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八章着火的紫宸观
    第六十八章着火的紫宸观

    心事重重的才睡到半夜,就被狐狸的鸣叫声给惊醒了。

    只见帐篷外面火光冲天,再一看方向,竟然是紫宸观方向。

    铁心源惨叫一声,就从床上跳下来,鞋子都来不及穿,发疯一般的向紫宸观跑去。

    巧哥紧紧地跟在后面,两尺长的短剑已经握在手里了。

    来到紫宸观外面,发现大门依旧紧闭,铁心源合身跳起来撞了上去,大门咣当响了一下,铁心源又被大门给弹回来了。

    巧哥喝令水儿搀扶着明显已经没有什么理智的铁心源,手里的短剑插在门缝里,用力的向下滑落,粗大的门闩就被这柄短剑悄无声息的给割断了。

    巧哥一脚踹开大门,发现紫宸观的主殿已经被烈火包裹住了,根本就没有救援的希望。

    铁心源绝望的惨叫一声,就要冲进主殿,他非常的清楚,紫宸观是不供神像的,主殿里面只有赵氏祖宗的画像,而母亲和赵婉以及长公主就住在主殿里面。

    水儿紧紧地拖住铁心源,巧哥大吼一声,竟然把大殿前面的接雨瓮给扛了起来,连水瓮带水一起丢进大殿,大火稍微收敛一下,转眼之间,火焰似乎烧的更加旺了。

    绝望到了极点,铁心源咬着手指反倒镇定了下来,四处观望一下,竟然没有看见任何一个紫宸观的道姑救火。

    不但道姑看不见,就连包拯以及随员也一个不见。

    铁心源一把提起围在身边打转的狐狸,怒吼着道:“把老娘找出来!”

    也不知道狐狸听明白了没有,一落地就沿着左面的偏殿吱溜一声窜到了后面。

    巧哥将一柄短剑给了铁心源,拖着他匆匆忙忙的去追狐狸。

    如果人都在主殿里面,根本就不用去想了,能在极短的时间里烧成这样,一定是蓄谋已久的纵火,没有给人做出反应的时间。

    狐狸来到一个低矮的门前面,用力的挠着大门。铁心源窜过来,用短剑割断了门闩,一脚踹开大门之后,就听里面传来一阵惊恐的叫声。

    巧哥的火把递进去。铁心源这才看清楚里面都是穿着道袍的女人。

    “娘!你在里面吗?”铁心源不管不顾的大吼起来。

    那个铁心源认识的中年道姑拍着胸口道:“你母亲和两位公主殿下都去了后殿,这是包拯安排的计策。”

    听中年道姑这么说,铁心源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袖子里的短刀塞给中年道姑道:“姨姨,你们接着藏好,马上就会有人过来了。我去找我娘。”

    铁心源的脑子乱的厉害,勉强理清楚一些头绪之后,继续带着巧哥向后殿扑过去。后殿和前殿之间有一道高墙,大门同样紧闭,门后面却传来剧烈的兵刃撞击声,铁心源和巧哥立刻就放弃了打开大门的打算。

    巧哥给的短剑真是太锋利了,不但切割木头如同切豆腐,就连石头也能切割,青砖在短剑的砍劈之下,砖块纷纷落地。很短的时间里,就在厚厚的高墙上砍出一个人头大小的洞。

    对面黑黝黝的,偶尔有胡摇乱晃的火光照耀过来。

    就在铁心源和巧哥准备把这个洞扩大的时候,就听玲儿在他们头顶道:“婶婶没事,我看见了。”

    两人抬头一看,只见玲儿骑坐在高墙上,指着一处地方,看样子很是高兴。

    铁心源和巧哥不约而同的忘记了自己刚才的愚蠢行径,踩着玲儿找来的梯子,同样攀上了高墙。

    高墙里面乱的厉害。包拯站在一群女人前面,指着一群混战的人群不知道在说什么,母亲和赵婉抱着另外一个看不清眉眼的受伤女子,坐在屋檐下面。像是在救助那个受伤的女子。

    来不及多想,铁心源咚的一声就跳下高墙,脚底板传来一阵剧痛,还没有长好的脚底板上的伤口,这下子又挣开了。

    连蹦带跳的来到王柔花跟前,见她好好地。不像是有伤的样子,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赵婉见到铁心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指着身着道袍的女子哭泣道:“我姑姑伤的很厉害,你快帮帮我。”

    铁心源见到了母亲和赵婉,心头的石头算是落了地。

    偷偷的瞅瞅包拯面前的战局,发现他的手下好像正在以少战多,地面上已经躺了七八具尸体了,以包拯手下居多,穿着黑衣的杀手似乎越战越勇,有好几次都被凶手冲破了拦截几乎要杀到包拯面前了,形势岌岌可危。

