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五章峰回路转
    第六十五章峰会路转

    张巡检从早上带人出去之后,直到月亮都升起来的时候才回来。¥℉,

    派出去的工匠们都在吃饭,从早上到现在他们粒米未进。

    张巡检似乎不知道饥饿,端着一碗水呆呆的看着对面的山峰发愣。

    三个大活人就这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消失了。

    如果没有马提刑的属官跟着追问,张巡检宁愿这三个人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世人面前,私奔虽然说起来虽然可笑,好歹也是一个说法。

    至于上官能不能接受,就看自己到底能够给上官多少钱了。

    那个京城里来的小相公明显的是要置身事外,傍晚的时候只安排了一顿汤水,就说带着白日里没出去的工匠帮着自己再去山林里找人,然后不见了踪影。

    京城里的人就是刁滑,即便是这种十四五岁的少年人也滑头的如同池塘里的泥鳅,捉不住。

    白天都找不见人,晚上怎么可能找得到,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在应付自己罢了。

    铁心源却不这样想,他是真的在帮着张巡检找人。

    如果没有巧哥那一档子事情,当然不会牺牲睡觉时间来作这些闲事。

    现在,巧哥需要一具女人的尸体来李代桃僵,就只好全力以赴了。

    铁心源已经不期望自己再用一颗睿智的脑袋去思考问题了,现实的洪流裹挟着他烟尘滚滚的奔向一条不归路。

    大圆月亮下的山林鬼影绰绰,狐狸的两只眼睛反射着绿莹莹的光芒。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里在山林里寻找三具尸体本身就已经够惊悚的了,水儿,火儿他们几个还时不时的抬头学两声狼叫,弄的远处时不时的传来几声狗吠。

    狐狸快速的在山林里穿梭,它的鼻子距离地面只有不到三寸。黑色的鼻头,不断地耸动,灵巧的避开了路上遇到的所有障碍。

    夜晚时分,水潭边上的瀑布似乎变大了一些,水流砸在水潭上的声音显得比白日更大。

    狐狸避开了水潭,继续向松林方向搜寻。一丝犹豫的表示都没有。

    铁心源和巧哥紧紧地跟着狐狸在山林里乱窜,寸步不离。

    巧哥有些愧疚的看看气喘吁吁地铁心源,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一言不发的跟上。

    狐狸的脚步停在一座断崖前面,回头看着铁心源,身子不断地往回收缩,脖子上的毛都慢慢竖立起来,弓着腰,最里面的两颗长牙都露出来了。

    铁心源拦腰抱起狐狸。轻轻地拍着它的脑袋抚慰它一下,如果狐狸没有找错的话,失踪的马提刑就该在这里。

    巧哥指挥着水儿他们散开,形成了一个不算大的包围圈,见他们把小巧的手弩都拿出来之后,这才拨开前面的草丛。

    草丛后面是一条非常隐蔽的裂隙,裂隙很大,足够塞几个人进去的。

    点燃的火把被丢进去之后。照亮了不大的洞穴,三具****的身体就歪倒在崎岖不平的地上。

    巧哥笑着回头对铁心源道:“狐狸确实不错。还真的被它找到了。

    咱们弄走一具尸体就成了。”

    说着话就要往进走,却被铁心源一把拖回来。

    巧哥不解的看着铁心源,却发现抱着狐狸的铁心源两只眼睛也在泛着绿光。

    “五刀连斩!”

    铁心源悄悄地说出五个字,巧哥的就迅速的抽出自己的防身短剑,警惕的四处张望,孙羊正店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在明灭的火光下。巧哥清晰地看到,倒在地上的三具尸体上,都有五条凄惨的伤口……

    铁心源抱着狐狸缓缓地退到断崖边上,用后背靠着坚硬的岩壁,这才小声的对巧哥道:“发讯号。让张巡检过来。”

    巧哥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从腰里掏出一根竹管,用火把点燃了药捻子之后,一溜红色的烟火带着凄厉的叫声就窜上了半空,在漆黑的夜色中炸开一朵硕大的火花,在夜空中停留了片刻,就随风消逝了。

    铁心源没有去看头上的焰火,偏着头看看紫宸观方向道:“很明显,贼人就藏在紫宸观里。”

    巧哥严肃的道:“我们进不去!”

    铁心源摇头道:“即便是能进去,我们也不要进去,不过,包拯是领侍卫大臣,他有资格进去。”

    巧哥呲着牙倒吸着凉气道:“没必要弄得这么大吧?”

    铁心源摇头道:“我娘在里面,赵婉在里面,如果会五刀连斩的藤原一味香也在里面,她们就太危险了。

    现在,你想救的那个女人还轮不到她进入我思考的范围。”

    巧哥咬咬牙道:“也好,这事必须捅上去,那个贼女人不死掉,我们没好日子过,你说,她怎么会藏到紫宸观来的?”

