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六章熊罴和狐狸
    第六十六章熊罴和狐狸

    箱子里面装的是很轻薄的贴身软甲,是巧哥亲手打造的,细密的钢丝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外面再套上四层厚实的丝绸,即便是刀子砍上去也能避免伤害。¥℉,

    夏日里穿这东西虽然有些闷热,不过,母亲向来听从自己安排,至于赵婉,只要是一个新东西,不用说,她自己也会积极的研究,最后爱不释手。

    水儿不知道铁心源为什么会把账本送给那个中年道姑,不过看道姑的样子好像极为满意。

    铁心源打发走了总是问自己问题的水儿,叹息一声再一次走进了那条青苔小路。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铁心源吟着诗,轻轻地叩响了石墙。很快,石墙上就出现了一个深邃的小洞。

    “你是巧儿说的那个聪明人铁心源?”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小洞里传过来。

    铁心源皱皱眉头,没有回答,张嘴问道。

    “你从西夏来?”

    “不是,我来自河湟。”

    “你是吐蕃人?”

    “我的父亲是角厮罗。”

    听到这些,铁心源就不想说话了,角厮罗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在太学中已经听说过无数次了。

    那个好几次都把大宋边军打的满地找牙的李元昊,却数次败在青塘吐蕃首领角厮罗的手中。

    河中之地直到现在都能安稳如山,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李元昊畏惧角厮罗直到现在都不敢渡河。

    这个女人既然是角厮罗的女儿,那么,她自己一定是带着联姻的目的过来的,既然人在紫宸观,那就不用说,这个女人该是赵祯数目庞大的后宫团中的一个。

    “赵祯算不得男子汉,只喜欢那些还没有长开的小闺女。根本就驾驭不了我这样的女子……”

    听着那个女人大逆不道的言语,铁心源觉得非常痛快,听皇帝的**,可不是随时能够听得到的。

    尤其是那些****的**被一个仿佛带着无穷诱惑的声音送进耳边,就像情人间喃喃的低语。

    “我喜欢孟元直,喜欢给他这样的猛士生孩子,赵祯……”

    铁心源哼了一声道:“怪不得这些年我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孟元直哪里去了,原来是被你给坑死了。

    你现在又想坑死巧儿?”

    “嘿嘿,谁告诉你孟元直死了,皇帝答应过我他不杀孟元直的。所以我才会答应来这里的。”

    铁心源闭上了眼睛,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皇帝能容忍给自己戴了绿帽的人活在世上吗?

    这几年,在东京也见到了铁狮子几次,他已经是带御器械的首领了,和孟元直一个品级。

    开始的时候还总是听他说起孟元直的那杆铁枪,最近这几年他好像再也没有提起过……

    “既然是交换,你为何还总想着跑出去?你应该知道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女子幽幽的长叹一声道:“我想我的女儿了,孩子怎么能离开自己的母亲呢?哪怕是见一面都好。”

    铁心源听到这里。心跳的就像是兔子一般,勉强抑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道:“你把孩子托付给了谁?”

    “夏竦啊,当初,就是他促成青塘大宋联姻的。你们大宋的官员,我只认识夏竦,听说他的官位很高,足够保护好我的孩子。

    铁心源。帮帮我,让我去看看我的女儿,我的奶水到现在都没有断。我想给孩子亲自喂一回奶水,一旦我的奶水没有了,我的女儿就再也吃不到了,我也就成不了她的母亲了……”

    听到夏竦两个字之后,铁心源就起身离开了,那个女子后面自哀自怨的话语,他没有听见,这时候,他只想快快的回去告诉巧哥,离开那个女人,远远地离开,那就是一个灾祸的源泉。

    因为角厮罗的存在,连赵祯都不敢轻易处置这个女人,甚至都不敢处置这个女人和孟元直的私生女。

    蕃女多情,在她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一场爱恋,在大宋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在后世的时候铁心源就知道,吐蕃一般不产美女,可是一旦出现一个美女,那么,绝对是钟天地之灵秀的绝世美女。

    媚骨天成也不能说尽其中风流,只听她多变的语音,说话间隙的喘息,就会让人联想不断。

    怪不得孟元直那样铁骨铮铮的汉子都没有阻挡住诱惑,最后把自己弄进了万丈深渊,这就是一个妖精!

    匆匆的逃离了青苔小径,铁心源一路狂奔到了营地。

    灌了满满一肚子凉茶,才让那颗蠢蠢欲动的心慢慢平息下来。

    “又干了什么亏心事,需要用凉茶来压制你内心的旖旎心思?”

