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章天外陨铁的诱惑
    第四十章天外陨石的诱惑

    听先生们和前辈们说,劳累和饥饿其实也是剪禾大典的一部分。

    这种骗人的话铁心源很早以前就见识过了,那群人顶着为你好的帽子玩命的折腾你,最后还要你感恩戴德。

    是先生们千百年来的拿手好戏。

    看到河狸,钱穆那副感激不尽的模样,铁心源也只好露出同样的表情。

    刘纯先生长得慈眉善目,讲课的时候总是强调,他为师可以允许弟子指出自己错误的地方,他不会认为这是一种冒犯的。

    听到刘纯先生这样说,铁心源就打起精神听先生讲课,不是想听出什么谬误,而是想在听出谬误之后依旧表现出洗耳恭听的神态。

    但凡是这么说的先生,最后一定是以恼羞成怒告终的。

    老实的钱穆居然真的当着其余太学生的面,指出了刘纯先生讲课的谬误之处,当时,铁心源拉都拉不住。

    结果,钱穆被坑的很惨,一部《毛诗》(注:毛诗其实就是被注解过的《诗经》)小序抄写十遍之后,钱穆对《诗经》的理解绝非旁人可以企及的。

    不过,他从此再也不碰《诗经》了,只要有人敢吟诵《诗经》都会成为他的生死大敌。对一个连做梦都能通篇背诵《诗经》小序的人来说,在听到和《诗经》有关的东西,就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连续十天时间,太学生们马不停蹄的跑遍了东京郊外的麦田,将麦田中最好的禾穗全部都剪下来弄回太学去了。

    在铁心源看来这既是一种变相的剥削,要知道太学生和司农寺的博士们下田去剪麦穗,不会给农户哪怕半点补偿的。

    禾穗最终被全手工脱粒之后送进皇宫,开春的时候,只有皇帝有权利把这些种子粮赏赐给亲近的大臣和王公。

    于是,农夫的辛苦经过这么一转变,就成了司农寺和太学的功劳,最终变成皇恩浩荡在大地上繁衍生息。

    农夫。农妇们抢收完了麦子,太学的剪禾大业终于完成了, 铁心源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巧庄休憩。

    一进门就看见王婆惜姑奶奶一样的躺在软榻上摇着青萝扇,水珠儿在一边殷勤的照顾着。软榻边上放满了各种吃食,甚至还有一盆子冰。

    看到铁心源走进来,王婆惜立刻就坐了起来,垂着头又开始哭泣。

    水珠儿把手帕递给王婆惜,还小声的劝慰她千万莫要哭坏了身子。

    铁心源一把就将水珠儿拎过来。朝偷偷看自己的王婆惜努努嘴道:“怎么回事?”

    水珠儿挣开铁心源的手道:“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巧哥干出来的坏事。”

    “巧哥干的坏事多了,你操什么心?”

    水珠儿怒道:“你以为我喜欢被这个臭婆娘呼来喝去的吗?

    要不是她的肚子里装着我的小侄子,或者小侄女,我早就用大扫把撵她走了,谁有工夫这么伺候她?”

    铁心源一愣:“她怀孕了?”

    “是啊,怀孕了,说是巧哥的,巧哥不理睬,我不能不理睬啊。

    我小时候就被爹娘给丢了。我可不许我的小侄子或者小侄女也走我的老路,就算他爹娘不管,我这个做叔叔的管!”

    水珠儿的一番话让铁心源无言以对,这孩子对所有无家可归者都充满了怜悯。

    明明每日里在茶棚子里面不少收钱,他却是兄弟姐妹中最穷的一个,但凡是有点钱,就会拿去东京城给那些可怜的乞丐。

    即便是明明知道那些小乞丐收不到那些钱,他也照给不误,说是能让那些孩子少挨一顿打也是好的。

    铁心源来到王婆惜面前道:“孩子果真是巧哥的?”

    王婆惜把头仰起来大声道:“我跟着我家那个死鬼三年了,三年里不要说怀孕。我连一颗蛋都没有生出来。

    现在我怀孕了,你说说,不是巧哥的是谁的?”

    铁心源挠挠脑袋,一个女人同时有两个男人就是很麻烦。这个时代没有验证基因的技术,想要辨认孩子是谁的,非常之困难。

    “巧哥怎么说?”

    王婆惜捂着脸嚎哭道:“那个没良心的说孩子如果长得像他,就是他的,长得不像他就不是他的。

    万一生出来一个丑的,那孩子该怎么活啊。我该怎么活啊!”

