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七章青苔小径
    第五十七章青苔小径

    紫宸观外的青石板小路上布满了青苔,这就把一条石板小路变成了一条鹅黄色的长条地毯。︽,

    青苔上看不到人的脚印,所以这条地毯干净无比,铁心源踩在软绵绵的青苔上面,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他偶尔从树枝上摘下一些已经被雨水浸泡,又被风吹日晒变得陈旧的香囊或者荷包。鹅黄色的青苔里偶尔也有一些发黑的簪子或者失去光泽的玉饰。

    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在这里停留了多长时间。

    铁心源把这些香囊和簪子,玉饰全部都收拢起来,兜在袍子的下摆上,一圈下来,他的袍子下摆已经兜了好大一包。

    回到瀑布下面的时候,巧哥他们已经嬉戏累了,正躺在有些发烫的沙子上睡觉,刚刚还干净无比的水潭,如今飘满了衣物,打赌输掉的水儿正蹲在水潭边上卖力的搓洗着衣衫。

    铁心源把那些东西哗啦一声就倒在巧哥的身边,吓了他一跳。

    仔细的看了看地上的东西,拿起一根锈迹斑驳的银簪子撇撇嘴道:“没一样值钱的,你盗墓去了?”

    铁心源乘势躺在巧哥身边道:“差不多,这些东西都是人心里的坟墓陪葬。”

    巧哥打开一个香囊,从中间抽出一张泛黄的纸条念道:“风雨无愁问心迹,心香一瓣祭华年……宝元元年,噫这是十年前的?写给谁的啊?”

    “紫月横空,当念旧事,宸室空盈,灯火枯萤,观自在大慈大悲菩萨……

    写的什么东西啊?佛经不像佛经,诗词不像诗词……”

    铁心源不耐烦的道:“每隔一句话的开头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紫宸观出家。救我!”叫你多念点书的,这样简单的东西都看不出来。“

    巧哥丢掉手里的纸条道:“你看出来也是白看,一封碰大运的书信,还写的这么晦涩难懂,能送出去才是见鬼了。”

    铁心源摇头道:“写这封信的人,天知道为这封信拜了多少次神。上了多少柱香,如今被你随手丢掉,你不觉得造孽啊。”

    巧哥吃了一惊,翻身而起飞快的去追那张随风飘舞的纸条……

    银簪子上面刻的字已经模糊不清了,铁心源把簪子插进沙子里来回蹭几下之后,银子的光泽就重新出现,而上面本来就模糊不堪的刻字,就几乎消失掉了。

    巧哥气喘吁吁地拿着纸条跑了回来,愤怒的把纸条塞给铁心源之后。就一个漂亮的鱼跃跳进了水潭里。

    表示这件事与他无关。

    其实铁心源觉得这件事也与他无关,只是自己一时好奇把东西捡回来了,就和自己有关系了。

    想把这些人的信送给她们天知道在那里的亲人,铁心源觉得这是一件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或许那些被关在道观里的女人,也没有期望这些信能够到她们的家人手中,只是想给自己以个希望而已。

    人活在世,总是在不停地欺骗,当身处的环境没办法骗人的时候。就开始欺骗自己了,这是一个真理。

    傍晚的时候公主偷跑出来了。告诉铁心源,王柔花正在和长公主念经,今天不打算出来了。

    说完这个消息,她就飞快地跑到水潭边上,睁大了眼睛看里面的小鱼。

    水潭里水太清澈,所以没有大鱼出没。百十尾指头长的透明小鱼,几乎让赵婉乐翻了天,大呼小叫的要用渔网把它们全部捞上来,放在玉缸里每天都看。

    公主发话了,跟随在身边的宫女和嬷嬷们也非常的欢喜。难得有这样的活动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

    没有渔网,这些女人在公主的指挥下竟然用纱衣做成一个不大的渔网,开始大呼小叫的捕鱼了。

    铁心源只看了一眼,就继续翻看那些寂寞孤独无助的女人们写下的令人绝望的希望言辞。

    这该是些最迫切的希望,同时也是最渺茫的希望。

    铁心源把看这些信的过程称之为一个补充的过程,自己没有这样的经历,看看别人的也好。

    公主捕鱼的过程不值得仔细观察,傻子都知道这绝对是徒劳的。

    除非她们能够掀开每一块石头去一条条的去找那些小鱼,否则,基本上没有捕捞到的任何希望。

    “这是宫里的簪子,你怎会有这么多?”赵婉在一无所获之后就来到铁心源身边,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铁心源把身边一大堆的东西推到一边道:“捡的啊,就在那边的路上,你们皇家确实富庶,好东西全部都往外面丢。

    对了,我家就在皇城边上,为什么我没有捡到这些东西?”

