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二章还是没有逃过去
    第六十二章还是没有逃过去

    铁心源对于感情的事情几乎是麻木的。

    这是很糟糕的一种状态。

    能感受到外界的所有喜乐悲欢,却做不出正确的应对方式来。

    一切都是显得那么麻木和迟钝。

    这对糖糖,或者赵婉来说都是不公平的,她们付出了很多,铁心源却没有知觉……

    乳山的工地上到底还是出了问题,在铁心源准备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些白莲社信徒的时候,张巡检出手了。

    他的方式极为粗暴和野蛮,而且处理的极为血腥,让人不忍心看下去。

    他带来了十六个厢兵。

    这些厢兵身上并没有军人的气质,黝黑的脸上还带着农夫特有的木讷和羞涩。

    可就是这十六个人,他们用刀子生生的捅死了自己的三个邻居。

    铁心源听到被捅死的那个最老的人大声的叫着:“丑娃,我是你六叔,丑娃我是你六叔”这样的话语。

    这些话语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那个叫做丑娃的家伙手上的长矛在刺入自己六叔的胸膛的时候,没有半分的怜悯和犹豫。

    “所有的食菜事魔都应该被杀掉!”张巡检的声音冰冷的如同一月的北风。

    铁心源不同意张巡检曝尸三日的行为,他喜欢在那里曝尸,是他的事情,铁心源不允许他将尸体放在工地上。

    从老石匠的口中铁心源知道了一个更为毛骨悚然的事实。

    朝廷在处理食菜事魔的时候,一般都是把一家子连根拔起的。

    也就是说,那三户人家没活人了。

    人死了,威慑力自然是非常大的,原本还总有笑声的工地上除了干活的号子声之外,就剩下民夫们粗重的喘息声了。

    巧哥因为伤风。全身疼痛,所以就赖在营地里休息,已经两天没出来了。

    出于担心。铁心源在处理完上午的公事之后,就匆匆的来到巧哥的帐篷里。

    帐篷里面鬼影子都没有。喊来水儿发问,水儿也一头雾水,表示自己一上午都在瓷窑看窑工们烧瓷砖,没注意。

    铁心源就只好去巧哥最喜欢去的水潭边上寻找。

    走了半截路,铁心源就回来了,那里的树枝上挂着半截纱衣,这表示这时候在水潭边上的是女子。

    找不到巧哥,铁心源就重新回到营地应付开封府的差官。

    在任何地方发现食菜事魔都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开封府都会派来差官核实一下。

    招待差官的人是张巡检,铁心源不过是被叫来作为一个见证人签个字画个押就算完事。

    张巡检在面对开封府下来的提刑官,换上了一张铁心源从未见过的面容。

    就因为这张不会拍马溜须而强行拍马溜须的谄媚面孔,铁心源匆匆的在行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落荒而逃。

    带着自己婆娘和妹子一起来看上官的,铁心源着实是第一次见。

    老石匠说的没错,只要手下不停,打磨好的青石就源源不断的从采石场运到了工地上。

    青石需要从地下一丈深的地方开始打地基,第一次见到这样打地基,铁心源看得很是认真。

    层层叠叠的青石板如同搭积木一般的从地下升起。每块石头之间都对的严丝合缝,中心位置放上三合土,最后用糯米汤浇灌进去。诺大的青石地基就结成了一整块。

    老石匠看着日渐抬高的地基对铁心源道:“相公,不想在房子上使用木料可是真的?”

    铁心源点点头道:“木质房子虫吃鼠咬的存世难以长久,不如修建这种石头城堡来的长久。

    眼前看花费大了一些,长久来看,这样的房子比木头房子便宜的太多了。“

    老石匠笑道:“就现在,木头房子也比石头房子造价高很多。

    只是石头房子建造好之后过于简陋,贵人们是看不上的。”

    铁心源笑道:“那可不一定哦,老丈一定会新眼看着这座房子造起来,最后你恐怕说不出简陋的话来。”

    石匠正打算笑眯眯的点点头。回头看见张巡检走过来了,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没了。拿起瓦刀走到一边叮叮当当的敲起了石头。

    老石匠跑了,铁心源也想跑。能把自己老婆和妹子单独留给上官的人,铁心源觉得自己惹不起,这样的家伙将来如果不飞黄腾达实在是没天理。

    张巡检朝老石匠吐了一口吐沫,恨恨的道:“该死的老东西!”

