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章止步
    第六十章止步楼

    铁心源觉得自己耳朵就像火一样滚烫,而且还痒得厉害,需要用力的抓才能感觉好些。

    上一辈子自己好像不是什么好人,见过的女人裸体也堪称无数,这一次怎么了?

    不过是一个少女半遮半掩的裸体而已有什么呀。

    靠在石头上仔细想想之后发现,这是第一次看真正的公主的裸体,不由得又有点骄傲,有这样经历的人不是很多吧。

    吃晚饭的时候公主也在,不过她就表现的非常平静,一举一动都带着贵族的优雅,即便是啃骨头时候的模样,别人也比不上。

    至少糖糖是比不上的。

    今天的糖糖很古怪,很能吃的样子,一根连着半只鸡身子的鸡大腿吃完之后,又把目光瞄准到了一块硕大的羊排上面。

    脸上的油脂也不知道擦拭,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吃食上面。

    巧哥装在瓶子里的葡萄酿被她像喝水一样的猛喝。人头大小的西域水瓶装满的葡萄酿,一会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王柔花一面撕扯着羊腿上的肉丝,一会看看公主,一会又看看糖糖,面前的碗里已经装了好大一碗肉丝了,她依旧在不停地撕扯着。

    不知道为什么铁心源既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公主,也不敢劝阻糖糖少喝一点。

    巧哥为了自己的葡萄酿倒是劝说了几句,却被糖糖没头没脸的用拳头教训了一顿。

    和糖糖关系最好的玲儿这时候自然是躲得远远地,大小姐发脾气的样子他是清楚的,不靠近为最佳方案。

    王柔花突然把手里的肉骨头往盘子里一扔,一把揪住铁心源的耳朵就去了远处,糖糖不知为何放声大哭起来。

    公主却把眼睛笑的眯成成了一条缝隙。

    “松手啊,娘,这一次真的很疼。”铁心源虽然随着母亲的力量走。耳朵依旧痛的厉害。

    王柔花见走的够远了,就一巴掌抽在铁心源的胳膊上压低了嗓门怒道:“怎么就没头∵←∵←,没脸的脱了衣服往水潭里跳?”

    铁心源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讪笑道:“天太热,儿子又砸了一天的石头……”

    王柔花怒道:“为娘这一辈子就没打算让你去当铁匠,也没打算让你去当石匠,你自己砸石头干什么?

    今天幸好是为娘和张嬷嬷,还有糖糖帮着公主把风,要是换了别人,你的麻烦就大了。”

    铁心源长吁了一口气,小声问道:“娘。公主没说什么吧?”

    王柔花摇头道:“没有,就是一整天不说话,我和张嬷嬷都很担心。

    倒是糖糖这丫头今天一整天都不对劲,儿子,小心哦,糖糖什么都看见了。”

    铁心源无奈的道:“孩儿也没想到那时候会有女眷去那里洗澡啊。”

    王柔花咬着牙道:“是啊,男人家的才在河里,水潭里洗澡,游水。好人家的闺女谁去水潭里洗澡?

    公主这明显是在坑害我儿,儿子,既然公主不在乎,咱们就把这事忘了吧?”

    铁心源冲着母亲笑道:“孩儿也是这么想的。”

    王柔花嘻嘻一笑道:“你这个臭小子。还真是懂得找机会……”

    “孩儿真的是无意中的……”

    “娘知道,娘知道,我儿是无意中的,不过你已经到了说媒的年龄了。君子慕少艾这是正常的……嘻嘻。”

    天底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只要儿子占了便宜一般都不会说什么,反倒会觉得自己儿子聪敏伶俐。

    回去重新吃饭的时候。糖糖已经不在了,被她的丫鬟搀扶着回紫宸观去了,公主还在,笑眯眯的看着铁心源不断地努嘴巴。

    该来的总会来的。

    铁心源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邀请公主一起去散步消食。

    才转过一颗松树,公主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办?”

