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八章烦躁
    第五十八章烦躁

    只要母亲在身边,铁心源是不害怕什么欺君之罪的。

    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拖着母亲浪迹天涯也不一定是坏事情。

    反正家里只有两口人,如果再带上狐狸,即便是在天涯海角也是全家团圆的状态。

    至于留在东京城的那点产业,说实话,铁心源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当一个人在尽家财之后,有转眼间重聚的本事,钱财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种用来交换物资的筹码而已,并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

    距离皇城越远,皇帝的威慑力就越低,大宋六成的兵力都部署在东京附近。

    如果此时身在边远地方,巧哥扯旗造反铁心源都不奇怪。

    侬智高正是这样做的,不过,他不是汉人,所以一个广源州出来的异族土著,想要谋算岭南的土地,这让尝够了岭南甜头的大宋皇帝如何能够忍耐。

    两个月的时间,身为前锋的杨怀玉已经抵达了邕州,他将在这个地方严阵以待,逼迫匆匆缩回广源的侬智高做出选择。

    身为主帅的狄青,带着大军一路上是横扫直下的,就在这一路上,他攻破了无数盘踞在中原去岭南道路上的贼寇。

    据说大道的两边,经常会看到绵延数里的尸骸,有些被插在杠子上,有些被垂吊在大树上,更多的是一颗颗的人头,挂在道路的两边,如同风铃一般的胡摇乱晃。

    很显然,杨怀玉南下是为了震慑侬智高,而狄青南下则是宋王朝向南蛮们宣示主权的一种方式。

    自从曹彬击败吴越王之后,这是大宋战兵第一次南下自己的领土。

    铁心源合上杨怀玉从洞庭湖发来的书信,对巧哥道:“这有些不对劲。”

    巧哥一面整理着手上的麻线绳子一面道:“有什么不对的,南方这些年总是出乱子,听说杭州。苏州这等繁华的通都大邑都不安稳,皇帝这样做当然没有什么错误。”

    “我说的不是派兵南下这回事,说的是狄青》》,这次南下的手段。

    侵略如火,霹雳手段,算是咱们大宋第一次这样用兵。

    以前的时候,还总是讲究王师的风度,虽然做不到秋毫无犯,但是总会注意一下进军的方式。

    你看看这一次,狄青都干了些什么,杀了这么多人。京城里听不到任何弹劾他的声音,商贾那里也没有传来什么不满的声音。

    唯一麻烦的是包拯,包拯也咬着牙在配合狄青杀人,再苦再累不说话。

    这不是咱们大宋的政治气候啊,那些讨厌武将的言官哪里去了?

    韩琦那个砍了狄青爱将的家伙又哪里去了,狄青这一次做的如此过份,全天下人都闭上了嘴巴,我总觉得会发生点什么事情,你说呢?”

    巧哥瞅了铁心源一眼道:“你多疑的狐狸性子又发作了。

    谁说狄青做的过份了。你也不打听打听,南方都成什么了。

    黑店多如牛毛,只要是座山,上面就一定有强盗烧杀抢掠周围的百姓。再不下狠手,南方还是好人去的地方吗?”

    铁心源抱着狐狸转着眼珠子道:“不行,一定要弄清楚这事的起因和结果。

    你采买东西回东京的时候多找找你的狐朋狗友问问,我回东京的时候。多去问问我舅公他们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一个国家一旦改变了自己做事的方法,一定会有大变革发生的。

    而这样的大变革一定会牵涉到每一个人,很可能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每一个时代总有些人走在最前面。他们也是这个大时代最早一批受益的人,也是收益最丰富的一群人。

    我们兄弟虽然不一定要大富大贵,至少不能落下每一个前进的机会。

    我觉得这一次的大浪很可能就是我们兄弟前进的基础。”

    巧哥轻笑一声,指指铁心源和狐狸道:“你们哥俩坐这继续谋算吧,我要去和工匠商量瓷窑和砖窑的箍口了,十天之后就要点火烧制第一批东西,我觉得那些东西比什么狗屁的南征重要。”

    巧哥毫不犹豫的走了,铁心源低头看看狐狸,拿手按一下狐狸粉红色的鼻头道:“不谋一隅者不足以谋全局,不谋一时者不足于谋万世。

    巧哥是个傻瓜,我们两个可不能这么傻,大变革往往起于微末,不查秋毫如何查世间万物?

