出来捧住西瓜连连道:“折煞奴婢了,折煞奴婢了。”

    赵婉娇声道:“回到宫里本宫一定向父皇把这里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禀告一番。”

    王渐笑道:“公主好好地在紫宸观为陛下祈福,这点事情还难不住老奴,这天下是陛下的,包拯的手还不够大,遮不住这天空的。”

    说着话还一只手捧着西瓜,探出另外一只手将公主的幕离放下来,挥手请公主离开,这里人多眼杂,不适合公主多留。

    赵婉担忧的看了王渐一眼,就在水珠儿的陪同下重新回到了铁心源的帐篷。

    一进门,小水珠儿才把帐篷的帘子放下来,赵婉就扑进张嬷嬷的怀里,看着铁心源道:“我做的换可以把吧?”

    铁心源朝公主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从缝隙里看了一眼王渐道:“你看看,这家伙像是没吃过西瓜一样,吃的可带劲了。”

    铁心源的帐篷里喜气洋洋,巧哥就没有那么舒坦了。

    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子狠狠地咬着他的胳膊不松口,眼神泛着绿光,如同狼一样凶狠。

    巧哥痛的汗水哗哗的往下流,却连大一点的呻吟声都不敢发出。

    包拯就在距离工地不到二十丈远的地方,他如何敢动弹。

    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拨动了头顶上的透气孔,一束阳光从透气孔射进来,昏暗的小空间顿时变得亮堂起来了。

    随着房间变亮,那个女子眼中的疯狂之色缓缓地褪去,松开了咬着巧哥胳膊的嘴巴,看着那束光线傻傻的发呆。

    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看着巧哥胳膊上的牙印,歉疚的笑了一下。

    看着女子宛若百花盛开的笑容,巧哥胳膊上的疼痛似乎在一瞬间就消失了。

    变戏法般的从身后取出一个雕工精美的西瓜盅捧给了女子。

    女子没有接西瓜盅,而是牵过巧哥受伤的那只手按在自己高耸的胸膛上,咬着巧哥的耳垂轻笑道:“好人,这是你该得的……”(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