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三章新的营造法式
    第五十三章新的营造法式

    这都是铁心源这个狗头军师的错,善良的公主最终认了去道观生活这件事,不论怎么说,铁心源都是在帮她。

    在铁心源再三向公主保证,只要自己有空闲就会去紫宸观看她,还一定帮她改善一下在道观的生活条件。

    就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便利,公主甚至向往起道观的生活来。

    公主的一点小小的愿望,落在铁心源身上就已经变成了一项繁琐的工程。

    第一,公主说她胆子小,屋子里不能太黑暗,即便是院子里也不能太黑暗,如果能够灯火辉煌就最好了。

    这个好办,铁心源觉得一个沼气池子就足够给公主提供持续的,永久性的照明。

    第二,公主说她觉得全是木头的屋子里经常有虫子,这会咬的她没办法睡觉。最好能有一间结实的房子给她。

    然后铁心源就答应给她一间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房子。

    第三,公主说自己会在道观无聊的,铁心源必须……

    巧哥仔细的看完了铁心源列出来的章程,然后把纸张丢在一边,闭目沉思了一会,叹口气道:“你不是在伺候公主,你这是在伺候祖宗啊。”

    铁心源笑道:“为何这么说?”

    巧哥笑道:“别人家的瓷窑是专门用来烧制瓷器的,你偏偏要把瓷窑拿来烧纸瓷板,还要一尺见方的那种,你知道这里面的耗费有多大吗?”

    铁心源丢出一个钱袋道:“公主付钱了,给了很多。”

    巧哥指着纸片上的一行字道:“你确定要给公主的房间安上你说的那种上下水,并且在院子里挂上兽头吗?

    要不要顺便在池子里栽上荷花,养上锦鲤?弄成以前汝南王家的那种?”

    铁心源指指钱袋道:“一千贯钱呢,够你折腾的。”

    巧哥继续笑道:“你确定要把茅厕安在公主的房间里?”

    铁心源点头道:“这你放心,我可以自己设计好。你按图施工就成。”

    巧哥笑着把那张纸扣过来道:“别的小玩意都不算……

    你他娘的确定这一千贯就能把这样的房子盖出来?

    这不是房子,这他娘的完全是一座前所未有的宫殿……”

    铁心源废了很大的力气把巧哥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掰开道:“这中间有一部分是我们需要给公主缴纳的保护费。”

    巧哥盯着铁心源的眼睛仔细的辨认了一下他是不是在说真话,见铁心源的眼神诚恳无比这才松开揪着他脖领子的双手道、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铁心源苦笑道:“ 从你把修路的文书递上去之后,老包就什么都知道了。“

    铁心源的一句话让巧哥的头发都快要被吓得竖起来了,也就是有铁心源在,如果这里是别人,他第一时间就会收拾细软跑路。

    包拯这两个月砍掉的人脑袋快赶上他砍的麦穗了,直到现在,东京城的南门还挂着七八颗脑袋,让他如何不担心。

    如今的东京城。老包的名字可以止儿啼。

    “老包要干掉我们,你就算藏公主裤裆里都没用……”

    铁心源笑道:“我们之所以能够安稳的坐在这里,唯一的原因就是老包不想那我们怎么样。

    否则就像你说的……

    你他娘的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粗俗?”

    铁心源探手捞了好几次才把在屋子里乱转的巧哥给抓住。

    把走马牌子丢给他道:“老包把这东西给了我,就是希望我将来被人家追杀的时候能跑的快点。”

    巧哥听的手一哆嗦,尖叫道:“追杀?谁要追杀我们?”

    铁心源呲着白牙笑道:“没错,老包给外面的人说,这一次幸亏有我们,他才将东京城外的盗匪一网给打尽了。”

    “你还没说谁会追杀我们!”

    “很多啊,弥勒教啊。倭人啦,金刚禅啦,白莲社啦,还有东京城里的城狐社鼠以及城外的绿林好汉!”

    “天啦!”

    巧哥惨叫一声。抱着脑袋软软的倒在地上,然后又猛地窜起来,拉着铁心源的袖子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江南,现在就去。”

    铁心源没心没肺的笑道:“江南也有弥勒教。我们在那里一个人都不认识,去了哪里才是死路一条呢。”

    “那该怎么办?难道说要我带着你们去西夏?”