    包拯倒霉一向是铁心源存在已久的心愿,在快速的判断了形势之后,他就愉快的切割下来一块门板,和巧哥水儿,火儿,玲儿,福儿一起抬着长公主,拖着母亲和赵婉,以及小水珠,张嬷嬷一起无声无息的向黑暗的边墙摸索了过去。

    紫宸观的地形图,铁心源早就了然于胸,绕过两座高大的殿堂之后,就来到了一道小门前。

    巧哥挥剑劈断了门上的锁链,正要抢先出门的时候,却被铁心源一把推到一边,紧接着五道雪亮的刀光,重重的劈在铁心源的身上。

    完全来不及反应的铁心源在挨了五刀之后才被一只大脚重重的踹在胸口上,向后凌空飞起。

    同一时间,弩箭飞行的声音咻咻的响起,巧哥,水儿,玲儿,以及火儿手里的短弩攒射出的弩箭一根不落的全部扎在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胸腹处。

    王柔花眼看着儿子中刀,咯喽一声,眼睛翻白就昏了过去。

    巧哥却毫不在意,他就站在铁心源的身边,看得很清楚,这五刀都劈在铁心源的上半身,软甲是他打造的,他非常的清楚这五刀根本就伤害不到铁心源。

    至于赵婉,她根本就不知道见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见为首的铁心源忽然向后飞了起来。

    胸口疼痛的几乎让铁心源窒息,呛咳出一口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骇然发现自己的衣服上出现了五道很长的口子,冷风从破口处灌进来,转瞬间就遍体生寒。

    见母亲倒在地上,铁心源第一时间脱掉身上破烂的衣衫远远地丢掉,然后上前抱起母亲,用力的拿手掐她的人中。

    王柔花悠悠转醒,眼珠子转转就要哀号出声,却看见儿子正瞪着大眼睛看着她,连忙捂住嘴巴,把自己刚才的所见所闻全部归类到噩梦中去了。

    就是眼泪如同开闸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

    “怎么是男的?”巧哥用短剑挑开了黑衣人的蒙面布奇怪的道。

    铁心源指挥水儿他们抬着长公主继续离开,等母亲和赵婉水珠儿,张嬷嬷也走出后门之后,这才挥剑斩开了黑衣人的裤子。

    铁心源瞅了一眼就对面色古怪的巧哥道:“赵家的侍卫靠不住,没想到连宦官也靠不住,早点吧这个消息给王公公吧。

    他好歹照顾了我们兄弟这么多年,让他早点做准备也好。”

    紫宸观外人声鼎沸,张巡检带着大队人马正在讨论要不要进紫宸观。

    铁心源把受伤的长公主交给了眼珠子都兴奋地发红的张巡检,这家伙立刻就抽出刀子,雄赳赳气昂昂的带着人簇拥着公主离开了紫宸观。

    驻守在山脚下的五百禁军铁流一般的涌过来,为首的将官,似乎已经傻掉了,没有第一时间包围紫宸观,而是选择全员杀进了紫宸观。

    铁心源回头没有看见巧哥,叹了口气,就随着不可一世的张巡检离开了紫宸观,这时候,救助长公主为第一要务。

    对于治疗外伤,王柔花并不陌生,她都不知道给巧儿他们治疗过多少次了,以至于金疮药,丝线和缝合伤口的银针都成了她的必备之物。

    从儿子的帐篷里找到自己的包裹之后,就开始为长公主缝制伤口。

    听赵婉说,长公主被突然跳出来的黑衣人劈了一刀。

    铁心源守在帐篷外面,赵婉眼睁睁的看着王柔花将自己姑姑的皮肉当成衣服一样在缝制,求救般的把目光转向铁心源。

    铁心源一面用干净麻布包裹着自己的脚掌,一面对公主道:“这是华佗奇术,对付这样的外伤最是有效果。

    拿烈酒清洗了伤口,清除杂物之后,快速的缝合伤口有益于伤口早日弥合。

    火儿,把你背上的伤口给公主展现一下。”

    火儿笑嘻嘻的撩起自己的衣服,露出背上一条三寸长的伤口道:“三年前我从树上掉下来,被树杈子划破了背,外面的金创郎中说我没救了,结果婶婶就拿针线帮我缝好了伤口,半个月就长好了。”

    赵婉看着火儿后背那道蜈蚣一般的伤口,喃喃道:“好丑。”

    嘴里说着那样的话,脸上紧张的神色却消失了,居然大着胆子仔细的看王柔花的一举一动。

    巧哥依旧没有回来,铁心源再次长叹一声,就把火儿找来低声吩咐了几句,火儿就带着水儿,玲儿一群人去了工地。

    天光大亮的时候,包拯来到了铁心源的营地,还未说话,铁心源就小声道:“长公主无恙,刚才苏醒过来了,现在又睡着了,有我母亲和公主她们照拂,不会有事的。”

    包拯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在铁心源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道:“幸好你当机立断移走了长公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