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七章王婆惜的爱情
    第四十七章王婆惜的爱情

    原始工业化就是从宋代开始产生的,它的出现就标志着资本主义的萌芽就已经将要破土发芽了。

    因为有皇帝这个予取予夺的人物存在,资本主义的萌芽根本就不敢轻易地冒头。

    当个人财产不受私权侵犯的律法出现之后,才会有真正的工业化和真正的资本萌芽产生。

    如果没有以上的律条作为保证,不管冒出多少茁壮的萌芽,都不够皇帝一个砍掉用来拌凉菜的。

    因此,巧庄上的一个小小的带有现代工业化雏形的作坊出现之后,铁心源只允许它在黑暗里悄悄地绽放,在黑夜里默默地吐香,在黑夜里默默地成长。

    柔娘很是忙碌,新式**才刚刚上市,就成为大宋妇人的新宠。

    百十件新奇的**刚刚进入店铺,就会有无数的小丫鬟蜂拥而入,不问价钱,不问尺码,只要有就会全部拿走。

    想要满足这些**的大宋妇人们,巧庄里就诞生了第一条最粗糙的生产流水线。

    从第一个拿柳条小兜子的妇人开始,直到最后一个钉扣子的妇人结束,一件精美的**就会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这样分工合作的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

    包拯是不知道的,铁心源和巧哥从回纥人那里偷来的细棉布和各色打磨好的精美宝石,被小玲儿第一时间送进了流水线。

    等老包弄明白铁心源他们很可能是利用水渠里的流水运走了赃物的时候,那些精美的宝石和洁白的棉布,都已经变成了一个个**上精美的装饰。

    流水线就是一条吞噬原材料,然后产出精美物品的魔法台。

    老包这样的古人个根本就无法理解其中的诀窍。

    即便是包拯,也不可能下令自己的部属去检查哪些**的,这关系着他良好的官声,一旦让东京城里的人知道包拯对妇人的**都有很大的兴趣。

    不用三天,一个色中狂魔的名号一定会扣在包拯的脑袋上。

    东京市上有无数的说书人,就是依靠这种新奇尖酸的话语来讨生活的。

    尤其是官员家的隐私。更是说书人的最爱,百姓的最爱。

    他们一面羡慕着官员的淫靡生活,一面张嘴吐着唾沫咒骂这些不要脸的人怎么能够干出这么离谱的事情。

    即便是有官员发现自己老婆身上的**镶嵌的宝石有什么不妥,也会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万一包拯知道了跑来要他老婆的**当证据。他给是不给?

    铁心源和巧哥回到庄子里的时候,正好有一车最高档的**被包子赶着马车送去马行街的店铺。

    “太少了,柔儿说这匹棉布都是最好的棉布,上面一颗线球都没有,宝石也是如此。很少有瑕疵。”

    玲儿看着衙役们拖走了回纥人的贡品,非常的遗憾。

    巧哥非常的不高兴,他确实有理由非常的不高兴,脑袋大小的一块陨铁就放在熔炉里面正在加热。

    虽然已经烧的通红了,却没有半点要融化的意思。

    “这哪里有五百斤啊,五十斤都没有啊,去除杂质之后,能有五斤精铁,老子就谢天谢地了。”

    铁心源瞅瞅外面,焦急的道:“赶紧把这东西烧化。这是贼赃你难道不清楚吗?”

    巧哥皱皱眉头道:“不管了,精铁以后再冶炼,现在先把这东西烧化才对。”

    说着话就用勺子往陨铁块上倒了一勺子黑色的石墨粉。

    然后奇迹就出现了,随着石墨粉和铁矿石胶合在一起,那块陨铁如同果冻一半变成了半透明的东西,最后一点点的融化在坩埚里面,直到此时,不论是巧哥还是铁心源这才松了一口气。

    “想要得到纯铁,咱家的炉子烧不了那么热,只有让碳粉和石头融合在一起。陨铁才容易被烧化。”(精铁需要一千五百度以上的高温才能融化,加入碳粉之后熔点就会降低为一千一百度。)

    巧哥说不出这中间的道理,铁心源虽然知道这可能和化学反应有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此面对眼前的变化,齐齐的当做理所当然。

    当坩埚里面的铁水变成耀眼的淡红色之后,巧哥就用钳子夹住坩埚,缓缓地将铁水倒进泥范之中,等待陨铁变成最原始的剑胚,剩下要做的工作就是一锤子一锤子将剑胚里面的碳砸出来而已。

    眼看着玲儿将装那些东西的四个箱子全部投进了炉子里。转眼间就烧成了灰烬,毁尸灭迹的行动全部成功了。

    在挑选箱子的时候,铁心源和巧哥专门要挑选那些轻而华丽的箱子往水里丢,一来,华丽的箱子里装的货物一般都比较珍贵,二来,箱子比较轻就能浮在水面上,被水流带去巧庄,最后交给守候在那里的玲儿。