    铁心源拉着巧哥的手坐下来道:“那倒没必要,如今的东京城对我们来说恐怕是最安全的一座城池。

    我这几天为了应付老包的毒计。特意写了七八个话本,已经给了城里的说书人,基本上还原了那天的事情,同时狠狠地吹嘘了老包一通。

    只要过段时间,老包一定会成为日审阳,夜断阴的传奇人物。

    为了让我们有一个等待消息发酵的时间,我们全部去紫宸观去修建房子。

    我听说紫宸观是有官府侍卫重重保护的皇家道观,在那里我们应该可以轻松上半年时间。”

    巧哥的神情慢慢的平静下来,狠狠地一拳敲在桌子上道:“跑路的计划一定要有。这叫做有备无患。

    家里只留下女孩子,和水珠儿,包子也留下,其余的人必须做好跑路的准备。

    对了,婶婶怎么办?”

    铁心源摊摊手道:“我自然要带着老娘一起跑路了,我走哪老娘就跟到哪里,这是必须的。

    我要是把她丢在王家,她会哭死的。”

    巧哥听铁心源说的可怜,把牙齿咬得咯吱吱作响半天,一跺脚道:“也罢,我们就留在东京和这群人斗一斗,如果他们不找过来也就罢了,如果来了,鹿死谁手尚未肯定呢。”

    “其实没有那么严重,我说的只是一种可能而已,相比我们,包拯才是那群人急于除掉的目标。

    不管是弥勒教也好,金刚禅也罢,白莲社也好,他们都是长年累月的在这里打根基,数十年来也就这么点根基罢了。

    如果他们敢在东京城肆意胡来,威胁到了皇城的安危,到时候全天下的侦骑都会以他们为目标。

    我们这段时间要做的就是销声匿迹!”

    巧哥和铁心源做了一些安排之后,才相互道别,各自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在等候公主被清虚灵照大师带走的功夫,巧哥一刻都没有闲着,联络了相好的花胳膊以及那些城狐社鼠,狂吃海嫖了四天,光是流水席就在竹竿巷子摆了三天。

    所谓的城狐社鼠,在意的就是吃吃喝喝,指望这些人把脑袋别在裤腰带里替别人卖命,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被铁心源描述为最纯粹的一群人,几乎比商人还要纯粹。

    说来可笑,不是在摆流水席的功夫,还是在狂吃海嫖的间隙,在大家都聚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有一个或者两个说书人,趁着大家有酒兴,会滔滔不绝的讲述开封府正印大堂包拯包龙图的各种神迹。

    这就是铁心源**裸的收买人的法子,在他们的潜意识里种下包拯的影子,一旦他们的情绪起了波动,包拯就会第一个浮上他们的脑海。

    这不过是后世一个最简单的营销策略,效果已经被证实是非常有效的,所谓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在这个讲究知恩图报的大宋社会里效果至少能够增加十倍。

    太学祭酒张琰的面前放着一张极为古怪的建筑图纸。

    他已经看了足足有一个时辰了,阳光照在桌案上的时候,他抬起头看着正襟危坐的铁心源道:“如此奢华之物,你修建他出来做什么?”

    铁心源抱拳道:“弟子以为,君子追求朴实无华,工匠追求极度的华丽,这两者并不相悖。”

    张琰拿指节敲着桌面道:“确实如此,只有在修建大型建筑的时候,工匠的手艺和奇思妙想才会被充分的挖掘出来,这对百工是有利的。

    老夫唯一担心的是你能否有能力完成这样的一座建筑?”

    铁心源从身边捧过一桩奇形怪状的房子模型放在张琰的面前道。

    “山长,既然学生能够带着工匠做出小的来,就一定能够作出大的来。”

    张琰拿着那个微缩模型爱不释手的道:“既然如此,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做,需要帮助的时候,太学里的各位师长都是你可以求助的对象。”

    铁心源再次恭声道:“学生唯一担忧的就是有人弹劾,说我们太学行为乖张,不按照古法图谱来做工。”

    张琰捧腹大笑道:“汝放心去做,太学不敢为天下先,还要我太学做什么。

    毕昇一介胡人能够让活字印刷术传遍大江南北,活活愧煞了那群老古董。

    如今想在开封境内寻找参天巨木修建宫室已经泡影。

    但凡是宫室修建所需的巨木,无不是来自蜀中,岭南,巨木千里跋涉,一路上人工所需就超过巨木本身价值的百倍。

    如果我太学全部用石头就能造出前所未有的宫室,将会彻底改变东京的营造法式,恐怕即便是筑城,也能使用的上。

    届时老夫一定会遍邀大宋士大夫一起去那座宫室饮酒赋诗,也让那些人看看我太学的本事。”

    铁心源笑眯眯的躬身施礼道:“弟子遵命。”(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