    铁心源挠挠头发道:“什么怎么办?”

    公主发出渗人的笑声道:“我被你看光了,你这时候装傻是不是?”

    铁心源无奈的道:“我倒是很想现在就把你娶回家,问题是你爹那里是个大问题,你知道的,他能同意吗?”

    公主背着手来回踱步,好一会才道:“你上回在你家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我在我家说过无数的话,你到底指的是那一句?”

    赵婉狠狠的瞪了铁心源一眼道:“你让我使劲的折腾,如果最后把自己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没人肯娶的时候,你娶我这句话,还记得不?”

    铁心源点点头道:“记得,我会这么干的。”

    赵婉满意的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看我身子的事情就算过去了。

    不过,从今往后你不许娶糖糖,那个丫头有什么好的,好多王公大臣都琢磨着要把她给自己的子孙划拉走。

    以前向我求亲的人现在都去她家向她爷爷要庚帖。”

    铁心源明白了,这是两只狗在争夺一根肉骨头,现在已经打出火气来了,莫说是一根肉骨头,即便是一堆那个啥,都会抢的你死我活的。

    这时候估计和爱情没什么关系,而是和自己的颜面有关。

    目前看,胜利者是公主,怪不得她会平静的吃饭,平静的面对自己吃亏的事情,只要能看见糖糖难过,她就会有无限的快感。

    用最短的时间想通这一切之后,铁心源发热的脑袋迅速就平静了下来。

    上下打量一下公主笑道:“你现在和水里的样子不一样。”

    公主的脸红了一下,又强装镇定的道:“嬷嬷要我用透气的绫子把身子裹起来……说是不显眼的公主才能嫁个好人家。”

    铁心源上前轻轻的拥住微微发抖的赵婉,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道:“这是利息,本钱等我将来再收。”

    张嬷嬷来找公主,很远地方就狠狠地咳嗽,铁心源松开公主,径直去了松林深处。

    巧哥坐在松树下,无聊的拿松树枝子抽打着树干,见铁心源归来了,就笑道:“我觉得用火药炸石头比较好一些,现在,他们的进度太慢了,连根基都打造不起来。”

    铁心源怒道:“胡说什么,火药是我们的立身根基,现在拿出去,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大宋皇帝。”

    巧哥翻着白眼道:“好赖话都被你给说尽了是吧?同意的是你,不同意的还是你,既然你不肯拿出火药来,那么,采石头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不管。”

    巧哥发着脾气走了,铁心源很想去看看糖糖,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没办法进紫宸观,就沿着小路来到石匠们的营地里。

    一葫芦烈酒放在老石匠的身边,这位年老的工匠就打开了话匣子。

    “采石头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松地活计,老汉干了这个行当三十年,多少也知道一点诀窍。

    干活啊,他不怕慢,就怕站,不管你干的多慢,总有干完的时候,一旦你站下了,那就是停了,没有寸进,何谈干完啊。

    小相公要的石料不但多,要求还高,石料上的斜纹,还要求一致,您是不知道啊,就这一条,就要了石匠们的命啊。”

    铁心源小声道:“百上加斤自然是苦差事,可是,想要造出图纸上的那种房子,这样的要求已经是最低的了。”

    石匠笑道:“老夫知道,老夫知道啊,达官贵人住的房子唯恐不精美,穿的衣服唯恐不华丽,吃的食物唯恐不精致。

    这一切落在百姓身上就是大灾难啊。

    石料自然是要精美的花纹,颜色不一致的石料都会被丢弃,从上千的蚕茧里才挑选出几个最好的蚕茧去织绸布,从无数的五谷里面挑选最好的做成最好的饭食。

    你们过舒坦了,就是没人去想我们怎么过活。”

    铁心源听了老石匠的醉话笑道:“老丈以为这座楼该叫做什么楼?”

    石匠看着遍地的碎石道:“请官老爷们止步吧,就叫止步楼吧……”(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