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五章我爹是铁匠
    第五十五章我爹是铁匠

    凤凰落在地上的时候,她对周边一切的新鲜程度只有很短的一点时间。

    赵婉就是这样。

    尽管很想吃铁心源弄的麻嗖嗖的火锅,可是吃了一顿之后肠胃就极度的不舒服。

    看到这个小女子强忍着继续从銮驾上偷跑过来,铁心源不由得笑了。

    赵婉看他笑的古怪,就问道:“你笑什么?”

    铁心源拍拍她的小手道:“既然都感觉不舒服了,干嘛还要跑过来受罪?

    这样委屈你没有必要,明天上午就要到乳山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不!”

    赵婉指着巧哥乘坐的太平车道:“我也要去上面。”

    铁心源笑道:“朋友间的相处之道不是委曲求全,应该是彼此都舒服。

    铁家的马车虽然干净,却也粗糙,地方太小了,晚上还会有蚊虫,你看看你胳膊上的那些包,这不是你这个公主该来的地方。

    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善良,知道你没有看不起我们的意思。

    所以啊,你今天该躺在自己的銮驾上睡觉,不应该强撑着跑过来。”

    赵婉被铁心源说的有些尴尬,低着头道:“饭很好吃,豆子很好吃,婶婶很好,巧哥很好,水儿很好,福儿也好,就是虫子咬,昨天还有一只虫子掉在我头发上……”

    铁心源抬头看看头顶上被虫子咬得稀稀拉拉的树叶道。

    “我们没有你銮驾上那么大的帐子,遮不住虫子的,等我们到了乳山,那里全是松树,就没有这么多的虫子了。

    现在回去把我娘做的香饮子抱上带回去慢慢喝,等你把这一罐子西瓜味的香饮子喝完了,我们也就到乳山了。”

    公主听话的和小水珠儿抱着一大罐子香饮子回去了。

    王柔花从马车里探出头看看公主的背影道:“看清楚了吧?这样的女孩子你养不起的。”

    铁心源笑嘻嘻的道:“你家孩儿不在乎这些,我养不起她。就让她养我好了,我比较好养活。”

    王柔花笑道:“怎么就没一点骨气呢?读书人不是不吃嗟来之食吗?”

    “我当然不吃嗟来之食,如果她求我吃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厚的脸皮啊,你爹爹可是一个诚信敦厚的老实人,怎么生出来的儿子是这样一个惫赖货。”

    和母亲说笑了一会,铁心源就爬上了巧哥所在的太平车,学着他的样子躺在车顶道:“你这几天一言不发的在想什么?”

    巧哥喝了一口酒道:“我觉得我们兄弟好像没有一个立锥之地啊。

    随便被人家威胁一下我们就要跑路,真他娘的晦气。”

    铁心源笑道:“李大王准备在那里开山立柜收买路钱?”

    巧哥摇摇头道:“绿林活计干不成啊,太行山的马祖初都被狄青给捉回东京砍头了,这天下没有一处地方是安全的。

    我还听说河北东路的二龙山。青马涧这两处山寨也正在被富弼围剿,在东京的时候听青皮说,这两处的大掌柜已经在寻找藏身之地了。”

    “郓州地界有一个地方叫做水泊梁山的你知道吗?那里有贼人吗?”

    既然说到了占山为王,铁心源就很自然的想起了水泊梁山。

    巧哥思付了半天道:“没听说过,看样是蟊贼,你怎么会问起这个地方?”

    铁心源笑眯眯的看着巧哥道:“蟊贼?看样子李大官人已经混成一方的黑道头领了,要不然你也不会说出蟊贼的话来。”

    巧哥嘿嘿笑道:“这段时间在东京城撒银子请客吃饭,倒也混了一个赛孟尝的名头,告诉你啊。这段时间,我可没少周济落魄的盗匪。”

    铁心源翻身坐起来看着巧哥道:“包拯说我们和他一起设局坑人的事情,这就算是过去了?”

