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二章天上掉下个岳父
    第四十二章天上掉下个岳父

    铁心源长叹一口气坐在椅子上喝口水,懒懒的道:“只要是阴谋诡计,就没有能让人觉得舒坦的。【【,

    阴谋诡计之所以被称为阴谋诡计,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东西不符合大多数人的胃口,更不能拿到光天化日之下来任人评说。

    当初老梁死了之后,我也不舒服了好久,甚至还莫名其妙的恨起那些把他的焦尸挂起来的衙役。

    最后也是过了好长时间才慢慢恢复过来,你觉得不舒服这太正常了。”

    巧哥摇摇头道:“我总觉得这个样子不如明刀明枪的干来得爽快。”

    铁心源笑着摇头道:“这么干当然爽快,可是我们的实力不够,所以就要借助一切能够借助的力量,最后来达到我们的目的。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铁心源说着话,拿起炭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子,巧哥伸长了脖子道:“鸿胪寺?”

    “是啊,外国使臣来到大宋,自然是要居住在鸿胪寺里面的。

    你想要的天外陨石也就在那里,五百斤!哈哈哈哈。

    那样重的东西马匹和骆驼长途跋涉运过来我觉得不太可能。

    应该是马车才对,大后天我们出城去看看黄头回纥的马车车辙,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五百斤重,再做道理。”

    两人正在说话,大门忽然开了,糖糖一头钻进来,看着铁心源没头没脑的道:“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铁心源愣了一下道:“什么准备好了?”

    见糖糖又要发怒,脑子高速运转之后恍然大悟的道:“你们已经把准备要售卖的**准备好了?”

    糖糖不说话,只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铁心源在自己的脸上抽了一巴掌道:“你刚才出现在我们面前三次,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我不对。”

    在糖糖面前,最好不要讲什么道理,从小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娇小姐,让她迁就别人比登天还难。

    既然要继续做事,铁心源就只好委屈一下自己了。在大家都受益的情况下,总有一个倒霉鬼会出现的。

    “店铺我表姐已经找好了,就在马行街上,里面的装修我也已经弄完了。

    你看了不要发急,是按照你闺房的那个样子装扮的。

    我觉得你喜欢的就该是最美的。”

    糖糖的嘴角微微上翘,满意的哼了一声就跑掉了。

    铁心源迎着巧哥鄙夷的目光道:“别看不起我,我只是想把事情简单化。”

    巧哥一把提起铁心源就往外走,边走边道:“走,哥哥让你看看什么是把事情简单化。”

    巧哥的卧房边上。王婆惜懒猫一样的窝在软榻上躲阴凉。

    巧哥大吼一声道:“婆娘,起来!”

    王婆惜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就坐起来了。 巧哥指着王婆惜道:“孩子不管是谁的,老子都要了,孩子生下来之后你拿着一百贯钱去找你丈夫继续过活,你我从此两清。”

    两个没有情谊只有肉欲的人在分别的时候自然不会谈什么爱情。

    王婆惜探出三根手指道:“官人,三百贯才够奴奴今后过活。”

    巧哥掏出两百贯的交子拍在王婆惜的面前道:“两百贯,此事了结。”

    王婆惜双眼冒光,扑上去就抱着那两张钱钞不松手。用最快的速度穿上鞋子,风一样的就跑出了大门。

    巧哥笑着指指大开的大门对铁心源道:“看见了没有?这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

    铁心源指指内院道:“你拿两百贯钱去试试糖糖的反应。”

    巧哥摇摇头道:“会被砍死的。她的钱比我们俩个人加起来都多。

    我不傻。”

    “既然如此,我刚才自己抽自己嘴巴是不是很丢人?”

    巧哥吧嗒一下嘴巴道:“惹不起啊!”

    兄弟二人正在自苦自怜的时候,王婆惜把脑袋小心的从门外探进来道:“官人,我没有身孕!”

    说完不等巧哥发怒,她就再一次跑掉了。 铁心源拍拍满腹怒火的巧哥,就带着那张图纸回家去了。

    在底层生活的人的智慧就是这个样子。王婆惜吃定了巧哥这个大男子。

    知道自己不论是骗,还是用别的手段,只要不触碰到巧哥的底线,看在多日野鸳鸯夫妻的份上,再大的苍蝇巧哥也会一口吞下。

    糖糖宁可死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段的。这一点铁心源非常的肯定。

    回家的路上铁心源一直在看路上形形色色的人,每个人的诉求不一样,每个人达到自己目的的方式也不一样。

    但是,大家似乎都在日常生活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即便是没有得到,也正走在得到的路上。

    社会安定才会有这样的情形。,

    这有在安定的环境下,人们才不会遇到过于激烈的命运,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

    才有可能按照自己的设想,努力的向自己的目标前进。

    前面有官员的车驾过来,铁心源退到一边,抬头看着这副车驾。

    在东京城,很少有官员出行的时候动用车驾,即便是宰辅大臣,出行的时候也都尽量的轻车简从,没见过有这么大排场的。

    四排仪仗,这该是宰相级别的官员出行。

    大宋如今能够称得上是宰执的共有六人,敢这样动用车驾在京中横行的人,恐怕只有枢密使夏竦一人而已。

    夏竦透过纱幔看到了背着一卷画轴站在街边的铁心源,就下令停下车驾,让侍从召唤铁心源上车驾来。

    铁心源上了车驾还没有落座,夏竦就笑道:“看老夫今日威势,汝可后悔昔日拒绝为老夫弟子?”