    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从铁心源的身后响起,铁心源的面孔抽搐了好几次,才硬生生的转过头,看着躺在阴暗处躺椅上的包拯道:“府尊缘何会来陈留?”

    包拯依旧闭着眼睛一字一句的道:“天地君亲师,君在亲师前,作为一个人,礼法总归是要讲的。

    你少年心性,戒之在色,你刚去的那个地方都是一些犯了错的女子,怨念奇重,不是君子的宝地,紫宸观以后还是不要去了。”

    “小子去看的是公主和我娘。”这句话说出来之后,铁心源很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包拯反倒乐了,抬手拍拍椅子扶手笑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哈哈哈,紫宸观里,你唯一能动心思的人只能是赵婉。”

    铁心源给包拯倒了一碗茶水恭敬的递在包拯探出来的手上小声道:“这样会不会太唐突公主殿下了。”

    包拯呵呵笑道:“有什么唐突的,官家的女儿长大了也要许配人的,这是天地至理,在我大宋,只要身家清白,即便是老农也能带着聘礼向皇家求亲,这算什么失礼。

    你只要东华门唱名,高攀的可不一定是你。

    这些年总算是看见你真正的为一个人动心,哼哼,李玮恐怕是被你杀了一半吧?

    还有,赵婉性情一向温顺,在我大宋历代公主之中也是出类拔萃的。

    这样的一个好孩子竟然会酗酒?哼哼哼,这大概也是你的主意吧?”

    铁心源干笑两声道:“绝无可能!”

    包拯的三角眼瞟了铁心源一眼冷冷的道:“以后别人问起,你最好也这样回答。

    现在老夫问你,和马天瑞一起死的还有谁?”

    铁心源打了一个激灵连忙道:“还有巡检张挺远的妻子和妹子,全部都是身中五刀,粗粗看过去,绝对是五刀连斩。”

    包拯又问道:“你觉得凶手会是谁,会藏在什么地方?”

    铁心源道:“马提刑刚刚失踪的时候,学生以为凶手应该是这里的石匠,原因就是,在前些天,张巡检灭了三个石匠满门,据说都是“食菜事魔”者,从而引起别的石匠的不满,泄愤杀人。

    后来,学生在狐狸的帮助下找到了尸体之后,看到了尸体上的刀痕,就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

    昨夜修书给府尊,想请府尊搜查一下紫宸观,没想到府尊现在就到了。“

    包拯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丢在桌子上道:“这一次你没有让老夫失望,接到你的信的时候,老夫已经快到乳山了。”

    包拯背着手慢慢踱出帐篷,看着帐篷外面乱纷纷的工地叹息一声道:“如今天下粥粥,难得有半分的安宁,老夫即为州县吏,便要扬汤止沸啊。”

    铁心源躬身施礼道:“府尊辛苦。”

    包拯指着雾霭中的乳山丛林道:“张挺远做的没错,他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甚至被世上的仁人君子看不起。

    但是啊,论到牧民天下,他是一条好狗,大宋现在,还离不开这样的好狗,你莫要把他杀掉了。”

    铁心源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连忙上前一步道:“学生绝对没有杀人的心思。”

    包拯笑道:“或许吧,可是你对他的厌恶已经不加遮掩了。”

    铁心源道:“学生讨厌****,不一定就要上去踩一脚。”

    包拯哈哈笑道:“古之豪侠儿闹市杀人,为世人称颂,这在是大宋绝对不允许的,老夫辛苦为官多年,只想教会大宋子民一个道理,遇事讲理,遇难报官。

    论谋略某不如庞籍,论即便某不如韩琦,论学问,某不如富弼。

    论到法度,这三人加起来也不如老夫,先民之初,祖宗立下法度,就是要每个人都要遵守,锄奸拔夯乃是老夫本分。

    任何魑魅魍魉都休想在逃出老夫的手掌心,一旦遇之,必将让他伏法。

    小子,你可愿踩着老夫的脚印前行?”

    铁心源摇头道:“学生做不来的,这并非是推托之词,府尊稳如熊罴,坐镇一方,一方皆安。

    小子不过是一只蹦蹦跳跳的狐狸而已,没有老虎熊罴的存在,根本就不能镇守一方安宁。”

    包拯长叹一声道:“人才难得,你是老夫这些年来发现的唯一一个像吃肉的猛兽,可惜啊,只是一只狐狸。”(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