    转脸又朝铁心源笑道:“小相公,本官刚才去看了,水潭那里都是女眷,能否……”。

    铁心源挠着头看看张巡检道:“公主在那里,我没胆子过去。”

    张巡检一听铁心源的话,就知道自己的想法落空了,在这里长公主就是天。

    这么多年以来,长公主一直在修心养性从未为难过乡里,这一次还是自己掏钱盖房子,陈留地方只需要出劳役就成,相比现在盖房子,远比冬日里去修建城垣要好的太多了。

    张巡检叹了口气拱拱手就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又折回来道:“小相公别看不起张某,一旦张某的官职没有了,第二天就是我被屠家灭门的时候。”

    铁心源看着张巡检的背影不由得笑了,这都是再给自己找麻烦啊。

    原本好好地日子,一旦扣上一个可以光宗耀祖的官职,任何丢祖宗脸的事情都可以干了。

    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巧哥才回来,即便是回来也是魂不守舍的。

    看样子伤风是好了,一声不吭的一连吃了三大碗饭,这说明这家伙连中午饭都没有吃。

    今天吃饭的人少,长公主今天在紫宸观里开素宴,王柔花她们全部去品尝这难得的美餐去了,吃饭的就剩下铁心源和巧哥以及其余的六个兄弟。

    火儿从山上找打的黄精和山药放火里烤一下,拔掉皮之后就是一顿很不错的美餐。

    不想问巧哥到底去做了什么事,如果自己该知道,巧哥会说的。

    用铁匠炉子铸造螺纹钢,这是一个很难的事情,即便是出来了,也是拿手一掰就断的脆钢。

    除非让铁匠一锤锤的将脆钢里过高的碳打出去之后,它的柔韧性才会合格。

    将来建造宫殿弧形顶棚的时候非常需要这些钢材。

    巧哥打铁的样子很好看,炉火映红了他的臂膀和胸膛,布满汗水之后,整个人就如同一座雕塑,极具美感。

    火儿,水儿,福儿都是巧哥一手带出来的好铁匠,只要巧哥的小铁锤在钢铁的某一个位置上轻轻地敲一下,他们手里的重锤就会咣咣的将烧红的钢铁改变成任何他们想要的形状。

    一炉子钢铁锻炼完毕之后,巧哥端着茶壶坐在看书的铁心源身边,沉声道:“怎么才能进去紫宸观?”

    “两个方法,一个是翻墙进去,另一个就是变成宦官之后,再进去。”

    铁心源的眼睛没有离开书本,下意识的回答道。

    “我的意思是神不知鬼不觉!”

    “简单,挖地洞啊,这个事情你比较擅长,不过需要注意一下,别把紫宸观里的女人弄怀孕了,那样的话可就是真的会出人命的。”

    “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铁心源把书本合起来瞅着巧哥道:“你遇见了一个心仪的女子,那个女子有着万般的风情,每一句话都能说到你心里去。

    她很想与你一起共赴巫山,却因为一堵墙的缘故,有情人只能隔墙叙话。“

    铁心源见巧哥沉默不语,就拍拍他的肩膀道:“那个女子我也见着了,还要我通过一个小孔看她的身子。”

    “你看了没有?”巧哥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没有,我找了一根树枝把洞堵上了。”

    铁心源明显听到巧哥送了一口气的声音,敲敲自己的脑袋,刚才应该说看过就对了。

    巧哥这混蛋不知道从哪里沾染了多情的毛病,唯一能让他远遁八千里的女子,就是自己兄弟的女人。

    至于别的女人,只要看对眼了,这混蛋绝对是荤腥不忌。(未完待续。)

    ps:第二章,郁闷的情节终于过去了……天啊,快折磨死我了。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