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四章修桥补路
    第四十四章修桥补路

    王柔花喝完了酒,双腮有些泛红,铁心源由衷的赞美了母亲两句。↑,

    让她的面容显得更加的容光焕发。

    在走进自己房间之前,王柔花有些迟疑的看看儿子。

    嘴巴里咕哝了好久才道:“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陷入危局里面去了,你不妨把孩子带回来。

    夏竦他们都是丈二高的巨人,不管是挥挥胳膊还是挪挪腿脚,都有可能让那个孩子死无葬身之地。

    留在咱们家,至少她能活。”

    铁心源愣住了,自己从见到那个孩子直到离开,心中想的全是各种各样可能发生的阴谋诡计,唯独没有想起那个孩子是何等的娇弱,何等的无助。

    那是一朵刚刚发芽的蓓蕾,经不起那些人利用来利用去的。

    母亲走了,铁心源就坐在桌子前面,小心的把肉骨头上的肉全部剔下来一点点的喂给狐狸吃。

    这个过程经历了很长的时间,当狐狸开始用爪子扒拉着一丝肉都不剩的肉骨头玩的时候,铁心源长叹一口气,收拾干净桌子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明天问一下公主,只要那个孩子不是出自皇宫,就把她接过来。

    秉承一颗善良之心护住孩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吧?

    铁心源这样安慰着自己,抛开一切进入了梦乡。

    六月的东京官道上尘土飞扬,密密匝匝的树木上全部沾满了灰尘。

    即便是官道两旁宽大的杨树叶面上,也被一层厚厚的尘土遮盖住了本来面目。

    转过大片的杨树林,就能看到生机盎然的巧庄。

    巧庄种植的麦子最少,因此,当别人家的田地里都是光秃秃的时候,巧庄的土地上却长满了各种青菜。

    一条银亮亮的水渠穿过田野,从黄河边一直蜿蜒到了巧庄。

    巧哥今天在修缮官道。

    这是一个不算很大的工程。平日里都是县衙摊派劳役来做这件事。

    巧哥为了免掉庄子里几个兄弟的劳役,就主动找官府要求提前修缮被大雨冲坏的官道,也提前服完劳役,冬日里好落个清闲。

    有这样的好事,开封县衙很是满意,特意派了一个专门分管修缮道路的博士来监工,劳役可以提前支应,道路却不能随意的糊弄两下就草草完工。

    巧哥修路很是卖力,把大雨冲刷的不成样子的路段全部挖掉,重新往里面添加了三合土。最后用夯锤夯瓷实,最后再用很大的石碾子把路面碾压的平平整整。

    修路的博士见巧哥修路的要求比自己的要求高多了,也就懒得去监督,整天留在水珠儿的茶棚子里面,一觉一觉的混天黑。

    大路被挖断了,行人自然只有走小路。

    小路是巧哥他们临时开出来的,就在田地里,那里的土地松软,走不了大车。重车,需要在这里把沉重的货物从这里卸下来,人抗马拉的弄过这段不好的道路之后,才能重新把货物装到走过去的轻车上。

    对于这种事情。商旅们基本上没有什么怨言,毕竟被雨水冲坏的道路走起来更加的麻烦。

    现在有人出来修路,已经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了。

    玲儿骑着一匹高大的骡子从远处走来,将骡子背上的驮的西瓜卸下来一袋子。全部丢进旁边的水渠里冰一下。

    剩余的全部都送到水珠儿那里去啦。

    巧哥见玲儿回来了,就站直身子瞅瞅远处,只见那里起了一片很大的尘土。应该有一大队人马过来了。

    巧哥掘开了水渠,让渠里的水流进了旁边的田地,只是一瞬间,新修的小路就成了烂泥潭。

    巧哥对正在铺路的水儿道:“去把何博士请过来,就说这里只铺两道白灰成不成。需要他过目一下。”

    水儿瞅着旁边的烂泥潭嘿嘿笑了一下,就跑去寻找何博士了。

    巧儿带着剩下的几个兄弟飞快的用铁锹把烂泥潭给拿土埋上,这下子,道路看起来没问题,只要马车一走,立刻就会陷进去。

    何博士对于如何修路是极有经验的,拿着一柄铁锤重重的敲打在地面上,见铁锤陷下去了半寸有余,就点点头对巧哥道:“这条路的底子硬,只铺两层白灰是可以的。重要的是上面要碾平才好。”

    巧哥笑道:“何博士说的极是,咱家现在只想修一条好路,倒是没有偷工减料的心思。

    只是大热天里修路太幸苦,这才想着取点巧。”

    何博士大笑道:“大官人是出了名的豪爽,本博士岂有不知的道理。

    你们现在修的这段路,已经是最上品的道路了。

    十斤重的锤子砸下去只入地半寸,你们用料其实已经很足了。

    当年赫连勃勃修建统万城,用的就是这个法子来检验工地。

    不过那个野人的法子太过野蛮,锤子砸不进地面,就砍监工的脑袋,锤子入地一寸就砍劳役的脑袋,非人哉!”