    “不知道,等包拯查过我们才会知道,东京城被包围的密不透风,那个女人都有法子离开,紫宸观想必更不在话下。”

    巧哥咬牙道:“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去处理这件事?我觉得还是有把握的。”

    “那是官府的事情,不是我们,巧哥,为了自家人,我有时候可能没有多少人性,先请你谅解才好。”

    巧哥猛地转过头看着铁心源道:“源哥儿,你要干什么?”

    铁心源摇头道:“我感觉很不好,尤其是你要拯救的那个女人,自从她出现之后,我的胸口总是像压着一块大石头。”

    巧哥沉吟一下对抱着狐狸的铁心源道:“你多疑了吧?”

    “我宁愿多想,也不愿意少想,这次真该把水珠儿喊过来,这家伙可以当谛听用。”为了化解一下紧张的气氛,铁心源特意说了一个小笑话。

    趴在草丛里的水儿从断崖上滑下来大声道:“有人过来了。”

    铁心源把自己人全部收拢在一起,窝成团等候张巡检的大队人马过来。

    巧哥两三次都想独自跑出去,都被铁心源死死地给拖回来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对那个莫名其妙的杀人凶手实在是太有利了。

    直到张巡检的人点着火把把这里照耀得如同白日一般,铁心源才带着自己人从山坳里走出来,指指狐狸,又指指那道裂隙,就退到人群里去了。

    张巡检对铁心源充满了感激,尤其是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铁心源说只有他和巧哥看了里面的场景,这让张巡检决定,事情一旦了结之后一定好好谢谢小相公。

    和巧哥坐在一起的铁心源指着躲在洞里嚎哭的张巡检对巧哥道:“你说他是在真哭还是在假哭?”

    “真哭吧!”巧哥觉得张巡检哭的山崩地裂的不像是作假。

    “确实是真哭,只是不是为了自己老婆和妹子哭,而是为了自己逃过一劫喜极而泣啊。”

    巧哥看看铁心源嘴皮子动了两下,铁心源知道她要说什么,坚决的摇摇头。

    没有五刀连斩这事,救一个女人不算什么事情,能被皇帝发配到这里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很重要。

    即便是往日最美好的回忆,现在也必须尘封在紫宸观里。

    如果能把事情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会去追究的。

    现在不一样了,这里藏着一个或者一群很厉害的杀手,自己要是再弄出小动作,没可能瞒过包拯那双眼睛的。

    铁心源对自家兄弟自然是相信的,可是他根本就不敢相信那些从京城来的工匠以及汝州的差役。

    天知道哪个人才是老包的眼线。

    看着张巡检带着人从洞里抬出三具衣衫完整的尸体,铁心源就把自己兄弟混在人群里,随着他们一起下了乳山。

    天亮的时候,铁心源没有下令继续施工,而是特许大家休整一天,陈留地方的民夫想回家的也可以回去一趟,只要明天早上能够按时开工就没有问题。

    送进紫宸观的信笺没有回应,铁心源焦急的在观外走来走去的,母亲和赵婉没有从里面出来,他就一刻都不能安心。

    日上三竿之后,观门才缓缓地打开,走出一个中年道姑对铁心源道:“长公主有令,长生回春法门已然开启,就不能随意停止,魑魅魍魉之徒不足为惧,一旦法会成功,都会烟消云散的。”

    铁心源笑道:“请仙长回复长公主殿下,家母身体孱弱,不宜日夜诵经操劳,不若让我母亲与小公主一起出观,由在下侍奉,在观外诵经如何?”

    中年道姑面无表情的道:“已入法会,就是神仙中人,饕餮盛宴尚未开始,如何能够中途退席损了修行?”

    早就知道皇家德行的铁心源从水儿手上取过两个小箱子拿给道姑道:“既然如此,就请仙长将这两个箱子交给家母和小公主。”

    中年道姑正要拒绝,却发现铁心源肩膀上落着一只小鸟,正在铁心源的耳边叽叽喳喳的叫唤,似乎很是亲密。

    她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犹豫了一下道:“夏收已毕,秋蚕新长,农夫忙于野,农妇点秋菜……”

    铁心源笑着接到:“商贾负担于长途,伶妓正试新歌,好花开遍,正是研磨胭脂时。”

    中年道姑冰封一般的脸庞上浮现一丝笑意,轻声道:“只得一封啊!”

    铁心源从怀里掏出一个厚厚的账簿递给中年道姑道:“这里面的人情往来,购货,贷出实在是繁杂无比,学生用了数夜时光都未曾理出一个头绪。

    不如借助仙长法力,帮我这凡俗之人一次如何?”

    中年道姑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重了,快速的接过账本放进袖笼里面,提起那两只箱子就走进了紫宸观。(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