    干这事,离不开精妙的配合,也离不开心有灵犀的感应。

    不论是巧哥,还是铁心源,亦或是水儿,福儿和玲儿,都是从小干尽坏事的主,很容易明白彼此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

    听说包拯的车架再一次光临巧庄的时候,巧哥用锤子敲破了泥范,将依旧通红的剑胚丢进了泥水里,一股青烟冒过之后,他就用铁钳子夹起剑胚,随意的丢进边上的废料堆里,黑不溜秋的陨铁和别的废铁丢在一起毫不显眼。

    最精品的棉布变成了**,最美丽的宝石变成了**上的装饰,珍贵的天外陨铁变成了一段废铁。

    铁心源哪里会担心包拯的突袭。

    “天外陨铁只有四十六斤!就在丢失的几个箱子里。”

    包拯有些咬牙切齿。

    本来搜查巧庄这种小事根本就用不到他亲自来,他还是来了。

    巧哥也不接话,一声令下,全庄子的男丁都脱得只剩下一只裤衩,站在北面的院子里。

    至于右边的内宅,则请了几个官府的婆子去搜查。

    包拯眼见如此,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铁心源和巧哥表现的越是坦荡,就越是表明他们准备的极为充分。

    想要捉住他们的罪证更是难上加难。

    就在巧哥和铁心源准备击掌庆贺的时候,一个专门搜查内宅的婆子匆匆的从南门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两枚碧绿的平安扣!

    “启禀府尊,这两枚平安扣是从内宅妇人身上搜出来的,属下以为这是回纥使团丢失的那匹平安扣中的两枚。”

    铁心源的心咯登一下,但是脸上依旧不露神色,站的稳稳地,巧哥却看着昏黄的天空一言不发。

    包拯哈哈大笑起来,也不去问铁心源和巧哥,直接下令婆子将身怀这两枚平安扣的人给捉过来。

    看到披头散发哭哭啼啼的王婆惜被婆子从南院拖出来,铁心源心中哀叹一声完蛋。

    巧哥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不用说,一定是负责缝制装饰品的王婆惜见财起意,贪墨了这两枚平安扣才会酿成现在的大错。

    包拯看看铁心源和巧哥阴郁的面孔,仰天大笑一声道:“真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哈哈,自古以来,一个贪字不知道毁了多少英雄好汉。

    铁心源,老夫会给你们准备一间你们绝对弄不开的牢房给你们,也会将你们和其余的囚犯分开监押,让你们有力无从使唤,哈哈哈,老夫看你们这次如何逃脱天网。”

    铁心源清楚,这一次算是栽了,王婆惜是个什么秉性他再清楚不过了,只要包拯稍微恫吓一下,她一定会和盘托出的,这一次,倒霉的不光是自己和巧哥,恐怕连柔儿她们都无法幸免。

    包拯降尊纡贵的问清楚了王婆惜的名字,走到她的跟前道:“王婆惜,只要你说清楚这两枚平安扣的来历,本府作保,一定会网开一面,不再追究你的罪行。”

    王婆惜怯生生的瞅瞅巧哥道:“是我相好的给我的。”

    包拯看看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的巧哥笑道:“你的相好的又是何人?”

    王婆惜拿袖子擦擦眼睛道:“一个异乡人!”

    铁心源听王婆惜这么说,缓缓地睁开眼睛瞅了一眼狼狈不堪的王婆惜。

    这样没有根据的谎话,如何能够骗得过火眼金睛的包拯。

    包拯脸上的笑容敛去了,指指捕头和婆子,自己径直回到马车上等候消息去了。

    捕头阴笑着把一套夹棍丢在王婆惜的面前道:“有话早点说,免得骨断筋折。”

    王婆惜尖叫着把身子往后缩,一边尖叫一面道:“我说的是真话,我说的是真话……”

    捕头大笑道:“你的肉还真是值钱,那两枚平安扣价值最少百贯钱,谁他娘的睡你一下会给你这么多钱?

    今天要是不供出你的相好的,老子能把你全身的骨头生生的夹断!

    让你变成一滩烂泥,今后再也不能靠这身肉到处赚钱了。”

    王婆惜惨叫着被两个婆子硬是把夹棍套到手指上。

    眼看着王婆惜那双葱白一般小手被夹棍拉扯的变形,发红,巧哥痛苦地闭上眼睛,铁心源却把眼睛睁的老大。

    他竟然在王婆惜的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坚毅之色……(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我是多么的开心啊,我想把自己的喜悦分享给所有的兄弟姐妹们,谢谢你们的祝福,再有三五天,孩子就能从加护病房转去普通病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管孩子是怎么好起来的,我都感激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神灵,所有的兄弟姐妹。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