    两人说话说的愉快,完全没有发现道路的另一边已经堵截下来一溜长长的车队。

    巧哥无意中看到了那些人,就粗着嗓子吼道:“对面的商队听着,这里正在修路,想过去,就把货物卸下来,从大路上背过去之后再进东京城。”

    那些人似乎没有听见,依旧等候在那里,一个个刀出鞘,似乎随时都准备冲过来。

    何博士皱皱眉头,掸掸自己的官衣,迎着那群人走了过去。

    烦躁的指指旁边的小路,然后就退回来了。

    “晦气,我们刚刚说到野人,野人就来了,一个个傻了吧唧的握着刀子,好像有人想要抢劫他们的货物一般。

    这里距离东京城只有五里不到,哪个不长眼的贼人会来这里犯事。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巧哥呵呵笑道:“既然是傻子,我们就不要理会,我兄弟刚刚从大王庄弄来了一些西瓜,水里面冰着呢,现在应该差不多了,我去捞两个解解渴。”

    说罢,也不理会走过来的一个胡人,跟何博士一起,一人捞上来一个大西瓜,掏出解腕尖刀杀开了,招呼自己兄弟姐妹都过来吃瓜。

    掏刀子的时候,那个走过的胡人见到刀子立刻就飞快的跑走了,引得何博士与一干兄弟齐声大笑。

    一个穿着官衣的宋人从车队里走出来,何博士瞅了一眼那人的官衣,就笑着招呼他过来一块吃瓜。

    巧哥不由分说的把一块西瓜塞进了来人的手里,瓮声瓮气的道:“那群傻瓜是从哪里来的,给他们指路了都不走?”

    没想到过来的官人也是一肚子的怨气,狠狠的啃了一口西瓜骂道:“都是黄头回纥来的傻瓜。

    老子告诉他们这里已经是东京地界,哪里会有什么盗匪,他们不信,硬说你们在这里故意挖断了道路,准备抢劫他们。

    别理那群傻子,我们先松快一下是正经。”

    何博士抖抖自己的官衣道:“老夫是开封县的料科博士,还是头一回被人给当成了盗贼。

    仁兄在那里宦游啊?”

    过来的官人连忙放下西瓜拱手道:“小弟周通,在洛阳府充任迎宾事,官卑职小这才领了这个倒霉差事。”

    铁心源打着哈欠从路边的树林里出来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惊起了大群的飞鸟。

    那群回纥人在为首的回纥人的大吼之下,在道路上顿时就结成了一个圆阵。

    他施施然的来到为首的回纥人前面,好奇的打量一下这群即便是大夏天也依旧穿着厚皮袄的回纥人,很有礼貌的拱拱手,就来到看热闹的巧哥他们面前。

    何博士笑的已经躺在地上了,拍着地上的席子大笑道:“老夫活到今日,才明白何为惊弓之鸟。

    一个太学生就能吓得这群人剑拔弩张的,真是好笑。”

    原本有些担忧的周通跟着笑道:“原来是太学生啊。”

    铁心源走过来之后拿起一块西瓜啃了一口问周通:“这些人被抢劫过很多次吗?”

    周通躬身道:“确实如此,长崮山都遇到贼人了,被杀了七八个,绑了五六个,那些回纥人准备拿人去质问开封府呢。”

    铁心源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啊,那你们为何不快些进京,这样的天气里站在路上很舒服吗?”

    周通瞅瞅往来不绝的行人,又看看近在咫尺的东京城,就丢下西瓜皮找那个回纥人说明情况去了。

    何博士挥挥手道:“休息,休息,等这群不晓事的回纥人过去之后,我们再动工,反正再有一天活计就完了,不赶工期。”

    何博士重新回到茶棚子里睡觉去了,水儿和福儿他们一人拖了一张凉席,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倒头就睡。

    巧儿和铁心源坐在原地,一面吃着西瓜一面小声的谈着话。

    “十六辆马车,七峰骆驼,四十六个骑兵,十五个步行牵驼人。

    马车里有多少人不知道。”

    巧哥笑道:“马上就知道了,有好几辆马车载负严重,天外陨石说定就在其中。”

    或许是周通的解释起了作用,先是七峰骆驼从烂泥坑里走了过来。

    为首的回鹘人皱着眉头瞅瞅烂泥坑,两只眼睛鹰隼一般的盯着铁心源和巧哥儿看。

    看了良久,抽出马刀,坐在马上下了一道命令,对面马车里坐着的人这才一一的从里面下来。(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