    铁心源摇摇头道:“看到您今日痛苦地样子,学生更觉得当年的决定是英明的。”

    夏竦笑道:“不羡慕吗?”

    “不羡慕,枢密使如果有选择的话,您应该更加喜欢骑着毛驴行走在东京市井。”

    夏竦在铁心源的脑袋上拿指头凿了一下笑道:“就你聪明。以后啊,多装点傻,聪明的孩子下场都不好。

    明年准备下场应试吗?”

    铁心源摇头道:“不下场,我舅公说我现在只是半瓶子水胡乱咣当,全靠一点小聪明支撑门面,要是下了场就原形毕露了。”

    “王公的话得听啊。老夫当年就是没听王公的话,弄得现在走路都成了这副模样。”

    铁心源皱眉道:“太危险了,现在市井流传,枢密使家中茅厕里的蜡烛常年不熄,几乎可以与寇准当年相媲美了。”

    夏竦哈哈大笑道:“小子,既然你知道内情,那就多帮老夫祈盼天下平安无事吧,

    否则老夫就是众矢之的的肥猪,该要被人开宰了。”

    “您就不想跳出那个猪圈?别的小子不清楚。只要您留在猪圈里,迟早都是要挨刀子的,这是宿命啊。”

    夏竦递给铁心源一盏冰凉的果子露,自己喝了一大口酒笑道:“猪圈里的千斤肥猪有可能跳出去当野猪吗?

    且不说主人不许,就算是这头千斤肥猪跳了出去,又从哪里找到足够多的食物来填满它硕大的肚皮呢?

    清粥小菜的日子不适合老夫,大鱼大肉才是老夫想要的东西。

    当年就是为了这个目标来的,现在岂有退缩之理?”

    铁心源惊讶的看着夏竦道:“难道说您现在就是在混吃等死?”

    夏竦抬手又敲了铁心源的脑袋一下道:“有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混到老夫这个地步的人。哪一个不是在混吃等死?

    再进一步你想要干什么?

    你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一个安分的,王老头这几年的教育在你身上依旧是失败的。

    七年前你小子就桀骛不驯。现在依旧是桀骛不驯,能将朝堂比喻成猪圈,要是被你舅公知道了,还不得活活气死?”

    铁心源瞅瞅车驾外面叹口气道:“小子刚才在大日头底下好不容易走了两里地,又被您给拖回来了。”

    夏竦笑道:“不白走,老夫当年对不住你母亲。今天跟我回家,陪你一个漂亮的小媳妇,就算老夫给你母亲赔罪了。”

    “啊?我要下去!”

    “晚了,已经进院子了,你跑不掉的。别人都是榜下捉婿,老夫这是在大街上捉女婿,比那些没眼光的人高了一层。”

    夏竦多少有些得意,亲自牵着铁心源下了车驾,立刻就有成堆的仆人涌上来伺候老爷更衣。

    “这就是咱们家的新女婿,一个个把眼睛擦亮了,认准喽。”

    随着夏竦一句话,铁心源这里也马上涌过来一堆丫鬟仆役,嘴里笑嘻嘻的喊着“新姑爷”一边毛手毛脚的帮他脱掉外袍。

    铁心源一句话都不说,随他们折腾,这时候只要说错一句话,自己这个夏家的女婿就算是当定了。

    夏家果然奢华,仅仅是一个客厅就比铁家的院子还要大。

    主要是房间里冷的厉害,房屋四角处堆着四座巨大的冰山,房顶上还有不断摇晃的厚帘子将冷风均匀的送到整座大厅里面。

    “我想穿皮袄!”

    铁心源终于对坐在软榻上,盖着小被子的夏竦道。

    夏竦指指桌子上不知名的果子道:“都是岭南送来的果子,老夫也不知道叫什么,喜欢吃就多吃一点。

    你上回在皇宫偷芭蕉真是丢死个人。”

    “伯父……”

    “改掉,以后叫岳父!”

    “家母……”

    “你母亲那里我去说,都成了商贾之家了,儿子可以娶宰辅家的丫头你娘能乐疯。

    那个谁,去把小六抱出来见见她的未婚夫。”(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