    巧哥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这段时间我有意亲近一些貌似弥勒教。金刚禅和白莲社的人,结果人家不理会咱们。

    看样子戒心很深,在我面前绝口不提自己帮派里的事情,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铁心源楞了一下。惊讶地道:“你竟然能够见到他们?”

    巧哥笑道:“为什么会见不找呢?他们这群人想要干点事情,就离不开青皮花胳膊这群人,有时候他们是互通的。

    青皮拿了我五贯钱。他凭什么不帮我找到那群人?”

    “如果包拯……”

    “一点可能都没有,青皮这群人就是吃四海饭的,他会接受我的五贯钱,却绝对不会接受包拯的五百贯钱。

    他清楚的知道,拿我的五贯钱他有命花,拿包拯的钱连他那个花胳膊老子都会掐死他。”

    铁心源看着远处的乳山幽幽的道:“城市越乱,那群人就活的越是滋润啊。”

    巧哥拍了铁心源一巴掌道:“胡说什么,连乞丐都不允许一块地方上出现更多的乞丐。

    你以为青皮他们会允许满东京城都是扒手和小偷吗?

    那样的话,你让他们偷谁去?

    告诉你啊,东京城里如果不是有青皮这群人的存在,那里早就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了。

    只凭借官府,不成的,那些捕快想要破案子,必须先问青皮他们,如果案子是青皮他们做的,只要给衙役一点上供就成。

    如果不是青皮他们做的,青皮他们就会帮着衙役一起捉贼,捉到了官府给的赏赐,他们和衙役平分。

    你现在还觉得青皮他们和衙役有区别吗?”

    铁心源想了很久之后疑惑的问巧哥:“青皮为何会相信你?”

    巧哥叹息一声道:“我周济了很多落魄的绿林好汉……,青皮认为我和他们一样了,自然会不遗余力的帮我。”

    铁心源吞咽了一口口水道:“也就是说你现在也是一个青皮,一个大青皮?

    既然如此,我算什么?”

    巧哥笑道:“我都成青皮了,难道你的皮还能白一些不成?”

    铁心源大笑道:“我刚刚还在说公主是一只落地的凤凰,谁知道我转眼就成了癞蛤蟆。”

    巧哥翻过身子准备睡觉,嘟哝两声道:“既然凤凰都落地上了,那就摆明了是给癞蛤蟆下嘴的机会,别错过了,这么好的女子我还没见过。”

    “他爹是皇帝。”铁心源觉得这一点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的好。

    “你爹还是铁匠呢,”

    巧哥回头鄙夷的看了一眼铁心源又回头继续睡觉去了。

    铁心源羡慕的看着巧哥,这种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家伙果然是豪迈啊。

    “那句你爹还是铁匠呢”这句话足以放进《诗经》一类的典章里供万世膜拜。

    它把一个人对皇权的藐视诉说到了极点,几乎是人类历史上最震聋发聩的宣言!

    有了宣言,然后就自然而然的会出现革命……

    一想到革命者的下场,铁心源还是缩缩脖子,觉得浑身发冷。

    赵祯自己是见过的,那个人就那样斯斯文文的坐在那里看自己淘气,一副邻家好大叔的模样。

    又有谁知道,只要他一声令下,伏尸百万流血千里都不足以形容他的恐怖……

    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魔王之一。

    想到这里,铁心源就很自然的就没了什么想法,脑子空荡荡的随着巧哥的鼾声,也沉沉的睡过去了。

    在梦里,一只银色的狐狸在大地上飞奔,一只金色的蛟龙在天空飞舞,巨大的爪子从天而降,擒住了吱吱叫唤的狐狸,飞上高空之后,就愤怒的松开了爪子,将狐狸从高空丢了下去……

    铁心源惨叫一声醒了过来,浑身痛的厉害,好不容易挥去了眼前的金星,这才发现自己从高高的太平车上掉下来了。(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