    水珠儿在一边温言道:“没关系,你尽管把孩子生下来,不管漂亮还是丑,没人要,我要。”

    王婆惜瞅瞅水珠儿圆滚滚的身材,哭的更加大声了。

    这件事真的很麻烦,铁心源就走进巧哥的木工房,准备问问他的意思。

    巧哥抱着双腿坐在巨大的案子上,瞅着墙上的某一个点在神游。

    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难免会有些不知所措的。

    “我想要!”巧哥突兀的说了一句话。

    铁心源点点头道:“要来也没关系,咱家人多,再多一个豆丁不算什么。”

    “再有三天,他就会来到长崮山,这该是最后的机会了。”

    铁心源没听明白巧哥在说什么,就晃晃他的胳膊道:“说什么,我问你王婆惜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巧哥瞅了铁心源一眼道:“是不是的不要紧,生下来再看。

    你来看看这个地方的地形你熟悉不?”

    铁心源茫然的打开了巧哥塞过来的一张地形图,瞅了两个地点标注之后皱眉道:“七十里外的长崮山?

    你弄这东西做什么?”

    “黄头回纥的国土上掉下来一颗大星,被回纥王所得,回纥国内的所有铁匠们将这颗大星放进烈火中煅烧,虽九天九夜也不能损伤这颗大星分毫。

    于是,回纥王就把这颗大星作为国礼敬献给了当今陛下。

    再有三天就到长崮山这个位置了。”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铁心源没有管别的,而是直接问消息的来源。

    “绿林贴!”

    “拿来我看看!”

    “那东西说是帖子,其实是一个消息渠道,但凡有重要的宝物消息,就会有人一路传扬,我多少在东京城有些面子,自然也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既然这东西即将到京城了,也就是说前面的那群人都失败了?”

    巧哥点点头道:“死了快两百人了,据说护卫天外陨铁的回纥人极度的勇猛。”

    “长崮山是这一路上最后一个险要之地吧?”

    “是的,过了长崮山,前面就是开封地界了,你知道的,在开封地界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敢犯案子的。”

    “我是说长崮山根本就不合适动手!”

    巧哥惊叫道:“为什么?”

    铁心源瞟了巧哥一眼道:“你都知道长崮山是最好的下手地方,难道官府和回纥人就想不起来?

    我敢说,你要是敢在长崮山动手,我就留在东京城给你收尸。

    老包才在东京城里大杀了一顿,余威还没有散去,这时候他说不定早就在长崮山布下埋伏等着你这样的傻蛋去自投罗网。”

    巧哥焦躁的在地上走来走去的,如同一头困兽。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天外陨铁其实没有那么神奇,不过是一块铁……”

    “住口!”巧哥儿怒目圆睁,爆喝一声指着铁心源道:“你知道什么?我是一个铁匠,你知道一块重五百余斤的陨铁对我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我将要炼出世上最坚硬的铁,制造出世上最锋利的武器,只要制造出一把堪比太阿,湛卢这样的绝世利器,我就算是死了也心甘。”

    “等会!

    你先告诉我那块陨石有多重?真的是从天外掉下来,他们现场捡到的?”

    暴怒的巧哥被铁心源莫名其妙的暴怒给镇住了,呐呐的道:“绿林帖上说那块陨石足足有五百斤重。”

    铁心源好整以暇的掸掸身上的尘土道:“如果你说的这块天外陨铁不超过二十斤重,那么,做兄弟的哪怕是冒险也要帮你弄到这块石头。

    如果有人告诉你那块陨铁足足有五百斤重,你现在就去痛殴他一顿,绝对不会打错人。”

    巧哥瞪大了眼睛道:“二十斤够干什么的,烧化之后再锤炼一下,打造一把匕首就差不多了,五百斤……”

    “你给我住嘴吧,还敢说五百斤,你知道一颗掉在地上还有五百斤重的天外陨铁会造成什么样的动静吗?”

    巧哥倔强的道:“砸个大坑罢了。”

    铁心源笑道:“确实是砸一个大坑,不过这个大坑有点大,估计把整个东京城装进去都还有剩余。

    还大坑呢。

    那么大颗天外陨铁掉下来,那就是天灾!狗屁都不知道,张嘴就敢说五百斤。”

    巧哥翻着眼睛道:“就你知道狗屁……” 铁心源不和这个无知的家伙一般见识,拿手指敲着桌子道:“不要动手,等天外陨铁到了东京之后,我们再想办法,

    陛下拿到陨铁也是要找匠人化开陨铁,回纥人烧不坏那块陨铁,你以为东京城的铁匠就能化开了?

    没有你弄出来的焦炭和鼓风机,谁能烧化那块陨铁?

    等着吧,这块陨铁迟早会落进你的手里。现在,先弄清楚王婆惜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比你的陨铁重要。”(未完待续。)

    </br>
29salon