    赵婉疑惑的回头看看不远处的紫宸观,又瞅瞅铁心源,然后快速的把身子往后缩缩道:“嬷嬷说这些东西不好,不应该收起来,应该放在原处,被天地慢慢的化解里面的戾气,最终会平安吉祥的。”

    铁心源本来心里面正在腹诽皇家的灭绝人性,现在听赵婉这么说,就奇怪的问道:“这里面都是出家人啊,拿来的戾气啊。”

    赵婉睁大了眼睛道:“里面有好多的怪人,有喜欢吃蜡烛的,有喜欢吞香火的,还有整天念经什么都不动弹的,还有坐在屋檐下一坐就是七八年的,什么人都有。

    我和婶婶住在外宅,不敢住到里面去,嬷嬷说住在里面的人不能长寿,不许我进去,还说晚上的时候里面很吓人。”

    随时跟在赵婉身后的张嬷嬷也看见了铁心源手上的东西连忙道:“铁公子,赶紧把这东西丢回原地,动不得啊。”

    铁心源没有追问原因,张嬷嬷给自己使眼色使的眼睛都要斜到耳朵后面了,他自然不好再问什么。

    拿过公主的幕离,脱掉鞋子走进浅水谭里,先用幕离遮住一块石头,把幕离按进水里包住整颗石头,最后兜住石头把幕离从水里拖出来,丢掉石头之后,幕离上就有四条小鱼在逐渐干涸的幕离上蹦跶。

    公主见铁心源帮她捉到了小鱼,欢喜的大叫一声,就抱着自己的幕离去找宫女拿玉缸装水养鱼。

    张嬷嬷见公主走远了,就坐在铁心源对面道:“铁公子心地善良,乃是诚信之人,眼见弱女子受难,仗义出手帮助吗,老身先替那些回不了家的姐妹们拜谢了。“

    铁心源看着施礼的张嬷嬷道:“我没有办法帮她们,只是出于好奇……”

    张嬷嬷道:“这已经很好了,一群孤魂野鬼能够得到公子的眷顾,已经是她们莫大的福气了。”

    铁心源皱眉道:“据我所知,我大宋并无白头宫女,为何这里会是这番情形?”

    张嬷嬷面带讽刺的道:“每年都会有三百名宫女进宫,每年也都有数百名宫女出宫,这么多年下来,进来了多少,出去了多少又有谁能够分的清楚?

    总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出不了宫,又不能留在宫里,所以就只好来这里喽。”

    听张嬷嬷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铁心源就不想问下去了。

    天知道那些女人是怎么回事,张嬷嬷和铁心源很熟,堪称是看着他长大的老人,有时候张嬷嬷和王柔花谈话,一谈就是大半天,算是长辈也不为过。

    她在铁心源面前不会装什么假,母亲已经内定张嬷嬷当铁心源儿子的教养嬷嬷,快成一家人了。

    “把这些东西丢回原地去,给那些女人一个虚假的希望,就等于是在杀她们,自己做的孽,还是需要自己来偿还的。”

    张嬷嬷见公主兴奋的捧着小玉缸过来了,就叮嘱了他一声,起身扶着公主免得她摔倒。

    眼看天色已黑,群鸟投林,也就不顾公主的反对,一群人回道观去了。

    巧哥他们已经立好了帐幕,篝火烧的很旺,不知道在做什么吃的,香味很是诱人。

    铁心源看看身边这一堆东西,叹口气重新用袍子下摆包起来准备丢回去。

    人世间的麻烦好多都是自找的,如果自己不起好奇心,这会心情就不会这样差。

    就像张嬷嬷说的,坏心情是可以传染的,铁心源不想把坏心情再传染给巧哥她们。

    所以,他就慢慢的来到紫宸观外,小心的将捡到的东西尽量按照记忆丢在他原来待着的位置上。

    丢到最后,铁心源手上就剩下一支珠钗,这根钗子还很新,珍珠上的光泽都没有褪去,散发着莹莹的光泽。

    铁心源想起这支钗子是在一丛翠竹丛里捡到的,就踩着枯枝准备吧钗子放回原地。

    脚下一松,就听咔吧一声响,一根枯竹被他踩断了,在这个寂静的傍晚时分,声音传出老远。

    “有人吗?”一个轻柔的女子呼喊声从高墙的另一边传了过来。

    铁心源没有回答,俯身将钗子放回原地,拍拍手上的泥土准备回去。

    “有人吗?”那个声音变得尖厉起来。

    铁心源依旧没有理会,踩着枯竹上了青苔小路,打算快点离开,巧哥他们一旦做了好吃的,只要自己不在,根本就什么都剩不下。

    “墙外的君子,如果趴在这个小洞上,你就能看到妾身的身子……”

    墙里面的声音的变得又甜又糯,每个字都像是糖块做的,让人从口甜到心底。

    墙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有碎小的土块掉下来,不一会,墙上就出现了一个小洞,一阵甜腻的笑声从小洞里传了出来。

    铁心源皱皱眉头,烦躁的捡起一根断树枝,紧紧地插进小洞里,还招来石块把树枝钉进墙壁,用手抓着摇晃了几下,见树枝安稳不动,这才拍拍手离开了青苔小径。(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