    我总觉得现在的赵祯一点都不像历史书上写的那个赵祯。

    啧啧,你看看,这家伙要手段有手段,要谋略有谋略,要胆量有胆量。

    有这样的皇帝如果还不能治理好这个国家,我就觉得非常奇怪了。

    你觉得奇怪不?”

    狐狸伸出舌头舔了铁心源的指头一下,就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这是熟人要来的样子,狐狸喜欢跟熟人打招呼。

    铁心源松开狐狸,就看见糖糖俏生生的站在一棵松树底下。

    她今天好像特意打扮过,从未见她穿过鹅黄色的绣花褙子,今天却穿在身上,衣钩挂住长袖,露出半截莲藕般的小臂。

    再往下看的时候铁心源就叹了一口气,人家的闺女的马鞭都是丝绦缠成的,她的马鞭却是生牛皮绞着钢丝编织成的,这东西当武器都成。

    “我来看赵婉!”

    糖糖一面应付着狐狸的亲热,一面对铁心源解释道。

    “我也很想你!”

    看到糖糖那张不自然的笑脸,铁心源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句话。

    “登徒子!”

    糖糖的脸色变得正常了,脸部的肌肉不再僵硬,掐着狐狸脖子的手也变得温柔了很多。

    “登徒子是个好人,你不能总这样夸我,我还没有老婆,更没有福气一连生七八个孩子。”

    “店里的生意很好,你表姐打算再开几个店铺,已经派了管事去蜀中准备开店的事宜了,洛阳,扬州,杭州,都准备铺开。”

    铁心源笑道:“其实你们最应该把店铺开到泉州和广州,我大表哥现在就在泉州,把东西卖给胡人,才是利润最丰厚的。”

    糖糖摇晃着马鞭走到铁心源的身边,铁心源立刻掏出手帕铺开,请大小姐坐下。

    “银子赚多了很没意思……”

    “说这话该遭雷劈,大小姐,你知道这世上还有多少人吃不上饭吗?”

    糖糖苦笑道:“天下太大了,我只是一个小女子,管不了那么多。”

    “不一样啊,你满肚子的学问,怎么可以与寻常村妇相提并论。

    我辈读书人自然是要以天下为己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糖糖听了这些慷慨激昂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发怒了,愤怒的一鞭子抽在地上,抽的草屑乱飞,一句话都不说站起来,跨上一匹枣红马一溜烟的就去了紫宸观。

    铁心源也觉得没有一点意思,也跟着站起来,和狐狸一起向紫宸观走去,不知为何,铁心源今天很想看看墙里面那个女人的身子。

    青苔小路上依旧清爽,这条小路上只有两排脚印,铁心源看得很清楚,一排是自己走进去的脚印,另一排是自己走出来的脚印。

    脚步踏上青苔小路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没了刚才的那股子兴致。

    钉在墙上的那根树枝依旧还在,细密的枝子被阵阵山风吹得左右摇摆不定。

    铁心源上前用力的拔出了那根树枝,高大的墙上立刻就出现了一个指头粗的小洞……

    等候了一阵子,墙那边的佳人却不见踪影。

    狐狸跳着脚从枯枝里叼回一支珍珠簪子,还是铁心源丢弃的那一支。

    铁心源去过狐狸嘴里的簪子,将它塞进了那个小洞,然后就带着狐狸沿着青苔小路向前散步。

    他的每一步都落得很重,在青苔上留下深深地脚印,无论如何,这条小路也显得未免太凄凉了一些。(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